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期未期》雪满头 ^第19章^ 最新更新:2019-10-22 01:37:4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第 19 章 ...

  •   上元节这一日,我起了个大早。母亲听闻是同贺家姊姊一起的,登时如临大敌,一早便备好了新衣裳。海棠红的袄裙,配上了银白的狐裘,那上面的毛毛引得我打了好大一个喷嚏。
      
      怜薇本是拿了一支前头太子赏的玉簪来,我从铜镜瞥到,颇有些心虚,意味深长地同她道:“我巴不得贺家姊姊忘了玉簪这事儿,如今又巴巴儿地再戴一支,可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么?”
      
      怜薇一副受教了的模样,看得我心痛极了。我身边儿的人,怎的就这么实心眼儿呢。
      
      于是又换了一只年前母亲置办的步摇来,银线坠下来,随着动作前后摆动,看着也是俏皮。
      
      好容易捱到天色暗下去,晚膳是家宴,几房姨娘也在席上。我拿着箸这个戳一点那个挑一点,也吃了个半饱。因着是过节,元宵也是要用的。我统共吃了两只便腻着了,又夹了好几箸辣炒鹌鹑,方解了那甜腻腻的味道。
      
      等到华灯初上,晚膳也用了个差不多。我同母亲说了一声,便打算出门。大哥一手拿起大氅来,边往外走边披上身,“我同你一道。”
      
      我没多过纠结,便跟他身后,他回身看了看我,“放心,我只送你过去,你们且自逛你们的。”
      
      饶是我已早了一刻出门,到约好的那株两人合抱粗的大柳树下之时,已远远瞧见了树下的人影。
      
      我发觉贺家姊姊偏爱素色多些,这般满街张红挂绿的日子,她一袭月白长裙,披肩颜色亦是极素淡。
      
      我喊了她一声,一路小跑了过去。她本是面对着柳树的,如今偏过身子来望向我这边,原本冷淡的面容忽的绽开一缕笑意,像是初春刚刚解冻的凌冽溪水,即便同为女子,我都看愣了一霎。
      
      大哥缓缓走近,她才行了一礼,“这位想来是世子。”
      
      我点点头,将大哥拉近了些,介绍道:“这位是我大哥,秦凌玉。”又扭头看着大哥,“这位是我前几日新认的阿姊,贺南絮。”
      
      谁料我话音刚落,这二人竟是同时开了口,“我知道。”
      
      我一拍脑袋,也是,此二人都是上京混的熟透了的,又哪用得着我来一一介绍。
      
      贺家姊姊朝我温柔笑了笑,“我三哥本也是要来的,可不知为何,今日他同父亲入宫请安的时候,被扣了下,直到这时候还未回府。”
      
      我一惊,脱口而出:“这是何故?哪有上元节扣了人去的道理!”
      
      大哥沉着声音喝了我一声,“安北!”
      
      我自知失言,不再言语,可还是有几分忿忿不平。
      
      贺家姊姊柔着声音说:“不打紧的,一直没有消息下来,父亲也并不着急,想来不是什么坏事。”
      
      我这才略微安定了几分。贺盛那性子,我倒真有七八分怀疑他是进宫依旧不加收敛冲撞了贵人。明日我们启程,想来贺家也是差不多时候的。如今听得他无什么事,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
      
      可贺家姊姊瞧着是只带了两个丫鬟在身边的,我出门急,又是跟着大哥,除了晚膳时候跟着的怜薇,竟也没带旁的人。我思忖着今日解了宵禁,路上人多又杂乱,若是出了什么急事,虽说我照应自己绰绰有余,可再照应着贺家姊姊,就不敢说是万无一失的了。
      
      正巧这时候大哥说要我们慢慢逛着,晚些回府也无事,又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眼,补了一句:“我回去调几个护院来。”
      
      我忙拉住了他,“这都有个现成的,还要调什么?人多反而显眼。”
      
      大哥气笑了,抬手敲了我脑壳一下,“你当我是做什么的?”
      
