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召见 ...

  •   走进皇宫李渊苦口婆心地与李昭说着规矩,想让李昭能听进去,李昭冲着李渊道:“阿爹你就放心吧,我懂得规矩,见着陛下我也不会怕。”
      
      正是因为李昭看起来没有一点怕人的样子才让李渊担心,李渊叮嘱地道:“见了陛下一定要小心谨慎,不能冒犯陛下。”
      
      “好,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冒犯陛下。”李昭连连点头地冲李渊保证,李渊能怎么样?
      
      他不敢不带李昭进宫,叫里面的陛下点了名要见的人,李渊要是敢不带李昭进宫,他得准备把脖子洗洗干净死。
      
      李昭想到即将见到传说中的皇帝杨广,内心是激动的。
      
      自小的李昭就知道自己与旁人不同,许是投胎的时候忘记了喝孟婆汤,她记得自己上辈的经历,当知道自己是唐国公李渊的三女时,要不是李昭那会儿刚出生只是一个婴儿怕是要跳起来。
      
      李渊的第三女是谁,她再是不了解历史也听过这位传奇的公主。
      
      当然都是因为她认识一个对唐史了如指掌的人,提起这位平阳昭公主的时候不是一般的恼火。
      
      一个不逊于一母同胞兄弟的女子,可在最后却消声灭迹了,唐史中关于她的记载到了最后只有她的葬礼,一个不同于任何公主的葬礼。
      
      而那位了解唐史的人也提到了一件事,道是平阳昭公主的那位夫君,也是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的柴绍。
      
      这位驸马爷在李渊准备起兵的时候收到来信,当时夫妻都在长安,李渊的信提醒他们一道离开,可是若是夫妻二人一道走了必会引起旁人的注意,柴绍因此而纠结,还是平阳昭公主大义,让柴绍只管离开,而她留在长安,会捉住机会离开的。
      
      柴绍因此逃出洛阳,当时李昭听说只道了一句,“要是这位柴绍能与平阳昭公主一道逃出长安,别管有多难最起码不离不弃。一千个一万个理,哪怕是你的妻子所请,先逃的人总是逃了,只是证明在他的心里作为妻子的平阳公主不够重要。”
      
      话说起来是那么一个理,却也不能一概而论的对吧,怎么说也是在急要关头。
      
      然患难见人心,正是因为在紧要的关头最能看到一个人的真心或是假意。
      
      平阳昭公主那样的女人既然不比隐太子李建成差,也不比唐太宗李世民差,最后却无声无息了,不管有多少的原因,其中必有其父兄们的手笔。可惜了这样的巾帼英雄。
      
      彼时的李昭长叹一声,她现在成了叫她叹息的未来平阳昭公主,为了不被雪藏,她得现在就开始准备,绝对不能让自己陷入被动不能自主的状态。
      
      握紧了小拳头,故而打小李昭就勤奋好学上进,好在李家是世族,家底甚好,父母也是开明的人,先前作为唯一的嫡女,虽然上有年长,下有比她还小的,她也算是独一份的,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并不为过,故而李昭学得一身的好本事。
      
      昨天路见不平教训,后来的事闹得有些大,李昭却不怕大。
      
      要见杨广了,其实李家和杨家也是姻亲,李昭的祖母与大名鼎鼎的独孤皇后是亲姐妹,李渊还是杨广的表兄,李昭也得唤杨广一声表叔。
      
      只是杨广这位皇帝好奢侈,爱美色,搞得人怨沸腾,所谓的百戏场虽为彰显大隋的国力,却不知落在旁人的眼里是个笑话。
      
      连自己的百姓都没能吃饱喝足,却让人免了他国的客人的吃住,以此显大隋的富足,却不知早有聪明人看破不说破,反正占了便宜的总他们,大隋的人究竟好不好与他们有什么关系。
      
      “唐国公请。”这些年为了将来做准备,李昭学习勤奋不说,对于天下局势也是了然于胸,东都洛阳的宫殿是杨广继位后让人新修的皇宫,奢侈是真的奢侈,第一次进宫的李昭上下打量了一圈,虽然显得好奇,但也绝对不曾失礼。
      
      “莫要四下张望。”李昭在好奇地四下打量时,李渊小声地叮嘱李昭一声,想让李昭好好地走路,不要再东张西望的。
      
      “阿爹,陛下把皇宫建得那么漂亮就是让人看的,我既然进来如何能不看。”李昭笑眯眯地与李渊打趣,李渊想到李昭第一回来长安,好奇地张望也是因为没有见过,反正现在也没有到了殿前,想看就让她看吧。
      
      “阿爹,陛下是个什么样的人?”李昭注意前面引路的内侍竖起耳朵听着,上前挽过李渊的手臂笑问着,看来那位宇文将军不知说了什么叫杨广对素未谋面的她起了兴趣,竟然有意多注意她。
      
      一个认为自己很是能见得人的人,李昭倒是一点都不着急。
      
      “陛下英明神武,是大隋的皇帝,一会儿见着你就知道了。”李渊还是懂得为官之道的,哪怕面对的是亲女儿,却还是夸着杨广,只是可惜没敢多夸,怕亏心。
      
      李昭明白亲爹的想法,认真地点点头,“也对。那陛下凶吗?会不会像阿爹生气的时候一样可怕?”
      
