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公开 ...

  •   南颂装作不知情的模样,奇怪的看向她,“把我接到梵城?您和叔叔同意了?”

      “当然同意了,小颂你看叔叔婶婶家条件并不是很好,工作又忙,也没什么时间照顾你,你妹妹那个人又娇气,你们两个性格又不是很和,所以......我们就擅自主张的答应了。不过听说这个京先生家境还不错,想必也不会亏待你的,这过去了,可就是个大小姐了。”

      这种冠冕堂皇的话听着就让她反胃,她再了解不过这个叔叔婶婶了,小人之心,见钱眼开。那件事发生后,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惦记着她身上父母和奶奶留给她的资产,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把她放走。

      即使心中厌恶的不行,却还是装出了一幅难过的样子,她眼睛眨巴了两下,甚至开始发了红,“叔叔婶婶...你们这是不要我了吗...”

      她说着,睫毛也跟着颤动,说到最后,泪珠直刷刷的一颗接着一颗的掉下来,搞得张春凤都有些不知所措,连忙抽了纸给她擦眼泪,“不是的不是的,唉,那我就和你说吧,是那个京叔叔啊,他有你爸爸的亲笔信,你爸爸在信里说,要让你去他家住一段日子的,所以叔叔婶婶这才敢让你去的,不哭不哭了啊。”

      南颂微怔。
      亲笔信?所以,父亲是早就发觉了她在叔叔家过的并不好,以防万一,在那种时候,竟然还提前为她做了打算。

      想到这里,原本强挤出来的泪水,被情绪一顶,开始脱了线的往下掉,她像被遏制住了心脏,身体开始抖的厉害。

      这一出把张春凤吓坏了,“这是怎么了小颂?你别吓婶婶啊!”

      张春凤连忙起身往出跑去找护士,护士和医生来给她看过之后,让她不要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南颂点头,缓过了劲儿后,才发现张春凤早已不见了人影。

      医院的隔音并不是很好,一门之隔,她听见几个护士的对话。

      “我真是不理解了,她那个婶婶好像可怕她有什么病赖上她,叫了医生之后还抓着我说要是有人问起,千万别说她来过。”

      “什么?这是个什么人啊,哪有这么做长辈的!”

      “哎呦,我认得这个孩子,这个孩子父亲和母亲常年在部队工作,从小就被养在奶奶家,后来她奶奶去世了,没办法又把她养在了叔叔家。”

      “就这个婶婶,我看她估计在这叔叔家过的也不怎么样,就这怕事的样子能对孩子好?”

      “唉,也是个可怜的孩子。”

      声音渐渐远去,南颂偏过头,看向床头柜上,还开的鲜艳的水仙花,“可怜么,再过几天,你也会枯萎了。”

      -

      梵城一中,高二(4)班。

      下课铃一响,在老师走后,这个原本安静的教室突然变得喧闹起来,教室后排的几个人眼神交汇示意,纷纷起身围到了窗边座位里,正趴着补觉的少年边上。

      林铎是这个小团体里胆子最大的,这会儿他直接坐在了少年旁边的座位上,翘起腿,装模作样的抵着唇轻咳了一声,另一只手竖起食指,点了点少年微微拱起的脊背,“京墨墨~~下课了~~该起床啦~~”

      一旁的陆斐和张浩正憋着笑,倚在前桌推进去的椅子上,好整以暇的欣赏着接下来林铎百分之八十都会被胖揍的场面。

      果不其然,没出五秒钟,原本正在睡觉的少年慢慢抬了头,双眼含着危险准确无误的落在林铎脸上,随后勾唇一笑,“林铎,你今天不用走着回家了。”

      话音刚落,抬脚猛地一踹林铎身下的椅子。

      “砰。”椅子受力倒下。

      林铎求饶的话还卡在嘴边,人已经结结实实的摔到了地上。

      “不是,京墨你要不要下手这么重啊!”林铎面容都疼得扭在了一起,四仰八叉的倒在地上,肩膀还撞上了桌子腿,疼得他动都不敢动,最可气的是那两人在那跟看热闹似的,压根没有要帮他的意思,“你俩看啥呢!还不赶紧扶我起来!”

      陆斐坐在那耸了耸肩,“活该。”

      张浩正干脆没搭理他,想起自己今早听到的八卦,破有兴致的点了下京墨的桌子,“哎,听说你爸要给你领回来一个童养媳?”

      “你听谁说的?”京墨不耐的瞥向他。

      “就听说的呗,”张浩正接收到他的眼神,嘴巴惊讶的张了张,“瞧你这个反应,难道还真是?”

      陆斐惊讶附和:“现在传言都这么准的吗?!”

      林铎也忘了疼,腿盘起来,八卦之心顿起,“我去,京叔叔太有先见之明了吧,怕你这暴脾气娶不到媳妇,直接给你弄回来一个现成的。”紧跟着,佩服的竖起了大拇指,“高明。”

      京墨懒得说什么,今早吃饭时候才被临时通知家里要来一个小姑娘,他连反驳多问一句的空都没有就被时间催的去上了学。

      现在又听他们这么一说,脑子里只剩下了一个烦字。

      什么小姑娘童养媳,没一个人和他商量。

      带着戾气的丹凤眼,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不悦道:“闭嘴,都给我滚。”

      -

      最后一节课上完,天空的日光已经变得昏黄,教室里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京墨身体往后靠着椅背,腿抬起来,脚踝搭在桌上,脑袋偏向窗户,不知在看什么。

      陆斐和张浩正一放学就被家里司机着急忙慌的接走了,只剩下林铎因为在最后一节课睡觉睡过了头,这会儿才醒。

      林铎慢慢直起身,伸了个懒腰,注意到京墨还在,不禁惊奇:往日任他这般睡着的时候,他们三个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要是在,必定给他折腾醒。

      京墨今天有点反常,从早上张浩正提了一嘴童养媳后,他这一天都若有所思的。

      他奇怪的起身走过去,隔着一张桌子站定在京墨面前,林铎轻咳一声,问他:“墨哥,你怎么还没走?”

