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3、第一百一十章 ...

  •   一百一十、最后一夜
      
      最后,于曼丽还是决定先与明诚一同前去法国,行李运送不易,所以明诚及于曼丽都早已把较重要的行李以货运的方式送去法国了,这段时间明堂刚好在法国办事,所以便在法国那头帮忙处理,剩下的一些简单行李,是要跟着人过去的,所以明诚及于曼丽很快的整理完毕。
      
      这一夜,就是他们在明公馆的最后一夜了,明天下午,他们就要搭着飞机前往香港转机,然后转往法国。
      
      明诚整理完行李后,在明公馆整个绕了遍,莫说明家人对这里十分有感情,他亦是,小祠堂的牌位已经送去了苏州老家,本在几十年前已分了家的明家,如今又重新归为一家。
      
      说来战争总让活着的人分离,却让死去的人团聚。
      
      明诚走下楼进房时,并没有留意房里有什么不同,今天窗外透进了月光,所以明诚没有开灯,准备就着月光走到床边,却发现窗户并没有关上。
      
      明诚有些疑惑的走到窗边,想着他什么时候把窗子打开了,他合上窗,在感觉到身后有动静的同时,立刻回身就想反击,但他的手被准确的擒住,明诚受了惊吓,感觉到眼前的黑影欺近他,他退开身子同时想反击,却忘了自己还站在窗边与入侵者之间的小小腹地里,整个人撞上了墙,他闷哼一声,感觉到入侵者用手挡住了他的后脑与墙的撞击,明诚整个人放松了下来。
      
      入侵者不会这么体贴。
      
      「明楼?」
      
      明诚的耳边只传来一声轻笑声,很熟悉,熟悉到明诚不会反抗,明楼似乎还没玩够,他单手把明诚的双手扣在他头顶墙上,接着便倾身吻住明诚,像是一个夜探姑娘家闺房的登徒子。
      
      不过……这个姑娘家其实是个公子哥罢了。
      
      春夜里寒凉,但明楼的身子很暖,他的吻来得霸道,但明诚一向承受着他的霸道,无怨无悔,明楼说过,他在他人面前可以温文尔雅、可以斯文有礼,但只有在他的面前,明楼就只是真的明楼,不是那个拘谨的学者、不是那个威严的新政府官员、更不是那个为了达成任务,可以杀人不眨眼的特务。
      
      在明楼的吻来到明诚的鬓发间时,明诚轻唤出声:「明楼,放开我的手,我想抱你。」
      
      明楼没依从他,反而又加入了一手,双手扣着明诚的双手,与他十指紧扣,用自己的身子压制住明诚的身子,更加激情的吻着他的鬓发、他的颈项、他的肩窝,明诚知道明楼是为了即将到来的分别才如此激情,他终是如了他,还回应着他的吻,啃咬着明楼的颈项、他凸出的喉结。
      
      明楼被吻得兴起,略微拉开身子凝视着明诚,此时连明诚的双眼也适应了黑暗,可以清楚的看见明楼双眸之中炽烧的渴望。
      
      「你想做什么,我都依你。」
      
      这句话像一簇火苗点燃了彼此,明楼再次吻住了明诚的唇,蛮横的攻城略地,尽情占有明诚的每一寸,明诚只是微启双唇迎进了明楼,与之激情共舞,明楼后来换了香水,明诚认得出来那是自己的味道,于是明诚也换了明楼那一种,那是他们思念彼此的方法,如今他们身上的香味一如以往的纠缠在一起,一如以往的再也分不出彼此。
      
      明楼抱着明诚往套间的里间走去,明诚得到自由的双手也改而勾住了明楼的后颈,不愿与他分开。
      
      漫长的一吻几乎夺去两人的呼吸,在明楼把明诚放在床上时才暂时停下,明楼看见了明诚眼角的湿润,知道他在感伤两人即将分离,明楼抓住明诚的手,放在唇边,轻吻一记,一边抹去他刚滑出眼角的泪水。
      
      「别哭,短暂的分别是为了我们能长久相处在一起。」
      
      明诚不想在今夜再听到一句分离,他用吻堵住了明楼的唇,主动的吻住他,明楼明白,也不再说。
      
      ***********************************
      此處有一段和諧
      ***********************************
      
      激情过后,洗浴过的两人坐在窗边的沙发上,明诚背靠在明楼的胸口,明楼点了一支烟,放进嘴里吸了一口,而后吐出白白的烟圈。
      
      这是明诚第一次看明楼抽烟:「怎么开始抽烟了?」
      
      「你不在身边,心烦。」
      
      明诚拉着明楼的手,把烟送到嘴边,也吸了一口,然后将白烟徐徐的吐在明楼嘴边:「继续用我的香水,记着我。」
      
      「你也得继续用我的。」
      
      「好。」
      
      「别被法国狐狸精勾引了。」
      
      「我不喜欢女人。」
      
      「法国公狐狸精也不行。」
      
      明诚忍俊不住,然后抬起手,让明楼看他的手指:「管他公狐狸、母狐狸,我是已婚人士了,倒是你,对外你可是鳏夫。」
      
      「戒指我不会拿下来,我也是心有所属的已婚人士。」
      
      「答应我……快点来找我。」明诚握住了明楼的手,让他紧拥着自己。
      
      明楼收紧了怀抱,应承他:「好。」

  • 作者有话要说:  他們笑著,我卻有點想哭……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