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殷先生,你昨晚做了些什么,请如实回答。”做笔录的警察和他相对而坐,很快问。
      
      “十点二十多我从殡仪馆回到家,之后一直呆在自己的房间里,直到今天早上六点在院子里洗漱,然后出发去殡仪馆。”殷迟脑子有点乱,但这不妨碍他很快理清思路回答。
      
      “你最后一次见江二和蒋婷是在什么时候?”蒋婷就是那个单身女租客。
      
      殷迟没隐瞒:“昨天晚上回到院子门口时。你们说他死了?他怎么死的?难道也是摔在地上磕着头?”
      
      他并没有掩饰自己话里头的讽刺。
      
      这样可能对死者不大尊重,但殷迟一向觉得,有些人不能因为死了,就改变是个人渣的事实。
      
      警察皱眉:“你只要好好回答就行,其他的别多问。”
      
      殷迟不知道,他还真说中了,江二真的是摔死的。
      
      具体得知情形是在进警察局后的当天晚上,殷迟因为江知和江二有矛盾,警察也查到他刚刚举报江二,加上三个人前后脚回到家,他的杀人嫌疑最大。
      
      但是断了一条腿让他行动不便,推理上存在问题,而且也没有切实证据。
      
      本来事情都陷入了僵局,这时候传来一条消息,暂时洗清了殷迟的嫌疑。
      
      就在殷迟被“请”进警察局的时候,和他住在一个院子的中年夫妻两个人接到老师家访,儿子没有去上课。
      
      他们本以为的儿子又逃课玩去了,直到晚上仍旧没找到人,才生出不好的预感。
      
      而这种预感在一个环卫工人发现院子旁边的垃圾桶,一声尖叫晕倒的时候,达到了顶点。
      
      那个小胖子的尸体被从垃圾桶发现,死亡时间大概在早晨九点。
      
      警察局里头,昨天还对死亡的江知一脸刻薄嘴脸的中年妇女披头散发,像是被人踩碎了鸡蛋的母鸡,声音尖利嘶哑又刺耳。
      
      “你们要抓住害了我儿子的,哪个杀千刀的害了我的强子,不得好死的东西。”
      
      不但这样,她怀里还抱着一个东西,谁也不给接近,许多警察想上前去都被她疯狂抓挠。
      
      又是劝又是制止,警察们用了好些力气,才终于让她平静了些许,也让一旁的殷迟得以看清她怀里的东西。
      
      看清楚的那一瞬间,他心头微惊,昨天还生龙活虎的小胖子短短一天之内就成了一具尸体,这还不是最令人震撼的,真正叫人惊住的是,他的脸孔扭曲,嘴巴张得很大,里面似乎塞了东西,那些东西随着中年妇女的动作掉了出来,是一些塑料口袋和果皮。
      
      笼统一点说,是垃圾。
      
      除此之外,小胖子的脸和手露出来的部位还有着大面积烫伤,殷迟凭借灵敏的嗅觉,闻到了夹杂在垃圾恶臭里的似有似无豆浆味道。
      
      警察等不及,问旁边的法医:“人是怎么死的?”
      
      法医还在检查,一时没回答,殷迟定定地看了会儿:“被垃圾撑死,死前应该还被人用滚烫的豆浆烫伤。”
      
      失去儿子的中年人女像被捅了一刀,阴狠疯狂的目光直勾勾盯着殷迟,歇斯底里喊道:“你胡说什么?强子才不会死,我儿子不会死!”
      
      刚刚还在让警察抓凶手,这时候却说儿子没死,她已经接近疯狂的边缘了。
      
      殷迟对她的仇恨无动于衷。
      
      很快法医验尸完,给的答案和他一样——
      
      “死者是被人强迫吞下垃圾,被生生撑死的,死之前被高温的豆浆烫过,但是令人疑惑的也是这里,虽然还没有具体解剖,但根据初步检查,死者吞下的垃圾应该在八到十斤。一个孩子按照道理根本不可能吞下这种数量的垃圾,在那之前,就应该受不了死亡,但他直到最后才咽气。”
      
      有警察失声道:“又是这种不可能的杀人手法!”
      
      殷迟一动,又?
      
      重新坐回小房间的时候,他再次问:“江二和蒋婷是怎么死的?”
      
      警察:“就算你暂时洗清了嫌疑,这些也不是你能过问的。”
      
      殷迟也干脆:“我能给你们提供一些东西。”
      
      警察一振:“什么东西?”
      
      殷迟眨眨眼,弯起唇带着莫名笑意:“张二和蒋婷存在男女关系。”
      
      这个不用他说,警察们从俩人死在一个房间,还都衣衫不整就知道,对这个消息有些失望,“还有吗?”
      
      殷迟笑意更深,给他们扔下一个炸弹:“蒋婷和胡伟也有不正当关系。”
      
      胡伟就是今天刚死的小胖子的爸,中年女人的丈夫。
      
      不等警察追问,他又道:“蒋婷和李成存在情人关系,和江二、胡伟应该都只是打野食。”
      
      李成是在厂子里上班的那个中年男人。
      
      “李成心理有问题,他曾经虐猫。”
      
      “胡伟的妻子对丈夫的出轨应该有所察觉。”
      
      “住在院子里的情侣和胡家夫妻存在矛盾,而且矛盾大半是因为夫妻的儿子而起。”
      
      “蒋婷应该想过勾引小情侣里的男生,但没有成功。”
      
      小小一个院子七家人,关系却错综复杂堪比宫斗剧,连警察们也被他扔出来的这一连串炸弹给炸晕了,呆呆地问:“这些你怎么知道的?”
      
