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临风欢 ...

  •   临风欢
      
      作为合-欢-宗的首席大弟子,贺临风向来是享乐主义为上。可就是这样,他仍然在阴沟里翻了船。
      
      还好,他及时止损,选择和媳妇双宿双飞。
      
      至于那群虚伪的正派修士,他真的一点都不想祝他们好运!
      
      始
      
      我是贺临风,合-欢-宗的新一代领军人物,主修-阴-阳-调-和。说白了,就是采-阳-补-阴。
      
      两年前,昆仑派卿阳峰函域真人的亲传弟子吴子璇来找我,求合-欢-宗的双-修功法。我趁机向她提出要和她共赴-云-雨之事。她挣扎了一下就同意了。
      
      我:......
      
      我其实还以为她在和我开玩笑来着,因为我本来也没打算把合-欢-宗的双-修功法给她,但是她好像当真了。
      
      我再次:......
      
      后来听说她趁她师傅走火入魔的时候与她师傅行那极乐之事。
      
      哦,这个极乐之事是我所认为的,哪些整天端着架子自以为比谁都仙的修真者向来认为我们是魔族,讲这极乐之事认为是龌龊事。
      
      我就不明白了,明明是这么快乐似神仙,你爽我更爽,大家爽才是真的爽......的事。
      
      我只能说,他们真不懂享受。
      
      我自小就长在合-欢-宗,对这种事早就已经司空见惯,也不怎么在意合谁的欢,同门的师兄弟都是这样。
      
      在我们合-欢-宗,连洒扫的杂役弟子都是靠双-修来增长修为的。
      
      吴子璇其实长得挺漂亮的,长期在昆仑山,有种高山雪莲的感觉。当然,这也只是感觉。
      
      我采她的阴气也不是很多,况且还不是元阴。
      
      我感觉有点亏。
      
      这也就算了,那个吴子璇竟然还学过采阳功法,我差点就被她反噬!
      
      我看着她震惊的双眼,冷冷的笑了。
      
      高高在上的昆仑派修士不是向来不屑与我们这些魔门弟子同行的么?竟然还有人学我们魔门功法!
      
      真可笑!
      
      不过嘛,可能是离尘世太远,都忘记人心险恶了。好歹我们还是敌人啊,虽然现在在同一张床单上,但也还是敌人啊。啧啧啧,真是天真可爱的让我想毁了她。
      
      于是,我就给了她一个我们合-欢-宗里最受男修欢迎的功法——一个可以让高洁玉女变身妩-媚-欲-女的功法。
      
      机智如我。
      
      果然,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我就听说她和近十名卿阳峰弟子做那事。地点也极为多变,什么温泉啊,门派入口啊......还愈演愈烈,比翼双飞都不算什么!
      
      我:........你们昆仑派人真会玩。
      
      其实按照我自己的想法,她要是克制一下,倒也不是忍不过去,只是......他的抵抗力也太差了吧!
      
      估摸着自从修仙开始就没吃过亏,这次真的是可以让她万劫不复了。
      
      又过了大概半个月,她来找我。其实我以为寻仇的,没想到她竟然是来寻-欢的!
      
      我有点震惊。
      
      她好歹还是昆仑派的人啊,这么......放荡不羁真的好吗?
      
      好吧,总归这不是我的事,她要自-甘-下-贱倒贴上来,我还能拒绝?
      
      怎么可能?
      
      于是我们就有了一个愉快的约定,每个月的初一和十五,我们在万里大山山底的小木屋见。这个小木屋还是我之前的藏欢地点,我可是很喜欢的!
      
      后来,她还告诉我,她知道她会这样是功法的后遗症呢。
      
      我:......你的愚蠢已经折服了我。叉腰笑.jdp
      
      我是觉得吧,她还是个女孩子,虽说这女孩子已经三十有二。不过修仙之人也不怎么讲究年龄,我对她呢,也有那么几分真心。就也还算温柔了。
      
      好吧,我不是这么多情的人。主要是她太蠢了,我都不怎么忍心骗她了。
      
      以至于后来我被她师傅追杀,还没忘记给她留几件保命的法宝。奈何这姑娘着实死心眼,宁愿被他师傅杀了,也不愿意逃命。
      
      好嘛,这我也管不了。反正我是逃了,她要作死我难道还能拦着?
      
