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殷大大现在头有点晕,还有点怀疑是不是还在做梦。
      
      “嘶——”掐了胳膊一把后,他终于确定自己自己清醒得不能再清醒。
      
      求问:在以为自己穿越后可以过养老生活的时候,突然发现这个世界不科学,且正处于不科学的索命现场该怎么办?
      答曰:凉拌!
      
      不过殷大大还是象征性地回想了一下自己有没有欺负过小孩儿。
      
      随即又失笑,谁知道变成鬼还有没有人类的感情和理智,考虑这个实在太多余,现在还是想想自己会用什么方式死比较好。
      不知道能不能打个商量死的时候别扒他衣服,否则那也太难看了。
      唉……
      
      没有死于编辑的四十米大刀,而和两个不熟悉的人死在这里,死了也是人家小情侣之间的电灯泡,想想真是挺遗憾。
      
      怪我行动力太强,开锁能力太好。
      
      就在殷迟脑洞大开,已经列出了自己的死法一二三四中,外加关于死法的谈判方式一二三四条的时候,呆愣住的江知喏喏地叫了一声“哥、哥哥”,然后噗地一声,没了鬼影,从这个房间里消失了,捆住小情侣的绳子也消失不见,两个人直接摔下来,倒栽葱头着地。
      
      而殷迟居然诡异地从刚刚还很酷炫复仇的江知身上,看出了几分落荒而逃。
      
      他沉吟道,难道小孩变作鬼了也还记得他?
      
      思考中的殷大大打算先回自己房间。
      
      然后他迈出了拐杖,打算撑起自己的另一只脚,一撑,没撑动?
      低下头,小情侣里头的男生正伸出手紧紧抱住他的腿,为此满头满脸血糊糊的马赛克的顾不上了。而在他后头,女生虽然没有这么直接,但也在使出吃奶的劲往这里爬。
      
      “救命!救命!求你救救我!我不想死!”
      
      殷迟抽了抽嘴角。
      原谅他实在对这两个人生不出什么同情。
      平常不攒人品欺负小孩子作死,现在就孽力回馈了。
      
      男生还在抱着他的大腿哭嚎,搞得瘸了一条腿殷迟站都不太站得稳。
      
      殷迟低头看着他,用轻飘飘的语气开口:“你背后一步有人——”
      
      “啊啊啊啊!!!”男生吓得尖叫出声,松开手往远处爬,殷迟趁机解放了自己的腿,并飞快打算回房间。
      
      发现没人的男生还想回来继续抱大腿,被他用拐杖抵住肩膀:“我们还是保持距离比较好,我不喜欢和人靠得太近。”
      
      男生嗫嚅着,小声地说:“殷哥,你和我们呆在一起好不好?呆在一起也安全些,人多你不是也更有保障?”
      
      对于这个说法,亲眼目睹他们被吓得屁滚尿流的殷大大觉得人多也只是方便送三杀。
      
      而且——
      “不,我要回去睡了,比起生命危险,和你们一个呆一个房间睡觉更让人难以忍受。”看着死死跟着他的两个人,殷迟道,“友情提示,你与其跟这我,不如寻找其他更多人抱团寻求安全感。”
      
      他指了指其他房间:“毕竟现在大家都没睡,也方便你叫。”
      至于为什么没睡觉,听到男生刚刚的惨叫却没有反应,就见仁见智了。
      
      躺回床上后,困意上涌,睡着之前殷迟还在想,要是梦里被小孩儿剁了怎么办?转瞬又觉得还是睡觉更重要,就算是明天被杀也不能妨碍他今天睡觉。
      
      睡到半夜,殷迟再度突然惊醒。
      
      缺少睡意的脑壳一抽一抽的疼,他迷迷糊糊伸出手,在旁边一抓,抓住了冰冰凉,形状像是人的胳膊的东西。
      潜意识里他知道这好像是个鬼,不过就算鬼来了,也得让他先睡觉!
      