      我忙讨好地拽了拽他袖子,“我这不是想着一来一回耗费时辰,还不一定找得到我们,我又是个惯爱挑事的,实在自个儿都放心不下。这是夸大哥厉害着呢。”
      
      这一番下来,大哥才勉强同意了同我们一道。却也是十分有眼力见儿的只隔了一段距离跟着,由着我同贺家姊姊在前面晃悠。
      
      我同贺家姊姊逛了小半个时辰,每个小摊前都要驻足一会儿,说说笑笑的,好不热闹。
      
      又逛了一阵子,见河边灯点的愈发多起来,便也想着去凑个热闹。
      
      桥上人来人往,我方朝那处走了两步,便觉一道目光落在我身上。不由得追着望过去,只见一人斜靠在桥头凭栏边,凉凉盯着我。
      
      不是旁人,正是太子殿下。
      
      我不禁打了个寒战。这人...我不是都告知了他不能赴约的吗!他脸上明显蕴着怒色,虽略加克制了些,可也是一身的修罗气儿,他站的那处,都没有什么人经过。
      
      我忙转过身去,拉着贺家姊姊要走。
      
      贺家姊姊不明所以,就连大哥远远跟着,看见我突然折回去,步子都顿了顿。
      
      我来不及解释,慌慌走了几步,甚至撞上了迎面而来的行人。贺家姊姊替我好声道了歉,可我望着周围,行人皆是三两成群,欢声笑闹,倏地想起方才见他那一眼。
      
      那桥上来来往往的人不可谓不多,或是凭栏远眺万家灯火,或是只路过此处,忙着去看桥那头的花灯,可在人群喧嚣之中,只他一个,格格不入。
      
      他许是等的太久了些,算起来,如今约莫有一个时辰了。等得久到他身上那袭玄色衣袍都恍惚融进了夜色里,是这万家的热闹里独一份儿的寂寥。
      
      他看起来,仿佛孤独得很。
      
      我心口突然像是被针扎了一下,细微的刺痛传过脉络,叫我生生停了步子。我若是这般走了,是不是也太不像东西了?
      
      我这才听得贺家姊姊在唤我,见我回过神来,关切道:“你可还好?”
      
      我摆摆手示意无甚大碍,又扭头去看了一眼,他双手搭在栏杆上,右手食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
      
      我按了按额角,十分歉意地同贺家姊姊道:“我有些事,怕是不能再逛了,不若叫我大哥送阿姊先回府?”
      
      贺家姊姊十分通情达理,替我拢了拢头发,“这灯会年年都看,也就是这么个样子。那我便劳烦世子了。”
      
      我又去同大哥细细嘱咐了两句,兼之保证了自己绝不惹是生非,好好看顾好自己,才将人交了过去。便是怜薇我也让她先同大哥回去了。
      
      于是只剩下我一个。我犹豫着往那头走了两步,想了想,又摸了摸身上荷包,恰巧看见身边叫卖着冰糖葫芦的小贩,眼睛一亮,便买了两支。
      
      我一手一支糖葫芦,深吸了一口气,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又在心底暗骂了自己一句到底何苦来招惹他,努力勾着嘴角,这才过去。
      
      他见我过去,身子直起来,转过身,凉凉地上下打量了我一眼,开口道:“你可知孤...”
      
      他话没说完,我一手塞了一只糖葫芦进他嘴里。见着他瞪大了双眼,一脸错愕,嘴里还咬着半颗红彤彤的山楂的模样,我强绷住笑,哄着他:“乖,咬一口。”
      
      他依言乖乖咬下了半个山楂,表情还是错愕的。我径直把剩下的塞在他手里,“不诓你,好吃的。”
      
      他依旧黑着脸,却将口中山楂咀嚼吞下了。我见他吃瘪,本是心情大好,自个儿也咬了一个下来,酸甜可口,消食是最好不过。可没嚼两下,胸腔那熟悉的苦味儿又泛上来。
      
      我一晃神,仿佛看见自己高高举着两支糖葫芦,有人一把拥住我,身上有些颤抖。
      
      我仿佛还压着笑意打趣道:“...不怕,我不会不要...的。”
      
      还有漫天漫地的雪,我的视线从那人肩头望向远方,一片素装银裹。
      
      苦味涌上来,甚至叫我有几分错觉,口中这山楂也是苦涩的。我呛了一下,没忍住,将口中山楂吐了出来,蹲在地上咳着。幻象这才退下去。
      
      太子轻轻拍着我后背,又拿手帕替我擦嘴,颇有几分嫌弃道:“你是三岁吗?吃个东西还能呛成这幅德行?”
      