      本来就没多少情分的好吧,夫妻都大难临头各自飞呢,何况她还只是我的一个......咳咳,姘-头。
      
      要说这魏函域还真他-妈不是一般的有毒,吴子璇也算是个美人么,直接收了不就好了。非要让人家姑娘空-虚-寂-寞-饥-渴-难-耐-的找男人下手,下手了之后又心疼自己的徒弟竟然沦落到这个地步......还要怪我害她!
      
      这人真是,什么强盗逻辑?
      
      我他.妈.要是真看上了吴子璇,还能让她回昆仑?!!
      
      明明是自己的徒弟端不住仙人架子要倒贴上来,我这种荤素不忌的人难道还要拒绝?合着照他的逻辑,我不仅要拒绝,还要劝诫她回头是岸?!!
      
      我贺临风就从来不是这么善良的人好吧(~ ̄▽ ̄)~
      
      整天觉得自己多高尚似得,怎么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虚不虚伪啊!
      
      算了,想想他们就头疼。
      
      我逃到云苍大陆后,就找了一个渔村落脚。
      
      咳咳,强调一下,我并不是怕魏函域那个真伪君子。我就是觉得吧,和他对上不仅浪费我时间精力,而且合-欢-宗总不能为了我和昆仑派正面对上吧。虽然说一直都是私下里不和,那也只是私下里啊!
      
      渔村靠海,不是那种蓝蓝的海,金色的沙滩......这里是黑色的海,三面环山,动辄就是山脊,山上住着三十多户人家。
      
      韩君笑就住在这儿,她是外来户,还就只有她一个人。之前是王婆,就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奶奶,看她可怜,收养了她,后来王婆去世了,就只有她一个人了。
      
      这村里的人也不怎么待见她,一度让我感叹穷山恶水出刁民。
      
      不过我就不一样了,像我这么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一表人才......的人,刚一进村就受到了全村女性的欢迎。上到八十岁老太太,下到三四岁幼童,都很喜欢我,喜欢到时时刻刻想着要让我入赘......
      
      只有她,十六七岁的样子,模样虽漂亮,却冷淡的紧,看见我的时候眉头皱得死死的。她还戴着五灵珠。没错,这句才是重点,她带着五灵珠,她没有灵根,她是,纯,阴,之,体。
      
      我“啧啧”了两声从她身边走过,觉得有些可惜。虽说我们还不认识,但是我真觉得挺可惜的。
      
      纯阴之体如果有灵根,虽然说会被抓去做炉鼎,但好歹还能保住一条命啊。没有灵根,简直就是一个大写的悲剧。正常人的身体哪里承受得住那么浓重的阴气入体,像她这样的,多半活不过二十岁。
      
      不过奇怪的是,她身上好像有什么能掩盖她的体质,如果不是我修习的功法问题,可能我都忽略了她的体质。
      
      韩君笑看见我看着她手腕上戴着的珠子,警惕的收了收衣袖。然并卵,因为她的衣服实在是太小了,根、本、就、掩、不、住!
      
      我:哈哈哈哈哈哈........
      
      听说人不能太幸灾乐祸,否则会报应不爽。
      
      我深有体会。
      
      关注一个人太多,会渐渐的对这个人产生一种难以言语的感情。
      
      我对韩君笑动心,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但那种一日不见,思之如狂的抓心挠肺感实在是太折磨人了!
      
      又也许是修炼之事实在是太顺心,毕竟像我这样以双灵根之姿在五十岁之前就已经结丹的天才弟子,连昆仑这样数一数二的大门派也是极为少见的好伐!
      
      那个有毒的函域真人也不过是一百二十三岁结婴,而我,可是有希望在百年内结婴的!
      
      不过就凭他那小心眼再加不辨是非的个性......我暗戳戳的诅咒他还未化神就已寿元耗尽。
      
      唉,情字磨人。我是真的对韩君笑动了心,为什么她就不相信我呢?一副避我如蛇蝎的样子,我长得又那么不招人待见么?!
      
      可明明我还是修仙界第一美男呢!
      
      那么多小姑娘都挺喜欢我,怎么她就不一样呢?
      
      不,这一定不是我的问题。也许,大概,可能......是韩君笑口味独特?!
      
      可能她喜欢五大三粗的类型?!!
      
