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公开 ...

  •   “南小姐,有人来看你了。”护士走过来,弯下腰贴近她的耳朵轻声道。

      屋里的窗帘被拉开,日光瞬间倾斜而入,听到动静,床上的鼓起的被子动了动,被子慢慢下拉,由耳朵慢慢露出个小头来,南颂眯着眼,手臂从被子里伸出来,不合身的紧袖包裹着细长的小臂,挡在眼前,“姐姐,好刺眼。”

      护士温柔的笑,体贴地帮她调高病床,提醒道,“人已经在门口等了有一会儿了,这次不是那些人里的,说是姓京,要让他进来看看吗?”

      姓京?
      南颂放下手臂伸进被子里,头低下去,凌乱的发丝悉数落下,看不见她此刻的表情,半响,她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旁边的输液袋,稍微来了点精神:“嗯,叫进来吧。”

      “我先帮你把头发扎起来吧?”护士从兜里拿出一根皮套,这凌乱不堪的头发见人,总觉得不太好。

      “不用,帮我把窗帘拉回来一半吧。”

      护士望着那蓝色的厚重窗帘,眉头不禁一皱,这位南小姐,是这层楼出了名的古怪,没有表情,很少吃饭,成天就缩在病床里,把自己唔得严严实实;因为自杀未遂住进来,具体原因不知,她又抗拒不去精神科,搞得她接手后,每天都怕她会寻死。

      见护士还停在原地,南颂抬手挡着眼睛,算是解释道:“太刺眼,我不喜欢光。”

      护士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去拉上一半窗帘后退了出去。

      在没被遮上的那半扇窗台上,有一株已经枯萎的白色水仙花,白色的花叶泛着姜黄色皱皱巴巴的缩在一起,了无生气的垂在花瓶边沿。

      关门声响起,南颂收回目光,垂下头。

      不过一分钟,门一开一合,脚步声交替,南颂还垂着头,头发把她的脸遮得严严实实。

      进来的人一手拿着束白色的水仙花,一手拿着果篮,屋子里半明半暗,他却一眼就注意到了病床上,只露出一头凌乱黑发的南颂,心里的愧疚感瞬间达到鼎峰,他脚步放轻了,走到床尾处站定。

      “南南,抱歉,是京叔叔来晚了。”

      南颂慢动作的抬起头,头发一点点往后倒,渐渐露出那张惨白的脸,没有血色,就连唇瓣都是肉眼可见的干涩,她看着这个父亲最好的朋友,嘴唇轻扯,露出一个欣喜的笑容,“京叔叔,我好久没见过你了,我爸爸他怎么还不回家呀,妈妈去找爸爸,他们...他们怎么还不回来...”她的笑容越来越淡,眼睛里涌出泪花来,“我好想他们啊,京叔叔,你是来带我去找他们的吗?”

      京廉心底一痛,眼前的小姑娘眼圈通红,那种希望从他嘴里得知父母情况的模样,让他迟迟开不了口。

      她还只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啊,那事实太惨烈,他不能说是一点过错都没有,有些责任,他必须要担起来。

      他放下水果和花,轻轻的拂去南颂垂落在脸侧凌乱的发,眼底慈爱:“是啊,南南,你愿意和叔叔回家吗?”

      南颂愣了下,头又垂了下去,像是在思考,手习惯性的摸上手臂,隔着一层薄薄的紧身布料,似乎还能摸到那凹凸不平的结痂。

      半响,她才仰起头再次看向京廉,声音软软的,却带了丝沉,“愿意。”

      -

      因为南颂现在的状态并没有彻底恢复好,京廉按照医生的意思,再让南颂住院观察几天,他正好用这个时间回家把关于南颂的一些事宜处理好。

      夜晚,华灯初上。

      京廉的车横穿了半个省,才算是从云城回到了梵城。

      京家的大门敞着,京夫人就站在门口,翘首以盼着,面上是期待,心里却是五味杂陈。

      不一会儿,一辆黑色宾利驶过来,京夫人露出笑容,身体往旁边让了让,站在门边等着。
      “先生,夫人在门口。”

      京廉闻声看过去,疲惫感瞬间清空,露出笑意,“把车先停门口。”

      车停下,京廉下车,快步走到京夫人身边,握上她的手,“阿欣,怎么出来接了,外面凉着,走我们先回去。”

      “不急,我多加了件衣服,南南怎么样?”

      “不太好,医生说再住院观察几天,我回来和你商量一下。”

      “我今天已经把二楼那间取光最好的房间腾出来,整理好了,装饰偏素雅,是秦韵喜欢的风格。”

      秦韵是南颂的母亲。
      京廉垂下眼帘,握着她的手紧了紧,“还是你细心,辛苦了...”

      “说什么呢,我也喜欢极了南南。”京夫人笑着拍了拍他的手,“我们尽力给南南最好的一切,意外谁都没办法控制,这件事不能怪你。”

      京廉苦笑,话是如此,好像道理也是如此,但他还是无法饶恕自己。
      “走吧。”

      -

      两个人刚进门没多久,京家老夫人便急匆匆的来了,刚开了门便把客厅都给环视了一遍,“诶?女娃娃呢?不是说要去接吗??”

      京老夫人喜欢极了女孩子,只可惜自己生了两个儿子,本想儿子结婚了能抱个孙子,结果儿子生的还是个儿子!她本以为这辈子就和孙女无缘了,没成想京廉却有了这样一个想法,得知了中间的盘根错节后,老夫人格外心疼那个还未曾见面的小女娃,立即就同意了把小姑娘接回家的事儿,这不,刚听见儿子从云城回来了,就立马迫不及待的来了。

      结果这屋子哪来的女娃娃。

      老夫人持着拐杖重重的敲了两下地,“你没接来??”

