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第八章 ...

  •   没本事的殷大大最后还是怂兮兮地给编编开了门。
      
      然后目瞪口呆地看着疏风从行李箱上里拿出一把塑料菜刀,似笑非笑,背后似乎有熊熊黑色火焰燃烧。
      
      疏风:“我想,你不给我开门,也不接电话,不回微信,一定是因为已经稿子已经写完了对吗”
      
      殷迟:“……没。”
      
      疏风:“呵!”
      
      塑料菜刀虎虎生风:“是什么给了你勇气,让你放了我鸽子”
      
      殷迟沉吟道:“如果我说自己穿越了,刚刚才回来,你信吗?”
      
      疏风冷笑:“你怎么不说自己飞升了?需不需要我打你一顿,切实行动教你什么叫人要少做梦?还有,谎话连篇的坑货,你现在已经没有一点信誉了!”
      
      最后,说了真话然而没人信的殷大大在菜刀的威胁下,坐在电脑前,勤劳的开始码字。
      
      在终于把欠下的还上后,他松了一口气,对编辑疏风道:“我接下来一段时间想暂时停笔。”
      
      疏风给了他一个冷漠微笑:“您老还记得自己开了多少坑吗?”
      
      殷迟手速还行,之所以老是拖欠稿子,是因为他这个人热爱作死且喜新厌旧,每次在写的小说正到一半,就会迷上其他题材,总是忍不住自己蠢蠢欲动开坑的猪蹄。
      
      然而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殷大大颤抖着手打开了自己的专栏。
      
      ——一、二、三……八
      
      数清楚的殷迟无语凝噎,并且深切反思自己为什么会那么作死。
      
      疏风冷冷一笑:“看清楚你还欠了多少债吗?”
      
      “还记得今年年初你是怎么跟粉丝说的吗?”
      
      “需不需要我重复一下?说自己今年一定填完一半坑的殷商大大?”
      
      殷迟哽咽:“……我错了。”
      
      “晚了。”编辑十分鬼畜,“放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你给我老老实实更文吧!”
      
      “对了,按照计划,两个月内你就应该完成《唐风》,别忘了。”
      
      “要是到时候再出幺蛾子——呵呵。”两个字道尽千言万语。
      
      殷迟一口血哽在喉咙里,丧丧地打开《唐风》,根据大纲,这本小说至少还有一百二十万字,要在两个月写完,每天至少得更新两万字。
      
      两万字!不是两千字!
      
      脑壳疼。
      
      但更新还是要更新的。
      
      殷大大常常喜新厌旧作死开坑,但至今没被粉丝们乱棍打死,就是因为他虽然老是找各种理由拖稿,但只要开了的坑,最后吐血也会填完。
      
      而且质量还很有保证。
      
      理了理《唐风》剧情线,殷迟开始辛勤还债之旅。
      
      码字间隙,还想了想死亡游戏这把悬在头上的剑。
      
      在游戏世界他已经度过了十多天,但出来后却只过了十三个小时。
      
      殷迟不知道这中间是怎么换算的,打算之后问问系统。
      
      不过现在哪怕天塌下来,也还是码字最重要。
      
      晚上十点的时候,终于攒够两万字,正打算发上去的时候,耳边叮咚一声:【至高系统:您即将进入游戏——《紫罗兰城堡》,请做好准备。请完成以下任务1、主线:成功存活五天 2、成就任务:审判有罪者】
      
      殷迟:“……”
      
      不是,等等,你好歹让我把这两万字发上去啊!!!!
      
      ———
      
      重新恢复意识的时候,殷迟正坐在一辆马车里。
      
      车子里光线昏暗,除了他以外,还有三个人,一对二十来岁的小情侣,一个头发五颜六色的杀马特少年。
      
      小情侣里的男生哆嗦着对女朋友说:“小颖别、别怕,我一定会保护你。”
      
      杀马特嘲笑:“怂包。”
      
      殷迟打开车窗。
      
      挂在车角的铃铛叮铃铃响,他注意到连上他坐的这辆,一共有三驾马车。
      
      如果后面两架也是四个人,且都是玩家的话,那么这次任务一共十二人。
      
      男生被他开窗的动作惊了惊,尖着嗓子像被拔了尾巴毛的鸭子:“你别乱——”
      