      不然我追着她跑了两年了,怎么她还是对我不假辞色的?
      
      “贺公子,天色晚了,你该回去了。”韩君笑冷着一张脸,将我向门外推去。
      
      我:......我其实更想呆在这儿。
      
      哦,之前可能忘记说了,我的生活技能可是可以打满分的,上得了厅堂下的了厨房,修得了房子打得了流氓......我的房子是来到这里之后建成的,虽是匆忙之中搭建起的,却也是村里最豪华的一栋了。
      
      之前在万里大山山底的那个房子也是也是我自己搭建的,可是砍了二十几颗金丝梧桐木才建起的。
      
      哎呦不行了,一想起他们我就心疼!我搭了二十年才搭建起的小房子~妈-的,光找材料我就找了十几年,找遍了大半个云荒大陆。
      
      到了这里,自然没有金丝梧桐木来给我搭房子。不过像我这样的娇贵公子哥,怎么能和他们一样住茅草屋?!!
      
      然后,我就只好自力更生喽╰( ̄▽ ̄)╭
      
      “笑笑,你真的不考虑考虑和我回去住?”
      
      韩君笑淡淡的抬起头,答:“不考虑。”
      
      我笑嘻嘻的推着门,不让她把我隔在门外,说:“那你缺不缺一个暖床的人?你看我怎么样?我很好的,天生火阳之力,暖床效果超级棒,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
      
      韩君笑凝视着我,忽然笑了。
      
      说真的,我有点惊艳。她虽然长得真的好看,但是这两年我都没见她笑过。她这一笑,倒真是的让我,嗯,更加喜欢她了。
      
      我听见她说:“贺临风,我知道你。合-欢-派的首席大弟子,十年前你就已经是金丹中期了。”
      
      我怔住,有些奇怪,又有些好奇。
      
      难道我玉树临风的名气已经传到这里来了?~(~ ̄▽ ̄)~
      
      她继续说:“你大概早就忘了,那个十三年前被合-欢-宗选中要用七阶妖兽的妖丹强行将修为提至筑基期作为你进阶金丹后期的炉鼎的七岁小女孩了吧,那个被你们合-欢-宗的外门弟子打的浑身青紫,好不容易逃出宗门却被追杀到断魂崖,不得已纵身跳下去的那个小女孩了吧。”她面露嘲讽,看着我明显怔楞的样子,冷冷的笑了,大力的将门关上。
      
      其实吧,我对这件事是有印象的。掌门对我寄予厚望,和我说这事是,我虽觉得那孩子只有七岁就这样规划未免太残忍,却还是笑着应了。再怎么说掌门对我也是一片好心,我就算不怎么认同却也不会反驳。
      
      毕竟最终用不用,还不是我自己的事?到后来,她逃出宗门,我还帮了她一把呢!
      
      不然就凭她那丁点修为,别说是逃出宗门了,怕是连山门都出不去。人都有点同情心,不过是多少而已。十年前我尚且一腔热血,若是三年前的我,肯定不会放她走。
      
      三年前。原来我已经在这小村庄住了三年,可我非但没有觉得时间短,却还有些恍惚,仿佛在宗门是好久之前的事了。
      
      原来眼界低了真的会消磨意志,竟然现在我飞升的念头都已经不是那么强。
      
      其实自从上次从墨涧仙境出来后,我的修为就从金丹巅峰倒退到了金丹中期。本来到了金丹巅峰我就该准备结婴了。不过恰好那仙境开启,又说是有神器出世,就想着先去凑凑热闹,回来结婴也不迟。谁知这热闹真的是凑热闹了。
      
      不过也没什么好后悔的,那仙境里面的好东西倒真是不少,还得到了几个保命的秘法。倒也算是不错了。
      
      到最后陷入迷阵也不能怪我,术业有专攻嘛。
      
      这样想着,突然灵台清净了不少,接着我的修为就开始提升。
      
      哈哈哈哈哈哈......
      
      我家笑笑还真是我的幸运星,这才三年,我就又回到金丹巅峰的修为了。而且还是顿悟,是顿悟啊!
      
