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期未期》雪满头 ^第18章^ 最新更新:2019-10-21 00:49:2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第 18 章 ...

  •   披风被他系紧,手上又捧了暖炉,的确热乎许多。
      
      他把手收回去,冲我摇了摇那只灯笼,“这是你做的罢?你拿了孤的暖炉,用这来换,该是没什么好说的了。”
      
      这怎么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我自己的东西,我可没说愿意换。这人仗势欺人起来还当真是...纨绔!心里这么骂着,可考虑到方才他的劣迹,左右他想要的,我也拦不住。只是有几分昧着自己,挣扎了一下:“可它丑。”
      
      可他笑起来,“孤喜欢,那便是天底下最好的。”
      
      很久以后,他献宝似的把我曾做的那只小灯笼拿出来,告诉我他这些年来一直留着它,好好地留着。
      
      我笑了笑,在他满眼的期待里,接了过去。那是个星光很好的夜晚,他眼中也仿佛星光点点。我把灯笼打开,将烛台上的蜡烛吹灭了取下,安在灯笼里头。又拿了另一只燃着的蜡烛来,将里头那只点了起来。
      
      我深吸了一口气,轻轻把灯笼合上。
      
      那烛光在里头跳动,将两人的影子映的歪歪斜斜。火苗细长,延伸向上,忽的舔上了灯笼纸。
      
      他急了,想抢灯笼过去扑灭。
      
      我拦住了他,一同看着那灯笼一点点被火舌卷上,融进火里。我笑的很浅,一字一句告诉他:“那时候小,心血来潮做的小玩意儿,中间几道工序都不对,担了个灯笼的虚名,却见不得火。”,我看着火烧起来,又一点点寂灭,映在他眼底,于是他眼底那光芒也逐渐熄了下去。
      
      “很多事情像这灯笼一般,不过是徒有虚名。你留了那么多年,万般呵护,殊不知,最开始,它便是个残品。”
      
      他这话说得我便没法接了。怕着他再诓我什么物件儿去,远远望见大哥往这儿来,我匆匆把太子甩给了他,便告退回了房。
      
      第二日太子果真差人送了整整一盘玉簪来,并着一匣明珠。我数了数,统共十只,成色皆是上佳,款式上倒是略有不同的。我一一拿出来细细看了,好在没寻着哪个上头刻了他姓氏的——倘若真有,那怕是只能供起来瞻仰瞻仰,末了再感叹一句皇恩浩荡的了。
      
      东西自然是先送到母亲手里去,再转给我的。母亲很是欢喜,一连几天晚膳都是我惯爱的样式。父亲却脸色沉了两分,叮嘱我叫我切莫同太子走得过近了。
      
      我只顾得上扒拉那几道爱吃的菜,十分应付地点点头,心里却道,我倒是想离他远些,可跑得了和尚又跑不了庙,他来府上一找一个准儿。
      
      太子隔一两日便送东西来,先是首饰摆件儿一类,许是见我没什么反应,这几日又开始送各类小玩意儿来把玩,前日里甚至还送了一箱话本来。灵怪志异,传奇人物,甚至还有那“问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的话本子。
      可我看着一片片的字儿便头晕,听的多半是军营里寥寥长夜,叔伯们把家乡的故事就着月色倒成满满一盅,一点一点灌醉我的。
      回了上京,身边的怜薇是识字的,我便总叫她念给我听,是以我也总爱带着她,与她更亲厚些。此时她望见这整整一箱,兼之我欢欢喜喜说了一声“日后有的听了。”,脸色都有几分垮了。
      旁人送东西,还是能委婉拒了的,他不成,他那用的不是“送”字,用的是“赏”字。
      
      直到我一日里忍不住问他:“殿下,今年收成是不是极好?”他不知我为何问这个,只微微颔首道:“河清海晏,时和岁丰。你看今岁除夕那场大雪,必当是瑞雪兆丰年。”
      
      我了然地应了一声,“怪不得殿下赏赐起来没完。”
      
      他曲起手指敲了敲身后的木道栏杆,我隐隐觉着他实是想敲在我头上的。那栏杆上积的雪花被震下去一些,我摸了摸自己头顶,悄悄退了半步。
      
      自那以后,太子送赏赐来的次数终是少了起来。
      
      贺家姊姊也来过几次,每次待得都不久。她同太子仿佛商量好似的,日子完全岔开来,是以这冬我都没能好好睡几次到日上三竿的觉。
      
      这几日北疆那边传了信来,说是不大安稳,唯恐胡人有动作,望着父亲早日回去主持大局。父亲便定下了正月十六启程。
      
      这日里好容易没人打扰,又是个万里无云碧空如洗的好天气,便去后院里头练了一会儿枪。
      
      练了大半个时辰,出了些汗,觉着口干,我又惯不爱带人来练武,只想着这儿离母亲那儿近一些,去歇上一会儿。
      
      我只迈了一只脚进屋里,便听得里头吵吵嚷嚷,于是又把脚缩了回去。
      
      本是打算转身走的,只是听得母亲提及我名字,不由得停下了脚步,仔细听着。
      
      我自然知晓母亲不愿我在北疆待着,只是不成想,她竟以那飘渺虚无的婚事为由逼父亲将我留下。
      
      我心底不知怎的,骤然升腾起难言的恐慌,整颗心像是被紧紧攥住了,肺腑之间又翻涌起那种难言的苦味儿,而这次来得比往常更汹涌些。
      
      我没忍住咳了出来,这一咳竟久久未能收住,一直咳到干呕了两下还未见好。父亲母亲听见动静便出来了,母亲扶着我,轻拍着我后背顺着气,递了一杯水来,我忍着喝了一口,又被呛了一下,登时咳得眼泪都出来了。
      
