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九章 ...

  •   第九章
      
      余思纯第二天早上醒来已经是九点,昨晚的疯狂终于沉寂,最后也只是体力不支昏迷过去,也不知道最后是到了几点。
      
      看到旁边的男子早已睁开眼望着她,眼神带着显而易见的宠溺,看到她睁开眼,笑了笑,说:“睡醒了?”
      
      “嗯。”余思纯点点头,发现自己还是没有穿衣服,就这样睡在他怀里,有些脸红。
      
      杜嘉义伸手摸了摸余思纯的脸,吻了吻她的眼角,开口:“起床吧,我叫了早餐。”
      
      余思纯看着他起身的背影,内心一片柔软。按照杜嘉义的习惯,他应该七点就起来了。
      
      但他竟然没有处理工作反而陪她一起睡在床上……
      
      等到两个人吃饭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将东西装好之后,杜嘉义就带着余思纯走向海湾区,与余思纯一起给他们买些礼物,就开车去了浅水墅。
      
      车是之前让助理买的,毕竟要看岳父嘛,坐出租车去得多寒掺啊,人家父亲还怎么放心把女儿交给他照顾……
      
      虽说余思纯不是一个多么费钱的妻子,甚至是很懂事,不过给自己妻子更好的生活,不是每一个丈夫应该做的事么。
      
      浅水墅里住着许多政界大佬,这块地皮在最初被炒的很热,本来都是要建成商业区的,最后被傅家二少买下建了住宅区,为了……金屋藏娇。
      
      这位娇美人现在是他的妻子,让他从万花丛中抽身专宠她一个人。嗯,很厉害。
      
      余父住在中间,小型,在这大片的别墅中并不起眼。
      
      杜嘉义将车开到停车库,发现里面还躺了一辆很靓的跑车,不像是中年人喜欢的风格。
      
      杜嘉义将疑惑的眼神望向余思纯,余思纯想了想,说:“应该是我弟弟的,他今年也该到十八了。”
      
      安国是十六岁成年,也就是十六岁就可以考驾照了。杜嘉义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余思纯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杜嘉义将车停好,下车绕过去帮余思纯开车门,示意余思纯下车后,又去车厢将礼品拿出来,对余思纯说:“思思,走吧。”
      
      余思纯本事想帮杜嘉义提一些的,但是被杜嘉义拒绝了。
      
      杜嘉义抬了抬下巴,示意先去开门。
      
      笑话,娶了人家闺女,还让人家闺女帮忙提东西,是不想家宅安宁了吗?!!
      
      余思纯拿出钥匙去开门。
      
      余父给了余思纯一把钥匙,想着万一哪一天他们不在家,余思纯恰好过来,不是要在家门口等?
      
      明明是自家闺女,搞的和外人一样,就想着把钥匙也给她一把。
      
      然而余思纯很少来这里,自然不会出现如上所述的情况。
      
      刚打开门就看到余父迈着步子走进来,他的表情有些激动,手指有些颤抖,脸也因为兴奋而微红。
      
      透露着内心的欣喜,又略带些紧张,还有因长时间未见面而产生的陌生与惶恐,“思纯来了,快进来。”
      
      招呼余思纯进去坐,又帮他们拿了一次性拖鞋。
      
      余思纯看着余父有些苍老的姿态,有些难过,眼眶微红,“爸。”
      
      余父也有些心酸,看着余思纯和她的母亲极为相似的容貌,笑着开口:“来了就好,来了就好。”转身带着他们走进去,又去叫许依依去泡些茶来。
      
      等他们进去后,佣人才将杜嘉义带来礼品拿去了客房。
      
      杜嘉义坐到余思纯旁边,乖巧的喊了一声:“爸。”
      
      许依依这时恰好端着茶走过来,她的性格有些软,作为长辈,有礼的对杜嘉义笑了笑。杜嘉义礼貌的叫了一声“阿姨。”
      
      “嗯”,许依依应了声,看着他们相谈甚欢的样子,又笑着说:“我再去切些水果。”说完就走向厨房。
      
      余思纯环顾了一圈,问:“小齐呢?”
      
      “思齐今天有课,一会儿回来。”
      
      “哦。”余思纯点点头,站起身来,说:“我去厨房帮阿姨。”
      
      ……
      
      余思纯走进厨房,看到许依依正在切橙子,走过去喊到:“阿姨。”
      
      其实许依依对她挺好的,经常会给她打电话关心她,逢变季时的短信,叮嘱她记得加减衣服。
      
      真要比较起来,许依依比她的母亲还要关心她,起码表面上是这样。
      
      “思纯”,许依依停下切橙子的动作,转过头认真的看着她:“嫁给他,你幸福吗?快乐吗?”
      
      余思纯怔了怔,显然没有想到她会这样问,片刻后回答道:“很好啊,他对我很好啊。”
      
      “那他爱你吗?”
      
