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你是谁? ...

  •   颜可可咬了一口鸡腿,咽下去后,才恍然大悟。
      
      颜可可捂嘴咳嗽,说:“我身体不好,我吃过的,容易染病,最次少不得感冒发烧。”
      
      “我妈说我小时候差点没熬过来 ,我吃过的东西能不能吃也不清楚,不过弟弟要吃,那就给弟弟吃。”
      
      颜可可把鸡腿往那边伸,二舅妈却没有接。
      
      她宝贝自己的儿子不敢冒险。
      
      颜可可装懵懂无知地说:“你怎么不要呢?我就咬了一口,没关系的。”
      
      “弟弟要吃就吃吧!”颜可可笑意盈盈地往男孩碗中放。
      
      吓得二舅妈连忙把孩子揽到一边去。
      
      “不能吃,不能吃!吃了生病会死人!”
      
      真要是染了颜可可的痨病,自己没本领把儿子送出国治病。
      二舅妈骂骂咧咧:“你可别害我儿子啊!”
      
      颜可可收回鸡腿,反问:“不是弟弟说要吃的?”
      二舅妈接不上话。
      
      老太太看二儿媳样子,哼哼几声:“杀的是老大家里的鸡,你家吃什么吃?!”
      
      二舅妈不高兴,跺跺脚,拧着身子看老太太道:“那他不也是你孙子吗?!”
      
      老太太盯着肥的跟头猪一样的男孩,尖着声音说:“老二你家都没给可可送点啥东西,现在还想抢人家鸡腿吃,还要点脸不?”
      
      二舅妈满脸阴云,强颜欢笑,也不和老太太吵,眼睛一撇颜可可,开口膈应人:“可可当姐姐的,应该的,你表弟前不久就盼着你回国,等姐姐的礼物,想了大半个月呢!”
      
      颜可可不为所动,看着二舅一家,点头嗯了一声:“原先准备好的礼物,但我不小心给碰过了,孩子金贵,这种东西就不给了,我啊,是为了弟弟好。”
      
      颜可可捂嘴轻叹气:“看刚才我这鸡腿没送出去,就知道二舅妈是明白人。”
      
      二舅妈脸色更加难看了。
      
      颜可可挑眉。
      
      而系统乐的直打滚,哈哈大笑:“可可,你可蔫坏儿了。”
      
      系统也担心:“万一刚才鸡腿真被吃了呢?男主吃啥?”
      
      颜可可神情淡然,回,那就大半夜把这位百来斤快一米五的十二岁好弟弟被子掀了,弄成感冒。
      
      第二天,她在二舅妈面前添油加醋,说有可能是传染了没救,挖坑吓哭她。
      
      系统瑟瑟发抖:“这不道德吧,而且你大半夜潜进屋子里头掀人被子,被发现了怎么办?”
      
      颜可可疑惑地问它:“你帮忙的啊。”
      
      “我是个正经系统,不干缺德事,可可,咱这思想觉悟提高了才能说感化男主啊。”
      
      颜可可蹙眉:“不能帮我忙,那我要系统做什么?我要是不救男主,我就不会回到现实世界吧,你则是监管不力,你的惩罚是什么?”
      
      “人道毁灭?”
      
      系统:……
      
      “我错了,爸爸!ORZ。”
      
      系统内心简直是日了狗,两眼泪汪汪,自己运行的代码是弘扬主旋律,如果与之背离,就会自动格式化。
      
      相当于消失。
      
      系统想和颜可可说说男主的事情,但是其他人拉着说话。
      
      尤其是颜大舅,担心地要死,连同自己的几个儿子围着颜可可说话。
      
      “可可,你刚回来,村子里头的事情不清楚,不要随便和人说话,有些人说不得话。”
      
      颜可可看着自己的舅舅:“刚才那个男人是……”
      
      颜大舅叹气,抿了一小丝米酒:“城市里来的知青,搁家住小半个月了,父母没了。”
      
      父母因什么没了,颜大舅不敢多说。
      
      “可可,龙是龙,凤是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他在村子里头老和人打架,二流子一个,你千万别和他说话。”颜大舅贴心告知。
      
      毕竟是□□……
      
      几个表哥凑过来,对唯一的小妹说:“要是被人欺负了,哥哥们给你找回场子去!”
      
      颜可可笑着点头。
      
      不过,大家都抿了一小口酒,这是老太太年轻时的陪嫁,埋树下几十年了,酒香醇厚。
      
      颜可可却觉得有些气闷,深深吸了一口气。
      
      她吃不下,给自己添饭夹菜,摆着不动说:“时差还没倒过来,我等会儿再吃。”
      
      颜可可专门留给男主的。
      
      乔叔和大家解释时差问题,老太太心疼人,直说赶紧休息。
      
      饭后,大家散了,乔叔还得赶回城里,他再三叮嘱:“要按时吃药,我答应你妈照顾你,可不能出纰漏。”
      
      “好。”
      
      颜可可脸色不大好看,她喘了口气,进了特地为自己准备的客房内。
      
      前世先天性心脏病,她喜静,如今肺结核更加要单独静养。
      
      颜可可斜躺在了炕上,一只通体雪白,气质优雅的波斯猫掉在怀中。
      
      开口:“喵喵喵~”
      
      “我是系统小白,可可你好呀~”
      
      颜可可看着那只波斯猫,抬手揉了几把,笑着,小声说:“别人会看到吗?”
      
