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不敢 ...

  •   话题之下的评论炸开了,各路粉丝纷纷留言。
      
      “我就说!这人跳舞不行唱歌不行,就靠一张脸凭什么走到今天?呵呵!果然是走后台的!可怜我苏铭宇哥哥,跟这种人一个节目。”
      
      “Omega真的该退居三线生孩子,当艺人抛头露面的,真是……唉。”
      
      “恶心!纪行狗币你主动退赛!别脏了我爱豆的地方!”
      
      “就是!纪行退赛!纪行滚出‘少年’!”
      
      “有一说一,‘少年’这个舞台就是给未出道的素人一个展示自己的机会,结果呢?长得好看啥也不是就前三了,这对得起谁啊!”
      
      ……
      
      纪行面无表情的划过这些负面评论,本想快速定位到王子铭的微博,看看这人都发了些什么。
      
      但是在划过评论的时候却发现,有很多他的粉丝,在下面为他据理力争。
      
      “行宝已经很努力了!上次公演难道没发现他进步有多大吗?!都是瞎子不长眼的啊?”
      
      “呵呵呵,日常上热搜,贴一张宝宝美照,都过来看帅哥吧。”
      
      “带节奏司马!我等我宝宝亲口跟我说!”
      
      手指悬浮在半空,迟迟没有落下,纪行看见这些评论有些感慨。
      
      王子铭把事情闹这么大,手里没点什么正经的东西是不可能的,但是就是在这种,对方‘证据确凿’而纪行半点消息都没有的情况下,还有这么多人为他说话。
      
      那些不明真相的路人和王子铭雇佣的水军一窝蜂的在纪行粉丝微博下面痛斥,辱·骂。
      
      明明可以当做什么也不知道独善其身的。
      
      纪行抿了抿唇,暂时把王子铭的微博放下,自己编辑了一条微博。
      
      纪行今天行了吗:【清者自清,网络并非法外之地,转发过量我挨个告。微笑。】
      
      多少人在这个关头盯着纪行的微博。
      
      事实上,王子铭那边的黑料在两天以前就放出来了,但是一直没有人处理,经过这几天的发酵才会使事情发展成这样,但凡是刚出现问题有人多问一句,或者让纪行出面召开记者发布会及时解释,也不会这样。
      
      纪行摩擦着指尖,若有所思的想,王子铭的时间找的真不错,再多几天,他一直不出现的话,这件事就会被网友忘记,亦或者是被别的新闻覆盖。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他出现了。
      
      他既然知道了这件事,就绝不可能独善其身。
      
      这件事如果不处理好,之后的每个时间,有人看见纪行就会想到‘包养’这两个字。
      
      对纪行的发展很不利。
      
      这件事,纪行不管是出面回应,还是一直不出面,对他都不好。
      
      这边先给粉丝撑腰,等局势稳定下来才找出了王子铭的微博。
      
      本以为是一条微博抹黑的事,却没想到翻找以后才发现,在走廊碰到纪行那条微博以后,居然在前天到昨天,两天之内连发三条。
      
      金牌经纪人王子铭:【从业这么多年,真是没见过这种艺人,才发现签约居然签了假名,还嘲讽我?】
      
      配图是纪行那天签约退出‘少年’节目的照片。
      
      金牌经纪人王子铭:【上课逃课?!!这都第几节了?!开课以后是不是就没来上过课?!】
      
      配图是他们上课的教室,唯一的空座位前面挂着纪行的名牌。
      
      最后一条,也是最严重的那一条。
      
      金牌经纪人王子铭:【纪行真是我带过最恶心的艺人。我第一次遇见,带着艺人去见投资人,艺人居然把自己送到了投资人的床上?!还过河拆桥在投资人身边吹耳旁风,雇人把我打一顿不说,连到手的剧本都飞了,我真是……恶心!已报警,这种人就不配在娱乐圈!脏了一汪清水!】
      
      配图是王子铭的验伤报告,为了使自己的话可信,还加上了几张脸上和身上的伤痕。
      
      青紫遍布,看起来很恐怖。
      
      王子铭的话语里毫不留情的贬斥纪行,完全把他描述成一个只知道追逐钱财,还对一个曾经对自己有‘恩’的经纪人下死手。
      
      纪行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王子铭会受伤,但是他之前在打王总的时候刻意点名了是王子铭让他过来的,王总会对王子铭动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不过……
      
      回来的那天,梵罗说王子铭跑了,那就代表,在跑之前,王子铭一直在他的手里。
      
      那这些伤……
      
      就在纪行思考,该怎么对付王子铭的时候,通讯突然响了。
      
      纪行没有开视讯,用了简单的通话,“喂?”
      
      通讯一接通,对面顿时传来颂歌怒气冲冲的声音:“纪行!你是不是没把我说的话放在眼里?我说过了,要是你再做什么影响我们训练的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纪行:“我没有。”
      
      纪行嗓子沙哑,再加上最近折腾的厉害有点小感冒,闷闷的开口,那声就像是哭了一样。
      
      颂歌原本满腔怒火,发现纪行发了微博的第一时间就给他拨打了通讯,但是心口的小火苗,却被纪行轻描淡写的三个字‘哗啦’一下给浇灭了。
      
      颂歌:“你……你哭什么?”
      
