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你打我爹我打你 ...

  •   红衣小娘子听着声音回过头依然一脚踢在宇文将军的身上,墨衣郎君想到方才红衣小娘子的动作,暗想若是换他,他能不能避过,所以他想来帮忙,人家完全不需要的啊。
      
      这会儿红衣小娘子已经笑眯眯地唤了一声阿爹。
      
      墨衣郎君抬眼看了过去,来人竟然是小娘子的父亲吧一?一旁还有两个郎君还有几个侍从和侍女。
      
      倒在地上叫小娘子连着打了几拳暂时没能站能起来的人听到小娘子喊爹,一个鲤鱼翻身地起来了,怔怔地看着前方的人,结果看到熟悉的脸,气得指着迎面而来的中年郎君道:“你,李渊,你教的好女儿。”
      
      本来喝斥女儿住手,只是似乎还是晚了一点,故而气着眼前的这一位了?
      
      想到这里中年郎君李渊赶紧的上前想要扶起人来,可是这位宇文将军却一把将李渊挥开,还想打上人一拳,没想到小娘子的动作更快,在他想要打到李渊之前已经一拳打在人的鼻子上,将人打得鼻血注流个不停。
      
      站在一旁看清红衣小娘子动作的人半响说不上话来。快狠准,这位宇文将军够惨。
      
      “宇文将军。”虽说是宇文将军先出的手,可是最后是自家的女儿打人打得都出了血,李渊赶紧的想为人捂着鼻子。
      
      “李渊,你教出来的好女儿,真是好本事。”大声地朝着李渊控诉,红衣小娘子完全当成夸赞道:“那是自然。”
      
      “难道像你一把年纪却没有一点年纪大该休生养息的样儿,见着漂亮的小娘子就挪不开眼,还想把人抢回去,且看看有没有人让着你。”收下夸赞之后还不忘出言相讥,气得宇文将军都顾不上李渊,只是喝道:“你一个小娘子敢信口雌黄。”
      
      “说我信口雌黄,你是当这里的人眼睛都瞎了?”红衣小娘子如此的询问,宇文将军算是明白了,他是不可能从眼前这个小娘子里讨得了好,也罢,这人既然是李渊的女儿,朝中为陛下所忌惮的人里李渊也算一个,今天的事闹到陛下的面前,必叫李渊脱三层皮。
      
      “李渊,你带着你的女儿与我一道去见驾。”宇文将军大声地喝了一句,李渊想要开口安抚人的。
      
      没想到红衣小娘子反应更快,朝着宇文将军道:“现在什么时辰,宫门不曾落锁?你以为皇宫是你家,陛下是你的儿子,你想怎么进就怎么进,你想怎么见就怎么见?为臣的本分你可记着?”
      
      不得不说红衣小娘子问得很对,至少宇文将军本来是想去的,经小娘子一提立刻清醒了过来,他是不是太得意地忘了自己的身份了,眼前的小娘子说得一点都没错,现在这个时辰他们的陛下不可能还不睡,擅闯皇宫什么罪名?
      
      虽说设下百戏场是皇帝的主意,然而不代表皇帝也会与民同乐,他只是想要彰显大隋的富强而已,让外来的人瞧清楚大隋的富裕,又怎么会等着看结果。
      
      “李渊,你等着,明天我一定在陛下的面前参你。”
      
      “你参我阿爹做什么?事情是我做下的,你若是想参就参我。冤有头债有主,你是不懂还是装傻。你这样的人也能当上将军,大隋没人可用了?”话问得是越发的扎心了。
      
      “阿昭。”一声叫叫唤,红衣小娘子的名字正是李昭,阿昭唤来却是只有父母兄弟。墨衣郎君却听着记下了,阿昭吗?
      
      “阿爹我说错了?”李昭抬起头问着父亲,一人做事一人当,绝对不会牵连无辜,她做下的事她自己担,告状的话只管冲着她来,她还等着告的这个状好出头。
      
      李渊面对女儿的一问委实答不上来,李昭自然没有做错什么,架不住李昭得罪的前的这一位是当今陛下身边的大红人,闹到了君前总要费些心思才能摆平。
      
      “李渊啊李渊,你教出这样的好女儿来,就等着陛下处置。”李渊完全管不住自己女儿的样子,宇文将军也就不说什么让李渊叫人赔罪的话了,反正本来也打算将事情闹大,眼下继续的闹下去,且看看谁比谁更高一筹。
      
      “宇文将军。”宇文将军气极而去,放了狠话说了明天一定要参李渊,李渊自然还是着急的,只是再急又有什办法,李昭不愿意赔罪的,也不会跟宇文将军赔罪,。
      
      文将军再纠缠下去也是无用,李渊怎么说也是一个国公,不比李昭一个单身的女郎,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把人带回去,宇文将军再是色迷心窍也知道绝对不可能。
      
      正好他这准备走,派去搬救兵的人回来了,一见着宇文将军要走的样子,着急地问道:“将军,人不捉了吗?”
      
      捉倒是想捉,却不是他能捉得了的,本来就够伤心的人再叫人捅心的一问,不善地道:“捉什么捉,且看看陛下旨意下发,看她还敢不敢还手。”
      
      “啊,你也知道自己比不上皇上,好说好说,陛下若是下旨拿我,我保证动都不会动一下。”都要送人走了,可是某人还是想再气一气某人,故而此时开口说来,引得那一位再次气得岔气。
      
      李渊见着事情没办法善了,也不说什么赔罪的话了,倒是那几个西域人想跟着宇文将军走,李昭却道:“你们不许动,若是再动一下,我能打你们一次也能打你们两次。”
      
      都有人准备告他们家的状了,要是不把引起事端的人扣住,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安心的。
      
      宇文将军本来也想回头的要把人带走的,结果李昭先下手为强,也叫他一声冷哼,“人带走你是想杀人灭口不成?”
      