      叉腰笑.jdp
      
      巩固好修为之后,我就又去找了韩君笑。
      
      在来这里第一个月我就知道她并不是没有灵根,而是有什么秘法将灵根掩住了。甚至她已经在去年筑基。
      
      这已经是非常好的资质了。
      
      不过,十三年前她才七岁,现在也不过二十岁,而我,已经七十八岁了啊.....○( ^皿^)っHiahia…
      
      她会不会嫌弃我老牛吃嫩草啊┗|`O′|┛嗷~~
      
      我走在韩君笑的窗前,看见她盘腿坐在床上修炼,聚灵阵摆在身边。
      
      “谁在外面?”她厉声喝道。
      
      “我,我,我”我闪身进去,站在她面前,脸上仍带着与往日无二的笑容,姿态放低,颇有些讨好的意思在其中。
      
      韩君笑皱了皱眉,却最终没有把我赶出去,只是说:“你不回门派?”
      
      我点点头,为她这突如其来的问题有些惊讶,却也不过一瞬,接着便道:“笑笑,你知道你家相公我多可怜么?被一个疯子追杀到只能躲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连门派都回不去,呜呜呜呜呜呜~”
      
      她颇为意外的看了我好久,我被她看的都有点受不了的时候,她才点了点头:“那你就住在这儿吧。”
      
      不枉我在她身边鞍前马后的跑了这么久,虽说还未修成正果,但是也总比被她推出门外好吧╰( ̄▽ ̄)╭
      
      我笑嘻嘻的应下,爬上她的床,做出一副视死如归献身的样子。韩君笑看着我的样子,好笑的说:“你好歹阅女无数,竟然这么迫不及待?”
      
      我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可她丝毫没有动摇,用眼神示意我坐起来。
      
      然后,然后我就很怂的坐了起来,和她并肩而坐开始修炼。
      
      没办法,我媳妇就是这么霸气,让我只能跪下唱征服......
      
      *
      
      我记得她是双灵根,但是现在她的资质好像比之前还要好。不过我没有问她。我觉得我还是有做情圣的潜质的。在她面前,我哪里还有半分长辈的样子。
      
      其实想想,如果当年她没有离开合欢宗,那她应该已经是我名义上的徒弟,实际上的炉鼎了。可那样的她真的是我所喜欢的吗?我心里有些排斥这种猜想,因为连我自己都没有办法说清楚,如果当年她真的没有离开合欢宗,那我到底还会不会喜欢她。我想,大概是不会的吧。于我来说,爱情的产生需要很多条件,气氛,环境,又或者说其他的什么,比如说平等,能力上的平等,身份上的平等,智力上的平等。很少有人会爱上自己养的一件物品或者宠物。至少我是不会的。
      
      越是强大的男人其实越是希望会有一个强大的伴侣。我不会喜欢一个时时刻刻需要我保护的菟丝花。
      
      自然,那个只是一个类似于物品或者宠物的炉鼎还会有成为我道侣的可能吗?这个我没办法说清,因为,没有如果。
      
      坦然说,我对她一开始只是好奇,并没有太多情愫在其中,到后来发展成喜欢,再到爱。爱,我转头看了看身旁静心修炼的韩君笑,嘴角不自主流露出微笑,直觉告诉我,我的这个选择没有错。
      
      韩君笑并不是一个偏执的人,和她相处并不需要花太大心思。甚至于她本身,就是一个很圆滑的人,长袖善舞这种事情对她来说再熟悉不过。而我,因为从小就是合-欢-宗的精英弟子,自然不必每日为这些蝇营狗苟的算计而耽搁修炼。当然,我并不是说这样不好,只是生长的环境不同,差异自然是明显的。
      
      正式入驻韩君笑家的我,身上不带点什么实在是说不过去。就给了她我在秘境中找到的两个秘法。她也并没有表示什么欣喜的情绪,神色淡淡的接过功法,收入储物袋之后就去做饭了。
      
      我们是修仙之人,自然可以不用吃饭,因为这些五谷杂粮会增加我们体内的杂质,所以大部分筑基期弟子都不会再吃这些凡人的吃食。
      
      韩君笑并不这么想,她是这样告诉我的:“我本就不执着于修仙,只是家族推我出去为寻求合-欢-宗的庇护。若非如此,我本应和我孱弱的娘亲在凡人村过完这一生,只是等我再见到我娘之时,她已经病入膏肓,没过几日就去世了。长生也非我所愿,人生短短几十余载对我来说就已足够,永生之事,我是不愿的。这些五谷杂粮也是一时的口腹之欲,我修炼功法,只是为了在生命受到威胁时有几分自保的能力。如果不是遇到你,我会安分的度过这两百年。”
      
