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楔子上篇 ...

  •   楔子上篇
      楔子上篇、走马上任
      
      一九三九年,上海新政府市府办公厅--
      
      新到任的明楼身兼三职,他是新政府海关总署督察长,亦是特务委员会的副主任,更是财政部经济司首席财经顾问,是个政经一把抓的顶尖人物,当他在各家报社的记者面前下了车,在闪光灯的迸裂声中走向办公厅,在所有记者的追问声中走上办公厅阶梯时,在他的身边都有一个人陪着。
      
      他是明诚,于公,他是明楼的幕僚团队祕书处的处长,人称他为明祕书长或是阿诚先生;于私,对外他的身分是明家自小收养的孩子,是明楼的管家;但对明楼个人来说,明诚是比亲人、爱人更亲密的存在,是不可分的战友、是另一个自己……
      
      明诚扶着明楼的背护着明楼往上走,戴着金边眼镜的明楼甚至只有在下车的时候挥了挥手,给了媒体记者拍照的好角度,除却这个,他从车旁一直到走进办公厅,一路上没有停留只有微笑,记者的问题全交给了明诚来代为回覆。
      
      然而明诚的回答只有两种,「这问题并非经济司的现行决策,不予回答。」但当问及现行决策时,明诚给的答案又是……「无可奉告」。
      
      完全的铜墙铁壁,需要让大众知道的,明楼办公室会举办记者会将决策公诸于世,但不需要或是不必那么早公开的,那么由明诚的口中便决计问不出什么。
      
      即便在前往办公室的短暂路程上,明诚依然抓紧时间针对当日行程或决策进行报告或覆核,还得在有人等在明楼的办公室时,先一步提醒明楼来客身分。
      
      不够重要的人,明楼无需记得他们的脸、他们的背景,这些事,是明诚需要了解,并适时给予明楼提醒的。
      
      明诚是个得力助手,大多数的事务不是明楼交办他便能处理完善,就是那些事务根本到不了明楼的面前,就已经让明诚处理得妥妥贴贴。
      
      祕书处的每一个祕书,不管是真心尽责的,还是他处安插来的眼线,都不免对明诚十分佩服,但这也给了他们一个困扰,那就是……他们除非召唤,根本进不了明楼个人的办公室、近不了明楼的身。
      
      被安排在祕书处里的美色,明楼还没看一眼,就被明诚给辞了,而且找的藉口光明正大,让人挑不出错处,所以那些女人别说爬上明楼的床,连爬上明楼的腿都有问题。
      
      新政府中不乏日裔的官员,也想过在下班后找明楼上风月场所,中国女子多娇,与唯诺的日本女子不同,风情总能吸引那些日本人流连忘返,但那样的场合明楼不是不去,就是带着一个一脸墨色的管家明诚去。
      
      想攀在明大少手臂上的风月女子,明管家是一记眼刀,想靠在明大少的怀中,却总是在碰触上的前一刻就看见眼前的胸膛换了一副,让那些女人生生止了动作。
      
      不过,没止了动作的人下场更糟,有时有些女人会来不及站好身子,就这么跌进明管家的怀里,明管家居然是一侧身,就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女人狼狈的摔到地上去。
      
      众人只看见了把明大少推开护在身后的明管家,用着没有真心实意的担忧表情微低下身子关心的询问,却没看见其实拉走对方的根本不是明管家而是明大少。
      
      明诚有时看那些女人摔得疼了,难免心中腹诽明楼几句,然后怕被看出端倪的把抓着自己手肘的明楼的手拨下,不着痕迹的安抚拍了拍他的手背,明楼的脸色才稍稍好些。
      
      长久下来,新政府办公厅的人赞明楼是正人君子,美色坐怀不为所动,还派明诚为其阻挡,却不知明楼根本不是不会动心,而是早已心有所属。
      
      走不了美色勾引,就走心,明楼办公室总会有人送些食物来,就连祕书处也被安排过长像甜美手艺绝佳的女祕书进来,各种手段尽出,想先征服明楼的胃。
      
      可是那些点心最后总会被明长官给亲自送到明祕书长的办公桌上……
      
      「阿诚,这好像是你最爱吃的,这给你吃吧!」
      
      大哥,这明明是你爱吃的,我不这么说你会将就我,我才说我想吃的。
      
      「阿诚,你最近忙了些,瘦了,多吃点。」
      
      大哥,你是想把最近扩增的腰围,落一点肉在我身上吗?
      
