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番外一 ...

  •   我忘记时间
      
      忘记过往
      
      忘记所有阻止我们在一起的原因
      
      只为这一刻,可以与你紧紧相拥
      
      ——阿鹿赠阿纯
      
      京城冷宅
      
      花园中,一个长相十分精致的女孩正在扒着地上的土,要将面前那一株牡丹挖出来,挖到一半时,听到后面传来声音,“你在干什么?”
      
      女孩一紧张,把手中的小铲子扔在了地上,转回头看见小男孩后,庆幸的拍了拍胸口,想到自己刚刚被他吓得差点把那个花折了,瞬间又板起脸来,说:“你干嘛要站在我身后吓人,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么?”
      
      男孩有些无措地说:“对…对不起。”
      
      女孩头仰的高高的,像是这样会掩饰她的心虚。双手叉腰,丝毫不顾及自己手上的土会弄脏自己今天为来冷家而换上的最喜欢的裙子,狐假虎威的说:“我可是这家主人请来的客人,你怎么能在这儿?”
      
      目光审视了冷少绝一会儿,气势稍稍降了一些,“今天的事,你就当没看见知道了吗?”
      
      男孩笑了笑,立刻点起了头,“嗯嗯,我肯定不会说出去的。”
      
      接着又问道,“那你能告诉我你在干什么么?我可以帮你的。”
      
      女孩犹豫了一下,想道,正好,让他和我一起,妈妈就不会只骂我一个了,于是清了清嗓子,说道:“我要这朵花,把它种到我的房间里。”
      
      男孩愣了一下,这可是妈妈最喜欢的姚黄……可是这个漂亮的女孩子好像很想要啊……
      
      算了,还是给她吧,她这么漂亮,还没有像妈妈一样把我当成女孩子,就决定喜欢她了!
      
      于是男孩犹豫了一下就很开心的点头,“那我们一起吧,我之前一直都有帮徐爷爷照顾花园里的花,我可以把它完整的挖出来,你如果损伤了它的根,它会死的。”
      
      女孩想了一下,没有想明白他在说什么,可是他看起来很有经验的样子,于是点了点头,“好呀,一起!”
      
      两个人挖了一会儿之后,女孩问男孩:“你叫什么名字啊?”
      
      男孩想了一下,觉得自己吧名字说出来,那她不就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就说,“我也不知道,你帮我取一个名字吧。”
      
      女孩略微鄙视的看了他一眼,真是的,她都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怎么这个男孩子还不知道。
      
      看到男孩有些尴尬的表情之后,略微克制了一下,说道:“那你就叫阿鹿,我叫阿纯。阿鹿和阿纯。”
      
      男孩一听,这个名字真好听,完美的把自己有名字这件事情选择性忘记,立刻表态,“嗯,阿鹿和阿纯是最好的朋友。”
      
      女孩撅了噘嘴,有些不服,“我们才认识一天,怎么就是最好的朋友了?”
      
      男孩说:“我爸爸说,有些人,相处很久还是陌生人,有些人,一见如故。”
      
      女孩想了想,没想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听起来很有道理的样子,不过还是不能输气势,装作知道的样子点了点头,“好吧,阿鹿和阿纯是永远最好的朋友!阿鹿和阿纯要一直在一起。”
      
      男孩想了一下,摇了摇头,“不可以,我以后要娶我喜欢的女孩子,不能和你在一起。”
      
      女孩说:“为什么?难道比不喜欢我吗?你怎么可以这样?”
      
      男孩有些惶恐,“不,不是的。我很喜欢你,可是你不一定喜欢我啊!”
      
      女孩哼了一声,“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喜欢你啦!”
      
      她将手指举起,比划了一下。
      
      “好啊!那我们以后就一直在一起!”
      
      女孩点头。
      
      午后的阳光照在两个小孩的脸上,煜煜生辉,似是要刺伤谁的眼。
      
      ……
      
      ——你为什么要挖这棵花啊?
      