      剩下那个字突然卡在了喉咙里,瞳孔剧烈收缩。
      
      殷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马车夫苍白像是阴魂的脸突然转了过来,“还有三十分钟就到了,客人们不用着急。”
      
      脑海里突然浮现了一段被系统强塞进来的记忆,记忆告诉殷迟,他和另外十一个玩家作为客人,被邀请前往一座名为紫罗兰的城堡参加宴会,宴会将在第五天的傍晚举行,而他的身份,是城堡主人从没见过面的远房亲戚。
      
      殷迟眨眨眼,对马车夫阴惨惨的脸露出温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为了能有一段更快乐的旅途,能为我们介绍一下城堡和它的主人吗?”
      
      马车夫拧过头:“到了你们自然知道。”
      
      他的嗓子像是冰块摩擦地面发出的声音:“给你个忠告,胆大的小子,城堡里盘旋着不甘的恶鬼,过分的好奇心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如果被盯上,他会把你撕成碎片。”
      
      殷迟若有所思,目光落在山下那座巍峨雄壮的城堡,关上了窗。
      
      男生从嗓子眼儿溢出愤怒:“你怎么这么鲁莽,万一出了——”
      
      他叫做小颖的女朋友一巴掌拍在他头上:“闭嘴,怂就能活了吗?你怕是在做梦。”
      
      教训完男朋友,姜颖压低了声音问:“这位先生,你刚刚为什么要跟马车夫搭话?”
      
      殷迟也压低了声音:“提前套取一下情报。”
      
      杀马特少年怀疑:“你怎么确定能套取到情报?”
      
      殷迟眉目含笑,一片坦然:“我不确定,不过试试又不会少块肉?”
      
      被女朋友教训了的男生不服气:“这个游戏那么可怕,你这种行为会给我们其他人带来危险。”
      
      杀马特不高兴:“别把老子跟你算一起,软蛋!”
      
      男生涨红了脸:“我不信你不怕,这可是真要命的!”
      
      杀马特恼羞成怒一样涨红了脸:“老子才不怕!”
      
      殷迟无语地看着游戏还没正式开始,这两个人就先吵了起来。
      
      他打断两个人的对话,解释道:“【死亡游戏】也是游戏,而且我猜大家都不是经过了很多任务世界的资深者,那么游戏中很可能存在新手时间。这段时间只要不太出格,不会触发死亡机制。”
      
      就像殷迟的第一个任务世界,看起来恐怖,但只要在“新手时间”,也就是江知仍是人类的前几天没有自己作死去欺负小孩儿,那么江知即使仍然要杀任务者,也会放到最后,只要警觉一些,赖在警察局这种地方,活过十天的几率很大。
      
      而且这一次的任务从系统给的信息来看,很明显主要发生地点在城堡,那么这段路上的时间就很可能属于“相对安全时间”,不能浪费,最好刺探一下消息。
      
      男生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被他女朋友一巴掌拍了回去。
      
      姜颖对殷迟道:“这家伙说话不过脑子,典型的嘴快人蠢,大兄弟你别介意。”
      
      殷大兄弟:……
      
      杀马特也被这三个字震了震。
      
      这女孩子温柔纤瘦的样子,没想到开口居然是这个画风。
      
      姜颖:“我叫姜颖,这是我男朋友徐赫,我们是在读大学生。”
      
      杀马特:“叫我光哥就行。”
      
      徐赫:“你占谁的便宜呢?”
      
      “咔哒”,殷迟打开了窗户。
      
      马车夫阴恻恻的脸转过来,正要吵起来的两个人瞬间安静如鸡。
      
      马车夫:“你干什么?”
      
      殷迟温和带笑:“没什么,就是车子里闷了些,开窗透个气。”
      
      说完,他把窗户关上,转头笑问两个人:“吵完了吗?”
      
