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下跪 ...

  •   纪行坐在悬浮车最后一排,将贺向渊给他的那枚芯片插入手环,眼前显示出3D虚拟呈相。
      
      内容,正是王子铭和王总交谈的全过程。
      
      纪行没有开声音,但是看着上面王子铭那副丑陋的嘴脸,不用听,都能知道他们交流的内容多么令人恶心。
      
      一段视频播放完成,悬浮车刚好到站停下,纪行关闭手环,将手指夹着的银针收回袖口,整理了一下,外表看不出什么异常以后才下车。
      
      秦萌萌早在知道纪行今天要来上课的时候就做好了准备,见他过来立马迎上去,告诉他第一手消息:“因为你之前几次没来上课,课程已经把你除名了。”
      
      纪行:“……”
      
      这种话以后还是通讯聊吧。
      
      纪行见他堵在门口,便问:“那现在是不允许我进去了?”
      
      秦萌萌摇了摇头,“里面有媒体等着,你最好还是不要进去。”
      
      秦萌萌也是怕纪行和里面的那些媒体撞上。
      
      媒体都已经蹲守多时了,纪行现在进去,那就跟沸腾的油锅里溅水是一样的。
      
      纪行来就是为了这些媒体来的,“没事,进去。”
      
      “诶,你这样我有点慌啊。”
      
      纪行安慰道:“放心,我……”
      
      “纪行?那是纪行吗?”
      
      “是是是!快过去!”
      
      “纪行等一下!往上传播关于你被包养的消息是真的吗?你正面回应一下好吗?”
      
      “别走啊!”
      
      媒体疯了一样围堵过来,把周围堵的水泄不通。
      
      这里面主流媒体很少,大部分都是为了一手资料而蹲守的。
      
      职业素养什么的更不必多说,纪行推开几乎怼到自己脸上的话筒,“消息是假的,我已经向警方提交证据,之后的事请关注官方微博。”
      
      “什么消息是假的?什么证据可以具体说一下吗?”
      
      “对对对,都说一下呗。”
      
      “据说王子铭手里有你的艳·照,这个消息是否属实呢?”
      
      纪行皱着眉看去,发现他胸口连一个身份牌都没有,“你是哪个杂志社的?”
      
      对方不爽的说:“你管我是那个网站的!问什么你说就完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纪行也不好说什么,却默默记下了那人的容貌,随后瞥了一眼在场众人,说:“你们堵在这里已经严重阻碍了交通,要是再不离开,我就报警了。”
      
      星际警察在交通这方面查的最为严格,毕竟悬浮车专属轨道一旦被占用,那耽误的是整条线路而不是单单的一辆车。
      
      纪行这话一出,这些媒体人面面相觑,似乎在思索纪行这句话的真实性。
      
      他们也是在赌。
      
      纪行见状直接拨通了星际警察的通讯。
      
      “喂!你——!?”记者本来还在观望,纪行这一举措直接把他们给吓愣了。
      
      记者张牙舞爪的伸手就要抓他,纪行身形灵巧的从这些人中穿过,很少有触碰到那位记者的现象。
      
      赵权衡刚才采访纪行关于艳·照问题,却被纪行态度强硬的怼了回来,心理本来就不爽着呢,眼下在边缘发现纪行走了进来,连忙挤了进去,想趁着人多给他个教训!
      
      “诶诶诶,让一下让一下!”
      
      “别挤了!”
      
      “纪行在……纪行呢?!”
      
      赵权衡跟着人流胡乱冲撞,等再抬头的时候,一直在自己眼中的纪行已经不见了。
      
      赵权衡有些茫然的环顾四周,全都是记者,别说纪行了,连秦萌萌的身影都一同消失。
      
      赵权衡挠了挠头,“人呢?”
      
      刚才还在啊。
      
      就在赵权衡纳闷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道轻音:“在找我吗?”
      
      是纪行!
      
      赵权衡瞬间绷起浑身肌肉,下意识的想转身,结果没等动作,后颈一凉!
      
      好像有什么东西刺破血肉深埋在骨血之中。
      
      微微侧身的余光,只来得及看见纪行那小半边精致的侧颜,以及纳入冰霜的清冷双眸。
      
      一瞬间,寒冷刺骨。
      
      赵权衡的同伴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老赵!站着干嘛呢?一会星际警察来了,还不赶紧跑?!”
      
      赵权衡说:“我刚才看见……”
      
      顺势转过身去,发现自己僵硬的身子能动了,但是身后已经没有人在。
      
      “傻了啊你?!”
      
      眼见着星际警车来了,赵权衡摇了摇头,连忙说:“没事,赶紧走吧。”
      
      ---
      
      刚才被媒体围堵的时候,纪行先一步让秦萌萌走了,现在里面已经开始上课,他去不去也不重要,反正也不是奔着这个来的。
      
      绕过教室,纪行脚下一转,直接去了王子铭的办公室。
      
      纪行连门都没敲,直接踢门进去。
      
      ‘砰’的一声,惊扰到了里面看书的王子铭。
      
      王子铭怒气冲冲的说:“谁?!不敲门就进来,你是不是——?”
      