      京墨嘴唇动都没动一下,林铎身体前倾,顺着京墨的眼神往外望去,除了学校那棵生长了百年的老树、空无一人的操场、日落的景,什么都没有。

      林铎迷了,“不是墨哥,你看什么呢这么入神?”

      京墨放在桌堂里的手机突然振动起来,他回过神,没搭理林铎,拿起手机看了眼。

      来电显示:京夫人。

      落日的余晖洒在他低头正看着手机的侧脸上,微黄的光竟衬的这张略显硬气的脸庞有些温柔。

      估计是那个小姑娘已经被接回家了。

      他没接,把手机踹进兜里,脸上没什么表情,淡淡的看了眼还一脸懵的林铎。
      “回家了。”

      -

      京墨在晚放学时很少坐京家的车回去,他都是骑着他那辆酷炫拽的山地摩托,掀起一层灰尘伴随着一到门口就能听见的巨大引擎声,告诉众人他回来了。

      但今日却和以往不同。

      因为今天京老妇人特意让人锁了他的山地摩托,吩咐了司机准时去接他。

      车子行到半路,京墨原本闭着的眼突然睁开,看了眼车窗外已经暗淡下去的天色,嘴巴张了张,像是在琢磨怎么开这个口,半响,才听见他问出来:“人接回来了?”

      司机很少同他说过话,这会儿冷不丁听见自家少爷问了句话,一时还有点紧张,“接、回来了。”

      “老夫人也在?”

      “在的,老夫人下午早早就来了,看见南小姐后也喜欢的不行。”

      京墨:“........”
      果然他奶奶就是喜欢小女孩。

      见后座没了动静,趁着等红灯,司机怯怯的从后视镜往后瞧了眼。

      京墨已经再次闭上了眼,头靠着椅背,像是睡着了。

      司机收回目光,松了口气,突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车子稳步前行,很快就驶进了京家别墅的院子里。

      “少爷,到了。”司机小心翼翼的轻声道。

      京墨缓缓睁开眼,手撑在膝盖上定了定神,才开门下车。

      门口早就守了两个人,见到他走过来,一个开门,一个着急忙慌的进去通报了。

      京墨冷笑,他又不是什么豺狼虎豹,还能吃了一个小姑娘不成?

      在玄关处换了鞋子,京墨才抬眼看过去,客厅里只有京廉坐在沙发上,正在看报纸。

      沙发后侧的楼梯处传来京夫人和老夫人说话的声音,时不时的还有几声笑。

      京墨缓步来到沙发处时,她们正巧走下了楼。

      京夫人先下来,看见京墨,微笑着喊他:“小墨快过来。”

      京墨面容依旧冷淡,却还是听话的走了过去,此时老夫人已经牵着南颂下了楼,南颂一抬眼,就看见了这个下午被老夫人一直绕在嘴里的‘懂事孙子’。

      脸上冷淡没有表情,一双黑沉沉的眼,漫不经心的落在她脸上,从上至下淡淡略了一遍,而后落回她的脸上。

      京墨轻轻勾了嘴角,痞气十足。小姑娘生的倒是漂亮,短发俏丽,薄薄的一层空气刘海落下来,刚好遮住了细长的眉,看上去乖的不得了。

      原本冷漠的眼神突然变得轻佻,目光下移,却在看见她的眼睛时有了片刻的怔。

      她生了一双罕见的浅棕色瞳孔的桃花眼,空灵澄澈,好看的让人心动。

      而此时,这双眼睛的主人正直直的望着他,还带着丝疑惑。

      南颂觉得他怎么看都不像是‘懂事’的样子,倒像极了班级里总是排在末尾的浪荡混子。

      但既然决定了留在这里,就要露出善意。

      看了小会儿,她朝着他轻轻的笑起来。

      京墨的脚步瞬间停下了。

      京夫人见京墨停在原地,表情还难得的有些呆,以为他是看着南颂生的好看,忍不住笑了,向前一步拉起京墨的手臂,将人拉近了些,“小墨,这是颂颂,以后就是你妹妹了,快打个招呼。”

      嗯?
      这称呼令京墨不禁单挑起眉毛,声音是好听的烟嗓,还带着丝沙哑,“妹妹?”

      这两个简单的字,尾调上扬,又被他轻佻的拉长,几乎是瞬间,他就瞧见小姑娘别着细软黑发前的小耳朵,慢慢蔓延起嫩粉色。

      京墨嘴角的弧度瞬间拉的意味深长,原本调侃的话在嘴里转了个弯,就变成了:
      “妹妹好。”

  • 作者有话要说:  南颂:谁是你妹妹。
    京墨:嗯,不是妹妹,是媳妇。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