      底下有人慌着请了郎中来,我被搀扶进内间,盖了厚厚一床棉被,又加了两个炭盆,外面雪梨汤在炉上小火煨着。
      
      一时之间兵荒马乱地也顾不上说别的,待到郎中来了,我也不怎么咳了。郎中替我诊了脉,写了药方,又叫我含了一枚药丸——倒不怎么苦,才同父亲说道:“侯爷不必焦急,小姐此番是急火攻心,兼之这几日久处室内炭盆燥热,方才又出汗吹风凉着了,这才勾起肺火。这药喝个两日,心头火消下去,自然便好了。”
      
      父亲谢过了郎中,又亲送了两步,才折回来坐我榻前。“你方才是不是听到了?”
      
      我点点头,偷偷瞄了一眼母亲,口中还含着药丸,含糊道:“没听多少,只是听见母亲要把我留在上京城里。”
      
      父亲叹了口气,“你母亲思量的也对。你终归是要嫁人的,北疆那处,于男儿是好磨炼,于你,却并不妥当。我们只盼着你能顺遂一生,过得如意喜乐便是了,其他的自有我和你哥哥们。安北,你可明白?”
      
      我又有些急切,咳了几声,抓住了父亲袖子,“安北明白,可那不是安北想要的。嫁不嫁人,嫁到谁家,都不打紧。留在北疆,我才能如意。”见母亲面色不为所动,我又急急补了一句,“即便是终究要回来,可我离说亲的年纪还有几岁,并不急于这一时的。”
      
      父亲笑了起来,“听听,还是孩子话。”
      
      我心里恐惧更甚。仿若耳边有人一遍一遍告诫我,“你必得跟去。你若是不能留在北疆,日后必然绝望懊悔至死。”
      
      我用力扯着父亲袖子,“安北始终记得父亲为我起这名字的缘由。既然担上了这名字,又怎么能有退回去的道理?”
      
      我不住咳着,可眼神没敢松懈半分,只死命盯着父亲,一副不达目的誓死不罢休的架势。
      
      父亲抚摸了抚摸我头顶,转头对母亲说:“她这坚定模样,这才是我秦家的血脉该有的样子。芷柔芷殊那两个孩子,你教导得虽是极好,可少了一份儿血气。”
      
      母亲瞥了我一眼,我慌忙把头低了下去。“芷柔已成了亲,芷殊的婚事也有了着落。都是极好的姻缘。在府上养得便娇贵,嫁过去也是安乐一生。即便是少了两分血性,可本就是女子,这般顺遂一生,也是足够。”
      
      父亲站起身来,“安北还小,便再放上几年也无妨。日后议亲,有府上照应,还怕她寻不到好去处不成?”
      
      我心里清楚,父亲这话意思便是要带我回北疆了,登时放下心来,也不咳了。
      
      眼见着上元节近了,又了却心中一桩大事,我欢喜得很,一连喝了三日药,也未曾怨过苦。
      
      贺家姊姊递了信来,邀我上元节同去逛逛。往日里我都是跟在两个哥哥身后看灯,倒是难得能同姊妹出去,便就爽快应下了。
      
      太子殿下差人送东西来的时候,也带了口信,叫我那日里去桥下等着他。我自然是爽快拒了,为了表示歉意,还是亲写了信,才叫人带回去给他的。信纸洋洋洒洒写了一整页,实则没多少字,我写起字来张狂得很,这一句的开头一捺下去能连到下一句里去,端的是一个潇洒。
      
      信上言简意赅地说了已与他人有约在先,实是不能奉陪,承蒙殿下抬爱,改日定当赔罪。又诚诚恳恳道了对此事的歉意与遗憾,我自个儿看着都有几分动容。至于改日赔罪,过了上元节,我便去北疆了,那时候天高皇帝远的,改日也便是明岁了。我便不信他能斤斤计较这么久。
      
      没成想太子叫人传了信回来。烫着金边的信封,我小心翼翼拆了开,里头却只一张小条。
      
      他字迹同我一般,走的是龙飞凤舞的路子,可也不知为何,他写的草草一眼便是龙凤呈祥的大气,我写的再仔细看,也只能是龙争凤斗——还是打得十分不雅的那一种。
      
      纸条上只四个字——你且试试。
      
      他既然是叫我试了,那我自然是要试试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HE!!!不过我控制不住我撒玻璃渣的手...毕竟上辈子安北那么惨,是该让萧狗彦也好好疼一疼的。(愉悦的微笑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南九是个小仙女、却尾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良月廿八 50瓶;这工轻 6瓶;喵喵喵、33574973 5瓶;老幺yeah、曲居居、77、你头发乱了喔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