      我明明都没骂你!
      
      说了一句连重话都算不上的威胁,怎么就哭了啊。
      
      纪行依旧是闷闷的声:“没有哭。”
      
      他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纪行起身倒了杯热水,润润喉,再说出话的声音总算是能听了,“这件事我会解决的。在下次公演之前,我不会再让王子铭出现在A星。”
      
      “……知道了。”颂歌说完,匆匆挂了通信。
      
      像是生怕纪行再说什么。
      
      纪行无奈的把手环放到一边,好像刚才那个声音把孩子给吓着了。
      
      看着桌子上的水杯,纪行突然往身侧挪动了一下,男人从身后探过来的手摸了个空,顺势捞起桌子上的杯子,就着杯子边缘的水迹喝了一口,“饿了?”
      
      纪行看着他的动作死死地拧着眉,连他说什么都没在意。
      
      贺向渊问:“早饭想吃点什么?”
      
      “不饿。”说着,纪行从冰箱里拿了一瓶牛奶,温度很低,冰冰凉凉的。
      
      贺向渊把牛奶了过来,攥在手里,“早饭不吃怎么行,我看冰箱里有海鲜,做一碗海鲜粥吧。”
      
      纪行紧紧绷着脸,伸手想把牛奶从男人手里拿回来,“你到底什么时候把我的狗送回来?”
      
      贺向渊一顺嘴差点说成‘狗’,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好像是认知出现了偏差,还是得让纪行认识到自己兽形是什么才对。
      
      贺向渊躲过纪行的手,将牛奶放进热水里泡着,语气有些无奈的说:“那是狼。”
      
      纪行皱起眉头:“狼?”
      
      纪行不信,“不可能,狼的尾巴是向下的。”
      
      贺向渊:“……”
      
      当时还没恢复记忆,贺向渊都不知道自己那时候在干什么,自然也无法解释这个行为。
      
      贺向渊问:“你见过绿眼睛的狗吗?”
      
      “见过。”
      
      贺向渊:“……”
      
      那你见多识广。
      
      贺向渊叹了口气,把热好的牛奶递给他,“总之,他真的是狼。”
      
      纪行:“哦。”
      
      “你不觉得惊讶吗?”
      
      即使是星际时代,正常人家也没有把狼当成宠物养的。
      
      “不觉得。”纪行无所谓道:“我只是养了他,活着就行,是什么东西重要吗?”
      
      贺向渊无言以对。
      
      只是这个时候,他也不禁有点庆幸,那几天没被纪行养死。
      
      堂堂帝国元帅因为重伤魂力枯竭,被迫化为兽形恢复,结果被Omega饿死了。
      
      想想都死得冤枉。
      
      纪行喝完了牛奶也吃不下去什么东西,倒是喝了一肚子水有点不舒服,扭头找面包,叼着面包片的时候想起王子铭的事,问:“我们那几天,王子铭在你手里吗?”
      
      具体哪几天,不用他多说,男人自然能理解。
      
      贺向渊说:“从你被送到王总房间开始,王子铭就一直在我手里,在微博发布前一天,他跑了。”
      
      显然,贺向渊也知道了微博上的事。
      
      贺向渊被切好的海鲜放进锅里,盖上锅盖说:“我有办法帮你翻盘。”
      
      “这种小事,我还不至于找别人帮忙。”纪行说:“你要是没事就去打扫房间,我去上课了。”
      
      “缺席这么多天还去?”
      
      纪行说:“总得找个机会露面。”
      
      贺向渊没有阻止他,而是说:“把粥喝了再去。”
      
      “来不及。”
      
      贺向渊强硬的说:“你可以下午去,就你现在的情况,我怕你来不及走到教室就晕倒在半路。”
      
      纪行直视他的双眸:“找打吗?”
      
      “打不过,我认怂。”贺向渊盛好一碗海鲜粥举起来挡住脸,让纪行的视线落在海鲜粥上,“吃完我给你个好东西。”
      
      纪行刚才喝了一肚子水很不舒服,现在看见喷香扑鼻的海鲜粥也有些松动态度,“什么好东西?”
      
      “一个,能让你直接扳倒王子铭的利器。”
      
      在贺向渊的注视下,纪行一连喝了两碗海鲜粥。
      
      喝完粥,在贺向渊面前一摊手,掌心朝上,“东西呢?”
      
      贺向渊伸手搭上他的手背,往上抬了抬,作势低头就要亲上去,纪行却突然蜷起手指,指尖在袖口中转了一圈,银针在他指缝中间闪闪发光。
      
      而在针尖高处,正抵着贺向渊的鼻尖。
      
      纪行面无表情的看着单膝跪地的男人,“你想干嘛?”
      
      贺向渊:“……”
      
      你看我敢想吗?

  • 作者有话要说:  18:00还有一章。
    两个手榴弹加更。
    感谢在2020-01-08 12:28:45~2020-01-10 21:09:2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腐女一枚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糖醋鱼 10瓶;黑麋白鹿、肖先生的颜狗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