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你胸真平。”傅绾的声音清脆,在这略显空旷的屋中回响。
      
      宁蘅一愣,为傅绾疗伤的手停顿了片刻。
      
      只停顿了一瞬间,她的指尖就又抚上傅绾手腕上的最后一道伤口。
      
      待治疗法术的最后一道纯白光点消失,她收回了手,抬头仔细打量傅绾。
      
      傅绾被她的目光瞧得有些慌乱。
      
      宁蘅这不会是生气了吧?
      
      但她不是一个这么小气的人啊。
      
      “怎……怎么了,我说的有问题吗?”傅绾虚张声势地说道。
      
      她打心眼里觉得自己没有说错。
      
      虽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贫乳也算是一种美德,但她说的就是大实话呀!
      
      宁蘅轻笑一声:“没错。”
      
      傅绾松了一口气。
      
      不愧是女主,大师姐果然还是那个大师姐,大度谦和善良美好,马上就原谅了她的虎狼之词,简直就是人间天使。
      
      但宁蘅再次开口,声音低柔,语速不快不慢:“绾绾,你已经拜入爻山十年了。”
      
      傅绾懵了,不知道宁蘅这句话是什么路数。
      
      她拜入爻山已经十年,跟宁蘅长了十年还是个平胸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这十年里,你除了说我平胸,还说我是粗嗓子,声音难听,跟个爷们似的。”宁蘅一字一顿地说,咬字清晰。
      
      傅绾回忆了一下,觉得宁蘅说得对,她确实说过这话。
      
      毕竟她是恶毒女配,不出言嘲讽女主,对女主实行语言暴力,就对不起她的身份。
      
      “但是……”宁蘅忽然抬眸看着站在她面前的傅绾,“这并不妨碍我连续十年当选‘爻山男弟子心中最美女修士’,成为爻山天泽仙堂首席弟子。”
      
      傅绾心中憋着的一口气差点没顺上来。
      
      绝了,宁蘅太绝了。
      
      什么最美女修士,天泽仙堂首席弟子,可不就是身为恶毒女配傅绾求而不得的东西吗?
      
      这要是站在她面前的是真正的善妒傅绾,恐怕当场就能被这几句话气得修为尽散。
      
      但傅绾已经将恶毒女配的艺术修炼得炉火纯青,她不要脸,还有盲目自信的特殊能力。
      
      所以她轻嗤一声,开始像模像样地放狠话:“那……那又如何,不就是首席弟子,最美女修士吗?迟早有一天,我也会有的。”
      
      宁蘅平静如湖的眼眸中露出看傻女儿的慈爱目光。
      
      她长眉微挑:“好啊,那我等你。”
      
      傅绾看到宁蘅波澜不惊的模样,觉得自己仿佛一个铁憨憨。
      
      本来她明明是要准备出言嘲讽宁蘅来着……
      
      但怎么被宁蘅反将了一军?
      
      她好菜啊。
      
      宁蘅见她的眼神逐渐陷入了自我怀疑,忍不住出声提醒:“该回去了。”
      
