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省行来的小公子 ...

  •   州县原本是苏市最贫穷的乡县,但自从跟随国家旅游业的发展浪潮,地方经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十年的改革建设让州县成为市内最成功的县之一。
      最近,市政府为继续深入开展新农村建设,又重新在州县划了一大片土地给开发商做度假村使用,建设项目涵盖了宾馆、酒店、各类球场。
      蓝色爱琴海酒店的刘老板老家就在州县,他的亲戚们都很喜欢泡温泉,刘老板索性在这次的酒店招商工作中提出要办个州县温泉洗浴品牌。
      
      “小梁啊,我是看着你长大的,对你是一百个放心,相信你肯定能完成我心目中温泉酒店的设计。”刘老板在饭局上当着所有酒店项目成员的面,给梁康敬了杯酒。
      梁康把小杯中的白酒一饮而尽。
      刘老板看着很开心,继续说,“这就对了嘛,我们小梁,现在应该要叫梁工了哈哈,从小学习成绩优异,在哪里都是第一名,现在又从国外留学工作回来,这个技术水平肯定要比那些普通人要强得多。”
      
      席上有人对这位新面孔的建筑师很好奇,“梁工,你之前做的什么项目,说出来给大家听听。”
      “是啊,我们也想见见市面,这个,一直呆在小地方,还从没见过这么帅气,是吧,又年轻,学历还这么高的。”
      “梁工,你就说几句嘛。”
      
      梁康正准备简单地讲讲,刘老板马上抢过他的话题,“我们小梁刚结束一个45层写字楼的建筑项目,我有他朋友圈发的照片,来!我给你们看看图。”
      “哇那可真厉害啊,我们州县很多都是两三层,三五层的房子,希望有一天,州县在梁工的努力下,也能有很高很壮观的楼!我们先敬梁工一杯。”
      “诶呦,你们都光顾着喝酒,图我还没找到呢。”
      “不用看了,这个温泉酒店对梁工简直是小菜一碟嘛。”
      “梁工,我们这些可以说是父老相亲,绝对相信你。”
      “那我应该敬各位一杯。”
      “来来来梁工敬酒了,快点倒满。”
      
      饭局结束后,刘老板的司机开车,送他们回到市区。
      
      刘老板虽然喝了不少,但还是没有忘记细心的叮嘱梁康,“小梁,这次我也挑了主要的地方带你看了州县的新面貌,但我想啊,我们温泉度假酒店,不光是我们几个人,或者旅游的人来玩,还有很多企业家,政府里的官员,开会会来,所以你还是得在这上面多花点心思。”
      “这个项目虽然比不上国外写字楼那么大,但毕竟在县里第一个度假村,政府很看重,说会影响今年各种的评比,如果有领导来检查,你也要去很好的陪同。”
      梁康很认真地说,“行。这是我回国后的第一个项目,肯定会严肃对待,您放心。”
      “那就好,小梁。”刘老板拍拍梁康的肩膀。
      
      “刘叔您就送到这吧,我先走了。”梁康说。
      “别急,你母亲,这几年,”刘老板说话声音越来越小,也显得越来越和蔼亲切,“其实一直让我帮你介绍对象——”
      他还想接着讲下去,却遭到梁康的拒绝,“不用。”
      
      “这是为什么?你母亲很担心。”
      “我有女朋友了。”
      
      回到工作室已经10点钟。
      梁康打开电脑,他需要把今天的灵感记录下来。如果能完成温泉酒店的建筑项目,他至少能拿到100万的收入。
      但他并不在意最后到手的钱,甚至不在意他回国第一个项目是通过关系才拿到的。
      他只需要完成他所认可的杰作。
      
      不知不觉梁康工作到了凌晨1点,他拿起水杯喝,冷峻的脸庞在灯光下露出了疲惫的表情。
      趁这会功夫,他稍微看了下手机信息。
      项目群里沸腾了,未读99+。
      原来是由梁康有女友的话题展开的。
      还有一条来自父亲的问候,“你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
      