      我抬头瞪他一眼,可刚触及他双眼,他的面孔便同方才幻象的人重叠起来。我下意识地往后躲了一下,躲过了他再度伸过来擦我嘴角的手。
      
      他的手在半空停了停,把手帕递到我手里,没好气道:“自己来!”
      
      我站起身来擦干净嘴,想着自己怕不是魔怔了,又咬了一个山楂下来压压惊。
      
      好处是这般一闹,他本想同我算账的心歇下去了几分。
      
      想来是觉着我算半个病人,不同我计较,可它依然别扭得很。
      
      他拉着我去猜灯谜,可方才贺家姊姊同我猜过了,是以他读谜面半句,我便报出了谜底——自然不是我猜的,贺家姊姊把这谜面猜了个大全套。
      
      是以他脸沉了两分。
      
      他又想起来拉着我去看灯,可这灯我同贺家姊姊也赏了一个遍,左看右看不过这么些东西罢了,便实诚地同他讲:“我方才看过了。”
      
      是以他脸又沉了两分,咬牙切齿道:“你闭嘴。”
      
      我便只好眼观鼻鼻观心,装作自己没来过的样子,同他逛下去。
      
      好在他也只再逛了逛,便觉得索然无味,停下了步子。
      
      此时我二人东逛西逛,已经偏离了灯会中心,此处少有人来往。
      
      我估摸着时辰,想着该告退了。可他忽的开口道:“怎的没戴孤赏的簪子?孤赏给你是叫你摆着看的?”
      
      我想起簪子这事儿便气得慌,便刻意摇了摇头上的步摇,“殿下还吞了我一根簪子,也不知何日能物归原主。”
      
      他轻笑了一声,“做梦。”
      
      我低低“哦”了一声,没想同他多做纠缠。
      
      他却是不依不饶,“今日便没有什么想同孤说的?”
      
      我想着他怕是依旧惦记着在桥上这一个时辰,便斟酌问道:“殿下昨日说的你且试试,到底作何解?”
      
      他散漫地望了东南角一眼,没言语。
      
      我也跟着望过去,倏地想起来,此处东南角,应当是大将军府。联想着今日贺家姊姊说的话,“贺盛是殿下扣下的?”
      
      他微微颔首,食指又习惯性屈起来。
      
      我有几分摸不清他的心思,即便是想着把旁人扣下,我便算不得有约在前,他也合该是扣下贺家姊姊才对。何况他堂堂太子,该是也不至于这般行事。
      
      转念一想,也是,他脾气向来古怪得很,兼之毕竟男女有别,他扣下贺家姊姊说不过去的,不如随便寻个由头扣下贺盛来得方便。没准儿贺家姊姊就因着担忧不肯出门了,即便阻断不了她出门,能出口气也是好的。
      
      我不由得心疼了几分贺盛,想着要找个时候赔罪赔罪才好。
      
      

  • 作者有话要说:  贺南絮: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贺盛: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萧狗彦:暖雨晴风初破冻,柳眼梅腮,已觉春心动。
    秦安北: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贺盛&贺南絮:附议!!!
    今天来的有点晚qaq小天使们晚安啦!
    所以为了改变一下我诡异的凌晨更文习惯
    周二请假一天(卑微)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77 2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南九是个小仙女、空青、9908、狒狒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只鲤鱼 13瓶;一蓑夜雨、喵喵喵、33574973 5瓶;山水、哎?蘭、XD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