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第五章
      
      SY与你new fly的合作敲定后,余思纯就开始忙碌起来,每天不仅要翻译书籍,还要去写字楼那边沟通关于这次广告摆设的诸多事宜。
      
      大多数情况下,杜嘉义都会陪她一起去,偶尔她也会自己过去,往往她一个人过去时都会听到很多嘲讽的话,无非是什么靠总裁上位之类的评价,她也不去理会。
      
      她其实是一个很骄傲的女孩子,还有一些矫情,也不屑去解释什么,更不屑去计较什么,所以对于她们的话,她心里也是没有多大触动的。
      
      只有不清楚自己的人才会在意别人对自己的评价,因为只能从别人的评价中找到自己的定位。
      
      余思纯不同,除了对于杜嘉义与自己的感情之外,她其实是一个很自信的女孩子,她不在乎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她的心里有一套对自己的定位方式。
      
      如同大学是许多同学都说她孤僻,不好交往。她也没有想过去改变自己,迎合别人一样。
      
      这天要拍的是一个短片,要去海滩拍,江城恰好临近海边,这个广告拍起来也方便很多。
      
      “余小姐可以往再往左边一点,对对,好没错。”摄影师一边比划着,一边提醒余思纯的站位,“咔咔”的拍好了几张之后,叫了暂停,让化妆师去补妆,自己再观看拍的定照。
      
      这些是宣传照,一定要拍的很好,才好让观众有想要看的欲望。
      
      何明朗是近几年才出头的一个摄影师,他拍摄的图片大多与风景为主,这次拍摄人物,他坦言自己也是压力很大的。
      
      许多职业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一个人在做自己的职业,这是并且全身心投入的时候,表情都会变得很严肃,如同余思纯在翻阅书籍,又如同和明朗在拍摄。
      
      何明朗的脾气还算好,40几岁的年纪,亡妻,有一个女儿,她的女儿和他不是很像,大概是被从小捧惯了的缘故,和余思纯相处起来总是姿态很傲慢。
      
      与余思纯的性格不同。
      
      这个女孩的蛮横是让人不喜的,还小的时候还可以当做是个孩子的娇气,毕竟是个女孩子,娇贵一点也没什么,可是都已经十七八岁了,还是这个样子,就真的不是很美好了。
      
      当然,就只是这个原因还不足以让余思纯对她产生恶感,还有一个原因,这个女孩总是在杜嘉义过来看她时,若有似无的往杜嘉义身边凑。
      
      “开始了开始了,田姐帮余小姐把头发固定好准备开始了。”助理小李跑过来叫到。
      
      “马上就好了”,田姐将与四成的马尾略微弄的蓬松一些,看了看感觉差不多了就对余思纯说:“好了。”
      
      “谢谢。”余思纯对着田姐微微笑了一下,就向拍摄区走去。
      
      这次拍摄的广告,是需要余思纯穿着婚纱奔跑在预定的位置之后,将手中的捧花扔出去,之后将自己的手展现出来,只拍侧颜,恰好可以看到她挽起头发后,小巧的耳朵上的耳环,再加上头上的公主冠,显得她整个人都梦幻起来。
      
      因为她的手上戴的是new fly和SY合作的系列产品。然后戒指会和她的耳环一起。
      
      展示在屏幕上面就是这个主题的目的了。
      
      因为婚纱是抹胸,所以里面只是贴了两个乳-贴,衣服又比较紧,从后面可以看到她精致的蝴蝶骨以及性感的锁骨上因为捧花扔出去而落下来的花瓣。
      
      何明朗紧紧的盯着摄影机,因为余思纯刻意放慢的动作而心紧绷着,直到余思纯动作停下来,何明朗暂停摄影机。
      
      接下来工作人员的表情也都松懈下来,田姐和化妆师过来帮余思纯卸妆,简单的搭起的摄影棚的化妆间,田姐对余思纯还是很喜欢的。
      
      女孩子不张扬,不做作,这样的性格就很好。
      
      化妆师熟练地帮余思纯卸妆,他对余思纯很好奇,但能走到这个位置的人都是人精,只听到那些人的议论,却也不会妄加的断论。
      
      何况看余思纯的感觉,也不太像是会做别人情妇的人,毕竟......那么孤僻。
      
      连人际交往关系都没有,怎么可能勾-搭上别人?
      