      修仙,修的就是长生不老。筑基期有两百年寿命,金丹期有五百年寿命,到了化神期,就有三千年寿命!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她说她修仙的理由,而这时,我已不知该说些什么。
      
      在我心底,我自然希望她和我同生共死。是以她说完这段话我并没有接话。过了一会儿,又听见她说:“我会再努力一些修炼,必然不会比你先走。”
      
      看吧,我的决定果然是对的,她真的是一个值得我用心对待的女子。
      
      魏函域终究还是追到这里了。我对他的执着表示佩服。
      
      按照他这样的性子,我估摸着那个被他喜欢上的女子肯定很头疼。如果不是真的喜欢他,估计会被他逼疯!毕竟没有哪个女子会觉得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每天追在自己身后跑是一件幸福的事。
      
      哦,这样说还有一个前提,那个女的不女表,而且不会在感情上拎不清。
      
      我当然也是这样的想法。所以在被魏函域紧追不舍七年后还是被他找到,我真的对他既无语又佩服。
      
      我的娘咧,你要是把追我这毅力放到修炼上,你现在难道还能是元婴期?
      
      “贺临风,你已经被合-欢-宗逐出宗门了,修仙界也已经没有你的立足之地了!今日,我就要为我的徒弟报那毁身之仇!”魏函域手里拿着虚冲剑,气势汹汹的对我说。
      
      他的眼睛并没有看向我,带着显而易见的怒气与清高。
      
      这我就不受了,明明吴子璇的元阴是给了他的好吧!我怎么就毁了吴子璇的身了?况且这种事向来就是你情我愿,再约不难的。我一没强-抢,二没诱-奸,我怎么就毁了她的身了?妈-的,你怎么不问你徒弟是怎么跟我联系上的呢?
      
      真是有病!
      
      我看着那个高高在上的函域真人,心中直冷笑,面上却不显,仍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说:“吴子璇不是被你们门派以有辱宗门的名义关到九冥炼狱了么?怎么就是被我毁了?能不能讲点道理啊!”
      
      魏函域神色不变,仍手持着虚冲剑,风吹过他的道服,似是飘飘欲仙......咳咳,不对,是一派人模狗样。
      
      他没有回答我的话,反而对站在我身边的韩君笑说:“姑娘,此人乃大奸大恶之人,你毋要为他所骗。吾昆仑乃世间两大门派之一,今日之事,只要姑娘不插手,吾必不会牵连他人!你且速速离去就是。”
      
      我没理他,转头看向身边的韩君笑,心中多少有些紧张。若是她都嫌弃我,那我还一个人在这里苦苦坚持有什么意义?我是合-欢-宗弟子,算得上是大魔头了,却也并非那么薄情寡义。我喜欢韩君笑自然也希望她也喜欢我,也并不需要那种与世界为敌的喜欢,哪怕浅一点,也总比她是在与我虚与委蛇来得好。
      
      是故在看到韩君笑神色淡然的抽出仍未开锋的离阳剑,指向对面的魏函域时,我觉得心里美滋滋的。得意洋洋的冲着对面在看到韩君笑拿剑指向他的时候就一脸痛心疾首的魏函域说:“看见没,魏老头,这才是我贺临风要的女人。你那什么吴子璇,我都忘记她长什么样子了,还能看上她?你也真好意思来找我报仇,现在修真界里有谁不知道你魏函域的徒弟自-甘-下-贱比之我合-欢-宗的弟子有过之而无不及么?你的脸面呢?亏你还是一峰之主呢,你们昆仑执法堂对于你来寻仇就没表示什么不满?掌门萧辞楼对你徒弟就没什么看法?还是说你们的首座师伯褚河双怎么都不管你的,现在昆仑执法堂的甲字人员都是这水平?连是非对错都分辨不了,还好意思出来见人?”
      
      魏函域的脸黑了黑,我猜他是被我说到痛处了。
      
      唉,我这人什么都好,就是耿直了点╮(╯▽╰)╭
      
      何况论起嘴上功夫,他是不可能比得过我的!
      