      分了一半被子,把这东西拽进来裹上,心脏大破天际的殷大大就这么睡了。
      睡之前还拍了拍一个圆形的,好像是脑壳的东西,模模糊糊警告道:“别动。”
      
      大概是这两个字的关系,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江知这回没有消失。
      于是殷迟留正面了一觉醒来怀里抱了个鬼的状况。
      
      殷大大:……有点刺激怎么办?
      
      怀里小孩缩了缩,微微哆嗦,如果不看青白的脸色和满头血,比他更符合弱小又可怜的形象。
      
      殷迟沉吟几秒,而后极其诚恳道:“答应我,下次半夜出现在我床边咱们先洗个脸。”
      
      所以鬼站在你床边,你就只考虑他没洗脸???
      爱好干净殷大大。[狗头]
      
      江知大概也被这反应镇住了,居然乖乖接过了他递过去的毛巾,还往自己脸上rua了一把,搓下来几缕灰色雾气。
      
      翻出来几包饼干面包和牛奶,殷迟摆在桌上问:“吃哪个?”
      
      江知默然,良久,怯生生指了指牛奶。
      
      殷迟像前几天那样,给他插上吸管。
      
      于是一人一鬼坐在桌子边气氛诡异又和谐地吃完了这顿早饭。
      
      江知眼睛里的血红色不知不觉降了些,小朋友现在还有点懵。
      
      其实他半夜偷偷来这里,是想看一看自己的向日葵种子,看了种子又想看哥哥,就迟迟没有走,被发现之后一直睁着眼睛忐忑。
      
      要是哥哥怕他怎么办?小小的江知还没有想好。
      
      “哥哥不怕我吗?”他疑惑地问。
      就算是把他推下台阶,让他变成现在这样的爸爸,看到他也吓哭了。
      
      殷迟摸了摸下巴:“有点怕。”
      
      他一巴掌拍在江知头顶,把江知脑袋正中央那根黑雾凝成的、随着他的话渐渐竖起的呆毛给拍散,然后才慢悠悠道:“人类害怕未知的和比自己强大的东西是天性。就像你当初害怕爸爸一样,因为他更强大,我怕你还不好吗?说明你强大了,不是任人欺负的小豆丁了。”
      
      江知眼睛一亮。
      
      殷迟失笑:“真是个小孩子。”
      
      吃完饭,他有些纠结,最近几天本来的打算本来是先安排好江知的丧事,再通过各种途径查明当时的真相,把江二送进监狱。
      但现在身体的主人正坐在面前,再去安排丧事,饶是殷大大心大如盆,也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于是他转而问道:“那天是江二推了你对不对?”
      
      江知眼中血色上浮,配上青白的脸色恐怖又惊悚,眼看着就是要狂暴的样子,殷迟又是一巴掌拍在他的脑壳上,像拍一只地鼠,把血色给拍了回去。
      
      小朋友捂着自己脑门,有点委屈还有点怂地回答道:“我怕想给花花晒太阳,多晒太阳就能快点发芽,他踢了我,后面我就不知道了,好像是死了。”
      
      花花是那粒被殷迟种在碗里的向日葵种子。
      
      说不清是什么感受。
      殷迟最终只是狠狠rua了一把江知的雾气组成的头发,还顺道戳了戳他的脸。
      
      rua完砰地一声,江知又消失了,落荒而逃的样子。
      
      殷迟忍不住一笑。
      笑完还是动身去了殡仪馆,没办法,总不能就这么把小孩儿的尸体放那儿吧?
      
      不过一边跟工作人员商量流程,殷迟一边总是下意识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
      是什么呢?
      
      院子里瑟瑟发抖抱成一团的小情侣欲哭无泪,您老忘了我们啊!!!!!
      