      “恰恰相反,我是要防着有人杀人灭口,到时候我就百口莫辩了。”李昭怼了宇文将军一句,指的是怕谁杀人灭口不用说了,除了眼前的宇文将军还能有谁。
      
      “哼。”一个小女郎的本事真是不小,防人防得够厉害的,可是任她再防着,他难道就没办法对付人了?
      
      这里是洛阳,东都洛阳,这个地方他不仅熟悉,他还有人,而且手里的人只会多,不会少。
      
      “说来你是不是打算一出去就找人找我的麻烦?比如半路杀人,毕竟我们家就这么几个人,洛阳是你的地界,你派出来的人能干什么你心里有数,把引起事端的人解决了,还不是由着你说什么是什么?”
      
      李昭大声地喊出来,同时朝着一旁的百姓们叫唤道:“百姓们,你们都看见了,咱们这位宇文将军不是善类。他想对我动手你们也都亲眼看见听见的,接下来他还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未可知。不过我们要是出了什么意外肯定都是他做的。”
      
      “说与你们听不是想让你们帮我做什么,只是若是真有一天有人问起你们今日发生的事,还请你们据实以告,这大隋的天下还是有王法的。”再接再厉地给人洗脑。墨衣郎君听着再次咂舌,小娘子的脑子太好使了。
      
      李渊见着李昭一波操作傻了眼,宇文将军大声地道:“依你的意思要是你哪一天死了都是我的过错?”
      
      “我要是老死肯定不是你的功劳。”李昭大声地回应,气不死人誓不罢休是吧。
      
      “李渊啊,没想到你能教出这样的女儿,你们都给我等着。”动静闹得那么大,无论宇文将军有多少的打算,也休想达成。
      
      “你过奖了,小女年幼无知,若有得罪宇文将军的地方还请宇文将军恕罪。”李渊沉着的应对,自家的女儿敢惹事也定然敢处理,都这样子了,他也不能一味的拖女儿的后腿。
      
      不卑不亢地送走宇文将军,李渊吩咐道:“建成,你把这些西域人安排好了,再寻几个百姓把今晚的事问问,让他们做个证。”
      
      不得不说李渊的脑子也是不差的,李昭一提醒他是立刻想明白了,一通吩咐着一旁的郎君,此人与李昭有几分相似,正是李渊的长子李建成,李昭笑眯眯地朝着李建成作一揖道:“辛苦阿兄。”
      
      李建成颇是无奈地道:“得亏了没把世民他们都带来,若是都带上,就你这闹事的性子,怕是会越闹越大。”
      
      “没事,敢闹我也能收拾。”李昭笑意加深。冲着一旁的墨衣郎君作一揖,“多谢郎君。”
      
      “小娘子客气了,小娘子不用我帮忙都能解决,到是我多事了。不过,若是此案闹到御前,陛下若要与人问证。在下苏烈苏定方,可以为小娘子做证。”
      
      自我介绍身份还顺便表明自己不畏虽权,李渊听着名字道:“幽州燕王的义子苏烈苏定方。”
      
      苏烈没想到李渊这位国公会知道自己的身份,与李渊见礼道:“见过唐国公。”
      
      李渊道:“多谢阁下仗义,只是眼下的事情多,若来日需要寻你为证,不知去哪里寻你?”
      
      苏烈答道:“罗家在洛阳有府邸,就是在东街。”
      
      “改日前去拜谢,今日且与阁下告辞。”李渊记下了,苏烈也知道眼下的情况不宜多说,看了一眼李昭,李昭朝他颔首一笑,不知为何苏烈觉得脸上发烫。
      
      分道而行,李渊与李昭道:“往后你乖乖的呆在府里,回太原之前不许你再离府半步。”
      
      虽说李昭说了自己敢闹也敢收拾,李渊却是不想再叫女儿闹腾出来落了人把柄。
      
      “阿爹怎么能这样,我是第一次来洛阳,这么热闹的百戏场不让我看看那你还不如一开始别带我来。”李昭如何肯留在府里不出门,好不容易才磨着能出门,家里多少人羡慕她可以来洛阳,要是叫他们知道她来了洛阳还不能出门,非要笑死不可。
      
      “我当初就不应该答应带你来洛阳。”看着女儿一脸父亲不能这么对我的样子,李渊脑门痛得厉害。
      
      “父亲,有什么事都等事了后再说。”李建成还是护着妹妹的,虽然李昭惹的事确实不小,接下来父亲得跟宇文家斗一斗,可是自己生的女儿,性情大抵也能了解,那不是一个自动惹事的人,只能是旁人惹上她,她才会反击。
      
      至于那一位宇文将军,那本就不是一个好人,就算他们不惹事,此人也不会放过他们,眼下把事情都理好,他们便可以慢慢应对。故而对于一旁郎君,李昭不想打招呼,李渊和李建成都在想怎么收拾残局,也没顾得上那一位。
      
      在路上再次分开,李家人回府准备是要准备,但是事情临头了,比如一大早才刚起来的一家人,却有内侍冲了进来叫唤道:“陛下有旨,传唐国公李渊,其女李昭一进宫见驾。”
      
      所以直接找上李昭的麻烦,那位宇文将军是想干什么?
      

  • 作者有话要说:  苏烈:小娘子长得既好看又聪明,武艺也好高!
    李昭:小郎君倒是仁义,只是眼力不够,哪里看出来我需要人帮忙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