      她当然能看出来杜嘉义对余思纯很好,可这样的好到底是因为什么,是爱还是愧疚或者习惯,还是只是在他们面前装装样子。
      
      每个人都是生活这个大舞台上的话剧演员,并且演技精湛,毫无违和感。
      
      许依依害怕余思纯是这样。
      
      余思纯低头思索,神情中有期待,有迷茫,还夹杂着恐慌和甜蜜,说话的语气中有着很深的不肯定:“也许……我也不知道。”
      
      许依依凝视着余思纯的脸,笑了笑,笑容有些苦涩,说:“思纯,你真的和你的母亲一点都不像。”顿了顿,又道:“她是一个很刚烈,很果决的女人。”
      
      许依依闭上眼,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余思纯的母亲时,那个女子高高在上的冷笑,即使假装坚强,却仍是没有掩盖住内心的脆弱。
      
      “她从来不会委曲求全,从来不会容忍背叛。你知道吗?你的父亲不是不爱你的母亲,反而是深爱,是挚爱,是最爱。可是他身边的女人太多,他又从来都不去拒绝,直到我怀孕生下思齐,又恰好你爷爷奶奶知道了我的存在。虽然极力隐瞒,却仍然被她得知。”
      
      “她很果断的选择离婚,并不是不爱你的父亲,反而是太爱,所以容不得背叛。对她来说,她要的不多,可以没有锦衣华服,优渥生活,她要的是唯一,就只是唯一。也就因为这样,她看到你就会想起你的父亲,才会将你抛下,才会只是对你愧疚。”
      
      “真的,这么些年来每次你的父亲都会夜半醒来,看着你的母亲的照片发呆,时间有时候会很久,我每次都会装作不知道。因为生活,有时候是不可以纠结和质疑的。它会让你不停的失望,逐渐让你变得不再是你自己。”
      
      余思纯有些惊讶,还有些呆愣,想了片刻,笑了笑,点了点头,“许姨,谢谢你。”又问道:“那后来呢?”
      
      “后来经过两年的争吵,你的父亲决定放手,于是他们离婚了,我么,呵,母凭子贵,就是现在这样。”
      
      许依依笑着,可笑着笑着就有眼泪从眼眶涌出,余思纯掏出手帕帮她擦眼泪。
      
      “你的父亲有很多情人,很多,一直都没有间断过,可他还是爱着你的母亲。他对我也挺好的,夫妻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一点感情都没有呢,只是他的爱,早就给了你的母亲,再不能多余一丁点来分给我了。”
      
      许依依的声音很低,语气平缓,情绪是没有多大变化,或许是早已习惯,又或许是其他什么,只是眼中不断的涌出眼泪。
      
      其实这样的感觉她早已习惯,而现在也许是真的已经不在乎,她甚至可以将之说出口。
      
      真的,其实一个人期待每次都化为失望,最终也会绝望的。
      
      到最后都会是她这个样子,没有什么可以动容,爱或不爱,这时候也没那么重要了。
      
      “阿姨……”
      
      “思纯,我没有要想你诉苦,也没有想要破坏你婚姻的幸福。我只是想要告诉你,无论什么时候,不要委屈了自己。如果真的撑不下去,你可以放弃。你还有我们可以帮你。”
      
      余思纯的手垂了下来,手上还拿着微湿的手帕,转身望向客厅中正在与余父说话的杜嘉义。
      
      ……
      
      客厅,杜嘉义的手心渗出些薄汗,显示着他内心的紧张,却还是微微笑着与余父说话,语气平缓,行止有礼,谦逊有度。
      
      “嘉义,你和思纯是怎么认识的?”
      
      余父的语气平和,与长辈和自己的晚辈说话没有什么不同,只有眼中隐隐带着审视,像是在衡量什么。
      
      “我们……”杜嘉义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将“相亲认识”这几个字说出口,微微停顿一下,像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她是我的学妹,我很喜欢她,就和她求婚了。”
      
      听见杜嘉义这样说,余父自然没有再问了,只是不说又实在觉得心理不好受。
      
      他的女儿做什么决定他不好去反对,对于杜嘉义,也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这是他的女婿,是他女儿的丈夫,他不曾参与余思纯的成长,那她的未来,他又怎么好去置喙?
      
      只要他的女儿幸福快乐就好。他是这样想的。
      
      面前的年轻人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成就算不上大,可毕竟还年轻,未来还有无限可能。
      
      再奋斗几年,未尝没有机会获得更好的地位。
      
      他的处事方式余父也有所耳闻,正直,诚信,不盲从,不浮躁,有上进心,对自己定位很明确,最重要的,是狠。
      
      更有许多他这个年龄阶段的年轻人所缺少的沉稳和心性。以上的评价都可以断定他是一个良人。
      
      他不会做出始乱终弃的事,可他真的是思纯的良人么?
      
      余父久久思索,沉默,没有什么表情。
      
      杜嘉义静静地坐在旁边,不骄不躁,也没有不耐烦。
      
      许久,听见余父苍老的声音:“你和思纯结婚多久了?”
      
      “三年。”杜嘉义回答。
      
      “三年啦,三年前思纯才二十一岁吧。”
      
      余父有些感慨,心中酸涩,他其实想象得到,思纯太寂寞了,寂寞的需要很多很多人陪着她,会结婚,或多或少也有这个原因,“思纯还是很像她啊。”
      
      余父的语气中带着缅怀,语气略显柔和,“思纯的母亲嫁给我时,才十九岁。”
      
      杜嘉义的内心不可谓不震惊,又听余父淡淡的说:“思纯是个好女孩,你也好好对她。”
      
      杜嘉义听出余父似乎在回避余思纯母亲这个话题,却还是郑重的说:“爸,我会爱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