      如此比喻叫李渊怎么来回答,幽幽地看着李昭道:“我凶过你?”
      
      “我见过阿爹凶过别人,虽然是没凶过我,却也很凶的。”李昭眨着一双丹凤眼而答之,李渊道:“陛下不是为父,不能相提并论,你见着陛下要更加恭敬,不能乱来,更不能失礼。”
      
      “听你那么一说我明白了,陛下比阿爹还要凶。”李昭装出一个凶人的样子,引得李渊没能忍住地笑了,“没点正经。”
      
      却是拿这样的女儿没办法,女儿不是儿子,学本事却学得比儿子专心,脑子也好使,还会撤娇,如何不让人疼。
      
      “唐国公请在此稍候。”内侍听了半天人家父女的对话,终于是到了正殿,叫着李渊他们在门口等着,他得进去禀告。
      
      “有劳了。”对于内侍李渊也从不得罪,要是换了从前他何需如此,可是皇帝换了人当,待遇完全不一样。而想到大隋眼下的情况,内忧外患,偏偏当皇帝的还以为国泰民安,真是让人忧心。
      
      然而有诤臣进言,杨广完全听不进去,他虽是杨广的表兄,眼下却也是一个为杨广所忌惮的臣子,他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得想想家里的人。
      
      因而李渊打定主意把李昭惹的事解决了,用最快的速度离开洛阳,他们回太原去。
      
      “唐国公,李小娘子,陛下让你们进去。”内侍去禀告很快出来,朝着李渊恭敬地有请,李渊便带着自家的闺女走了进去。
      
      里面歌舞升平,一阵玲玲的娇声传入耳中,李渊拧起了眉,李昭却是好奇地看着,据说杨广收集了天下的美女,没想到还有机会亲眼见上一见。
      
      “臣拜见陛下。”李昭好奇地想看美人,却叫亲爹拉着与上面的皇帝杨广见礼,李昭完全没看到皇帝长成什么样子,因此一顿,随之偷偷地抬起了头想看看所谓的皇帝长成什么样。
      
      没想到却叫一人挡住了视线,只见衣裳半解的人站在李昭的面前,相貌还算出众,留着胡子倒是显得老了,脸色有些发白,眼下更是黑青,显然是纵欲过度。
      
      李昭暗暗撇了撇嘴,在看到他脚上穿的靴子时可以确定以及肯定这位是后世大名鼎鼎隋炀帝杨广。
      
      在李昭打量人的时候,杨广看着李昭的目光带着惊艳和犹豫。
      
      “李爱卿,没想到你这样无趣的人竟然能生出如此相貌出众的女儿来,宇文化及与朕说起的时候朕还不相信,亲眼看见了才相信,宇文化及说得一点都没错。”杨广看着李昭的目光不曾因为对李渊说话而移开,李渊心下一紧。
      
      嫡女的相貌出众一直也叫李渊担心,天下皆知李广喜好美色,内侍来传道要李昭一道进宫见驾的时候李渊便担心这点,如今听着杨广对李昭的夸赞,李渊的心下一紧。
      
      “多谢陛下夸赞。”李渊想着如何回话时李昭却已经拜谢杨广,“陛下我和阿爹可以起来了吗?福着身说话很累。”
      
      一个小女郎看到杨广却不怕,与杨广四目相对眼中只有淡然,听着杨广的夸赞似是高兴,笑容一展,连眼中都充满了笑意。笑得那么好看的小娘子杨广还是第一次看到。
      
      “平身吧。”杨广显得很是喜欢李昭的笑容,相貌出众是一回事,而笑得让人舒心更是难得。
      
      “多谢陛下。不过陛下,相貌都是父母给的,不算我的功劳,以后陛下要是夸我的话,不防夸我有才学,好胆识,或是聪慧。这才是真的夸我。”李昭站好了,趁机提出要求来,叫杨广听得一愣一愣的,“朕得这样夸你才是夸你?”
      
      “陛下觉得我说得不对吗?相貌就是父母的,得一声夸赞有什么值得高兴的,还是自己有真本事叫人夸才值得欢喜。”李昭急切想要取得杨广认同的样子,叫杨广再一次一顿,但是李昭说得有道理。
      
      “说得对。只是朕第一次见到你,连你是什么样的人都不知道,如何能夸你聪明有胆识,还有能力?”杨广难得碰到一个好玩的小娘子,倒是与之提出了他的问题。
      
      “那你可以不夸我,夸我长得好看一点都不好。相貌总会老去,红颜枯骨,丑也罢美也罢,到了最后都是一样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