      韩君笑先出手扔了一个爆炸符和她自己做的□□,转头拉起我就跑,边跑边还说:“我们去东海吧,听说那里挺安定的。”
      
      说真的,我有懵-逼,楞楞的说:“不是要打吗?怎么先开始跑了?”
      
      韩君笑拍了一下我的头,甩了两张九品千里遁行符。等我们行至千里之外时才说:“打不过还不跑,你是不是傻?让你和他吵是输人不输阵,打不过还硬撑,那不叫骨气,那叫死要面子活受罪。我们又不要那面子,自然就是打不过就跑啊!”
      
      我屁颠屁颠的跟在她身后讨好道:“是是是,媳妇说的都对。那我们现在是去东海么?”
      
      韩君笑笑了一声,摇了摇头,说:“我们先去万里大山,一个月后回渔村。”
      
      我立刻明白了我媳妇的意图,所谓祸水东引不外如是。我媳妇果然是最聪明的!
      
      万里大山的内部是迷离森林,我们就在迷离森林附近,将我在这里的那个小房子搬了上来。白天里我出去猎杀妖兽,拿妖兽皮换钱,韩君笑则在家的周围种了些灵果蔬。万里大山毕竟是妖兽聚集生活的地方,灵气还是很充足的,再加上有天然聚灵阵,修行可谓一日千里。
      
      我们过了一个月后也没有再回渔村,就一直在这里生活着。
      
      而且我和她在一起之后就开始了没羞没躁的双修生活,实在是小日子滋润的我都觉得神仙也没这么好。
      
      十五年之后,我开始冲击元婴期。
      
      以我九十四岁之低龄冲击元婴期,出去之后都是举世皆叹的天才人物,如今却只能在这犄角旮旯里进阶,心中难免有些憋屈。
      
      韩君笑将护灵阵摆好,嘱咐我安心进阶,就下山去了。
      
      一直以来我都是尊重她的,也从没问她是怎么掩藏灵根的,亦不曾问为什么她经常可以拿出来些稀罕事物。我想着,若是她有一天愿意告诉我,我就听着,若是她不愿意告诉我,那我就装作不知道。我从未想过要将她当做我的私有物。因为她是独立的,她和我,我们每个人都是独立的,都需要有自己的秘密和自己的自由。
      
      不是有一首诗说得好么?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我可不希望有朝一日她为了自由将我抛弃,那不是很尴尬?!!
      
      还有,冲击元婴真不是一个容易的事。
      
      他-奶-奶-的,四十九道雷劫差点没劈死我!还好我机智勇敢,聪明大方......穿了法衣。这可是媳妇给我的神器!
      
      如果不是它,我这次能不能扛过雷劫还另说呢。
      
      万一有个不小心地就挂了......不,我和我媳妇还没畅游九州傲视天下呢!我不要死......
      
      韩君笑知道我的想法后无语了好久,良久才说道:“你那点出息,不求长生了?不飞升了?”
      
      我自然是满脸的媚笑,赖在她身上说:“有媳妇在,飞升什么的都是浮云!”
      
      韩君笑娇嗔:“德行!”
      
      我“嘿嘿”一笑,和她开始愉快的滚在床单上。只是在心里说:有你在身边,哪里都是仙界!
      
      话说这魏函域对我还真是执着,他就真的追到东海去了。还不小心惹火了一个十阶妖兽,被打的半死不残的,连留在昆仑的魂牌都变红了。
      
      那天昆仑派的五大长老都守在养魂殿,生怕一不小心魏函域就挂了。
      
      我其实没那么小心眼,自然不会在心里默默祈祷他去死啦。我只会想让他伤的再重一点,而且还超级痛!
      
      要真说起来,他也是个人物。不过我要说的是,他从东海回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养伤,而是......表白!
      
      没想到他是这样的函域真人!
      
      当年那个死命追着我和我媳妇的函域真人已经被狗吃了!
      
      这个魏函域一定不是我认识的那个!
      
      而且魏函域要表白的那个女修士,还是昆仑派的五大长老之一!
      
