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渣女(二更) ...

  •   远处崂山山脚,一空旷的平地上,站着一男一女。
      
      今夜,月亮正圆,高悬的挂与空中,谢琼暖隐于崂山脚下的碎石间,朝前方月色下的两人看去。
      
      她视力极好。
      
      月色下,一男一女相拥而抱。
      
      浓秋的夜晚,已是更深露重,女人抱着与她个头相差不大的哥儿,手不规矩的在他身上胡乱摸着。
      
      两人热切的接吻,两唇相接,情到浓时,双唇交接处流出一道银白色唾液。
      
      随着动作的深入,两人的神情愈发的欲求不满起来,哥儿终是没能忍住,一把把女子按在光秃秃的草地上,女子一个翻滚,覆于他身上,两人衣衫尽散。
      
      光影里,两具雪白的身躯交叠、翻滚、缠绵。好不激情。
      
      被强迫看了一场A,V的某人,此刻脸上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来,她原还好奇,女尊社会,男人生子。男人女人上床是怎么回事儿,这下倒是看清楚,除了一开始,这躺在地上的女子孟浪了些,原来主导地位男女各一半嘛。
      
      远远瞧着,那缠绵悱恻的两人,姿容俱算清秀,此刻二人脸上俱露出一脸贪欢表情来,倒也有些糜乱的美感。
      
      她看了半响,见两个激情四射的鸳鸯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谢琼暖忽觉无趣儿,抬脚预打算打道回府。
      
      哪里知道,好戏还在后头。
      
      她身怀异能,耳力极好,隔得很远便听见,一深一浅的脚步声传来,待得脚步声越走越近,月色下出现了一位身高八尺的男人,背着光,她并没有看清他的相貌。
      
      他出现在月色下的平地上时,两具交叠的男女并没有注意。
      
      “莲妹妹,你说是三哥儿床上的功夫好,还是你那眀弈小哥儿好?”
      
      被压在身下的女人眼角渗出泪,激情尚没有消退,她哑声道:“嗯哼.....当然是李......哥儿好,祝......眀弈.....那小郎.....算什么男人?老娘追了半年,连手都不让摸摸,哪有.......哪有李哥儿好。”
      
      祝明奕抿唇,厉眸盯在那两团白花花的肉上,强忍住心中恶心,向前走了两步,一片暗影投来,纠缠的两人终是发觉不对,惊慌失措的抬眼。
      
      祝莲抬起头,待看清来人面容后,脸色忽青忽白,反应极快的一脚踹开伏于她身上的男人,抓起四周散乱的衣衫,胡乱的裹在自己胸前,急慌慌的解释:“眀弈.....不是你看到的样子,是这jian人,他强迫我。快帮我告官。”
      
      身着玉色麻布长衫的男人,眸子微敛,神情淡漠,他直视着身前污秽不堪的女人,指着她破碎的衣衫,忽的被气笑道:“告官?如何告?告您祝秀才堂堂一大女人与李家三哥儿夜晚媾,和?真脏呐!祝秀才找错了人,您....啧啧啧,这模样太脏了,恕明奕无能为力帮您报官。”
      
      听了他这阴阳怪气的话儿,祝莲心内暗叫糟糕,却也不愿就此罢休,一手用碎步裹着自己裸露的身子,上前两步,一只手抱住他的腿。
      
      以她以往与他相处的经验,祝小郎虽寡言少语,表情冷漠,实则是个极其心软的男人。死缠乱打装可怜,这男人便会心软。
      
      说来,这祝莲脸皮着实厚,又有几分小聪明。能让祝明奕这铁石心肠的男子动了几丝凡心,确实有几分本领。
      
      她本就长相柔媚,月色下一脸凄楚的模样,楚楚可怜。
      
      若让旁的男子看见,即使不会立马原谅,心里也会软上几分。
      
      只可惜,祝莲今日碰上了硬骨头。祝眀弈此子,虽三年前失忆,忘了前程往事,却并不是个傻的,他骨子里似乎天生带着几分矜贵之气。
      
      在落水村定居三年,他学习农耕捕猎,从一开始的拙手拙脚,到现在,被十里八乡村名赞一句勤快能干的小郎。他无时无刻不再学习如何做一个优秀的农家哥儿,但并不意味着他就真得如普通农家子一般,能接受一女多夫的事实。
      
      出轨的女人,他素来嗤之以鼻。失忆后,他曾想过,若是一辈子没有办法恢复记忆,在这有山有水的落水村生活一辈子也未尝不可。到时候找一个与自己心意相通的妻主,两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琴瑟和鸣。过上那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岂不羡煞旁人。
      
      没想到挑来挑去,眼界甚高。却被大雁啄了眼睛,竟然选了祝莲这么一个花心之女。被她一通胡搅蛮缠,险险付出了两份真情。
      
      想到这里,他的心里难免有丝郁气。
      
      再抬头看向祝莲的时候,心中的恶心感更甚。祝眀弈平时不喜欢与人动手,尤其是女人,他素来奉行“女子需要保护”的原则,但今日,腿被这浑身污秽的女人抱住,他如何也忍不了。抬起腿,一脚踢向她的胸口。
      
      习武之人,力气本就不是常人难比,祝莲身为一女子硬生生的挨了这一脚,身体像个麻袋一般,飞入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重重的砸在地上。
      
      只见她闷哼一声,眼睛一翻竟是昏了过去。
      
      此变故发生的飞快,一旁的李家三郎,似是将将反应过来。
      
      他一脸惊恐的抱起祝莲,手探她鼻息,发现怀中的女人只是晕过去后,这才出了一口气,抬手战巍巍的指着祝明奕,恼怒道:“你.....竟敢打女人?有何夫德?”
      
      却不料,月色下长身而立的男子,对他的威胁熟视无睹,看也不看他,转身足尖轻点,几个起落,很快消失在崂山空旷的平地上。
      
      谢琼暖望着他矫健的身手,心内暗赞,这就是传说中的轻功吗?
      
      她还以为是古龙、金庸大叔杜撰出来的,原来真的有。
      
      会轻功的美男,恩,确实犯不着与个出轨女搅在一起。
      
      围观了全程的谢琼暖暗搓搓的撇撇嘴,觑了一眼远处昏迷的女人。看着她那裸露的肌肤,忽觉无趣,打了个哈欠,悄无声息的回屋。
      
      今夜月色迷人,酒足饭饱,饭后围观一场真人捉奸全垒打,咸鱼该到了睡觉的时候。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