      收工没多长时间,杜嘉义也过来了,小刘帮他把车门打开,他今天穿了helerand定制款西装,袖扣是上次她去松城帮他带的,领带是今年atirsanding的系列款,一副精英的样子。
      
      倒是让人想起男人的最高境界——衣冠禽兽,斯文败类。
      
      余思纯看着杜嘉义走进来,也没有要动的意思,化妆师一直帮她卸妆,早已等候在一旁的何明朗的女儿何瑶走过去和他搭话。
      
      “杜哥哥,今天你过来的好早呀,工作是不是很辛苦?一块儿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吧。”
      
      “我过来接思思。”杜嘉义不太想和何瑶说话,只是何明朗毕竟和他关系还好,面子总是要给的,也不好不理。
      
      “我们可以一起去呀,把余小姐叫上。”
      
      这孩子究竟是听不懂人话还是怎样,他的意思已经表达的那么明显了就像没听见一样,反而反客为主了,真是。
      
      杜嘉义皱了皱眉,也想着她还是个孩子,就又解释了一遍,“我和思思一块儿出去吃。”
      
      余思纯很少和这边的工作人员一起吃盒饭,一来没必要,二来,杜嘉义每天都会来接她,所以也没有机会一起。
      
      “好了,走吧。”余思纯恰好卸完妆走过来,对杜嘉义说。
      
      她穿着今天早上出来时穿的米黄色长裙,模样娇娇俏俏的。头发也松散的披散了下来,倒是显得十分文静。
      
      她就只有二十四岁。这样看起来,倒是挺像一个邻家小妹妹。
      
      “嗯,好。”杜嘉义牵起她的手,向车边走去。
      
      后面的何遥看着他们相携而去的背影脸色有些难看,转头又看到两个女生在说笑,一时气愤,吼道:“笑什么笑,还不快去收拾东西。”
      
      =====
      
      广告拍摄的事情告一段落,余思纯就清闲了不少,每天在家里拨弄拨弄花草,翻译书籍,便只有给杜嘉义送饭,这一件事情可做了。
      
      杜嘉义将关于这次合作的广告宣传片给杰克约定好,在这款产品上市之后就去庆功。然后开车带着你是种回到了家里,此时已是下午三点。
      
      时间尚早,但是想着最近总是这么忙,偶尔偷个闲也没什么。
      
      家中很安静。这套公寓是他们结婚之后买的,装修很简单,黑白灰三种主色,也没什么特别的东西。
      
      余思纯也并不热衷买一些情侣用品,所以很多东西他们都是有明确的界限的,例如水杯。
      
      杜嘉义本以为余思纯出门去了,平常回到家可以看到她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等他回家。
      
      今天却没有,他走到书房才发现都余思纯真趴在书桌上睡觉。
      
      杜嘉义有些意外,平常余思纯都是不进书房的,所以书房里大部分都是他的东西,他走近看到她左手是一本安意如的书,右手边是用德语翻译好的句子。
      
      手稿上许多的涂改,最醒目的是她特意用红笔标出来的一段话,大意是——
      
      “爱情的真相,不过是如果不是灵魂相契的伴侣,所谓的恩爱,不过是男女之间敷衍互酬的成熟演技,懒得折腾再换,因为适宜而迁就相处形成习惯,只要有心隐匿,外人根本无从得知真相。世人多半如此,极少的一部分又不知从何寻觅。”
      
      再往下看是一段中文写下来的话——
      
      “不相爱的人也可以相处安宁,在别人看起来温存默契,胜过许多要死要活要分要合的激情爱侣。”
      
      他的眸深了深,看着余思纯恬静的睡眼,又不知在想些什么。
      
      半响之后,他抬起头看到窗外高耸的楼层,光透过窗子洒进来,洒在书桌上将余思纯的睡颜照出斑纹,她的睫毛颤了颤,杜嘉义以为她要醒过来,等了一会儿发现她又归于安静。
      
      “思思......”
      
      杜嘉义的唇微起,却只是喃喃这两个字,也实在不知道怎么说或者要说什么。
      
      他笑了笑,伸手将于思纯垂在耳边的发丝拨至耳后,指尖划过她红润的唇瓣。
      
      又移至眉间,“你爱我吗?”
      
      问过之后又笑了一下,这是他第二次问余思纯这个问题。
      
      第一次问她,她还只是一个与他相亲认识不久的女孩子,现在她已是他的妻子,他们的生活平静而安宁,他很享受这样的生活,也很喜欢这样的她。
      
      至于爱,爱吗?
      
      他不知道。
      
      他们之间的爱还没有发展,就先一步转化成了亲情,在一起生活的默契,偶尔情浓时的温存。
      
      他看出她对他的情意,夫妻有这样的情谊,或者没有又有什么关系?
      
      他会关心她,会对她好,会满足她的要求。她是他的妻子。
      
      于他来说,这份爱重已是极限,情不必太浓,他们的感情也就这样浅浅淡淡的就很好,一辈子也就这样浅浅淡淡的过来,这样也是很好。
      
      没有什么需要伤心动肺的深情分合,也不需要很多夫妻关于柴米油盐一辈子的纠缠怨憎。
      
      她仍是他最初见到的模样,不需要刻意迎合他而表现出的顺从,偶尔心生不满,却仍只是紧皱眉头,欣喜时便会显现而出惑人的温柔。
      
      看吧,他其实还是很了解她的,他很喜欢这样的她,是真的很喜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