      傅绾回过神来,抬头看一眼放在宁蘅桌上的七彩琉璃盏,散发着幽香的烛火已经燃烧过半。
      
      这都多晚了,她差点都忘了自己是来做坏事的。
      
      傅绾连忙顺着宁蘅给的台阶下,仓皇离开了宁蘅的小院。
      
      待回了她自己的修炼之所,傅绾的呼吸还是有些急促,有些冷静不下来。
      
      她一挥手,在房间外布置了一个禁止旁人踏足的阵法,这才伸出了左手。
      
      傅绾的左手手心汗津津的,明显就是将那灵丹瓶子攥久了。
      
      这灵丹名曰“润气丸”,是宁蘅采了爻山中的珍贵灵药所制,有凝神静气,增进修为之效。
      
      傅绾现在的修为是筑基三重境,属于筑基初期,吃他个十七八个润气丸大概只能增长一重的修为。
      
      这玩意对入门十年的老弟子来说没有什么太大用处,只能给更入门的练气期师弟妹们使用。
      
      傅绾准备明日再将这瓶灵丹送出去,今晚她还有正事要做。
      
      这正事当然就是修炼。
      
      在原书中,那个恶毒女配傅绾的修为紧紧追着女主宁蘅的修为不放。
      
      《为仙》当然不会花笔墨去描写一个配角是如何修炼的。
      
      这就苦了傅绾。
      
      她发现她穿过来的这个身体天赋那是真他娘的差。
      
      傅绾都不奢求什么天道眷顾,一出门就捡到极品功法灵宝什么的,她只求这个身体的修仙天赋能够比寻常弟子好一点。
      
      但并不是。
      
      她的身体仿佛天地灵气的绝缘体一般,别人吸收十分灵气,增长三分修为,她吸收灵气,增长修为连一分都没有。
      
      如果说宁蘅是天道亲女儿,那她傅绾可能就是天道上辈子的黄泉引路人。
      
      傅绾深知当一个恶毒女配不容易,为了追上宁蘅,她付出了十倍的努力。
      
      现在的宁蘅在睡美容觉,而傅绾则在埋头修炼。
      
      随着傅绾的呼吸吐纳,爻山的清澈灵气如丝如缕一般沁入她的肢体。
      
      ……然后全部漏光。
      
      只余下百分之二三的天地灵气被傅绾吸收,沉积为自己的修为。
      
      直至第二日,红日从东方缓缓升起,融融暖光透过枝叶与窗棂,洒到傅绾身上。
      
      傅绾盘腿坐在床上的长睫一动,睁开了眼睛,微眯着杏眼躲避有些刺目的眼光。
      
      有些人看似在修炼,实际上在后半夜就已经睡着了。
      
      她一骨碌从床上跳下去,宝贝似的将润气丸的瓶子捧起来。
      
      看现在的时间,那些新入门的师弟妹们大概都起来了,她要开始进行恶毒女配作死第二步了。
      
      傅绾要将润气丸分给那些新入门的师弟们,狂刷他们的好感度。
      
      好感度什么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傅绾不能违背原剧情。
      
      未免宁蘅发现其中不对,傅绾选择第二日直接将这“烫手灵丹”送出去。
      
      傅绾推开房门,依依不舍地亲了灵丹瓶子一口。
      
      她通过吸收天地灵气来修行,效率太慢。
      
      反而是这润气丸若是多吃几颗,增长修为可比修炼来得更快。
      
      可惜啊……
      
      傅绾将丹瓶放入怀中,看到远处出现了一个圆盘形的身影。
      
      这身影越来越大,然后缓缓飞到了傅绾面前。
      
      这是一只巨大的旋龟。
      
      长宽约五丈的黝黑色的背甲,上面凹凸不平的纹路正好供人坐或卧,十分稳固。
      
      这是爻山内部的交通工具,是一只两点一线来回往返的旋龟。
      
      傅绾在怀里掏了掏,摸出几颗闪闪发光的灵石,投进旋龟脑袋上挂着的锦囊之中当做车票钱。
      
      然后她轻巧跳上了旋龟的背甲,随手将龟背上的果皮纸屑用法术吹开。
      
      “去哪?我待会还得去接天泽仙堂新入门的小萝卜头们……”旋龟低沉的声音从傅绾脚底传来。
      
      傅绾点头说道:“就去今年新入门的小弟子的宿舍,我正要去找他们。”
      
