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4、第一百一十一章 ...

  •   一百一十一、突生变故,出行受阻
      
      断断续续的录音,却能把明楼及汪曼春的恩怨听个分明,想不到明楼与汪曼春看似暧昧,但明楼真正爱的人居然是他身边那个秘书长明诚。
      
      争吵之后是几声鎗响,而后除了明楼还有两男一女的声音跟明楼报告当时状况,其中一个声音还能直接喊明楼的名字,看来应与明楼关系不错,但除此之外,藤田听不出让他听这段录音的用意是什么。
      
      藤田知道有些男人不爱女人就爱男人,或许公开是丑闻,但并不是犯罪,就算是犯罪,也不归特高课管,他靠回椅背上,抬眼看着站在他桌前的妇人。
      
      「妳就是孤狼。」
      
      「是!」
      
      「妳是怎么得到这段录音的?」
      
      「汪处长出事前曾给我打过电话,说她会录下明楼的罪状,这录音是在爆炸的面粉厂里找到的。」
      
      难怪这段录音会断断续续又残缺不全,原来汪曼春除了打算用电话把现场的对话传到特高课来,还留有后手。
      
      但藤田并没有感到欣喜,反而觉得烦躁,这个汪曼春能力向来不错,怎么遇到明楼就成傻子了,一整段录音听下来,根本没有关键的内容,明楼不但没有认罪,言谈之中对明诚背叛他似乎感到很痛心,好像真不知道明诚就是抗日分子一样。
      
      「这段录音能说明什么?我并没有听到明楼认罪。」
      
      「可这段录音这说明明诚还活着。」
      
      「明诚?妳是说那个已经被处决的毒蛇?」
      
      「汪处长认为明诚只是听命办事,真正的毒蛇其实是明楼,而这段录音里喊出明楼名字的声音,就是明诚。」
      
      藤田琢磨着孤狼的用意,南田死后她依附了汪曼春而不是来找他的确够聪明,因为直到此刻藤田仍不觉得孤狼值得他重用。
      
      「妳拿这个给我听有什么目的?」
      
      「明诚还活着,就代表明楼制造了明诚被处决的假象,那么计划整个密码本事件的人就是明楼,他才是使得皇军在第三战区重大失利的罪魁祸首,藤田先生,你可以用这段录音让他伏法。」
      
      藤田脸上阴蛰的笑意让人觉得毛骨悚然,孤狼慷慨激昂的说完这段话后,却只看见藤田这样的笑容,孤狼噤了声,见藤田似乎不认同她的话。
      
      「藤田先生,我觉得您应该立即抓捕明楼。」
      
      「妳以为就凭这段语焉不详的录音就能让明楼认罪吗?他在录音里唯一承认的就只有他爱着明诚,他身为新政府官员,与一名军统特务暧昧不清的确是致命伤,可录音里也同样听得出来他一开始并不知道明诚是军统特务,这样的录音如何让他定罪,更何况,这声音你说是明诚的,而我只勉强听得出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明诚的声音我十分熟悉,绝不会错认。」
      
      「妳与明诚是什么关系,能作为证据吗?」
      
      「我伪装的身分是明家的仆人。」
      
      藤田把录音给推向了孤狼,并非他真的十分相信明楼,而是这段录音根本没有半点价值。
      
      「明诚被处决,是我下令让七十六号的梁仲春亲自执行的,妳是在质疑我?」
      
      孤狼不明白藤田怎么还像是十分相信明楼的样子,孤狼恨透了明楼,她只想看他死,她一定得说服藤田相信她。
      
      「梁仲春肯定被明楼收买了。」
      
      「在知道汪曼春越狱的原因后,我就已经调来当晚执行处决令的七十六号人员,每一个人口供一致,妳说明楼收买了梁仲春,也收买了其他每一个在场的七十六号人员?」
      
      孤狼不明白明诚怎么逃过一劫的,但她十分确定录音里的声音是明诚无误:「藤田先生……」
      
      藤田抬起手,制止了孤狼的话,语气冷淡:「就算让妳出面指证这是明诚的声音,只要明楼坚持说不是,没有明诚的声音可以作为比对,我就算怀疑也没有证据,连这一点都没想到,我对妳的能力存疑。」
      
