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第二章
      
      落荒而逃,不知道为什么余思纯忽然想到了这个词。
      
      摇了摇头将自己的想法清除干净,走到沙发旁边将杜嘉义的鞋脱下,找了一个薄被盖在了他身上。
      
      想着他喝了不少酒,打算去厨房煮些醒酒汤,起身时却被他拉住了右手,他的声音有些飘渺,带着醉意,“思思,你看我就要成功了......”
      
      余思纯低着头,半响后抬起,笑了笑,笑容有些惨淡。
      
      “思思,很快的......”
      
      余思纯很想大声喊叫,让他闭嘴,让他不要再叫“思思”。
      
      可是她没有,甚至她已经没有资格质问,在她开始卑微的爱他的时候,这资格就早已不属于她。
      
      所以她只是静默了片刻之后,将他的手拨了下去,径直走向厨房。
      
      “思思,我娶你,会对你好的,我不会让你一直受委屈的......”
      
      走得太急太快,她差点就撞到了厨房的门。
      
      “思思......”
      
      “思思......”
      
      “思思......”
      
      她将厨房的门关上,背靠门而站,双手覆面,指缝间隐约可见泪水。
      
      嘉义,你的思思,到底是谁呢?
      
      是不是每次你叫着我的名字,看着我的面孔,眼前却是另一个人的面容?
      
      是不是......
      
      她理了理心绪,将双手摊在面前,无助的站着。
      
      真的捂不热么?
      
      真的忘不了么?
      
      那我呢?
      
      我又算什么呢?
      
      嘉义,我的父亲曾经告诉我,一个男人的心只能交出去一次。那么你呢?
      
      是不是她就是你的唯一一次?
      
      而我,却是将就都不算。
      
      站了许久,久到余思纯的腿开始发麻,她才不再发呆,开始收拾心情做醒酒汤。
      
      醒酒汤很好做,也很快,她将醒酒汤盛了一碗端到客厅,杜嘉义仍睡着,却不再如之前那样呓语。
      
      她走到他身边,轻轻推了推他:“嘉义,嘉义,醒来喝醒酒汤,这样睡着明天会头痛的。”
      
      “嗯......嘶......思思?”
      
      “嗯,醒来把醒酒汤喝了吧,我去帮你放水,你喝完之后把衣服换一下,脏衣服放在衣篓里,我明天洗。”
      
      余思纯是背对着杜嘉义说的,说完之后就走进了浴室,也没等杜嘉义的回答。
      
      杜嘉义从浴室走出来后就看到余思纯背对着他而睡,在他记忆中,鲜少见到余思纯这个样子,也许是因为今天回来得有些晚。
      
      也难为她等他,这么晚还没有睡觉。昨晚就见到她没睡好的样子,今天又要因为他睡不好觉,他的心中浮现出些愧疚,用毛巾将头发擦了半干,没有用吹风机,害怕声音太大会吵到她。
      
      余思纯是没有睡着的,她坐了起来,跪走在杜嘉义身边,又跪坐在他身边,伸手抽走了他手中的毛巾,下床去洗了毛巾后挂起,又将吹风机拿进来为他吹头发。她的动作轻柔而仔细,杜嘉义因她此时温顺的模样软了心。
      
      他开口:“域甲的股份是今天交易,三天前约好要今天签合同。我以后会尽量早些回来,别生气了,嗯?”
      
      他的语气有些生硬,显然不习惯这样的解释,可他又很懂她的心,只是这样迷蒙的姿态就已经让她足够不忍心。
      
      她会这样爱上这个男人不是没有理由的。想着,她又笑了笑,“我没有生气,也没有怪你,我只是最近有些心情不好。”
      
      她没有生气,只是有些窒息。
      如同浸了水的棉被捂在身上。
      
      杜嘉义揽住她的腰,打算吻她,却被她躲开,甚至被他触碰的身体也有些僵硬。
      
      这一瞬间空气都好像停滞了一样,静默了片刻后,她开口道:“对不起,我有些不舒服。”
      
      顿了顿,又说,“头发干了,早点睡吧,你明天还要上班。”
      
      “等一会儿”,杜嘉义将她抱着倒在床上,他今天本就喝了不少酒,性致正好,何况还吃了不少海鲜。
      
      余思纯听到他有些粗重的喘息声,脸上染上了好看的绯色。
      
      过了一会儿之后,杜嘉义放开她,开口,“好了,你早点休息吧,我去客卧睡。”
      
      “嗯。”
      
      余思纯知道,杜嘉义不在这里睡是因为他怕自己会忍不住,他向来是这样体贴的一个人。
      
      夜格外地静谧,余思纯躺在床上,她没想到那场梦会对她有这么大的影响,早上的僵硬可以当做是一时恢复不过来,而刚才的僵硬和下意识的闪躲呢?
      
      她还爱他,可她已经开始排斥他的接近,怎么会这样?
      
