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也无风雨
      文/春听
      
      第一章
      
      杜嘉义回到家时,房间的灯都关着。
      
      之前余思纯打电话过来说过,她今天感冒,就不去工作室给他送午饭了。
      
      他表示知道了之后又嘱咐她好好休息。想来她现在应该正在睡觉。
      
      果然在卧室里看到被子鼓起的一团,身体蜷缩着,有些无助的模样。
      
      他走到床边,伸手摸了摸余思纯的额头,没有发热,应该只是轻微感冒。
      
      余思纯只是浅眠,在他走到床边时就醒了。只是闭着眼装睡,直到他将手覆在她的额头她的睫毛颤了颤才睁开了眼。
      
      “你回来啦”由于中午哭过而沙哑的声音还未回复,再加上刚睡醒还带着鼻音,听起来倒真像是感冒了。
      
      余思纯坐起身来,看着面前容貌清隽的男子,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保持与平时无二的语气,似乎一切都没什么改变。
      
      “嗯,吃过药了吗?”杜嘉义随口问道。
      
      “吃过了,我去帮你放洗澡水吧。”她掀开被子打算下床今天的情绪不是很稳定,她需要冷静。
      
      却被他制止了动作,“没事,你先睡吧,我洗过后到次卧去睡。”
      
      “好”
      
      ------
      
      他真的是一个很体贴的人。
      
      只是有些可惜,他不爱她。
      
      可人总是贪心的,当初杜嘉义的前女友为梦想而出国留学,杜嘉义问了三次是否真的出国而放弃这段感情,最后他的前女友还是走了,而他也在之后和她结了婚。
      
      这之间不过是三个月的时间。
      
      仍记得那天天清气朗,杜嘉义问她:“可以考虑结婚吗?”
      
      她喜欢他,甚至可以说是爱,自然回答了好。
      
      也许是回答的太过迅速又太过果断,杜嘉义愣了愣之后问她:“你爱我吗?”
      
      她回答了什么呢?哦,她说,怎么可能?
      
      不过是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合适的人,都是成年人了,哪儿来那么多情情爱爱到处宣泄的,不过感觉还是有的,毕竟是结婚,总不能找一个自已一点都不喜欢的吧。
      
      她察觉到他听到这句话之后松了口气,心沉了沉,却仍是笑着告诉自己终于可以嫁给他了,不是吗?
      
      哪怕他并不爱他,甚至可能没有喜欢。
      
      难道杜嘉义真的察觉不到她爱他吗?只是装傻罢了。
      
      -------
      
      “嗯。”余思纯没有下床,缓缓躺下后就开始装睡。她已经睡了一天了,现在只觉疲乏,却没有睡意。
      
      仔细回想自己那一场梦,梦中自己在二十八岁就出了车祸,其实是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的,但她真的累了。
      
      这段婚姻从一开始就标榜着日后会有无数的忍让与迁就,内心自卑又敏感,看到媒体写他与前女友似是而非的新闻便开始认定他会回头,出门买菜却因为精神恍惚出了车祸。
      
      冷静下来想想,杜嘉义是一个责任心很强的人,不论是工作还是家庭,只要她还是杜太太一天,他就绝不会越轨,身体的忠诚,她一直都相信。
      
      他是一个冷静自恃的人,对自己的行为约束也很强,从她和他结婚起,他就断了之前的一切。
      
      小说当中的替身妻子什么的,在现实中也许会发生,却绝不会出现在他身上。
      
      当然,这并不是说她已经对自己自信到他会爱上她这种程度,只是她了解他,因为了解,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判断。
      
      可她还是自卑,也因为自卑,所以在看到报纸上印着“SY总裁约会著名钢琴家陆丝丝,是旧爱燃情,还是新欢得心”才会情绪不稳定以至于意外。
      
      -----
      
      次日,余思纯醒来去帮杜嘉义做早餐,煎蛋,牛奶和面包,算不上特别丰盛,只是很正常的早餐。他睡醒时应该刚刚做好。
      
      杜嘉义的生物钟很准,最近因为公司上市的问题每天都很忙,却仍保持着早晨七点起床的习惯。
      
      “思思,帮我去衣柜里找一件衬衫。”
      
      “好。”
      
      他总是叫她“思思”,尤其喜欢在做一爱的时候叫,一声一声,缠绵悱恻。
      
      可她分不清他究竟是在叫“思思”还是“丝丝”,但她没有说什么,他也没在意,于是就这样叫了。
      
      结婚到今天,三年时间,他叫了三年,她应了三年。以至于她也习惯了他叫她“思思”,至于究竟是什么,谁知道呢?她也不再深究,梦里都没有,遑论现实。
      
      现在是她和杜嘉义结婚第三年,没有什么轰轰烈烈感人肺腑的先婚后爱言情剧情出现,感情融入生活,也不知有没有爱,便直接过渡到了亲情。
      
      他的工作很忙,却仍会尽量在十点钟之前回家,当年他放弃了他自己的画家梦想毅然投身商业,挥写了一部真人版创业史,到她梦中她死时,他在江城的地位已是极高。
      
      杜嘉义坐在桌子前打算吃早餐,恰好看到余思纯眼底的青影,关心的问:“昨晚没睡好么?”
      