      当他看见纪行那张脸的时候,怒火瞬间散了一半,悠悠的靠在老板椅上,笑弯了眼睛,“纪行啊纪行,你还知道出现?”
      
      纪行懒得废话,“说吧,怎么样才肯放过我?”
      
      “放过你?这从何说起啊。”王子铭像是比他还懵,“对了,你说现在,你网上那些消息是怎么回事?又是包养又是艳·照的,我手底下可真没带过你这种艺人啊。”
      
      纪行直接走过去,一把抄起桌子上的茶杯,将里面温热的茶水连带着茶叶一起泼到了王子铭的脸上。
      
      王子铭原本气定神闲的态度顿时被这一杯茶水给浇灭了,快速起身拍打身上的茶水,“你干什么?!”
      
      “我让你清醒一点。”纪行反手把茶杯丢在地上,“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你给我正常点,否则……我拔了你的舌头。”
      
      王子铭嗤笑一声:“说大话倒是可以,我告诉你,我手里可还有你得照片,那种东西一旦放出去,你就死定了。”
      
      “造假也能当真?”
      
      “假的又怎么了,信的人多了,自然就是真的。”
      
      王子铭手里没有这种照片,但是现在PS技术这么发达,一个造假而已,算得上什么事?
      
      到时候再弄一些真的照片混杂在里面,毕竟跳舞的时候也会因为动作大或者衣服不合身而露出一些,真真假假混在一起,谁又会追究一个劣迹艺人呢。
      
      即使纪行是清白干净的,那在这染缸的起起伏伏之中,缓缓沉底,永无出头之日。
      
      “王哥,咱们一起共事这么久,这件事一出,我们以后只怕是没机会一起了,既然如此,我给你留下点念想,也省的散都散了,连点说得上的事都没有。”
      
      王子铭脸上浮现一抹玩味,上下打量着纪行,“你该不会想……”
      
      王子铭哼笑一声,补全自己刚才的话,“用自己来讨好我吧?”
      
      纪行想了想说:“差不多。”
      
      “哈哈——啊!?”
      
      大笑的声音被一拳打断,王子铭‘砰’的一声撞在墙上,墙上架子的瓷器‘咣当咣当’碰撞,摇摇欲坠。
      
      王子铭捂着自己的脸,怒斥道:“你干什么?!”
      
      “我送你一顿难忘的回忆。”说话间,纪行已经挽好了袖口,长腿一跃,轻松跨过桌子,掐着王子铭的脖子将他按到在地。
      
      那个漂亮精致的Omega,逆着光,扬起一抹冷笑。
      
      ---
      
      纪行擦着手慢慢走出门,湿巾擦拭过每一寸指尖之后,将湿巾丢掉。
      
      湿巾落在门缝处,被风扬起吹到屋内。
      
      连带着吹上了门。
      
      夜晚。
      
      赵权衡喝的酩酊大醉,晃晃悠悠的走在路上。
      
      “傻·逼纪行,我呸!别让我再看见你,我一定……我……我弄死你!”
      
      “哼!敢这么跟老子说话,我呸!”
      
      赵权衡扶着墙往前走了两步,突然弯下腰吐了出来。
      
      银光一闪,眼前的景象发生了改变,赵权衡被人掐着脖子转过身,和男人墨绿色的双眸对上。
      
      “啊——!”
      
      男人二话不说一手劈在了他后脖颈,赵权衡瞬间失去了意识,顺着男人的方向栽倒过去。
      
      男人嫌弃的拎着他,半拖在地上往前走。
      
      纪行坐在地下室喝奶茶,见贺向渊把人拎进来,正要说话,却突然闻到一股臭味。
      
      纪行拧着眉,捂着鼻子说:“把人弄出去洗干净再带进来。”
      
      贺向渊那做过这种伺候人的事,直接把赵权衡丢在地上,倒了两盆水上去,人是没醒,但是却尿了。
      
      贺向渊:“……”
      
      更脏了。
      
      贺向渊开始思考,单独把这个人的大脑摘下来带去给纪行的可能性。
      
      赵权衡好像隐约察觉到了什么,不再装晕,“呜呜呜,别杀我,别杀我!”
      
      贺向渊:“醒了?”
      
      赵权衡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的仇家找上门,结果他根本不认识这个人,“大哥别杀我,你抓错人了,我……我不认识你啊。”
      
      贺向渊一把将人拎起来抖了抖水:“我也不认识你,我只是拿钱办事。”
      
      正说话的时候,纪行走了过来。
      
      赵权衡一看见纪行就什么都明白了。
      
      但是形式比人强,贺向渊一看就是不好惹的,连带着赵权衡也不敢招惹现在的纪行,正要开口求饶。
      
      纪行却突然靠近,一脚踢在赵权衡的膝窝处。
      
      之后,单手扶着赵权衡的肩膀,帮他稳住跪下的姿势。
      
      纪行淡淡的说:“我有点事想请你帮忙。”
      
      跪姿端正的赵权衡:“???”
      
      这个Omega怎么回事?

  • 作者有话要说:  加更到账啦
    (‘求’有争议干脆改了,不影响阅读。)
    感谢在2020-01-10 21:09:24~2020-01-11 13:00: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沫安吖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沫安吖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或者 14瓶;沫安吖 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