      ------
      
      之后的两个人都没有提这件事,日子似乎就这样缓慢却一天天的过着,没什么特别的变化。
      
      余思纯已经开始着手翻译一些德语书籍寄到出版社,她本就有一定的德语基础,复习一段时间之后很快就熟悉了。
      
      编辑对她翻译的作品很满意,有意让她转行,或者长期发展。而她只是说看缘分。
      
      可缘分这个东西呢,向来是不可捉摸的。所以编辑也就是笑了笑,没有再追问。
      
      她没有给确定的答复,她太明白轻易许诺的后果,所以没有一定的保障的前提下,她不会轻易对人许诺。
      
      她从不失信于人,只要答应了的事,再难她也会努力去做到。
      
      ------
      
      杜嘉义最近要出差,诺大的家里只有她一个人,想了想,她决定去余家看一下。
      
      她的父母在她十岁的时候就离婚了,如今各组家庭,也都拥有了各自的孩子,这样一来,好像也只有她是多余的。
      
      她已经有很久没有回余家了,因为没人居住,家具已经有些落灰,她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打扫,这个家,从始至终也就只有她一个人而已。
      
      小时候父亲工作忙,母亲很多时候也都和父亲一起,只是偶尔会寄来一些礼物,华而不实,从来都不是她喜欢的,她想要的,其实只是他们一家人可以坐下来一起吃一次饭,安静的,没有争吵的,吃一顿饭。
      
      “铃铃铃——”
      
      “喂,你好,哪位?”余思纯刚从超市回来,正在将这些菜放进冰箱,听到电话铃响,也没有看是谁,就将自己手中的东西放下,去接电话。
      
      “思思,你在哪里?”
      
      电话里传来杜嘉义疲惫的声音,微微沙哑,余思纯几乎能想到,他现在一定会将领带松一松,侧躺在车的座椅上,左手在额头上放着。
      
      “我在余家。”
      
      “要我去接你吗?”
      
      “你过来吧,我正在做饭。”
      
      “好。”
      
      余思纯放下手机,那里显示着今天的新闻——“青年钢琴家陆丝丝于维也纳举办音乐会,取得完满成功”。
      
      维也纳么?
      
      杜嘉义好像也是去了维也纳出差呢,真的......是巧合吗?
      
      只怕她自己都不相信。
      
      杜嘉义不会再爱陆丝丝,可这并不代表他们那十几年青梅竹马的情谊就会消散,不代表杜嘉义不会像朋友那样去关心陆丝丝,同样也不代表杜嘉义不会抛下工作去维也纳听一场陆丝丝精心筹办的音乐会。
      
      她笑了笑。
      
      有些自嘲,也不知道在嘲笑些什么。
      
      ------
      
      杜嘉义来的确实很快,她刚把第一道菜端上餐桌,就听到了门铃声,便起身去开门。
      
      杜嘉义经穿了西装,不似平时那般随意。
      
      也许他真的只是去维也纳谈工作了呢。余思纯这样想。
      
      “怎么来了这边?”他将外套褪下,随口问道。
      
      “突然想起来,就过来看看。”余思纯笑笑,将最后一盘菜端上了餐桌。
      
      “嗯。”杜嘉义点了点头,想起来余思纯是看不到的,应了一声。
      
      好像突然不知道说些什么,就一直沉默着,直到她将厨房门关上后才又开始问道:“工作还顺利吗?”语气似是有些随意,又似乎是意有所指,连她自己也分不清。
      
      “还算顺利。思思,下次出差,我带你一起去。”
      
      杜家毅似乎想到了什么,清俊的面容浮现出了些许笑意。
      
      “好。”余思纯点点头,“我们吃饭吧,一会儿菜就凉了。”
      
      杜嘉义点点头,将这次出差去买的东西递给余思纯,也没有说什么送礼物什么的话,他一直都是这样,不会刻意去强调送什么,又或者怎样对她好,可是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深意十足,他每次出差都会为他带些什么,每次都不一样,好像是在刻意补偿什么,只是这样的补偿对她日渐荒芜的心来说实在聊胜于无。
      
      “这是丝丝让我代她送给你的。”
      
      余思纯抬头看过去,是一本《荒原》。
      
      是她最喜欢的一个诗人的诗集。
      
      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一种人让你不得不去喜欢她,其实你明白,你应该要讨厌她,可是她总是有那么一种魅力,让你沉迷于其中。
      
      陆丝丝就是这样的人。
      
      “陆小姐,还好吗?”余思纯将目光放到那本诗集上,问道。
      
      “她能有什么不好的呢?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也成为了世界顶级钢琴家,事业已经达到了很多人一生都无法企及的高度。她过的很好。”杜嘉义笑了笑,似乎有些意外她这样的问话。
      
      “这样吗?也许......”
      
      也许她已经开始后悔离开了呢?
      
      当然,后面这一句余思纯没有说出来。
      
      是她太过于敏感,又小肚鸡肠,总是自己恶心,就将别人想的和自己一样恶心。
      
      这样的自己,真的难以面对,太难堪了。
      
      她努力将那样的想法驱除,看着面前男人温和的笑容,也温温的笑着。
      
      “思思说什么?”杜嘉义给余思纯夹了一勺宫保鸡丁,没有听清余思纯的话,问道。
      
      余思纯低下头用筷子拨着菜里的胡萝卜,“没什么,吃完我们回家吧。”
      
      杜嘉义点点头,又问道:“不在这里住一晚吗?”
      
      “也好,天色不早了,你一会儿陪我出去买些东西吧。”余思纯抬头看着杜嘉义,回答。
      
      “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