      「藤田先生,难道就这么放过明楼吗?」
      
      「我也不是没有办法让明楼说实话……」藤田似是想到了一计:「就看妳配合得如何了。」
      
      藤田告诉了孤狼他的计划,并下令让孤狼去完成其中一环时,孤狼听了,提出了请求:「藤田先生,我请求同行。」
      
      「妳?若让妳上了专列,妳的身分就再不是绝密了。」
      
      「今天过后,明家人就要自食恶果了,我的身分在明家人之前曝光了也无妨,我希望能亲眼看见明家人的下场。」
      
      藤田实在无需让孤狼同行增加变数,但看她对明家人的恨意,藤田觉得似乎有可用之处。
      
      「好,那就去准备吧!由妳负责监视明镜。」
      
      ***
      
      出了汪曼春的事后,七十六号给明楼配了保镳,言默就被梁仲春给派到了明楼身边,言默在秘书室占了一张桌子,大大方方的就把那个日本人眼线的秘书给换下了司机的工作。
      
      而且因为言默的工作只负责保护明楼的安全,所以明楼在办公厅的时候言默可说有些无所事事,他把空闲的时间全都拿来盯着三个秘书。
      
      虽然是派来的眼线,但绝不是身手多好的特务,言默一眼看就知道,那些秘书本是来监视明楼的却反过来被监视,一个个都觉得很不舒服。
      
      「言队长……你为什么要这么看着我们?」
      
      「你们如果认真做事,会发现我看着你们吗?」
      
      秘书们面面相觑,似乎是无法反驳这句话。
      
      「再说了,抗日分子渗透的情形这么严重,我得好好的盯着你们,以免明长官的身边又出现了潜伏的抗日分子。」
      
      秘书们都是日本军部或是特高课派来的,怎么可能是抗日分子,可是这样的话又不能明说,最后只好低头乖乖做事了。
      
      此时,言默桌上的电话响了,他接起,是明楼让他过去,言默立刻前往明楼的办公室,关上门后,就看见明楼脸色沉重。
      
      「怎么了?」
      
      「刚刚有人打电话给我,电话那头的人没有开口,只播了一段录音就挂了电话。」
      
      「能直接打到你办公室的人已经不多了,又是录音……跟汪曼春有关?」
      
      「面粉厂虽然爆炸了,但很显然的录音保留了下来,里头录到阿诚的声音。」
      
      言默一听大为紧张,只有明诚的安危是他最重视的:「那就立刻转移吧!今天你就跟着诚走。」
      
      「不!」明楼一直留意着大楼外的动静,这里往下看居高临下,大楼外并没有什么异常的配置:「如果他们已经有证据了,早就直接来抓人,不会只是播放一段录音。」
      
      「录音内容是什么?」
      
      「那天我很留意没有说出不该说的,阿诚也忍着不出声,只有最后好不容易脱险后,阿诚才喊了我的名字,说了没事了可以离开了,但他接下来的话被你及于曼丽打断了,对方似乎没有听出于曼丽的声音,而且录音的质量并不好,若不是熟识阿诚的人根本听不出是他的声音。」
      
      「听出诚的声音却没听出于曼丽的声音,莫非是……」言默立刻想到了一个人,一个莫名消失的人。
      
      「是孤狼!我一直没能腾出手来处置她,倒给了她机会作乱。」
      
      「现在呢?什么都不管?」
      
      「现在走,就是我心虚了,他们四人的行程安排妥当吗?」
      
      「一切妥当。」
      
      「那我们更不该自乱阵脚,我大姊与明台、阿诚、于曼丽搭不同的班机,再加上阿诚他们三个都是用假名搭机,就算有人要查也无从查起,你让人送他们进机场后不要立刻走,确认他们上了飞机,飞机起飞了再走。」
      
      「好。」
      
      言默语音刚落,就听见了门上传来轻敲,明楼出声询问,是他的秘书回答藤田要见他,人就在门外,明楼示意了言默,言默便上前开门,把藤田给请了进来。
      
      藤田倒也适意,在会客沙发上落坐后,又等着秘书上了热茶,还好整以暇的盯了言默好一会儿。
      
      明楼看见了他的眼神,主动解释:「这是七十六号派来保护我的保镳,藤田先生知道的,出了阿诚的事又出了汪曼春的事,七十六号十分重视我的安危。」
      
      藤田不在意的笑了笑,这时候就能感觉到他的老奸巨滑:「原先明先生身边没有保镳我本来就觉得不妥,七十六号派人保护明先生也属常情。」
      
      「谢藤田先生体谅,不知……藤田先生来这一趟,是为了什么?」
      
      「没什么,正好经过新政府办公厅,顺便来跟明先生道别。」
      
      「藤田先生今天晚上即将前往南京,临行之前还特地来见明某,实在受宠若惊。」
      
      藤田淡淡一笑,没有回答这句恭维:「我听说……明家大姊今天要去苏州?」
      
      明楼适时的换上了一个悲伤的表情:「是,我家小弟病故,我大姊要带着他的骨灰到苏州老家去安置,然后便要前去香港。」
      
      「刚好,我可以捎她一程。」
      
      言默一听脸色大变,这是明摆着要挟持人质。
      
      明楼自然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他露出了没有笑意的笑容:「不用了,车票都已经买好了。」
      
      「车票我已经给她退了。」藤田看得出来明楼脸色一沉,傲慢的接着说了:「最近上海的治安真的太差了,新政府的官员一个个遇难,抗日分子都潜伏到你身边来了,明董事长是你的亲姊姊,坐客车实在太危险了,明先生,我乘坐的专列顺路押送军械,有两个班的宪兵护送,保证绝对安全,所以请不要拒绝。」
      
