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番外二 ...

  •   翌日。天清气朗。
      
      白纯然一起来就看到冷少绝躺在她身边,立刻把他叫醒,“你怎么睡在我旁边呀?”
      
      冷少绝刚醒来,还是不太清醒。他本就有很重的起床气,要不是知道旁边是白纯然他早就炸了,这时却也只是将白纯然搂在怀里,安抚地说:“乖,别闹。”
      
      可白美人明显不肯,硬是将冷少绝从床上拉了起来。
      
      白纯然尚且智龄不高可以谅解,可冷少绝并不是呀!
      
      别忘了像他这个风华正茂的年龄,可都是会有正常的生-理反应的!
      
      于是白美人就很荣幸的见到了冷公子xx的样子。
      
      具体情节如下——
      
      白纯然将被子掀开,就看到冷少绝下-身鼓起的一团,有些好奇,伸手戳了戳,见冷少绝没动静后,给自己壮了壮胆,又伸手抓了抓。
      
      这棍子好奇怪,为什么那哥哥还要把它带在身上……
      
      冷少绝很心水面前这个明显懵懂的女孩子,可是看着她清澈的双眸,怎么可能还有心思做这种事,他伸手手住了白纯然的眼睛,“别碰,脏。”
      
      “啊?为什么?”白纯然伸手抓住冷少绝覆在她眼前的手,有些好奇的问。
      
      “……”
      
      白小纯小时候竟然是个十问个为什么……为什么相处了这么久,他都不知道……[冷少绝奔溃脸.jpg]
      
      好吧,那现在该怎么办?
      
      以前他可以听着她的声音,看着她的照片,一个人嘿咻嘿咻的,现在他在她面前,让他真是怎么敢把这近似于原始人的疯狂欲-望放出来。
      
      “哥哥,不能看吗?”
      
      冷少绝无奈,“阿纯想看么?”
      
      白纯然一本正经的点头,“对啊对啊,冷哥哥竟然还随身带着一个奇怪的东西。”
      
      冷少绝:“……”
      
      怎么办呀?白美人要看啊!
      
      当然不能给她看……
      
      万一她看了以后怕他怎么办?
      
      现在冷少绝的心里可谓是天人交战,一方面希望她接受自己,另一方面又怕吓到她,要知道白美人小时候就很难哄啊!!!
      
      “真的想看?”
      
      白纯然顿了顿,向给自己壮壮胆,奈何自己的胆子真心不怎么大,犹犹豫豫的说,“不然算了吧。”
      
      冷少绝笑了笑,放开了覆在白纯然眼前的手,将衣服整了整,走出了白纯然的卧室。
      
      白纯然眼巴巴看着冷少绝,还以为他会给自己看来着……
      
      结果,就看到他走出卧室,瘪了瘪嘴,有些委屈,这还是第一次冷少绝拒绝她的要求。
      
      可是他都不安慰一下自己就走了,哼,再也不要理他了。
      
      白纯然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
      
      ……
      
      门外,冷少绝刚一出去,就看到了听墙角的冷母,无奈扶额,“妈,你干嘛?”
      
      冷母立刻站起身,一本正经的肃起脸,“你昨天晚上就在这儿休息的?”
      
      冷少绝点了点头,转身欲走,却被冷母叫住,“当初你借用军-队的人救下他的时候,我就知道,肯定不只是小时候的情意,你的心思我还不知道吗?早就惦记着人白家小姑娘了,我要和你爹都给你相看着,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和那个风家的疯女人在一起。不过呀……”
      
      冷少绝越听越不对劲,打算回房间不再听冷母絮叨,刚走了几步,就被冷母拉住。
      
      冷母倒是不做长辈状了,颇为神神秘秘的问,“儿砸,你告诉妈,妈保证不说出去。你和白小纯到底办了没?”
      
      “什么办了没?”
      
      冷母郁结,怎么就养了这么个蠢儿子,着急地说:“就是那个呀,你们办了没?”
      
      “哪个呀?”冷少绝算是明白了,冷母是为了探听自己到底有没有和白纯然做[哔——]爱。
      
      我的亲娘喂!你怎么能做到这么八卦的呀!
      
