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傅绾抬头看向那扇缓缓洞开的院门,深吸了一口气,有些紧张。
      
      这个小师弟名唤尹朔,很不一般,因为他在《为仙》这本书中,一直默默爱恋着宁蘅。
      
      原因是宁蘅多年前,在他落魄困窘的时候曾经给过他帮助,还告诉他可以来爻山修行。
      
      所以这个傻愣愣的尹朔小师弟就这么暗暗爱上了宁蘅,为了她拜入爻山。
      
      “是尹朔吗?”傅绾试探性发问,“我你好我是练习时长十年半的天泽仙堂练习生——”傅绾这是我给你的入门礼希望多多支持。
      
      没想到她这话没说完,尹朔冷冰冰的声音就从院子里传来了。
      
      “不要。”他说得很坚定。
      
      傅绾:好气哦可是还是要保持微笑。
      
      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尹朔居然这么难搞,像别的师弟妹一样乖乖把药接过来就这么难吗?
      
      “我知道你是来送药的。”尹朔站在院子里傅绾看不到的地方,朗声说道,“但是我不见你。”
      
      傅绾懵了:“我是来送灵丹的呀,别的师弟妹都有,尹朔师弟你也一定要拥有……”
      
      “我只想见宁蘅,不想见你。”尹朔打断了傅绾的话。
      
      尹朔的意思就是:我对宁蘅师姐忠心耿耿,不会见像你这样的妖艳女配。
      
      傅绾挠挠头,心想这不愧是原书中暗恋宁蘅百年的男配,原来这么早就情根深种了。
      
      现在尹朔拒绝了她,代表着这剧情无法推进下去。
      
      傅绾觉得脑海深处传来了隐隐的痛楚,并且越来越疼。
      
      啊我好累啊球球尹朔大爷你就接了这药吧!
      
      为保证剧情顺利推进,傅绾手指轻点,直接将丹瓶一弹,让它从尹朔打开的院门飘进去。
      
      丹瓶进了尹朔的院子里,傅绾觉得脑袋不疼了。
      
      然后下一刻,丹瓶又晃晃悠悠地飘了出来,明显是尹朔也施法拒绝了傅绾的“好意”。
      
      傅绾头又开始疼了,可能是被尹朔气的。
      
      “抱歉,我不会接受平白无故的好意。”尹朔正气凛然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一字一顿,非常笃定且正直。
      
      傅绾咬牙,又将丹瓶给弹了进去。
      
      为防止尹朔再次将丹瓶送回来,傅绾只能压低了音量说道:“尹朔师弟——”
      
      “你想不想知道宁蘅师姐的生辰?”她悄声说道。
      
      这声音不大,却引起了尹朔的注意。
      
      “好的这润气丸我暂且勉为其难地先收下了傅绾师姐请您马上进院详谈。”尹朔一气呵成地对傅绾说道。
      
      终于,傅绾看见尹朔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
      
      傅绾:你妈的!说好不会接受平白无故的好意呢!
      
      她举步走进尹朔的小院中,定睛观察这位小师弟。
      
      只见尹朔的眉眼俊逸,长身玉立,只是在面对她时,神情之间带着淡淡的倨傲……还有不屑。
      
      傅绾悟了,看来除了宁蘅之外的其他女子,在这位尹朔小师弟眼里都是如同尘埃一般的。
      
      她哪管别人怎么看自己,连忙朝尹朔点点头说道:“尹朔师弟你愿意收下这润气丸便好……”
      
      “生辰。”尹朔斜眼看了傅绾一眼。
      
      “这润气丸对你们炼气期的弟子来说,效果那可是……”
      
      “生辰。”尹朔打断她的话。
      
      傅绾觉得自己的台词说不完了,于是耸肩摊手说道:“十月廿三——天泽仙堂的弟子名录上都有记载,若是在爻山的宁蘅后援会中花三颗下品灵石购买她的独家私人资料,还可以得到详细的生辰八字以及她最喜欢的颜色等信息。”
      
      尹朔:“……”我亏了。
      
      他与傅绾保持一丈距离,将丹瓶扔了回来:“我知道了,丹瓶还你,润气丸不要了。”
      
      傅绾觉得自己像一个用完就丢的工具人,再次感慨恶毒女配不容易。
      
      她无奈接过丹瓶,保持微笑:“那么尹朔师弟,你要如何才肯收下这润气丸?”
      
      尹朔并不是傻子,他早就看出了傅绾似乎很想要把这润气丸送出去。
      
      样子鬼鬼祟祟,感觉像在毁灭什么做坏事的证据似的。
      
      他想要从傅绾这里获得一些好处,正好傅绾可以做到。
      
      “你帮我将这个给……给她。”尹朔的声音忽然变得犹疑起来。
      
      傅绾敏锐地注意到尹朔的俊脸忽然红了起来,姿态扭捏地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枚精巧的玉佩。
      
      这玉佩表面莹润,散发着流转的华光,表面精心雕琢了一朵盛放的莲花,姿态妍丽。
      
      尹朔口中的“她”是谁,自然明了。
      
      傅绾心想就这?
      
      但为了防止尹朔提出更过分的要求,她马上露出为难的表情来,假装这事很难办到:“尹朔师弟,阿蘅师姐清高孤傲,恐怕不会接受别人的赠礼……”
      
      “我不一样,她看到我的名字,自然会明白的。”尹朔将玉佩递到傅绾手上,很是自信。
      
      傅绾定睛一看,这才发现玉佩上那株莲花的一片花瓣上,细细雕刻了一个单字“朔”。
      
      当真是用情至深啊!傅绾感叹。
      
      “那这润气丸——”尹朔皱眉,冷冰冰地说。
      
      傅绾:“尹朔师弟且收下润气丸,我们是同门弟子,传递你对阿蘅师姐的仰慕,我在所不辞!”
      