      京廉连忙把手里的茶水放下,起身去扶自己的母亲,“不是,您先坐。”

      扶着老夫人坐下来了,京夫人忙呈上茶,婆媳二人相视一笑,京夫人抬手叫了佣人一道去了厨房准备晚饭。

      客厅没了人,京廉才开口:“医生说还需要观察两天,我今天先回来看看,没想到家里阿欣都已经打理好了。我打算明天去和南南的叔叔谈一下监护权的问题,我这里有南近的亲笔信。”

      “好,只要钱能解决的问题,尽量别大动干戈,不然孩子容易受不住。”

      “放心吧妈,我心里有数,南近曾说过他这个弟弟贪才势力,好处理。”

      京老夫人慢慢抿了口茶,放下茶杯道:“估摸着南近不曾和他们提起过你,去时候低调一点,条件从最下面谈,这样的人,恐怕对不是自己亲生的孩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明白。”

      京廉的话音刚落,门就被人从外面粗鲁的大力开开,人未进门,声先到:“累死了,陈妈!快给我倒杯水!”

      京廉闻声皱眉,偏头看过去,就见到自家儿子,一身黑衣,怀里抱着个白色头盔,毛寸的头发在灯光下黑的发亮,上面还依稀能看见水珠吊着,皮肤早就因为疯玩儿而晒成了小麦色,鼻梁高挺,轮廓分明,只有那一双丹凤眼,像极了他妈妈,可生在他脸上,偏偏又格外硬气逼人。

      “几点了才回来!没看见奶奶在这吗!没点规矩!”

      京墨回身关门,被突然提高的嗓音吓了一跳,看见京老夫人后,想了想,从鞋柜里看了几秒找到那个好久不曾穿过的拖鞋,弯腰换上走过来,在距离京老夫人一步之遥时站定,微微笑起来,“奶奶,我好想你,你瞧我爸多凶。”

      带着点撒娇的语气,让京老夫人哭笑不得。京老夫人狠狠瞪了京廉一眼,给京墨倒了杯茶水递上去,“我的小墨呀,瞧你累的,快这有茶水先喝一口。”

      京墨很聪明,从小就在奶奶家生活,起初他淘气的厉害,京老夫人并不多喜欢他,倒是对邻居林家那个小姑娘喜欢的厉害,自那以后,京墨便学会了在奶奶跟前说软话,不再那么淘气,哄人的话一句接一句,果然京老夫人慢慢就宝贝起来了,方圆百里一看,就自家孙子最好看,更是喜欢的不行。

      “谢谢奶奶!”京墨最会哄京老夫人开心,也就在京老夫人面前才乖巧的不行。

      他接了茶水一饮而尽,放下杯子往后退了一步道:“奶奶我一身汗,先去换身衣服再下来陪您。”

      “好呦,我家小墨真是越来越懂事了。”

      见京墨上了楼,京老夫人才欣慰的笑着道:“小墨如此细心懂事,我也就不担心两个孩子会相处不来了,家有儿女,正凑了个‘好’字,多好。”

      -

      三天后,云城人民医院。

      护士拔掉输液针,拿着空了的输液袋道:“南小姐,你再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了,这两天我们都只需要再输一次就好了。”

      南颂压住针眼,微微勾了唇角,“谢谢你。”

      “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护士礼貌的笑了笑,退了出去。

      南颂靠着枕头,压了没一会儿就松了手,手垂在一边,仰着头,像是在自我放空。

      “咚咚咚。”
      敲门声。

      南颂动了动,还没等低回头,就听见门外的人道:“小颂啊,婶婶进来了啊。”

      南颂听见这个声音,不受控制的皱了眉,心底厌恶瞬间窜上来,她顿时觉得脑袋痛了,还没来得及说话,门已经被推开。

      南颂缓缓松了眉,看见来人,勉强挤出一点笑,“婶婶怎么来了?”

      张春凤脸上挂着谄媚的笑,拎着果篮几步走到床前,正准把果篮放到床头柜上时,瞧见床头柜上摆着还新鲜的水仙花,笑容一滞,“小颂啊,这是谁来过了?”

      南颂的母亲秦韵,最喜欢白色的水仙花,但凡知道的,都是南近和秦韵熟识的人,想到之前秦韵发小赵杉杉来家里说过的那些话,张春凤就有点笑不出来了。

      南颂看向水仙花,眼神渐渐变得空洞,透过这束花,她仿佛看见了母亲温柔朝她笑的模样,多好的妈妈啊,那时候爸爸总会买回来水仙花,屋子里永远散发着清香,一家人虽然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但都是甜蜜和乐融融的。

      张春凤见南颂看着这花出神,脸上那僵硬的笑意都消失了干净,她有些不安的放下果篮,挡住了南颂的视线,“小颂?”

      南颂回过神来,淡淡扫过果篮,“爸爸的朋友来过。”

      张春凤心底松了气,不是赵杉杉来过就好。她把放在一旁的椅子拉到床边来坐下,脸上的笑意重新扬起,“小颂啊,你爸爸的朋友昨天来家里了,说是姓京,要把你接到梵城呢。”

  • 作者有话要说:  新书《期限男友》正在连载中,感兴趣的小可爱们收藏一下呀~
    一句话简介:求问被小两岁的弟弟狂追不舍怎么办/论最好闺蜜神助攻自己弟弟追你怎么办/
    还有闺蜜新书正在连载中:《陈宗的恋爱系女友》超级推荐!
    文案:想为你摘星捧月;
    想在你心底开一朵花;
    想动摇你的信念,为我生出独一无二的喜欢;
    “宗宗,我有一个梦想,想和你白头到老。”—— 张未一
    *改变从来都是两个人的事情*
    *心生欢喜和我爱你*
    欢迎收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