      “好。”旋龟的四肢在半空之中灵巧地划动,转了个身,朝傅绾的目的而去。
      
      随着旋龟的逐渐升高,傅绾的视野愈发开阔,她的师门也露出了全貌。
      
      她与宁蘅的师门,很有来头,很有名气。
      
      师门名唤爻山,位于这个世界的中部曜洲,地界八万里。
      
      爻山有两座仙堂最为出名,被称为“爻山双壁”,各精其道,堂下弟子都极为优秀。
      
      傅绾所在的天泽仙堂,修的是“术”,是“爻山双壁”之一。
      
      这天泽仙堂的法术传承不一般,简单来说就是通过吸收天地灵气中的七分极阳之气与三分玄阴之气,凝结本命灵植,利用植物特性,来提升修炼的效率。
      
      傅绾觉得他们天泽仙堂就是种花种草的。
      
      正巧,天泽仙堂的整体,就是一株十万年的菩提树。
      
      傅绾感受着从脸上拂过的袅袅清风,拂了一下刘海,低头看向她的师门。
      
      只见一株看不见边际的菩提树从青山之中延伸而出,繁密的树叶遮天蔽日,从每根树枝上垂下的枝条纵横交错,形成天然的隔离与屏障。
      
      这株菩提树,据爻山记载高约三千丈,绵延纵横几千里,根系绵长,灵气充郁,是绝佳的修炼场所。
      
      傅绾与宁蘅所居住的地方,虽然看起来是一处清幽漂亮的小院,其实只是这株菩提树上的一片小小叶子而已。
      
      无数的色彩斑斓灵鸟在天泽仙堂的纵横叶脉之间交错飞舞,发出啾啾鸟鸣。
      
      清晨的日光从浓郁翠绿的叶间投下,形成明亮剔透的光柱。
      
      无论多少次从高空俯瞰她的师门天泽仙堂,傅绾还是觉得自己仿佛在梦里一般。
      
      天泽仙堂不愧是女主的师门,果然气派有牌面。
      
      旋龟前进的速度不像它的名字,反而很快。
      
      不多一会儿,旋龟便在一根粗壮的树枝前停了下来。
      
      这根树枝上有规律地交错排布着十几片叶子。
      
      这意味着至少有十几位弟子住在这里。
      
      天下万法出爻山,爻山是修仙第一大门派,天泽仙堂都是爻山双壁之一,所以选拔弟子入门的标准也很严格。
      
      今年入门的新弟子,只有十余位,傅绾今天就是准备将从宁蘅那里偷来的润气丸当做“入门礼”送给师弟妹,以此来树立自己的形象。
      
      傅绾早已经将心中的台词背好了,她沉住气敲开了第一位新弟子的院门。
      
      “你好我是练习时长十年半的天泽仙堂练习生傅绾这是我给你的入门礼希望多多支持。”傅绾将手中的润气丸塞给面前的小师妹。
      
      小师妹一头雾水地接了过来,
      
      傅绾马上奔赴下一位新弟子院门,然后重复自己的台词,送出手中灵丹。
      
      “谢谢傅绾师姐,傅绾师姐真好。”
      
      “傅绾师姐如此关心我们,真是天泽仙堂之光。”
      
      “修为又可以提升了,多谢傅绾师姐。”
      
      诸如此类的道谢声此起彼伏,傅绾机械地当着一个送灵丹工具人,直到来到了新弟子宿舍的最后一个院门前。
      
      她看着前方郁郁葱葱的枝叶,还有这处偏僻得有些奇怪的小院,脚步停顿了下来。
      
      原书里傅绾偷灵丹借花献佛的行径败露,是因为一位小师弟发现了不对劲。
      
      这片叶子里住着的,就是那位小师弟。
      
      而且这个小师弟不一般,他是男配之一,跟傅绾一起蹦跶到了《为仙》的好几百章。
      
      所以傅绾必须要调整姿态,亲自来会会这位害她偷鸡摸狗行径败露的小师弟。
      
      就在傅绾拿着装了最后一颗润气丸的丹瓶,在院门前徘徊的时候。
      
      这小院的门,却忽然打开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不明真相的师弟妹:傅绾师姐我想吃灵丹!
    傅绾:吃,吃大颗的,两颗够吗?
    不明真相的师弟妹:够了,谢谢傅绾师姐,傅绾师姐真好!
    休息一下,现在进入广告时间,推一下我唯一基友的现代耽美预收。
    对文案感兴趣的话,搜索作者“里恩er”,点进专栏就可以收藏啦,这个月就开文!
    《饲养豪门大佬的正确方法(校园)》
    文案如下:
      【矜贵腹黑高冷攻×金贵傲娇少爷受】
      徐清昼,复礼一高公认的学霸颜霸,高品质富二代,从来不搞乱七八糟帮派关系以及两眼一闭男女关系,可谓是白纸一张,但还是在酒吧一叫沈天杳的调酒师那翻了车。
      那天,沈天杳站在吧台后,左手火.喷,右手烈酒,干冰薄雾玩出花,黑绒袖箍下,三分矜贵,七分败类。
      徐清昼酒精在脑子里炸开花,阴差阳错中叭得把沈天杳按在墙上亲了一口,火.喷呲得他裤腿一片焦,他却又好死不死地叫了声老公。
      再接着,他就跑了。
      然后开学,他这老公就命运玩笑般成了他的新同桌。
      徐当场愣住,瞬间掏出一张卡:“酒吧兼职应该挺缺钱吧,我养你,你当我小弟,那天的事……”
      沈反手拆掉百万腕表唇角微挑:“行,我长得好,你不亏。”
    蟹蟹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甜恩小二 3个;月寒天阙、阿初夫人、棠羡 1个!
    蟹蟹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落花依 13瓶;Yanfin 10瓶;禾禾 3瓶;甜恩小二、阿宁 1瓶!
    炒鸡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哒(づ ̄3 ̄)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