      冷母给了冷少绝你懂的眼神。
      
      冷少绝:“……”
      
      他到是想啊!
      
      可是一想到白纯然的智龄只有七岁,他就有一种将小黑手伸向未成年人的感觉,虽然说看着白纯然那么清澈的眼神,内心还是有一点点的刺激,可是铺天盖地的负罪感,真的能把人逼疯啊!
      
      所以除了装傻,他还能做什么?
      
      好在冷父及时上来承担了这救火队的责任。
      
      “素馨,别问了,孩子的事就让他们自己折腾去吧。”冷父走到冷母身边,拍了拍她的肩,又转头看向冷少绝,伸腿踢了他一脚,“自己做好决定,要甩赶紧甩要上赶紧上,还要你母亲的给你操心,一点孝心都没有……”
      
      停车呀,老爸!
      
      白纯然只有几岁的智龄,你们有没有考虑过?!!!
      
      冷少绝一脸的生无可恋,又看到冷母同情的看着他,显然是知道了他想的是什么,默默的将一口急涌而出的老血吞了下去。
      
      “没事的,儿子。来日方长,来日方长……”来自冷母“善意”的安慰。
      
      去他娘的来日方长!
      
      冷少绝绕过冷母,又走进了白纯然的房间。
      
      ……
      
      说起来那天最后啊,冷少绝还是在白纯然的卧室洗了个冷水澡。
      
      看着白纯然“你怎么这样对我”的无理取闹脸,相对无言了一个上午。
      
      下午,冷少绝去了风家。
      
      话说,冷少绝第一次见到安以柔被折磨的风霜满面的脸,着实吓了一跳。
      
      这是一张怎么样的脸?皮肤因长久见不到光亮,而显现出近乎透明的白,手臂上布满了不知道多少针孔,头发剪成短发,哪有半分以前温柔可亲的样子。
      
      看见他时,似笑非笑的扯了扯嘴角,好像洞察了什么,又好像没有。
      
      虽说安以柔仍然是美的,多了些神秘,多了些沧桑,少了些娇美和张扬,还少了曾经隐藏的不是很深的傲慢。
      
      大概是人总会长大的。
      
      冷少绝对面前这个他说“我已经老了”的女人,一时竟说不出口。
      
      像是有什么东西将碎了,却终是没有。
      
      呐呐了一会儿,终究还是问出口,“知道痕殿的炼狱在哪里吗?”
      
      安以柔笑了笑,像是在想,微垂着头,倒是有几分温婉的模样,习惯性的将头发撩到耳朵后,却发现自己已经剪短了头发,放下手,端起茶几上的茶杯,抿了一口后说,“东城。23号。”
      
      “我派人去查了,并没有。”冷少绝蹙起眉头,有些不解。
      
      他并不怀疑安以柔的话。
      
      就只是有些不解。
      
      安以柔倒是有些意外,却仍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在地下。”微顿了一下,继续说:“你找到了也没用,光溯机他们也是第一次发明出来,就用阿纯做了实验,他们不知道会有什么后遗症,即使知道了也研究不出来把她恢复的方法。”
      
      冷少绝惊讶,“你知道。”
      
      安以柔顿了一下,点点头。
      
      她自然知道,也不枉她那一场大梦了。
      
      梦醒时还有几分懵懵然,却也及时反应了过来。
      
      适时正值午后茶点时刻,阳光照在茶桌上,大理石的桌面反射着光亮,将温暖也折射过来,安以柔看着竟感到几分喜意。
      
      北地这样的时刻并不多见,几多沉溺于夜晚的疯狂与爱-欲,如这样静谧的时刻,却是极为少见的。
      
      冷少绝看着她说,“你变了好多。”
      
      安以柔却轻轻笑出声,有些意外他会这样说,却有些缅怀从前的自己,“该变的。如以前一样,只是一天天的不知道在干什么,怎么还敢出来混江湖。”
      
      她的脸上带着惫懒的笑意,目光有些缥缈,不知道在想什么。
      
      距离安以柔到风家不过一个月的时间里,将gk和痕殿搅的人心晃晃,乌烟瘴气,冷少绝也是知道的。
      
      女人狠起来真真是如排山倒海般惨烈。
      
      “我也知道阿纯有你照顾,也就放心了。只是以后怕是要多麻烦你了,将记忆强行从脑海中剥离出来,到底损伤了根基,怕是神经也受到了极大程度的损坏,若是幸运的话,倒是可以活的长一些,若是……”
      