      ——因为它是最漂亮的花,而我是最漂亮的女孩子,自然只有最漂亮的花才能配得上最漂亮的女孩子啊!
      
      ——自然只有最漂亮的花才能配的上最漂亮的女孩子啊!
      
      冷少绝将脑海中的回忆挥去,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到这些。也许是最近见到了被折磨的骨瘦如柴的安以柔又一次出现在风家,竟然勾起了他对以往的回忆。
      
      那些回忆啊……
      
      “叩叩叩——”
      
      “请进”,冷少绝放下手中的文件,抬头看向走过来的风馨,“你来了啊。”伸手捏了捏眉心,颇为疲惫的样子。
      
      风馨看到,有些心疼,走到他身后伸手去揉他的太阳穴帮他缓解疲劳,“不用这样的。”冷少绝将她的手拿了下来,说:“没事。”
      
      “父亲将安以柔带回家,你怎么看?”
      
      “能怎么看?”冷少绝瞥了一眼风馨,语气不太好。
      
      风馨皱眉有明显的不满。她知道冷少绝为什么和她虚以委蛇,只是那又怎么样?
      
      她还不是一样可以待在他身边,这没有什么。
      
      她不满足冷少绝的敷衍,却也没有说什么,径直走到冷少绝的怀里,说:“今天……”
      
      冷少绝看着风馨吻上自己,也不拒绝,论起调情,他的手段从来不差,可是现在,能让他!费尽心思去取悦的人,已经不那么需要他了……
      
      “少绝……”
      
      风馨察觉到他的失神,拉了一下他的衣领。
      
      冷少绝脑海中却突然出现白纯然的脸,怔了怔,推开了风馨挑-逗的手,“今天要回家。”
      
      这个家自然说的不是风家,风馨很清楚。
      
      她有些难堪,却还是忍住没有生气,“是我太惶恐,少绝,你真的想过和我结婚吗?”
      
      冷少绝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
      
      离安,白,林三家落败,已经有五年的时间,五年前,风馨三人的报复,最惨的就应该是安以柔了,被迫在夜妆里曲艺讨好,被迫染上毒-品……
      
      林清悠和林家父母都去了国外,而白纯然,被痕殿的机械技术及人脑研究人员当做实验小白鼠,尝试使用了最新发明的产品,洗去了2/3的记忆,却被人救走,至今下落不明。
      
      安以柔打听过一段时间,却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有得到。
      
      事实上,这位下落不明的美人,现在在冷宅。
      
      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白纯然呆在冷家,是谁也想不到的。
      
      冷少绝走进家,佣人已经先一步将换下的衣物收走,他一路前进,到楼梯口是看见了林妈。
      
      林妈是冷家的老佣人了,在冷家父母年轻的时候就在冷家,他停步,微低头表示尊重,问:“她最近还好么?”
      
      为了避嫌,他已经很久没有回到这里了,经常都是去离公司近的公寓去住。
      
      林妈也是个稳妥人,知道他问的是睡,立刻回答:“小姐最近都很乖,也没有犯病。”
      
      自从洗去了记忆后,白纯然经常出现头疼的状况,即使吃止痛药都不管用,每次都让他心揪不已。
      
      冷少绝心微微松了些,轻“嗯”了一声,又问:“爸妈呢?”
      
      “老爷和夫人上午出去了,没说是要做什么,但是应该一会就回来了。”
      
      冷少绝点点头,“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我去看看她。”
      
      林妈点头表示知道了后转身走进厨房,准备今晚的餐食。
      
      ……
      
      白纯然被带到冷家,是以冷家失踪多年的小小姐身份进入的,有对外宣称他被人带走后受到了创伤,所以谢绝了所有拜访的客人,就连风馨也没有来见过。
      
      冷少绝走到门口站定,敲了三下,过了三秒,又敲了四下,又过了三秒,敲了五下后,门被打开,从门缝中探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又伸出一只手把你稍觉拉进卧室。
      
      这是冷少绝和如今的白纯然的暗号。
      
      冷少绝看到把头发弄的乱糟糟的白纯然,有些好笑的问道:“阿纯,你怎么把头发弄成这个样子了?”
      
