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楔子下篇 ...

  •   楔子下篇
      楔子下篇、三生三世之桔梗
      
      --桔梗,花语意谓忠贞,永恆的爱--
      
      青瓷,中华文化的代表瓷,生于高岭却发扬于天下,注重釉色质感且不饰以绘、书,是一种一眼就能看透,但不深入了解便无法了解其对颜色追求的生命力的一种臻品。
      
      有的人,就像青瓷高洁、神祕,也像桔梗一样忠贞、不变。
      
      明长官很喜欢青瓷,不是青花瓷,是青瓷,有回有人想巴结送错了礼,明长官一打开看见了一只青花瓷盘,隔天,就被摆在了祕书处的隔板上,充当便条纸座,不知道的人曾赞嘆明家果然是上海商界巨擘,这么高级的瓷器居然拿来当文具使。
      
      明长官对青瓷的喜好是怎么让人知道的呢?那得由一次拍卖会时说起。
      
      那次的拍卖会,明长官看上了一只古董青瓷盘,执着到近乎疯狂的与另一位巨商竞价,这才买下那只清干隆时期的青瓷。
      
      记者当然好奇了,这个拍卖会上拍卖的都是清干隆时期的古董,干隆那是谁?要人做出瓷母--各色釉大瓶的皇帝,当代的艺术自然是华丽又炫烂的,在不识货的人眼中,青瓷的存在就显得低调朴素许多。
      
      明楼的回答也无懈可击,他说,世人仅知干隆时期的各色釉大瓶,乃是因为那是一件旷古绝今的臻品,至今仍无法复制,但却也别忘了干隆同样说过,「周尺为盈尺,宋瓷方是瓷」,可见在干隆的眼中,各色釉大瓶是他想完成的壮举,然而他心中最属意的,还是宋汝窑的青瓷。
      
      明诚在一旁,笑着看明楼胡说八道。
      
      他虽然说的有凭有据,但明诚知道,明楼会喜欢青瓷是被他影响的,跟干隆没有太大的关系。
      
      在巴黎时,明诚就曾经与明楼去看过不少中国艺术品的展览,当然,那些古董大多数是在清代的八国联军等等的战争中掠夺去的、或是为了向联强各国示好,羞辱的送出去的,但明诚不去想那其中隐含的羞辱,只想感动在不同的国度看到自己国家的文化。
      
      其中,明诚最爱青瓷,明楼曾问,为什么明诚爱青瓷,明诚说,青瓷是一种古老的瓷器,早在三国时期就已经是家喻户晓的瓷器,他喜欢青瓷上头没有一丝装饰,只用其本身的釉色、裂纹来展现其美感,是一种纯粹的美。
      
      当时的明楼还处于不敢明示爱意的阶段,只是揉了揉明诚的髮顶,说了:「就跟我家的小阿诚一样,不需要任何装饰,本身就是美好的存在。」
      
      明楼说出口就后悔了,那其中隐含了太多他想隐瞒的事,所幸明诚并没有听出来,只是红着脸笑了,不去继续明楼那个让人害羞的话题。
      
      「可是……大哥,我觉得我喜欢青瓷好像是刻在骨子里的,好像……我从上辈子就很喜欢青瓷一样。」
      
      「喔?怎么会这样想?」
      
      「我梦见过我由一个人的手中接过一只锦盒,里头就装着一只青瓷花瓶,然后我就把它放在我的书案上,没有注水、没有在里头摆上任何花朵,就是摆着,足见我有多喜爱。」
      
      「书案?这是什么年代的东西,居然用『书案』这个词?」明楼笑了笑,明诚学的是化工、是经济,可怎么说出来的话像中文文学系还是歷史系的学生。
      
      「因为梦里的我是古人呢!穿的衣服可好看了,还束着髮一脸正气,我觉得我好像看见了三十多岁的自己。」
      
      明楼初见明诚才三岁,现在的他也不过二十出头,实在很难想像他三十岁是什么模样。
      
      「知道是哪个朝代的吗?搞不好是你的前世。」明楼这句话很明显是调侃。
      
      但明诚也没计较,笑着说了:「我梦里大哥也在,不过比我年轻,只有二十多岁,披头散髮的,像是化外之人。」
      
      「你小子,想佔大哥便宜,喊大哥喊累了是吧!」
      
      「可我在梦中还是很喜欢大哥的。」
      
      明楼的心中颤了一颤,因为「喜欢」两个字,这两个字其实他从小听明诚说到大,本不该影响了心绪,只是自从知道自己的心意后,这两个字入耳,再也无法平心静气了。
      
      「喔?喜欢看我尊敬你的样子?」
      
      「不!梦中的大哥才不尊敬我呢!不过……那只青瓷花瓶,就是梦中的大哥送我的。」
      
      这小子,拐弯抹角的说他很珍惜他送的东西是吗?偏偏明楼听了还很受用。
      
      从此,明楼也喜欢青瓷,不过是为了明诚而喜欢青瓷,而那个竞标下的青瓷盘,虽然放在明家的保险库里,但它的所有人,是明诚。
      
      所以在不知情的外人眼中,就成了明长官喜欢青瓷,明长官有多爱青瓷,看他的办公室摆设就知道。
      
      明长官的办公桌旁有一扇窗,窗外的风景很好,可以俯视远处的街景,那里的阳光也很好,上午能投射进来温和的阳光,下午更不会西晒,窗边放了一只矮柜,没人敢打开过,但据说里头是一个保险箱,而保险箱的钥匙及密码,只有明长官及明祕书长有。
      
