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接风宴上 ...

  •   天色已暗,听到动静,颜可可下意识走快了一步,被乔叔拉住。
      
      乔叔是颜可可妈妈的朋友。
      
      “天黑了,快看不清楚了,你慢点,我拿手电筒出来给你照路。”一行人走的极慢。
      
      颜可可的六哥,颜阙六来的时候提着一盏煤油灯,光线暗淡。
      
      乔叔从背包里头掏出手电筒,把按钮往上一推,发出黄光来。
      
      “这是好东西啊。”大家指着那手电筒,艳羡地说。
      
      乔大拿没说什么,往颜可可跟前探给她照亮前路。
      
      他眉头紧促,叮嘱颜可可:“这里比不得城里,路不好走,你小心一点儿。”
      
      城里好,但颜可可住在这里方便养病。
      
      颜可可这一趟国回的不容易,就算手续都弄好了,但住城里左邻右舍说闲话,暗戳戳地举报后续也麻烦。
      
      何况颜家老太再过个把月九十大寿,小孙女回来要叫人多瞧瞧。
      
      颜可可把围巾提了提,挡住了大半张脸,踩着灯光往家里走。
      
      还没进颜家的大场院,就听见里头传来鸡飞狗跳的动静。
      
      “村长,咱先别打人啊,我留下他还不行吗?”
      
      村长叹气:“哎……”
      
      而后转笑:“这就行了啊。”
      
       村长继续说: “你家男的多,力气大,一人出一根手指头也能卸了他胳膊。颜老大,我实在没办法了,你依旧让他住你家那废弃的牛棚,别管他死活!”
      
      一声闷响,颜可可听到忍耐的痛呼声。
      
      响起细长刺耳的女声:“颜可可还没回来呢,大哥你就这么关心,还担心这个小知青玷污人,那我还有个女儿呢……”
      
      “二弟媳……”颜老大不满地说。
      
      “哼,我说的是实话!怎么你还凶……”女人一瞥眼,被男人的眼神喝住,话声音蓦地小了,嘴巴闭上。
      
      ,“唔!放开我!”一道沙哑的声音,像是在砂纸上打磨过,又如同挣扎的野兽哀嚎。
      
      “大爷的,还犟!”有人踹了一脚,骂,“你个□□还惦记着娶媳妇,别说天仙了,就是丑八怪也看不上!昏过去了?小子装昏啊,明天再找你个小右.派算账。”
      
      颜阙六跑过去,大步跨过门槛,一声喊:“爸,奶奶,可可回来了!”
      
      地上的男人趴在地上眯起眼睛,入眼满是血糊,鲜红红的一片。
      
      他在模糊中看见一道光亮划破黑暗,照亮这偌大的场院,也映衬出一道清瘦的身影。
      
      消瘦的身形,及腰的青丝,驼色围巾遮挡了大半张脸,他也看不清,只觉得眼睛清亮。
      
      身上穿着轻薄的呢子布料制作的风大衣,脚踩着一双低帮的小皮靴,和一众土灰色的棉衣棉裤显得格格不入。
      
      宴商身子滚烫,神智迷糊,落水后,发烧了……
      
      颜可可看着躺着地上的男人,眼皮子一跳,这特么这个不会就是男主吧。
      
      系统在她脑海叽叽喳喳:“可可,可可!这就是男主,他高烧三十九度。”
      
      颜可可和它精神交流:“会烧死吗?”
      
      “当然会的啊!QAQ”
      
      颜可可咬唇,嗯……
      
      男主要是挂了,就不会有末日了?颜可可:“那可真是太好了!”
      
      系统气急败坏,声音却凶不起来:“宿主,我可以感受到你心中所想,请你谨记咱们是来拯救男主的,你是社会主义接班人,弘扬主旋律,为这个世界增添一份真善美!”
      