      “做噩梦了。”
      
      她没有再说什么,安静地吃早餐,杜嘉义也没有再问。
      
      出门前余思纯帮他系领带,有发丝垂直她的脸颊,他伸手捋到耳后,感受到她的身体有短暂僵硬,似乎不太习惯此刻的亲密。
      
      他没有不满或是其他什么情绪,低头吻了吻她的眼睛,低声道,“再去睡会儿吧,今天就不要来送饭了。”
      
      “好”
      
      ------
      
      昨天晚上想了想,余思纯还是决定继续学习德语,她的父母都是外交官,平时工作很忙,忙到没有时间关心她。
      
      何况后来他们离婚了,虽然没有让她饿到冷到,可他们都已各自婚配,和他们无论哪一个生活在一起,都不自在,倒不如她一个人生活。
      
      以至于她的青春期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看人脸色,辨别他人的情绪。
      
      所以她是一个渴望温暖,渴望被爱的人。只是很意外地,爱上了一个不那么爱自己的人。
      
      按原本的轨道,她也该继承父母衣钵,成为外交官的,只是她放弃了,专心去做一个家庭主妇,梦中的一切都好像是真实存在,那股恐惧一直萦绕在她的心头,让她异常烦闷,做点什么,也总比什么都不做的好。
      
      大约十一点的时候她将单词本收起去厨房做了午饭,给杜嘉义装上了一些,剩下的都温在了锅里,等送完回来在吃。
      
      杜嘉义的公司尚在起步阶段时,需要用到钱的地方很多,她体谅他,每天都去菜市场买菜,和大爷大妈讨价还价,尽可能用最少的钱买到最新鲜的菜。
      
      到SY工作室时十二点二十分,她和前台打了招呼就坐电梯去杜嘉义的办公室。
      
      公司的人一直都以为他还是单身,他的手上没有婚戒,在结婚第二年就丢了,后来也没有再买,所以于他们而言,她大约只是杜嘉义请的保姆。
      
      “叩叩叩--”
      
      “请进”
      
      杜嘉义一边说话一边整理手上的文件,头也没抬,以为是那个送文件的员工,过了一会儿没听到声音,才缓缓抬起头,眉头皱着,不知是在思考着什么,看到余思纯后将手中的文件放下,走过去将她手中的保温桶接过。
      
      “怎么过来了?不是让你好好休息么?”
      
      “睡不着,就做了些菜给你送过来,公司的事那么忙,你会忘记吃饭。”
      
      余思纯被他拉着坐在沙发上,将保温桶中的饭打开,三菜一汤,都是他爱吃的菜色,她的厨艺很好,他很早之前就知道了。
      
      “你吃过了吗?”
      
      “吃过了。”
      
      “要不要再吃点?”
      
      “不要了,你吃吧,我先回去了,你晚上回来时将保温桶带回来就好。”
      
      余思纯抽出被他握在掌中的手,打算起身,却被他按了回去。
      
      “再在这儿陪我一会儿吧,等我吃完再走吧,好吗?”
      
      “我……好。”
      
      余思纯以为她的反常他会询问,可他没有。
      
      只有普通朋友才会保持着你不说我不问的原则的,不是吗?
      
      那杜嘉义呢?
      
      是尊重吗?
      
      杜嘉义坐在沙发上吃饭,动作优雅,速度却不算慢,余思纯并没有等很久,将保温桶收好之后,打算走出办公室,迎面撞上杜嘉义的助理,同时也是他的兄弟---乔诚。
      
      “小纯”
      
      “嗯”
      
      “不在坐会儿?”
      
      “不打扰你们工作了,我先回去了。”余思纯笑道。
      
      是了,他的兄弟朋友从来都不承认她的身份,他们会叫陆丝丝“嫂子”,却只是很客气的叫她“思纯”或“小纯”。
      
      他们结婚并没有很隆重的婚礼,只是简单的请双方的父母或是几个朋友吃了一顿饭,就连婚戒,也是在吃饭前在专卖店随意挑选的,所以才会不合尺寸,所以才会丢。
      
      “今天晚上有个很重要的应酬,可能会很晚,你不用等我了,早点休息就好。”
      
      “嗯。”
      
      -------
      
      晚上公司职员送杜嘉义回家时,他已经喝得很醉,谈成了一笔生意,一时开心,就不免喝多了些。
      
      到了公寓后,两个职员将门打开,发现公寓的灯开着,以为只是杜嘉义走时没有关灯,也没有多想,将他放到了沙发上就打算走。
      
      “不留下来喝杯水吗?”余思纯将客厅的灯打开,看到他们送杜嘉义上来,开口问道。
      
      “不了,不了”,两个职员一起说道,停了片刻又说“你和boss……”
      
      “我们住在一起。”
      
      余思纯没有说自己是他的妻子,也许潜意识她自己也不相信自己已经是他的妻子,夫妻,夫妻,太过亲密的词反而让给她觉得冷。
      
      “哦,这样啊……”一个职员点了点头,又沉默了片刻说,“那什么,我和小吴就先回家了,boss就交给你照顾了哈。”
      
      “谢谢你们送他回来,真的不用喝杯水再走么?”
      
      “不用了不用了不用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