      如果换成了他人,矮柜上肯定摆满了显摆的物品,有人喜欢放西洋钟、各种西洋瓷器、有人喜欢放骨董,然而明长官什么都不摆,就只摆着一只青瓷花瓶。
      
      那只青瓷花瓶不是什么骨董,是现代仿汝窑的作品,为什么不是真的放一支骨董花瓶?
      
      因为明祕书长说:「骨董不是钱买的啊!你还拿来装水插花?」
      
      但即便如此那只青瓷花瓶也是高仿品,而且里头每三日更换新鲜的桔梗花。
      
      喔!对了!明长官也非常喜欢桔梗花,喜欢到什么程度呢?喜欢到你胆敢买了别种花想插进花瓶里,他会立刻暴怒的程度。
      
      负责每三日买新的桔梗花进办公厅的祕书,有日买错了买了洋桔梗,桔梗及洋桔梗名字虽然只差了一个字,但可是完全不同花种的两种花,明楼一看就变脸准备要把花给丢进垃圾筒里,被明诚及时拦了住。
      
      那个祕书吓得脸色发白,不是那个身处明楼祕书处本该是精英的人竟然不经吓,而是明楼的脸色真的太吓人,整个办公室好像随时会刮起飓风,把人给抛飞出去一般。
      
      明诚了解明楼的执着,他拿起花把明楼给带进了明楼办公室,关上门后看见明楼咬着牙,许久才挤出一句话:「就算是你说我也不会听,这种仿冒品别想□□的青瓷瓶。」
      
      瞧他一脸正经的说着这种羞人的话,明诚还不知道他的心思?可那个祕书背景很清白,工作能力又好,难得有一个不是眼线的祕书,明诚用得很放心,不想他被明楼给辞了。
      
      「大哥,知道洋桔梗的花语吗?」
      
      「什么?」我都快气死了你还在跟我说花语?明楼瞪了明诚一眼。
      
      「不变的爱只给你。」
      
      明楼看了明诚一眼,似是怒气稍稍少了一些:「这句话,你是替『桔梗』说的,还是替『梦中的他』说的?」
      
      「这不该是他们两个人的心声吗?还是……我梦中的他不想把不变的爱给『青瓷』?」
      
      「当然不是!」
      
      「那么……」
      
      「但不是桔梗就不是桔梗!再像也是假的!不许!」
      
      「如果我梦中的他真有其人,而且到了现代,肯定是喝过洋墨水的,桔梗,不就成了洋桔梗了吗?」欸……因为梦境而对桔梗这么执着,你也是头一个了,我的大哥,那不过是我的梦,你还真以为是前世今生吗?
      
      明楼的毛被梳顺了,好像再看那束洋桔梗也顺眼多了,也不能怪他执着,那是桔梗啊!明诚爱桔梗爱到当初选了桔梗做为「代号」,明楼怎么也想把自己当成桔梗……或是他梦中的那个人。
      
      「三天一次就是三天一次,换了花也不能变。」
      
      明楼的话说得没头没尾,明诚倒是听懂了,脸一下就炸红了,一句「没正经」就要出口,但看明楼并不是完全消了怒气,明诚无奈安抚着:「我喜欢靛色桔梗的五芒花瓣,但其实这种白底紫边的花瓣也很漂亮呢!」明诚边说边把那束洋桔梗插进了花瓶里,偷偷看了明楼一眼。
      
      接收到暗号,明诚身后的明楼这才笑了,走上前搂住了明诚,在他耳边以气音说着:「今天不许加班。」
      
      「不许加班?那订好的饭店房间怎么办?你敢在家里……上回被大姐打了一巴掌跪小祠堂还抽了一鞭还没被抽怕吗?」
      
      明楼想了想,下意识的觉得手臂又是一阵热痛,那一鞭真是……
      
      「当然得加班,我怕吵,把公事搬到饭店房间去做。」
      
      那一天,明祕书长把明长官送进办公室后很久没有出来,但祕书们全是松了口气的,尤其是那个买错花的祕书,只要能安抚好明长官,明祕书长就算一整天待在明长官办公室把所有工作全交给他们也是无妨的,只要能梳顺那头狂狮的鬃毛就好……

  • 作者有话要说:  ps.本文採取雙日一更,切莫錯過喔!
    有蟹想吃怎麼辦?主人窩裡有蟹吃,主人的窩在哪裡?點花飛雪三個字進入作者專欄就知道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