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凤朝(一更) ...

  •   说来奇怪,人死后不是阴曹地府,却恍然一梦,身穿异世。
      
      若说她是魂穿也就罢,至少能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有份户籍、有个身份,可是她却是身穿。
      
      穿成了自己十九岁的模样,身上的毒莫名其妙的没有了,自己还年轻了六岁。
      
      从河边苏醒过来,为了不引起他人怀疑,谢琼暖一路伪装成流民,跟着他们逃荒到落水村。村长祝百盛是个人精儿,打眼瞧着她模样出众,气质卓绝,以为是个官家走失的落魄小姐。千般谄媚、百般殷勤的帮助她去官府办理户籍,落户落水村。
      
      只可惜,村长的殷勤,维持了一个月,见识了她懒散无能的模样,便再不上前搭理。
      
      谢琼暖恰也落个清闲。她本就是一浮萍,随波逐荡,原以为一死解千愁,没想到上天不让她身死道消。换个世界,想让她积极向上、与人为善,广结好友?任劳任怨种田?考科举?
      
      不存在的,末世五年奔波她连活下去的斗志都没有,这会儿阴差阳错换了个没有丧尸,绿水环绕的地方。想让她勤劳致富,岂不成了笑话。
      
      她只想苟着,空间异能在手,吃穿不愁,犯不着为了别人的指指点点,委屈了自个儿。
      
      怪只怪她是个厨艺渣,不会做饭,每天吃零食泡面总不是个事儿,以往在末世虽物资缺乏,基地里却有食堂,总能吃上几口热食。
      
      如今搬到这穷乡僻壤多日,别说肉了,她竟是一口热菜也很难吃上,自己的厨艺自己了解,理论知识她都懂,但是你让她灶上炒上那么一盘青菜,能炒熟便是超常发挥了。
      
      对于谢琼暖而言,最不能忍的就是委屈自己的味蕾。在落水村安定后,她便时不时的跑到松花镇上,打打牙祭。
      
      末世里搜刮而来的金银珠宝,她空间内可以堆成小山,随意拿出一块玉便能换来不少银两,够她在镇上最好的酒楼,吃上很多天。
      
      但是她的口腹之欲仍然得不到满足,这坑爹的古代社会,比不上后世,调料众多,葱姜蒜、辣椒,类似的调味作物,落水村乃至周围十里八乡,竟然没有人知道这些它们长什么模样?
      
      要想生活过得去,吃饭何必去挑剔。
      
      谢琼暖只得这样安慰自己,心里才能好受些。往后若是有机会,她一定要让落水村的村民都种上这种调料,否则她的美食生涯,遥遥无期。
      
      悲伤的谢琼暖此刻还不知道,未来的某天当她真的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却后悔的要命,天杀的普及什么不好,竟然普及辣椒这种害人的玩意儿。
      
      镇上酒楼的饭菜算不上美味儿,但是总归能吃,最起码猪蹄儿、鸡腿全都不缺,即使缺少调料,吃肉也总是让人满足。
      
      想到前几日酒楼茶肆吃上的鸡腿儿,谢琼暖忽的便觉得饿了,饥肠辘辘之际,自个儿靠泡面饱肚儿。
      
      坐拥金山银山,却只能吃上这等食物,没人比她更惨。
      
      明天她还是得去镇上看看,馋肉,得买些熟食、肉食回来当零嘴儿吃。
      
      谢琼暖挑着担子回到自己临时搭建的小院,日暮已落西山。
      
      初秋的夕阳格外的红,洒在整个茅草搭建的屋檐上,满目余晖,煞是炫目。
      
      她的独家小院儿乃是临时搭建,统共三间土胚房,小院儿周围被栅栏包围着,两个月前她在栅栏外种了些末世里变异爬墙虎,如今已经枝繁叶茂,把整个栅栏包围起来,勉强能挡住院儿外人的视线。
      
      她把身上的担子卸下,水桶随意的摆放在院儿内。竟是不管不顾,抬步直接进了土柸屋内。
      
      这是间简陋的土胚房,房内被一个厚重的破布帘分成了两部分。
      
      抬眼能看见只有一张方形木桌。几只大小不一的缺口瓷杯摆在木桌上,木桌旁搁置着两张粗制的木凳。墙角堆着干枯的稻草也不知作何用处。此时若有外人站在门口,一眼看来,只觉家徒四壁。
      