      颜可可叹气,好像有些可惜:“骗你的。”
      
      “嘤嘤嘤,宿主你吓死我了,你太坏了,大坏蛋@*&@……。”
      
      颜可可直接屏蔽系统的哭诉,不动声色地看向男主,自己有能力救人,就不可能看着男主活生生死在自己面前。
      
      好歹是一条人命。
      
      不过男主是□□,谁敢为他说话?
      
      颜可可看着颜老大和村长把人抬走了,应该是说搬到牛棚里头,她向前跨了一步,最终还是没开口求情。
      
      空气中有淡淡的血腥味,颜可可干呕了一下。
      
      不多时,村长和颜老大笑嘻嘻地过来。
      
      “那宴商就继续放你家了,那小子我看撑不了多久。”
      
      不能打死,还不能让人病死吗?
      颜老大连忙把村长推出去:“你快点走吧。”
      
      余下的都是颜家人。
      
      颜二婶进屋扶出一个佝偻身子的老人家,拄着拐杖,眼睛不利索,但也直往颜可可身上扑:“我的小心肝啊,你妈带你出去十多年了,我总算见到你了,死了也甘心。”
      
      老太太想死了小孙女,当初出国的时候就吊着一口气了,她都以为没救回来。
      
      老太太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大家扶进去到大堂屋里。
      
      屋子里头摆着一桌子菜,老太太做上席。
      
      颜可可从小一个人生活,前世奶奶过世早,如今多了关心自己的长辈,追忆以前,眼睛有些湿润。
      
      她把行李里头准备的礼品拿出来,也不说话,乔叔说:“这是两种药酒,大的那瓶能喝,小的是攃伤口的。”
      
      老太太见到稀罕玩意,高兴的不得了。
      
      大家落座吃接风宴。
      
      大家往颜可可碗里夹菜,老太太更是把唯一的鸡腿给了她。
      
      颜可可看了看,发现没人关心宴商,嗯……
      
      先给男主准备点东西吃吧,攻心先攻胃。
      
      “你妈说你身子不好,吃,多吃点!”
      
      颜可可笑着说,眼睛弯弯:“嗯。”
      
      忽然一个小男孩喊:“妈,我也想吃鸡腿!”
      
      刚才说话尖锐的二弟媳看着颜可可,阴阳怪气急说:“我看你不吃,给我家宝儿吃吧!他十二岁正长身子!可可,你都不长高了,鸡腿拿过来给你弟弟吃了吧?”
      
      颜可可装作听不懂方言,疑惑说:“二舅妈,你对我说话吗?方言我听不懂……你说话太快了。”
      
      系统愤愤不平:“艹,这是可可你的,给她儿子做什么!不吃也可以剩给男主啊!”
      
      颜可可蹙眉,烦这些家长里短的剧情线,原文中鸡毛蒜皮事情一堆,十个极品亲戚,一砖头下去能砸死十一个。
      
      比如说这个二舅和二舅妈,重男轻女,生了三个女,一个儿子,宝贝一样宠着。
      
      已经把前两个女儿半嫁半卖出去,还有一个十四岁的小丫头坐她旁边,跟小瘦猴一样,小鸡啄米一样吃东西。
      
      女孩身量看起来还没那个十二岁的男孩子大。
      
      而她妈关心儿子,理都不理会她。
      
      颜可可不动。
      
      乔叔见颜可可这样子,解围:“可可不大听得懂,常说洋文,土话说太快,她还不怎么熟悉呐……”
      
      二舅妈见状,结结巴巴地说普通话:“我家宝儿要吃,你是姐姐让他。”
      
      颜可可一脸茫然,拿起鸡腿啃了一口,字正腔圆地说:“你在说什么?”
      
      

  • 作者有话要说:  可可,宝们~
    听我说,颜可可本身性格偏咸鱼,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能不出门就不下坑。
    怕麻烦事情,所以喜欢未雨绸缪,毒蛇,但因为咸鱼,只是偶尔会逗人玩,说一点谁都接不上的冷笑话。
    讨厌被人占便宜,嗯,所以她不咸鱼的时候,对任务还是看的很清楚的,可以手撕极品亲戚。
    外表娇弱小白莲,切开黑心莲。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