      “一般是不能,除非我说人话被听到,程序就会默认这个人我想与之交流,这样我才会看到。”
      
      “不过,我可以搜查身边三十米的范围内的生物,评估听到的可能性。”
      
      说完之后,小白在空中拉出一张冰蓝色的显示屏,上面鲜红的十二个大字,十分突兀。
      
      “促进文明和谐,维护社会安定!”
      
      颜可可盯着那些字,缓缓说了一句,口吐芬芳:“艹。”
      
      颜可可感受着党的光辉,深深体感自己思想觉悟还不彻底,她真诚地建议系统换个人,换个人和创造末世的男主愉快的玩耍。
      
      系统是个急性子,头撞颜可可胸口:“宿主,咱俩共享心声,你能不要腹诽了吗?”
      
      颜可可扶额。
      
      她而后看向面板,主线任务已亮:“拯救男主宴商,阻止世界末日。”
      
      下面还有支线没亮,但下面有男主对全部角色的好感度。
      
      颜可可蹙眉,男主宴商→女主许妙淼,好感度:70。
      
      当然,男主对颜可可的好感度是灰线,应该是两个人还没正式认识。
      
      颜可可问系统:“宴商很喜欢女主吧,为什么不是100?”
      
      系统忽然响起警报声,小白急忙说:“男主体温已经上升到三十九度五,再不去救的话,会有麻烦的。”
      
      颜可可眉心一跳,差点忘记了,连忙翻开行李箱,找到了备用的医药箱,原文女配既然后期都可以直接参与抗体研究,按照人设,肯定会随身携带医药箱。
      
      颜可可看了看,拿出一粒退烧药,安乃近,这牌子前世,本朝已经被禁用了,因为副作用。
      
      不过按照时间点,原身会准备它其实也不奇怪。
      
      颜可可抱着猫,打开门出去,没人在。
      
      她把门轻轻掩上,和系统软磨硬泡,叫系统让自己隐身了。
      
      这么成熟的一个系统,该学会帮助宿主了。
      
      颜可可一手抱猫,一手端碗饭菜,跑到臭气熏天的牛棚中,尽管不喂养牛,但腐败潮湿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
      
      颜可可蹙眉,目光所及,牛棚的黑暗处露出男人的轮廓。
      
      对方蜷缩着,没点声音。
      
      原文中,男主父母死在牛棚里头,第二天男主起来,两个大人的身体僵直了。
      
      而当时的宴商才十五岁。
      
      他对牛棚带着对父母的最后一丝念想,但更多的是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父母的死状。
      
      而且宴商也夜盲症,牛棚没有光源,更加不合适。
      
      可没有人会关心宴商的情况,因为他成分不好,接近他会引火自焚。
      
      因为如此,女主这段时间疏远了他。
      
      颜可可想,女主态度转冷,所以宴商对其好感度只有70吗?
      
      颜可可把系统放在肩头,摸黑进入,就着一点光源,把饭端到男主面前,说:“颜家人给你的饭菜,你吃了吧。”
      
      男主动不了,似乎也听不到,他浑身一直在发抖。
      
      颜可可拿调羹一勺一勺地塞在他嘴中,人类在饥饿时追求食物的本能,让宴商将饭菜咽下去。
      
      系统可怜地说:“显示他已经两天滴水未进了。”
      
      颜可可手抖了一下,村里再苛刻,工作重工分少,但也有一口饭的。
      
      真把宴商折磨死了,他们可不敢。
      
      毕竟宴商的父母虽然成分不好,但都是参与过科研项目的知识分子。
      
      父母是不堪受辱,身体熬不住,选择服用有毒的草药自杀。
      
      颜可可蹙眉,继续喂着。
      
      幸好宴商还有一点意识。
      
      吃过饭,颜可可手拿感冒药。
      
      “这是退烧药,你吃了才有熬过今晚的可能性。”
      
      宴商还没彻底昏死过去,他感觉有人温柔地说话,像是温暖的阳光,舔过每一寸肌肤。
      
      吃药?
      
      那个女人询问,他下意识照做。
      
      宴商身子打了一个冷颤,自己不能死!吃,就算是毒药也吃!
      
      而且他总觉得这个声音的主人,不会欺骗自己。
      
      宴商把药硬生生吞咽,他入眼一片漆黑,说话有气无力,像是病人入眠前的噫语:“你……你是谁?”
      
      颜可可起身,系统面板在眼前浮现。
      
      自己的进度条还是灰线,女主的好感度却掉到了30。
      
      宴商似乎对女主心灰意冷了。
      
      颜可可再蹲下来,轻声说:“宴商,我的声音你都听不出来了吗?我是……许妙淼。我帮你这事,千万不要和任何人说,也别来问我。”
      
      

  •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疯狂求!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