      梁康在聊天框里打字,“随口说说的”,犹豫了一会还是删掉了。
      他顺手打开好友申请,看到张唯然的记录依然在。
      
      “梁康,你别瞧不起人,即使是两个世界,从宇宙宏观的角度上看,他们只是两个点而已,就像月球和地球,只要一直保持引力作用,就能永远紧密地在一起。”
      她看上去并非越挫越勇的女生,笨笨的,傻傻的,但也很倔强,很固执。
      
      梁康无暇再回忆,他删掉了这条申请记录,把手机丢在了桌上。
      
      新的一天,张唯然提起精神上班。
      单位里事情并不多,上午她基本就把全天的工作完成了。
      干着快要交接给新人的活,张唯然不得不想,如果还能继续留在财务上工作该多好。
      
      张唯然有些羡慕地瞅了眼谢琦雨,只见她表情很认真地看着电脑里的材料。
      秋天到了,谢琦雨穿了一件外套,是昨天的没换。
      张唯然有些审美疲劳,她也没那么好看啊,怎么还说自己丑。
      
      就看在她请求杨总留用自己的份上,原谅她五分钟吧。
      
      可是她作弊的,对自己态度也不好。张唯然提醒自己。
      没活干,没活干,不如刷刷微博吧。
      
      张唯然想起,她从没在微博上关注过梁康。
      她的微博没有几条有人评论和点赞,并不热闹。
      在微博上互相关注的朋友,在现实中却渐渐疏远。
      
      张唯然在搜索框里搜梁康的名字。
      结果出来好多。她一个接一个点进去看内容。
      
      和以往数次的尝试一样,所有博主微博内容和梁康一点关系也没有。
      
      对了,梁康是清华的。
      张唯然带着姓名和毕业学校搜索,界面上跳出了两条微博。
      第一条是学校官微的内容。
      他果然在大学里也很优秀,到人才济济的清华里参加建筑设计比赛作品拿到了一等奖,那时候他才大三。
      
      大三之后,张唯然忙着实习找工作,怪不得没看到这条微博。
      第二条是国际交流的名单。
      原来梁康去了美国耶鲁大学做交流。
      
      不愧是康神。
      
      那他在美国都做了些什么?张唯然急着想知道,于是又把耶鲁的名字,和他的名字加在一起搜索,可是除了那条以外,再没有其他的文字了。
      
      张唯然不死心,又去网页上搜。
      的确没有新的讯息。
      
      这可怎么办,关于他,她才了解了一点点。
      不能放弃。张唯然给自己打气。
      
      她想到可以在用户基础信息里看每个人的地点。以她对梁康的了解,他肯定会把地点改成美国。于是,她不厌其烦地把所有叫梁康的微博都看了一遍。
      终于找到一个地点在美国的!
      
      张唯然激动地翻看他每条微博的评论,评论的人基本都是清华的,真的是他!
      她顺手把所有评论和点赞的人都关注了一遍。
      
      原来他申请到了耶鲁的建筑学硕士,又在美国念了两年书,同时还在美国的事务所里工作。
      张唯然无比的钦佩。
      
      所以他现在是在美国咯?
      
      张唯然马上从重逢的喜悦中抽身出来。
      在遥远的距离中,她就像一只丑小鸭,默默地等待着一个万丈光芒的人。
      最后,她还发现一件令人沮丧的事——梁康最新一条微博已经是三个月前。
      
      梁康的粉丝里,她是第89个,从数字上看没有任何意义。
      如同她的存在本身。
      
      两周过去了,人力没有找张唯然,她的工作安排依然是个迷题。
      即使再焦虑,张唯然也没有主动追问人力,甚至她还默默习惯了谢琦雨的存在。
      陆可宜出差,谢琦雨替她守着利率系统,也不着急从张唯然那里交接。
      
      一个财务出纳的工作,可没有利率审批岗那样丰富。
      虽然才短短一个礼拜的时间,但谢琦雨负责审批全市9个区县行所有信贷客户经理提交的贷款案子,数量多,权力也很大,经常有客户经理和信贷部门的人打电话来催她点系统,这份殊荣是刚从柜员岗提拔上来的她从未体验过的。
      