      我就......啧啧啧,真是看不出来,魏函域竟然喜欢这款的,听说那女长老喜欢的是她那叛出宗门的师父。虽然,她师父后来是死于她之手。
      
      我......贵圈真乱。
      
      那个女长老顾忌着同门情谊自然是很委婉的拒绝啦!我在心里默默地为魏函域点蜡,哈哈哈哈哈......果然不是每个人都能有我这样的运气,我喜欢的人恰好也喜欢我。
      
      现在的日子过得滋润了,我就谋算着要和我媳妇去各处走走看看。自从魏函域被妖兽所伤,不打算再追杀我了之后,我就一直有这样的想法。毕竟一直呆在万里大山也不是个事儿啊!
      
      韩君笑对此没什么想法。
      
      不过,临走之前还是要再送合-欢-宗一份大礼。那个猥-琐的罗老头竟然在没有掌门允许的情况下将我逐出师门!
      
      我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
      
      真的是,像我这么宽宏大量的人从来都是不屑于和他这种半截身子已入土的人斤斤计较的。忒没意思!
      
      于是,我就拉着韩君笑回了一趟师门,将合-欢-宗搅得天翻地覆之后......跑路!
      
      我自认不是一个好斗的人,嗯,在这种实力差距还是很悬殊的情况下,我是不会硬上的。就像我媳妇说的,我又不傻。
      
      不傻的我在这之后,就和媳妇花了两百年的时间将云荒大陆都走了个遍。
      
      然后,听说离溟仙境要开启了,就和媳妇一起去了离溟仙境。
      
      传说离溟仙境是凡间的最后一片仙土,但是能找到这片仙土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一路上走走停停优哉游哉,别说多惬意了。
      
      我和媳妇到了那条断流河旁,问那个撑船的老伯:“老伯,你这船今天还渡不渡河?”
      
      那老先生年近六旬,但他是修仙之人,真实年龄应当比六十岁大得多。他看起来慈眉善目的样子,不过我知道,如果他真的慈眉善目,只怕不会一直在这儿撑船了。他笑了笑,说:“渡,你二人可要渡河?”
      
      我和韩君笑出来都是换了装束的,不然我们两个都长的那么漂亮,多招摇啊!
      
      “那就麻烦您了。”我将灵石递给他,拉着韩君笑进了船篷。待走进之后才发现这船内有乾坤。光是那桌子和椅子便是千年黄梨木制成,这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接着又陆续上来了几个人,有两个男的,八卦程度比之女人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八卦自然说的就是我和韩君笑了。
      
      嗯,他们是这样说的——
      
      “最近怎么没听说那两个合-欢-宗叛徒的消息啊?”
      
      “唉,那是你落伍了,他们去了无垠海。”
      
      我......兄弟,我怎么不知道我去了无垠海?
      
      “他们啊,唉,不就是两个野鸳鸯么?”
      
      我:滚,什么野鸳鸯!
      
      “你不觉得他们很奇怪么?”
      
      “有什么好奇怪的?不都是一双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么?”
      
      “不是啊,听说太阴长老和游长老在合-欢-宗平时都是一副风流的样子,而贺临风作为云苍大陆第一美男,还只心系一人,怎么看都不像是我合-欢-宗的人啊,而且你不觉得,光看见他们,完全都不觉得他们是魔门子弟啊!”
      
      我:谢谢你说我专情,只是,我和我媳妇早就不是魔门的人了好吧。
      
      “哎,你还见过他们啊,我还以为一直就是话本里面的的人呢。”
      
      我......竟然活成了传说?!!
      
      “好像......是这样啊!”
      
      我......好吧,原来在他们心中,我竟然有这样的评价。
      
      不过,不论他们说了什么,总归和我和我媳妇关系不大。我和媳妇儿历经千难万险终于到了离溟仙境后,终于知道为什么这块土地会被传得神乎其神了。
      
      他竟然会加快修士的修炼速度!
      
      这在大陆简直就是人人哄抢的存在啊!
      
      我们在这块土地生活了三百多年后,终于化神而去,飞往灵界。
      
      也不枉我和她的情意。
      
      其实我本是可以在一百多年前渡劫的,只是一个人飞升,未免寂寞了些,所以就等她一起。
      
      这么多年的感情,早已不是当初的一腔情意可以概括的了。
      
      至于后世再怎么评价我和她。
      
      唯一一点不变得,却是我们相依相随。
      
      我们不是鸳鸯,我们应是大雁。因为我们生死相随,我们始终如一。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至于那些曾对我和她不屑地虚伪修士啊,我真是一点也不想祝你们好运!
      
      ——完——
      
      2018.3.7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