      昨晚殷迟离开后,他们想逃出这个院子,但却发现房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了大雾,那雾气诡异莫名,在里头无论怎么走都会绕回自己房间门口。
      
      再一次绕回门口,小情侣终于坚持不住要崩溃了。
      
      女生哭着说:“华子,我们去找隔壁的殷哥吧,不能再走下去。”
      
      男生立马哆哆嗦嗦地同意了:“你说得对,我们去找殷哥。”
      
      小情侣和殷迟两个房间的房门隔了大概有三米多的样子,而这诡异雾气能见度不足一米,他们向着那个方向战战兢兢地走去。
      
      终于看到一扇不是自己房门的门,两个人都快高兴哭了,但还没等男生上去拍门,惊恐的女生指甲死死掐进他胳膊肉里,用快晕过去的声音说:“这、这、这不是殷哥的门。”
      
      男生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那扇门前,有一条细细的用来隔离事故现场的隔离带。
      
      而这个院子里,能让警察用隔离带隔离开的地方,只有刚刚才死了江二和蒋婷、也是那个厉鬼生前居住的房间!
      
      男生也想晕过去了。
      
      屋漏偏风连夜雨的是,刚刚绕了那么久都没出现的江知,突然出现在了那个房间的门口,弯起唇,对他们诡异地笑。
      
      小情侣、小情侣眼一翻,终于齐齐晕了过去。
      
      男生再醒过来的时候,眼前是一张离得很近的脸,他被吓了一跳,一边尖叫一边惊恐万状地下意识打过去。
      
      打还是被打?
      这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吗?
      
      殷迟愉快地伸出手,在男生手碰上自己脸之前,先一拳头把他给重新揍回了地上。
      非常粗暴,非常干脆利落。
      
      哐当一声,男生眼冒金星头脑眩晕,觉得自己仿佛要升天。
      等他终于完全清醒,顾不上一阵一阵痛的眼眶和后脑勺,先惊恐地跳了起来,“他在门口!”
      
      殷迟疑惑地问:“谁在门口?”
      
      “鬼!鬼在门口!”男生急急说。
      
      殷迟眉眼含笑:“你仔细看看,大白天哪有什么鬼?”
      
      “真的,我真的看到了,门口有很大雾气,特别大,我们找不到院子的出口,想找你,也找不到你,最后居然走到了那个房间的门口,他当时就在门前面!我没骗你……而且你昨晚不是看到他了吗?你也看到了的……”他语无伦次道。
      
      殷迟摇摇头,迟疑道:“你在说什么?雾气?他?他是谁?还有昨晚?昨晚我一直在房间睡觉,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
      
      男生睁大了眼睛:“不可能,你昨晚救了我和小丽,对了小丽、小丽也看到了,小丽去哪儿了?”
      
      殷迟指了指地上被一床毯子盖住的一大坨道:“在这里。”
      
      讲真,这种盖法真的跟盖死人无比像,以至于男生看到的那一瞬间差点以为女朋友不幸遇难。
      
      好在殷迟很快解释了:“我看她一个女孩子倒在这里不大好看,就找了床毯子盖上。”
      
      所以你就让人这么躺在地上,该盖了个毯子状似死尸?纵使脑子都被吓得不清醒了,还怕得要死,男生心里也在一瞬间对这操作觉得很窒息。
      
      确定女友没事,他继续争辩:“我没骗你,我说得都是真的——”
      殷迟制止了他接下去的话,眨眨眼:“你说的那些我都没看到过,年轻人要注意节制自己,不要玩得太疯,你看现在连幻觉都出现了。”
      
      “不是幻觉,我真的——”
      殷迟再次打断:“不是幻觉,那么也就是说你真的见了鬼?但你身上没有受一点伤。如果真的遇到了鬼,怎么会没受伤?”
      
      “好了,这世界上没有鬼,要相信科学。”他拍拍男生肩膀,“而且,不做亏心事,也不怕鬼敲门,你说是不是?”
      
      男生脸色惨白神情恍惚自我怀疑地回答:“是、是的……”
      
      然回了房间后,刚刚还在信誓旦旦说要相信科学的殷大大自言自语:“应该能忽悠住吧?”
      
      “肯定能,毕竟我说得这么有道理——相信科学!你说对不对?”他问房间里另一个“人”。
      
      前两天才变成不科学鬼的江知重重点头:“哥哥说得对!”
      
      

  • 作者有话要说:  希望小天使们多多留言呀^-^
    _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