      若是什么,安以柔没有再说下去了,冷少绝也是知道的,竟有些红了眼。
      
      恰巧风尚言从堂前走来,端的是一副温润君子的样子,倒是真的让人赏心悦目。见到冷少绝和安以柔,嘴角勾起微笑。
      
      跟在他身后的,赫然是风月和南长恪。安以柔能被风尚言带出来,也是南长恪决定要放过她了。
      
      他们相识太早,也相爱太早,偏偏命运不允许,南长恪的母亲因为安父的逼迫,选择了跳楼,留下了南长恪一个人。
      
      不仅如此,南长恪的母亲死前还告诉南长恪,安父是害他们一直流落在外不能被南家找回的罪魁。
      
      而他不可以和安以柔在一起。
      
      那是他仇人的女儿。
      
      可是南长恪的母亲一定不会想到,安以柔是第一个对他那么好的人,以至于他都决定要放弃毁掉她。
      
      至于慕怀轩,还是和风乐在一起,偶尔吵吵闹闹。
      
      也许是安以柔顾及着慕怀轩的情意,终究没有下手。
      
      剩下的,就只有风馨和冷少绝了。
      
      ……
      
      “你不是说你会一直保持忠诚吗?”
      
      冷少绝看向面前对他质问的美丽的脸庞,有些无趣的笑了笑。
      
      “是。不过,不是对你。”
      
      也许是真的不想再逢场做戏,想起自己最初和他在一起,也不过是因为恼怒白纯然宁愿帮助安以柔为非作歹,也不愿意和他一起静观其变。后来又想从风馨手里得到可以让白纯然恢复记忆的工具。
      
      如今既然没有办法,那风馨还有什么必要出现在他面前?
      
      到底是个有手段的女人,他不过是稍不留神,白纯然就跌在了她的手里。
      
      悔恨已经没有用了,而自己隐忍的怒火,自然该有人来承受才是,哪有让他一个人憋屈的道理。
      
      冷大少不爽了,那整个京城自然该有无以计数的人来承受这些怒火的。
      
      而风馨这个罪魁祸首,哦不,罪魁祸首该是他的,只是风馨,她不会好过了。
      
      “呵,白纯然竟然有那么大的威力,让你不惜牺牲色相取悦我!”风馨突然大笑起来。
      
      冷少绝并没有被激怒,看着她那疯狂的面容,也并没有什么反常,轻笑了一声,道:“取悦这个字用的不好,毕竟每次取悦你的人都不是我。和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上床的怎么样?可还满意?”
      
      “你……”
      
      风馨忽然想起自己找到白云轩时,他还是一个为了残羹剩饭和其他乞丐打架的清秀少年,如今如今却也长大了,不再像之前一样,已经可以保护她了。
      
      她闭了闭眼,有些疲倦涌上心头,她以为那些感觉会淡,却没想到却愈长愈烈了,到底还是她害了他,将他从原本的世界带出来,却又引入了另一个深渊。
      
      难怪每次她在梦中总是看到他。原来,原来这竟然是真的……
      
      这么些年来,对白云轩的感情真的很复杂,似姐弟,似朋友,似情人……
      
      也许连她也分不清到底是什么了。
      
      风馨想着,忽然闭眼晕了过去。
      
      恍惚中好像听到冷少绝和白云轩的声音。
      
      “你真的给她吃了忘忧?”
      
      “嗯,我会带她走。不再理会京城的事情,你好自为之。”
      
      “保重。”
      
      “不见。”
      
      ……
      
      再回冷宅的路上,冷少绝边走边想,没想到白云轩竟然这么狠,宁愿让风馨忘掉所有从前的记忆也要和他在一起,倒真是情深的很。
      
      夕阳西下,余晖落在那向他跑来的女子身上,像是镀了一层金似的,竟让他也恍惚了一下,听她娇娇的唤自己道:“阿鹿哥哥——”
      
      ——完——
      
      初稿完成于2018.3.17
      
      修改完成于2019.3.2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