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九章 ...

  •   杀马特挨挨蹭蹭,远远地把头伸过来问:“那上面写的啥意思啊?”
      
      殷迟:“大概是……相约私奔的意思?”
      
      杀马特看了看住在这个房间的玩家,酒糟鼻、小眼睛、厚嘴唇,“她……眼瞎?”
      
      该玩家惊恐中都不忘愤怒地瞪了他一眼。
      
      殷迟对他说:“你知道什么人死得比较快吗?”
      
      杀马特:“什么人?”
      
      殷大大:“话多的人,比如你。”
      
      “……!!!”
      
      原本住在这个房间的中年人和同一辆马车里的另外两个人好像正好认识,殷迟听到他们叫他郑学。郑学脸色惨白,嘴唇哆嗦,手足无措:“我该怎么办?我是不是被盯上了?”
      
      最先站出来跟城堡主人交流,戴着扳指,自我介绍叫何申的男人在别人都离得远远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怕,既然是游戏,就不可能不给生路,最重要的是先冷静下来。”
      
      “而且——”何申压低了声音,“这应该是个邀请,实在害怕的话,你也可以选择不去。”
      
      郑学愣愣地盯着他,如同抓住救命稻草,重复问:“我可以不去?”
      
      何申:“当然,这完全取决于你自。”
      
      像是想要寻求更多的认同,郑学把目光转向了蹲在血液旁的殷迟,绷紧一根弦,极度紧张又极度虚弱地道:“我不去也没关系的对不对?”
      
      殷迟正在观察地上血液形成的字迹,他凑近闻了闻血液的味道,抬起头:“你问我吗?”
      
      “如果你问我的意见,那么我建议你,最好不要。”他淡淡道。
      
      郑学先是一抖,然后突然焦躁愤怒起来:“你知道什么?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又没有被鬼盯上。”
      
      不同的人面对恐惧和危险的反应也不同,有些是努力勇敢起来,而有些是将恐惧变成虚张声势的愤怒,同时转嫁到其他人身上。
      
      郑学就是后者。
      
      殷迟倒也不生气,他支着下巴,目光仍旧在地上的“私奔邀请”上:“我只是给个建议,怎么选看你自己。”
      
      郑学咬着牙:“我看你就是想让我去送死,好借此找到活着的办法!”
      
      殷迟抽出笔,在他那坑爹的道具[笔记本]记下了地上那段话,没有理会郑学。
      
      但郑学却不依不饶:“你说,你是不是想让我去送死?是不是?”
      
      杀马特:“你会不会听人话?我迟哥都说了怎么选看你自己,难不成你不想去还能绑着你去吗?”
      
      “谁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我——”
      
      殷迟突然站起来,冷淡的目光让郑学接下去的话突然说不出口。
      
      “去不去是你自己的事,不想去你也可以听他的。”殷迟看了一眼何申。
      
      对于孩子,殷迟还有耐心和善心,对于成年人,冷酷无情的殷大大只想说,哪凉快哪待着去。
      
      郑学被他一眼定住,几秒后,背脊陡然弓了起来,像是瞬间泄了大半精气,张了张嘴,低低地说:“对不起,我、我太紧张了。”
      
      殷迟:“跟我没关系。”
      
      “客人们,请到餐厅用餐。”端着烛台的女仆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门口,也不知道已经在门口站了多久。
      
      房间里人被吓了一跳。
      
      没人应声。
      
      出现在这个地方,在烛光中身形缥缈如鬼魅的女仆怎么看怎么可怖,他们甚至忍不住猜,她会不会根本不是人?
      
      殷迟收好抄录了“私奔邀请”的本子,率先打破沉寂,跟着女仆往餐厅走,杀马特随后跟上他,其他人也断断续续跟了上来。
      
      餐厅里,长条形的餐桌上摆满了丰盛的食物,烤小羊排、土豆浓汤、鳕鱼排、烤面包……
      
      食物的香气直往鼻子里钻,但几乎所有人都没有胃口,餐叉拿在手里迟迟不动。
      
      ——除了殷迟。
      
      他在所有人灼灼的目光中,用极其出众的西餐礼仪,愉快地用起了晚餐。
      
      肉烤得恰到好处,汤咸香可口,面包松软美味。
      
      这顿高质量的晚餐,成功打消了殷迟大晚上被系统绑走所带来的愤怒。
      
      他咽下两三口食物,而且没确定没有任何异常后,其他人才陆陆续续开始用餐。
      
      杀马特把头凑过来,支支吾吾地问:“迟哥……你就不怕,那什么有问题吗?”
      
      他用眼睛瞟了瞟餐桌上的菜。
      
      “所以你打算饿死?”殷迟一针见血。
      
      杀马特奄了。
      
      至少还要在这地方待五天,要是不吃东西,鬼来了跑都跑不快。
      
      用餐的时候,何申特意挑了个离城堡主人兰迪近的位置。
      
      他趁此机会试探:“能受邀来到城堡,我感到无比荣幸,亲爱的兰迪,我已经迫不及待了,五天后的宴会有哪些活动,可以先告诉我吗?”
      
      其他人竖起了耳朵。
      
      杀马特悄悄嘀咕:“我靠,这才是个狠人,还不知道是不是那东西呢,就叫上亲爱的了。”
      
      殷迟看了他一眼。
      
      他一怂,乖乖在嘴巴上做了个拉拉链的手势,表示自己接下来安静如鸡。
      
      餐厅不同于走廊,点着几十支蜡烛,将四周连同兰迪苍白的脸色照得纤毫毕现。
      
      他用帕子捂住嘴咳嗽了好一会儿,秀丽的眉眼浮上忧郁:“何,我的朋友,能够见到你,与你一起共度一段美好的时日,是我苍白无趣的生活中少有的快乐,但令人的痛恨的是,盘旋在城堡中,威胁着所有人生命的恶鬼令我们无法愉快享受时光,我能理解你对宴会的期待,我的朋友,那的确本该是一个美好的夜晚。然而遗憾的是,我不得不告诉你,它将要被我们用来与恶鬼宣战。唉……这一切是多么令人沮丧,请原谅我,我实在不愿意多谈了。”
      
      满眼蚊香圈的杀马特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问道:“他说了一大堆,都是什么意思?”
      