      白纯然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将本就乱糟糟的脑袋抓的更乱,有些气愤的说:“我也不知道,它不听我的话,总是跑,还不让我把它扎起来,太过分了!”
      
      看着白纯然一脸的气愤,冷少绝笑了笑说,“嗯,是太过分了。阿纯这么可爱,它竟然不听阿纯的话,让阿纯把它扎起来。不然,我帮你把它剪掉好了。”
      
      “才不要,虽然……虽然它是很坏啦,但是我会原谅它的,你不要把它剪掉,它以后一定会听话的!”白纯然立刻护犊的抱住了自己的头,微微抬起头看冷少绝的表情,待看到他一脸笑意之后,才终于松了一口气,把手从头上拿了下来。
      
      冷少绝看着她澄澈的双眼,心立刻软了下来,连说话的语气都又柔软了几分,“那哥哥帮你把它扎起来吧。”
      
      “耶!好呀好呀”,白纯然伸手抱住冷少绝的脖子,像个树袋熊一样趴在他的身上,在他的脸上涂口水。
      
      冷少绝一手扶住白纯然的身体,另一只手摸了摸白纯然的头发,宠溺的看着她笑。
      
      这时的他早已不是同兰的冰山王子,也不是公司的冷面总裁,竟然有了几分冰山融化的感觉,就连冷家父母都未曾为见过他这么温柔的样子。
      
      他扎头发的手艺还是为了给白纯然梳头发才训练出来的,本以为不会再用到。
      
      还好,她最后还是在他身边,有他照顾,被他所保护。
      
      白纯然将一个水晶的蝴蝶结发夹拿出来递给冷少绝 ,“我要这个。”
      
      冷少绝看到,怔了怔,问:“你哪里来的?”
      
      白纯然看到他的表情不对,就将发夹收在怀里说,“这是阿鹿哥哥给我的,我一直都待在身上呢!”
      
      “是吗?”
      
      “当然啦!阿鹿哥哥可好了,而且阿鹿哥哥是一个超级厉害的人,虽然……虽然他现在是没有你厉害,但是他以后一定会比你还要厉害的。”白纯然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明显这位阿鹿哥哥在她心中的地位不低。
      
      “哦,那你的阿鹿哥哥真的有那么厉害吗?”
      
      “当然啦,冷哥哥你不认识他,下次我可以介绍你们认识的。”白纯然说着又有些沮丧地低下了头,接着像是想到了什么,带着些期待的说,“虽然我爸爸和妈妈把我寄养在你家里,我还没有办法见到阿鹿哥哥,但是阿鹿哥哥一定来可以来找我的。”
      
      冷少绝笑了笑,接过水晶发夹,帮她把头发固定好,说道:“好,知道了。你的阿鹿哥哥对你很重要。”
      
      白纯然转过头严肃起来,虽然她现在的智龄停留在六七岁的样子,但板起脸还是颇有几分气势的。
      
      她很慎重的对冷少绝说:“冷哥哥,虽然你对我很好,但我最喜欢的还是阿鹿哥哥,我以后一定一定要做阿鹿哥哥的新娘!”
      
      ……
      
      ——我以后一定一定要做阿鹿哥哥的新娘!
      
      冷少绝看着白纯然的睡颜,思绪纷飞。要有多大决心,才让她下这么慎重的决定。
      
      白天的情景还回放在他的脑海,倒像是在提醒着她什么。他叹了口气,将白纯然露在外面的胳膊放进被子里。
      
      阿纯啊,我该到哪里去给你找一个阿鹿哥哥给你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