      「阿诚,这点心没见过,你吃吃,学会了给我做,我也想尝尝。」
      
      大哥,当你的祕书长很忙,回去还得被你……你还想怎样奴役我?
      
      但不管明诚怎么腹诽,最后那些食物都还是会进了明诚的肚子里,不为什么,因为……
      
      东西不是钱买的啊!丢了多浪费。
      
      更何况这些食物既然是送来讨好明楼的,肯定是好吃的。
      
      另一个隔间的祕书们几乎每天都可以看到这样一齣戏在明祕书长阿诚先生的办公室上演,从一开始的惊吓到后来的惊愕再到后来的见怪不怪,祕书们都习以为常了。
      
      明长官真的很疼爱这个弟弟吧!
      
      其实众人不说,都知道明祕书长很爱吃,偏又长得一副吃不胖的身材,让人很喜欢餵食,明长官好像也很爱看明祕书长吃东西,因为每当明祕书长吃着点心,吃到两颊鼓鼓的活像只松鼠时,明长官都会露出从来不曾见过的微笑,那是只有在明祕书长面前才会露出的微笑。
      
      一见到这画面,众人对明长官对明祕书长的餵食便不觉得违和了。
      
      毕竟明祕书长虽然八面玲珑,面对不同人有不同的态度、表情,但这可称之为「可爱」的表情,那可不是寻常就能见着的,明长官会喜欢看,一点都不让人意外。
      
      我们也喜欢看呢……
      
      祕书们看着明祕书长的松鼠颊,一个个笑得像痴汉一般。
      
      突来的一阵冷意,让祕书们个个打了个冷颤,他们四下望着,虽然是冬季,但外头是一抹暖阳,开着的窗并没有吹进寒风,倒是洒了满室的阳光,但为什么觉得这么冷?
      
      好像被什么吓人的玩意儿盯着一样?
      
      像蛇……像被蛇盯着一样,耳边好似还能听见吐信的嘶嘶声……
      
      祕书们立刻拉回了注意力,只敢以眼角余光望向明长官及明祕书长,两人的表情与方才无异,那怎么会觉得冷意是由那头传来的?
      
      偷偷看着明长官给明祕书长送上的一杯奶茶……
      
      祕书们又不免为送茶的人惋惜。
      
      英国进口的茶叶泡出的茶,加上香醇的鲜牛奶,这在战时是多高档的饮品啊!最后明长官一口也没喝,又送进了明祕书长的嘴里。
      
      除了那些送点心的,当然也常有人会送些新奇的饮品来,之前还有几个现在已经被辞退的祕书,想接手明祕书长的工作给明长官泡茶、泡咖啡,但最后下场当然也都没多好。
      
      明长官的喜好从没有人知道,今天咖啡、明天碧螺春,心情一好还会拉着明祕书长喝红酒、喝香槟,从来就是明长官一个眼神明祕书长就能备好,其他人从来满足不了明长官。
      
      所以,即便身为祕书处处长,明祕书长还是必须每天挽起袖子,为明长官洗杯子、泡茶泡咖啡,甚至……亲自下厨为明长官备吃的。
      
      整个新政府办公厅的人都认为这是明长官担心有人要在他的饮食中下毒。
      
      然而明楼哪里这么胆小,他只是觉得……其他的人不是泡的茶太烫、太冷、太苦、太涩,就是咖啡太酸、太甜、太稀、太浓,没有一个能合他的意。
      
      还是他的小阿诚了解他啊……
      
      所以,吃别人做的、准备的有什么意思,想吃,当然吃阿诚就好……不!说得太快了,想吃,当然吃阿诚准备的就好啊!

  • 作者有话要说:  歡迎點選作者進入作者專欄,看看「主人告示」以及支持阿雪的其他作品喔!
    目前阿雪有兩篇小說在晉江連載,每日更文,
    一日更古言--驚世公主凌燁姬
    一日更偽裝者同人--豈曰無衣,與子同袍
    請各位繼續關注阿雪喔!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