      杀马特、徐赫:“……吵、吵完了。”
      
      “那好。”殷迟看起来脾气很好的样子说,“那我也自我介绍一下,迟商,一个普通写手。”
      
      其他人安静如鸡。
      
      不,你不像一个普通写手,你像一个狼灭。
      
      狼灭殷迟介绍了一句后,自顾自闭上眼睛休息了。
      
      并没有来一场“如何安全度过游戏”的讨论。
      
      比起考虑死不死的,他宁愿去睡觉。
      
      进游戏的时候刚刚晚上十点多,还码了一天字,又累又饿,游戏系统真是不会挑时候。
      
      在殷迟打盹中,他们到了城堡。
      
      馥郁的花香充斥鼻端,黄昏中,被紫罗兰包围的城堡美丽又静谧,一点也看不出将会发生什么。
      
      “好漂亮。”姜颖忍不住低低道。
      
      后面两辆车每辆同样装了四个人,一共八个人,里面有两个女生,三个中年男人,三个小年轻。
      
      但不同于车里,谁也没有上来打招呼,大家似乎暂时根据马车,分成了三个派别。
      
      殷迟扫了一眼不再关注。
      
      城堡门口,一个穿着蕾丝花边礼服,有着天蓝色眼睛的年轻人带着热情笑意:“欢迎来到紫罗兰城堡,我远道而来的客人们。”
      
      大拇指上戴了个扳指的中年玩家越众而出,在所有人之前抢先和城堡主人说话。
      
      虽然抢先交涉可能有危险,但有更大可能有收获,这很正常,风险总与机会等同。
      
      殷迟听着他们说话,知道了这座城堡属于莫里斯家族,而这一任主人,也就是他们面前长相俊秀的年轻人叫兰迪,刚刚继承城堡满三年。
      
      寒暄完,兰迪热情地道:“我的朋友们,城堡里已经为大家准备了丰盛的晚餐,等仆人带各位在房间安置好行李后,请大家来餐厅享用。”
      
      城堡用石头铸成,远远看着巍峨美丽,然而踏入之后,却只感觉阴森又恐怖。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过于潮湿,殷迟总感觉有股寒意自脚底而起。
      
      端着烛台的女仆领着他们去往房间。
      
      除了女仆手上的蜡烛,剩下的光源只有隔着远远距离,嵌在墙上的一个个烛台。
      
      昏黄的烛火在阴森昏暗的走廊里摇曳。
      
      殷迟马车的四个人坠在最后,杀马特在这渗人的气氛中微微哆嗦,找话题道:“迟哥你是写小说的,有没有听过跟紫罗兰有关的故事?温馨一点的。”
      
      殷迟眨眨眼:“我没听说过跟它有关的温馨故事,只听说过长得好看的花下面是因为埋了尸体做花肥,你要听吗?”
      
      “不不不。”杀马特疯狂摇头,在这种恐怖的地方,您老为什么还能如此淡定地讲鬼故事!!!
      
      客房到了。
      
      房间是连在一起的十二间客房,女仆没有多做安排,任由客人自己挑选,于是无可无不可的殷迟分到了最后一间。
      
      拧开把手进去,房内陈设很华丽,宽大的镜子,红丝绒床帐子,还有插着鲜花的珐琅花瓶,以及一张宽大的床。
      
      殷迟忍不住满意了些,被压下的困意慢慢起来,就在他快忍不住想睡一会儿的时候。
      
      “啊啊啊!!”一声尖叫打破宁静。
      
      殷迟到的时候,去得快的人已经在房间里围成了一圈,而原本被安排住在这个房间的人脸色惨白。
      
      插在花瓶里的玫瑰不知道什么时候凋零,从剩下的残枝里蜿蜒出大量鲜血。
      
      鲜血淌过花瓶和雕花桌子,最后在地上形成了几行优美的字。
      
      “我借着爱的轻翼飞过园墙,
      
      因为砖石的墙垣无法把爱情阻隔……
      
      亲爱的,亲爱的,
      
      当月亮升至最高空的时候,
      
      我在湖边凉亭,
      
      我们定情的地方等你,
      
      等你一起重温那年舞会上美好的回忆。
      
      等着你带我奔向理想的远方。
      
      ——你的爱丽丝”
      
      

  • 作者有话要说:  我借着爱的轻翼飞过园墙,因为砖石的墙垣无法把爱情阻隔(出自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
    七糖这两天回了老家,行程很混乱,又放了大家鸽子,忍不住想打死自己,但承诺会把前面落下的补上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