      而看看张唯然,她除了理会计档案,每天大多数时间都是对着电脑发呆,从这样的人手里接过来的工作能有多少含金量?
      谢琦雨每天都一本正经地看陆可宜传给她的利率审批资料。
      
      周一,踩点来上班的谢琦雨发现,陆可宜已经回来正常上班了。
      谢琦雨非常失落,再没有打开利率系统,眼巴巴地盯着张唯然的位子。
      
      9点钟,一个长相粗犷的中老年男子风风火火地冲进财务处,“杨总,这次你们麻烦了。”
      这是市行办公室安保部的郭主任,主管行里车辆和设备采购,人也差不多快退休了,每次来财务处都夸大问题,点名让财务人员帮忙处理自己捅的篓子。
      
      杨总已经习惯郭主任的作风,她和颜悦色地问:“怎么了?”
      “你们省行财务科派下来锻炼的领导,不服行里的住宿安排,要自己住酒店,你说烦不烦!”
      杨总语气依然很和煦,“他自己找酒店住啊?”
      
      郭主任拍桌子,把声音搞得很大,“一看你们就护短,怎么,他是总行领导的小公子,你们怕了?”
      “他爸不是早就退休了么?”方茹轻飘飘地说。
      “是啊,”郭主任摆正脸色,“但我们都知道他是总行领导的儿子,娇生惯养的,怎么也看不上我们指定的出租屋。”
      方茹觉得事情很简单,“那你就给他换一套呗。”
      
      “问题就在这里。”郭主任跺脚,“带他去看了其他的房子,他都说不行!”
      方茹问,“他现在人已经住酒店了?”
      “是啊,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省分行,锻炼起码得要一两年吧!”
      方茹说,“一两年都住酒店肯定超标了,不符合我们行的差旅补贴准则。”
      
      郭主任看向杨总,杨总脸上挂着一丝不苟的微笑,“你赶紧再找其他房子带他去看,争取让他住行里安排的地址。”
      这简直强人所难,要伺候你们财务部负责伺候,郭主任很不屑地说,“这是你们领导,跟我没多大关系,到时候他拿□□来报销,你们自己解决。”
      郭主任落下这番话就风风火火地走了。
      
      张唯然有些好奇,省财务处竟然还有位是总行退休领导的儿子。
      她似乎从来没认识这号人物。
      下班后,张唯然没有立刻回家,而是躲到离单位很近的面馆里。
      
      这家面馆说不上有多好吃,但是天气转凉,失意的张唯然很需要一碗热汤的慰藉。
      独自霸占面馆中央最长的桌子,张唯然静静看着四周互相热聊的食客,陷入了沉默。
      
      毕业工作的三年多里,她没有交男朋友,大学里关系要好的同学如今已天各一方,本地里剩下的高中舍友偶尔和她来往过,但现状是蒋琳结婚了也没有邀请她。
      原本打算顺利把编制转到财务部,就请朋友同学大吃一顿,可惜事与愿违。
      
      门又被新来的客人打开了,一阵冷风吹进来,衣着单薄的张唯然不禁将风衣的扣子扣上。
      
      “一碗牛肉拉面。”
      “好的。”
      
      看到这位客人,女服务员不禁多打量了他几眼。
      他皮肤白净,没有一点瑕疵,但若说他是小白脸,恐怕没那么柔弱,即使穿着最简单的白色T恤,也看得出他练过胸肌。
      他的头发被剪的很干净,一点也不显得长和乱。他大概是个很注重细节,有品位的男子。
      
      “我的小票和牌子呢?”帅哥问。
      看呆的女服务员急忙说,“哦…在我这里。”
      领完小票和牌子,帅哥坐到那个很丧的姑娘对面。
      真是少见的贵客啊,女服务员目送他落座,才开始招呼其他客人。
      
      “张唯然?”
      见到帅哥,张唯然的思路被打断得很彻底,她惊讶地寒暄,“你…来了。”
      居然会在这里遇到裴澄。
      
      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