      尹朔满意地点点头,这才将傅绾赶出了他的小院。
      
      傅绾手里捏着他想要送给傅绾的玉佩,觉得人生好艰难。
      
      她是真的没想到,恶毒女配居然这么不容易。
      
      傅绾看一眼日头,估摸着也到了该上早课的时候了。
      
      等到课上再偷偷将这玉佩给宁蘅。
      
      她打定了主意,于是坐上旋龟的背,往今日早课长老的洞府飞去。
      
      ——
      
      宁蘅向来是一个守时的人,所以今日很早便到了天泽仙堂第五长老晁琅真人的洞府。
      
      晁琅真人的洞府在天泽仙堂菩提树的高处,清晨的他正在侍弄洞府中栽种的灵植。
      
      这些灵植鲜活灵动,散发着浅浅密密的药香,叶上的晨露晶莹透亮。
      
      “宁蘅,这么早你便来了?”晁琅笑呵呵地问。
      
      身为传道长老,见到像宁蘅这样优秀弟子,自然是笑逐颜开。
      
      宁蘅飘逸潇洒的身影从林间日光中轻盈落下,她浅浅点头道:“晁师伯,有事相求。”
      
      “又想要我这些宝贝灵草了吧?”晁琅会意,“上次从我这儿拿走的润气草已经用完了?”
      
      宁蘅垂眸,拨弄了一下园圃里的草药翠绿的叶子:“我那师妹体质特殊,以寻常之道修行不易,还需灵丹为辅,上一次炼制好的润气丸昨晚已经给了她。”
      
      晁琅叹了一口气,抚摸了一下胡须说道:“傅绾么……修炼之途终究还是要靠自己,依靠外物恐怕不是长久之道。”
      
      “炼药之术我尚不精通,过几年或许能炼制出更好的灵丹。”宁蘅精致的眉眼没有展现出太多的表情,依旧是一副冰冷模样。
      
      “你若要,便拿去。”晁琅点点头,任由宁蘅采摘。
      
      待宁蘅将采好的润气草收入灵囊中后,傅绾也来到了晁琅真人的洞府。
      
      她从旋龟身上跳下来,又偷偷摸了一下藏在怀里的玉佩。
      
      傅绾发现宁蘅已经在晁琅真人的园圃里站着了,似乎正在与晁琅真人交谈着些什么。
      
      “晁师伯、阿蘅师姐好。”傅绾一步挪一步蹭了过去,打了个尴尬的招呼。
      
      现在有晁琅真人在场,似乎不是给玉佩的好时机。
      
      宁蘅抬眸看了一眼载着傅绾来到晁琅洞府的旋龟,发现旋龟飞来的方向根本不是傅绾居住的地方。
      
      这么早,她又去了哪里?
      
      宁蘅低头瞥了一眼傅绾昨晚受伤的右手,随口问道:“手可好了?”
      
      傅绾一惊,将右手背在身后,看了眼宁蘅,
      
      她凶巴巴地说道:“虽然你的治疗法术没有什么用,但是我的自愈能力比较强,所以好了。”
      
      宁蘅挑眉,神色如常:“那便好。”
      
      不多时,其他的弟子已经陆陆续续来到了晁琅洞府,依次在园圃中坐下。
      
      晁琅真人今日的授课主题是“震惊!知道这件事的所有修仙人都哭了——论种植灵草对修仙的十大益处及种植灵草不得不注意的四个问题”。
      
      天泽仙堂授课一向很自由,所以傅绾特意找了一个离宁蘅很近的位置坐了下来。
      
      坐在最前面的是晁琅真人的三位亲传弟子,而傅绾与宁蘅并不是拜师在晁琅真人门下,所以傅绾并没有十分用心听课。
      
      她云里雾里地看晁琅真人将一株可怜巴巴的草药翻来覆去地放大再旋转,然后缩小再旋转,终于是忍不住了。
      
      “阿蘅师姐,阿蘅师姐——”傅绾伸出手,暗中拽了一下坐在她不远处的宁蘅。
      
      宁蘅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晁琅真人手中的草药,忽然感觉到自己袖子被某个人拽了一下。
      
      她只能偏过头,瞥了一眼傅绾,低声问道:“怎么了?”
      
      傅绾将怀里的玉佩掏了出来,偷偷递到宁蘅面前:“阿蘅师姐,这个这个……”
      
      宁蘅低头看了一眼傅绾手中躺着的莹润的玉佩,华光流转,篆刻精美,很是好看。
      
      她一向紧抿着的薄唇微微挑起,极浅极淡的笑意在她脸上浮现。
      
      宁蘅竟然是笑了。
      
      “现在认真听晁师伯授课。”她低声轻语,义正辞严。
      
      “若是要送我东西,等到下了早课再说。”尾音带上了些上挑的微微雀跃。
      
      傅绾:“???不对啊不是这么回事啊你误会了啊沃日!

  • 作者有话要说:  将这句话送给尹朔小师弟以及未来即将出场的男一男二男四五六七八:
    想不到吧!你们爱慕这么多年的宁蘅大师姐竟然是男的!(露出魔鬼的微笑)
    蟹蟹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白露微光 11瓶;原缘 10瓶;源赫映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哒(づ ̄3 ̄)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