      谢琼暖关上房门,穿过简陋的桌椅,掀开厚重的布帘,径直走入内室。
      
      内室所见光景,雅致温馨。哪里是家徒四壁,原是另有乾坤。
      
      整个内室,布置的明亮而舒适。
      
      其中最醒目的是张两尺宽的超大木床,木床上放着个厚厚床垫。床垫上另铺着的两床簇新的棉花被,柔柔软软,似乎人躺在上面,就像躺在云朵里一般。
      
      显见的床主人是个极端享受的主儿。
      
      木床的一侧置放一袖珍的梳妆台,梳妆台上摆着一应瓶瓶罐罐的护肤用品。
      
      一面大大的梳妆镜竖立在梳妆台上,人站在近前,竟是能把人的毛孔也照的清清楚楚。这个时代还没有出现玻璃制品,这样一面玻璃镜若是被有心之人见了去,如何不引起轰动。
      
      更遑论,这房间内的一应用品,样样奇特实用,任意一件拿出去,都能让人惊掉下巴。
      
      谢琼暖此人,精明的狠,知道自己是个惯不会委屈自己的性子,空间里的家用物品,她一定得拿出来用,为了避免他人怀疑,这才选择落户落水村,房子远远的建在人烟稀少的崂山。
      
      此刻正是农忙,鲜少有人会来,偶尔有人经过,俱都是些上山打猎的猎户。从山上下来便匆匆忙忙的赶回家,无人会无聊到去谢琼暖的屋内一探究竟。
      
      谢琼暖此刻有些饿,进了屋,换下身上破破乱乱的外衫,便用意念进了空间。
      
      说来,谢琼暖的空间异能末世已经升到十一级,如今经历一次穿越,空间的面积似乎又更加大了些。
      
      她把自己识海内的空间称之为里空间、子空间。里空间中放着谢琼暖在末世中搜集的各类书籍、武器、零食、种子、金银珠宝、家电卫生用品等一应俱全。杂七杂八堆在一块儿,有篮球场那么大。
      
      谢琼暖是个懒人,这么多东西,也就简单的分了类别,反正拿出来这些东西,只需要在脑内想到物品的样子,便会出现在自己手中。
      
      子空间的功能就比较神奇了,这也是谢琼暖空间异能比别人高级的地方,它可以种田,可带一活人进入。如今这子空间,不知因为何故,发生了异变,原本就一亩的良田忽然变大,目测增大至十亩,谢琼暖一进入空间便看见自己光秃秃的十亩地,虽然此刻已经有两亩地上结出鲜红的水果,新鲜的蔬菜,但是乍一眼望来,还是显得萧条不少。
      
      子空间能种田,长出来的蔬菜水果,只要一个月便能成熟,如果不进行摘取,便会一直开着,不腐烂、不掉落。
      
      但是子空间再如何神奇,它也得自己耕种,撒种,它才能开花结果。
      
      谢琼暖素来是个耽于享受之人,末世那会儿,为了还秦楚生那男人一个人情,她才累死累活的为基地造福。
      
      如今她无债一身轻,能躺着绝对不坐着,让她种田把十亩地都开垦完,岂不开玩笑?
      
      她如今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十亩地对于她来说纯属浪费,若不是为了随时能吃新鲜的蔬菜、水果,她连两亩地都懒得动手耕种。
      
      谢琼暖这会儿有些饿,进入子空间,在空间内摘了一小碗樱桃,手里提了一桶空间自产的水便出了空间。
      
      空间自产的水虽没有什么神奇的地方,但她总觉得比小清河那边的河水干净不少。之所以偶尔去小清河挑两担水,也仅仅只是为了掩人耳目。
      
      谢琼暖末世混了五年,生火烧灶的本事她倒会,不一会儿便烧了一锅热水。她把热水倒入开水瓶内,撕开一碗泡面,放入热水。等上三分钟便能开饭。
      
      饭前再吃上几个新鲜的水果,即使没有肉吃,这晚餐也能将就应付的过去。
      
      泡面吃完,天色渐晚,谢琼暖从空间找出几根粗蜡烛,点燃,屋内瞬间明亮起来,她打算看会儿这个朝代的民俗风情,朝代更迭情况。好在前些日,她在镇上留了个心眼,买来这本《凤国山海志》。
      