      殷迟:“胡伟的妻子和蒋婷不对付,还有蒋婷放在门口的鞋子被人踢到一边的时候,胡伟弯腰替她捡起来摆放好。而发现李成和蒋婷的关系,是因为下雨的时候蒋婷不在家,李成主动帮她收衣服,里面甚至包括内衣。”
      
      警察目瞪口呆:“帮忙捡一下鞋子就能看出他们存在不可告人的关系?”
      
      殷迟淡淡道:“一个有大男子主义,几乎不干家务,妻子累得不行,也不帮把手,孩子被欺负了只是冷眼看妻子维护的人,却弯下腰帮一个年轻的女人捡鞋子,不但捡了还摆放好,这难道还不足以看出?”
      
      老警察哑口无言:“那其他人呢?”
      
      殷迟:“李成衣服上有猫毛,门把手上有血迹,而我前两天在垃圾桶看到了一只被虐待致死的猫。”
      
      “至于那对情侣和胡家夫妻的矛盾,只要住在院子里的人都知道。”
      
      他显然不觉得发现这些有什么,但经验不多的小镇警察们却听得眼睛都直了,因为这个,殷迟也终于得以从他们口中知道了江二和蒋婷的死因。
      
      “死者江二全身粉碎性骨折,按理说这种骨折程度,他的死因最大的可能应该是内脏被断裂的骨骼戳破而死,但江二不是。法医尸检的结果是,哪怕是全身都几乎粉碎性骨折了,江二仍旧活着,最后是用唯一能动的脖子,自己把头磕在地上,生生把自己撞死的。至于蒋婷、蒋婷——”老警察回想起他们在案发现场看到的,忍不住抖了抖,“蒋婷被人用锐器戳烂了嘴巴,然后用铁丝穿过身体,全身湿淋淋赤/裸地被衣架挂在窗户边。”
      
      殷迟心一沉。
      
      从警察局出来后,因为天色太晚,一个警察把他送回了家。
      
      这待遇倒是让殷迟有些奇怪,下车前这个满脸胡子的警察犹豫了一下,对他道:“你回去小心点,这回这个杀人的报复意味很重,可能跟那个院子里的人有仇,你、反正你注意点。”
      
      殷迟失笑。
      
      这是担心他也步了后尘。
      
      殷迟不是很在意。
      
      凶手的杀人手段的确叫他挺在意,至少他一点也不希望自己的死法是全身脱光被挂在衣架上。
      
      但除此之外,殷大大其实不怎么怕死。
      
      甚至在“退休”成为一个日常拖更的坑王作者以前,他最热爱的就是作死。
      
      比如现在,他就淡定地跨过警戒线,隔着餐巾纸握着门把手,打开了江二和蒋婷惨死的房间。
      
      房间里有大片血迹,难以想象两个人居然能流出这么多血,而且也不知道凶手是怎么做到的,血液甚至飙到了天花板,
      
      殷迟没开灯,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房间入骨地阴冷。
      
      他没踏进去,很快关了门。
      
      在他关门的那一瞬间,遍布血迹的房间里突然慢慢浮现了一个人影,叫了一声“哥哥”。
      
      殷迟开自己房间门的手微顿,是错觉吗?他刚刚似乎听到江知那孩子的声音了?
      
      又等了等,除了冬天的寒风没别的声音,他才继续回了房间。
      
      前两天没休息好,特别是昨天晚上,几乎只睡了一两个小时,殷迟躺床上没两分钟就让自己沉入了睡梦。
      
      他的心也实在是大,两个人在隔壁惨死,还能依旧睡得挺安稳,一点也不担心自己被人在梦里宰了。
      
      睡到半夜,隔壁突然传来细微动静。
      
      殷迟瞬间惊醒,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江二变鬼了?
      
      不,这声音不是从右边江二的房间里传出来的,而是来自左边,左边是那对小情侣的房间。
      
      殷迟下床,打开了门,出门前,他想了想,拿上了手电筒和拐杖。
      
      穿越才几天,殷大大已经迅速适应了作为一个瘸子的生活,并且充分开发了拐杖的花式应用,揍人的时候一打一个准,带着这个,万一真的遇上杀人狂魔宰人现场,也可以跳着一只脚抵抗一下。
      
      出门之前,殷迟留了个字条在桌上,上头把情况说了说,他穿越后没有手机,也不知道是小镇闭塞还是这个时候经济不够发达。
      
      没手机自然没法联系警察,万一他不幸嗝屁,好歹也能给警察提供点线索,作死的殷大大这么想。
      
      到小情侣门前,殷迟沉吟一秒,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截铁丝,拧了拧,往锁眼一插,“啪嗒”一声,门开了。
      
      门开之前,他想过很多种可能遇到的情况,但都不包括现在这种。
      
      小情侣两个人被几条黑色的仿佛会流动的诡异绳子拴住,倒吊在半空中,那绳子还一并勒住了他们的嘴,让他们只能发出不大的支吾声,没法呼救。
      
      而在他手电筒的那束光笼罩的地方,一个眼熟的“人”正站在那里。
      
      “江知?”殷迟迟疑地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