      殷迟:“……意思是五天后的宴会我们要直面恶鬼。”
      
      “!!!”
      
      殷迟没管惊恐的杀马特,开口问城堡主人:“我们的同伴中,有人的房间里玫瑰凋零,出现了一行用鲜血写的字迹,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也是那个恶鬼做的?”
      
      兰迪深深叹了一口气,天蓝色的眼睛忧郁又悲伤,仿佛下雨的天空:“不,那不是,那是可怜的爱丽丝,我的妹妹,她正是惨死于那恶鬼之手。”
      
      被“可怜的爱丽丝”相约私奔的郑学激动地说:“那你可以让她不要来找我吗?又不是我杀了她,我跟她没仇没怨。”
      
      兰迪遗憾地道:“很抱歉,自从爱丽丝惨死于恶鬼之手,她的灵魂就已经被恶鬼控制,我无法与她沟通,她正在堕落成恶灵。”
      
      绝望的郑学最终仍旧只能和其他人一起回到了房间。
      
      夜越来越黑,除了殷迟,其他玩家都竖起了耳朵不敢睡觉,等待着这一夜好好过去或者发生点什么。
      
      殷迟坐在窗边,从这个位置,他能看到湖边的部分地方。
      
      不过坐了没几分钟,困意越来越浓,他想了想,在找线索和睡觉之间,果断选择了睡觉。
      
      把红色的天鹅绒被子拉到下巴,心大的殷迟舒了一口气。
      
      虽然这被子颜色很不吉利,但舒适度上佳,他就不挑剔了。
      
      在彻底进入睡梦的前一秒,“咚咚咚”,房门突然被敲响。
      
      殷迟顿了顿,打算闭上眼装死继续睡觉。
      
      反正如果真是鬼,还指望他开门吗?
      
      特别是这种打扰人睡觉的鬼。
      
      “迟哥,迟哥您快开门,我是小光。”
      
      殷迟:“你说是就是吗?”
      
      小光:“我真的是。”
      
      殷迟:“鬼也这么说。”
      
      “……”杀马特小光自证身份,“在马车上的时候,我还嘲笑了徐赫那胆小鬼。”
      
      “而且我这么英俊帅气的人,谁能冒充得了?”
      
      殷迟给他开门,杀马特一溜烟挤进来。
      
      “哥你是不是被我最后一句话打动了?”
      
      “算是。”殷迟在他忍不住咧起嘴角的时候慢悠悠道,“毕竟,脸皮这么厚的鬼,我觉得应该不容易找。”
      
      杀马特委屈,然而并不敢反驳。
      
      殷迟:“你来找我干什么?”
      
      “那啥,您就要睡啦?还这么早……”后头的话在殷迟的目光中越来越小,“好吧,其实我就是有点害怕,想找您一起壮个胆,哥,您是我哥,能不能让我在您房间里打个地铺?”
      
      “别叫我哥,我没有一个彩虹头弟弟。”
      
      杀马特:“……”
      
      殷迟:“为什么来找我?我打不过鬼,来了真遇上鬼也是送双杀。”
      
      杀马特:“因为您看起来就正直可靠,身有浩然正气,百邪不侵——”
      
      “说实话。”
      
      彩色头毛一抖,“好吧。”
      
      他端正坐好:“其实是因为我这个人第六感特别灵,第一次看到您,它就告诉我,哥您就是我找的那个命中注定的人。”
      
      殷迟鸡皮疙瘩瞬间暴起,他打算开门送客。
      
      杀马特立马怂兮兮,抱着他的大腿不放:“我不皮了,哥您别生气。”
      
      他一骨碌把话倒完:“其实我没说谎,真的是我的第六感告诉我跟着您活下来的几率最大。而且您像我一个长辈,让我特别有安全感。”
      
      殷迟把腿□□,“我像你爸?”
      
      “什么像不像啊,您就是我爸,迟爸爸!”
      
      吃粑粑?
      
      这是什么糟心称呼?
      
      杀马特:“我不会一直打扰您,您就让我呆一晚,就一晚?那家伙房间就在我隔壁,而且入夜开始,我心就砰砰砰直跳,实在坐不住,才——”
      
      殷迟突然抬手,堵住了他剩下的话。
      
      杀马特一脸疑惑。
      
      很快,当四周安静下来的时候,他的耳朵突然捕捉到了一阵悠扬悦耳的钢琴曲。
      
      他睁大眼看向殷迟。
      
      殷迟将食指竖在唇边,示意他安静,悄悄走近窗子,望向湖边。
      
      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了大雾,雾气笼罩之下,一切都朦胧而又不清楚,唯有钢琴旋律悠扬又诡异。
      
      过了约莫半个小时,那钢琴曲还没有停,一遍又一遍重复,杀马特心里发慌,正想悄悄问殷迟怎么办。
      
      殷迟突然开口:“变了。”
      
      杀马特:“???”
      
      殷迟侧耳,将那钢琴曲的声音听得更清晰:“曲子变了。”
      
      面对杀马特疑惑的眼神,他没有继续解释,将目光投向墙壁,那个收到“私奔邀请”的人住的方向。
      
      “啊!”一声惨叫划破夜空。
      
      来到紫罗兰城堡后的第一个夜晚,首个死者出现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补更第一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