      明楼的脸上可没有藤田这样的笑容,退无可退,就无需再退了:「专列也不是毫无危险,藤田先生别忘了樱花号的前车之鉴。」
      
      听到樱花号,藤田的笑容也维持不住了,再出口的话就带着不容反对:「今晚十一点,我在火车站恭候,告辞。」
      
      藤田说完就走,没给明楼再反对的时间,明楼也知道反对无效,没有再多说。
      
      言默看着明楼愤怒的握起拳,他叹息:「现在怎么办?」
      
      「先是播放录音,若我有动静就以此为证据抓捕我,若我能沉住气,他也打算挟持我大姊逼我吐实,或是逼阿诚出面。」
      
      「这消息我们不说,诚不会知道。」
      
      此时,又有人敲门,言默代替明楼回答:「明长官在忙,晚些再来。」
      
      「明长官,我是朱徽茵,替梁处长送文件过来。」
      
      这是暗号,表示朱徽茵有要事要找他,明楼挥了挥手,言默明白:「进来吧!」
      
      朱徽茵一关上办公室的门回头,就看见了明楼的异状及脸色沉重的言默。
      
      「怎么了?」
      
      「藤田准备挟持明董事长去南京。」
      
      朱徽茵听了自然惊讶,但也提供了解决办法:「张处长发来消息,藤田前往南京的专列上运送了一批军械,要我们在苏州进行列车接轨行动,把这批军械运往第三战区,我们可以一并救下明董事长。」
      
      明楼直起身子,接过了朱徽茵手上的电文,这次的专列运送军械十分保密,连他都是方才才知道消息,张月印居然也收到了消息?
      
      「不,这其中有诈,藤田已经得到了汪曼春死前的录音,他这么做就是想把阿诚引出来,张处长不知道阿诚还活着,才会如此相信这个情报。」
      
      「消息来得太突然,张处长虽然不知道明诚的事但也怀疑过,所以已经让新到任的行动组去探查过了,列车正在进行安检,的确吊挂了三个车厢运送军械。」
      
      「灰狐呢?对这批军械就不心动?」
      
      明楼与朱徽茵的对话,若是使用军统的称呼,指的便是军统的命令,若是组织的称呼,指的就是组织的命令。
      
      于是,朱徽茵又拿出了另一份电文,就是来自灰狐的:「南方局指示灰狐,在到苏州之前,中途截走这批军械。」
      
      言默挑眉,本来就是一个十分不容易的工作,而且还得让明镜先上了货运车厢,明镜此行定被监视着,要将她带走怕就是困难重重。
      
      朱徽茵还有一事不知怎么开口,但明楼今晚要安排的计划太重要,得让双边都加入行动还不能暴露身分,这个变数一定得要掌握。
      
      「另外,灰狐已经同时把电文发给行动组,让黎叔全面配合了。」
      
      「妳说什么?」
      
      言默似乎还没听出异状:「让黎叔配合不是应该的吗?」
      
      「灰狐怕是知道明台没死。」朱徽茵代替明楼回答了:「灰狐一直希望能策反明台进入组织,他故意给黎叔发报,就是猜出明台诈死躲在黎叔那里,如此明台就会知道消息,不可能耐得住性子不参与这回行动,他一参与,就得回到军统,一切就会回到了原先毒蛇所担心的情况。」
      
      「灰狐知道我不可能让明台留在军统,为了保住他,我只能策反他进入组织。」
      
      「想不到死了一个王天风,这个张月印更难缠。」
      
      明楼一叹,若说王天风阴险,但至少抓准了他的路数还能反制,张月印这人智计不输王天风,有什么计划都会事先通知你,但就是让你防也防不了,只能配合。
      
      「这事明台那边是瞒不住了,也通知阿诚吧!」明楼最后下了决断。
      
      言默可不能同意,明诚的安危是他最关心的:「这事与诚无关,他还可以撤,他出现若让军统及组织的人看见了,就无可挽回了。」
      
      「到了机场没见到明台,就算阿诚想走,你认为于曼丽会走吗?」
      
      言默咬牙忍下,他知道,明楼说的是事实。
      
      「所幸当时毒蛇没有发电文给军统提报毒蝎死讯,否则此刻毒蝎定不能出现,他若出现,毒蛇定被究责。」
      
      「而我们都知道那个熊孩子不可能不闹事。」
      
      朱徽茵听了,与言默同时叹了一口气,明台虽然能力不错,但做事总是不够周延,灰狐想要明台加入,怕是有一大部份的原因是想掌控明楼。
      
      「长官,你想怎么做?」朱徽茵知道事情不能再拖了,主动询问明楼。
      
      「半路对接再救下我大姊太危险,先让黎叔的人在车站进行袭击,如果能在车站就解决了一切那是最好,如果不行……也是最好的机会安排阿诚他们三人混上火车,一方面救出大姊,一方面卸除车厢,方便对接。」

  • 作者有话要说:  歡迎點選作者名,尋找阿雪的窩共同交流喔!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