      她粗略的看了几天,书上的字是繁体楷书,末世没降临之前,她曾经辅修过古文学,对古代繁体字颇有研究。如今阅读这本书,并不艰涩。
      
      这是个架空历史的时代,女子为尊,男子为辅。一个女人可以有多个夫郎,一个男人却只能有一个妻主。
      
      这个时代,女人的出生率极低,男多女少成了这个社会的主要矛盾。
      
      据传先祖时代,本是父系社会,只可惜,由于两性出生人口的差距变大。不得不改成母系社会。
      
      后来秦朝实行大一统,建立大秦,当时秦皇受儒家思想影响深重,提倡道德、礼义廉耻之论。
      
      法令中,明确确立了女尊男卑的思想,并行文规范了男子的行为。其主张,男子守节,困囿闺阁等一系列封建统治措施,从而达到,女人统治社会的高度统一。
      
      秦朝时代对于男子生活自由和婚姻自由的压制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残酷程度。
      
      这也间接造成了男子们,困囿内帷,一生只能期盼女人临幸的悲惨命运。
      
      秦三世末年,群雄割据,战乱四起,乱世中出现一奇男子,骁勇善战,机智勇敢,以男子身份,发动农民起义,推翻秦三世统治,建立凤朝,改国号大凤。
      
      凤国成立后,为了社会稳定,建国男皇凤毅然力排众议,确立了女子为尊,男子为辅的社会制度 。废除“男子困囿内帷“ “男子守节”等诸多法令。鼓励男子走出家门,学习本领,自立自强。
      
      法令推行至今,已初见成效。
      
      女人虽依然在各行各业中占据主要统治地位,但各行各业也不乏出现一些优秀的男子,就连朝堂上,也逐渐有了男将军的身影。
      
      倘若一个男子足够优秀,他们可以招赘妻,凤国法令规定,只要有女子同意入赘,便称之为赘妻,赘妻不允许三夫四侍。只能有一个夫郎。以此来鼓励,凤国有志向的男子们,努力掌握各种技能,提升自己的社会地位,将来有足够的资本招赘妻,达到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目的。
      
      虽说凤朝放宽对男子束缚的法令推行不久,前朝恶习并没有全部改变,仍有不少小郎君娇娇怯怯,待字闺阁。但是一些优秀的,有抱负的男子,却很努力的改变自身现状。
      
      他们之中不乏一些特别优秀的男子,才能比女子更为杰出。有付出便有回报,招妻入赘,一生一世一双人,只叫贪于内帷的郎君暗自艳羡。
      
      谢琼暖读到这儿的时候,眸光闪了闪,唇边勾起一抹庆幸的笑来,还好她穿在这大凤朝,若是秦朝,所见男子,娇声细语,拈针绣花,裹小脚?
      
      满目都是娘炮,岂不雷人?
      
      大男人家家,一眼望去身高腿长,若是娇羞依偎在女人怀里,谢琼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倘若自己看见这种场面后,内心翻江倒海的心情。
      
      她素手翻页,烛火中,书页唰唰的响。
      
      凤国如今已经历经三任皇帝,上一任的皇帝为女皇凤敖青,她在位期间继续推行凤毅然在位时的法令。“与民休息”“女尊男辅”
      
      凤敖青统治前期,整个凤国,国泰民安,人民安居乐业,凤国国力达到空前鼎盛。然而好景不长,由于女性出生人口极底,凤敖青晚年,只得了九个皇子,九龙夺嫡日盛。
      
      皇太子凤明奕,率十万大军保卫边疆,抵御匈奴,骁勇善战,百战百胜,在民间威望渐盛。风头渐渐盖过凤高宗凤敖青,引起高宗忌惮,她晚年削弱太子手中权力,扶持皇二子凤楚生,与之相抗衡。夺嫡风波渐浓,朝廷动荡不安。
      
      三年前睿王凤楚生发动晋安之乱,在长宁门杀死了自己的长兄皇太子凤眀奕,凤楚生逼迫上一任女皇凤敖青退位颁布立储诏书,一杯毒酒将之毒死于太和殿内。风楚生顺势继承皇帝位,是为凤圣宗,年号晋安,史称晋安之乱。
      
      据杂谈所言,三年前的晋安之乱并不成功,凤楚生登位后,驻守西南的十万大军忽然人间蒸发。坊间传闻皇太子并没有死,他带领十万大局偏隅一角,等待时机夺回皇位。
      
      坊间传闻毕竟是传闻,无人会信以为真,谢琼暖拿起手中的书,轻笑,这大凤国现任的皇帝也是很有意思,放任此类夺位秘辛写进书内,读书人素来酸腐,看了这样一段历史,这位皇帝岂不是要让天下文人唾骂?
      
      当然皇帝如何想与她无关便是。
      
      她挑灯夜读,须得尽快了解这个女尊世界。
      
      忽然门外传来细细碎碎的行走声,谢琼暖神情一敛,反应速度极快的吹灭桌上的蜡烛,一个闪身融入黑暗中。
      

  • 作者有话要说:  大修为了某些情节合理,大家一定要重新看看,其实修完,我还挺满意的,就这样。
    有娘炮的男人世界我们不拍,到时候,让你们女主好好□□下这些好吃懒做的娘炮们,作者坚定讨厌娘炮,咩哈哈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