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第十三章 ...

  •   玫瑰花花瓣上一滴血正好滴落,杀马特瞬间腿软。
      
      转头看他迟哥的时候,却发现大腿爸爸看着那朵玫瑰花目光直直没说话。
      
      “哥你在想什么?”是不是在想晚上保命的方法?
      
      殷迟蹙眉沉思,神情有些为难。
      
      杀马特的心高高吊了起来,难不成大腿爸爸也没办法?
      
      然后他就听到没办法的大腿爸爸脸色不大高兴,皱眉自言自语道:“为什么要插在茶壶里?会流出血液的花大概也挺脏,这茶壶还能用吗?”
      
      杀马特觉得很窒息。
      
      祖宗!爸爸!现在是考虑这个的时候吗?
      
      迟爸爸觉得是。
      
      而且他还不明白为什么有花瓶,女鬼小姐偏偏要把玫瑰花插在茶壶里,花瓶里虽然已经有了紫罗兰,但挤一挤难道不行吗?
      
      不知道都这个时候了,还能不能找人帮忙换个茶壶。
      
      但一开门,别说女仆,走廊上除了蜡烛昏暗的光,鬼影都没有一个,只能遗憾放弃。
      
      殷迟今晚自然打算赴约,他让杀马特回自己的房间睡,小年轻吓得手脚发软,却死死抱着床柱,一副你休想让我走的样子。
      
      “迟哥您都没嫌弃我拖后腿,还让我在您这里睡觉,一遇上事要是我就跑,那成什么了?我跟你说,我们老王家的人绝对没有这种不讲义气的怂包!”语气很坚定,如果不是边说边哆嗦,应该更有说服力。
      
      殷迟有点头痛,以前几个写手大神聚会,吃完饭一起聊故事情节设置,以缠绵悱恻虐身虐心的感情戏出名的山茶,向终点公认没有女朋友的直男写手殷大大科普感情戏写作要点。
      
      讲到不知道怎么给男女主角感情升温,一拍手说只要让两个人遇一波险就行,通过男主角的舍身救美触动女主角,再加上女主角面临死亡威胁也不离不弃,保证剧情流畅,一波顺利定情。
      
      山茶:“要曲折有曲折,要缠绵有缠绵,要深度有深度!”
      
      然后殷迟接了一句——“然而要智商没有智商。”
      
      是的,他觉得女主角这种一点忙帮不上,还非得留下的行为很奇葩且傻叉。
      
      本来没你男主角只是被打个半死,奋起一下说不定还能挣扎一波,你留下后,要不是主角光环□□,最后多半不会迎来大团圆,而是喜提前男友骨灰盒一个,或者直接送双杀。
      
      直男殷大大当时还问:“都二十一世纪了,为什么女主角们还总是记不住有问题找警察?老茶,我有理由怀疑你在小说里降低女性智商。”
      
      文质彬彬的山茶大大面无表情地问了一句:“这是个好问题,要是弄明白还可以顺道解答为什么我孩子都快打酱油了,而你还是个单身狗。”
      
      单身狗殷迟大大看到杀马特讲义气的不离不弃,并没有觉得感动,不但不感动,还觉得那干嚎有点吵,手痒痒,很想给他来上一手刀。
      
      可惜并不能。
      
      为了眼不见耳不吵,虽然现在才九点,但殷迟已经打算出门去赴约了。
      
      杀马特就算真的再讲义气,也不可能跟着一起去。
      
      开门的时候,何申和路敦平正好在门口。
      
      手段圆滑的中年胖子端起友善的笑容,率先道:“我们今天收集了一些线索,正想来和迟先生交流一下,毕竟只有尽量集合更多力量,才能尽快找到生路嘛。”
      
      交流不一定交流,试探殷迟有没有找到关键线索才是真的,路敦平没他这么多心思,看殷迟开门,问道:“迟先生去哪?”
      
      他以为自己会得到诸如“找你们”“上厕所”这种回答,没想到殷迟给了他一句出乎意料的话:“去赴约。”
      
      路敦平一愣,没反应过来:“赴约,什么约?”
      
      被门遮住的左手露了出来,上面拿着一支半颓败,还在滴血的玫瑰。
      
      殷迟笑意盎然:“当然是爱丽丝小姐。”
      
      门口的两个人齐齐后退了一步,猛吸了口气,像是在看什么洪水猛兽。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比洪水猛兽可怕多了。
      
      何申脸白了白,深呼吸一口气:“那几行血字又出现了?这次出现前有没有什么预兆?”
      
      殷迟摇头:“开门就看到了女鬼小姐热情洋溢的邀请函。预兆?唔……应该没有。”
      
      路敦平凝重道:“难道这东西就没办法避开?还有,她到底是用什么标准挑的人?”
      
      “或许是因为我长得帅?”殷·单身狗·迟面不改色道,“你知道,女鬼也还是女孩子,女孩子喜好长得好看的人很正常。”
      
      ——屁!
      
      两个听众同时在心里爆了粗口,连抱着床柱的杀马特都想求他迟哥快别皮了。
      
      殷迟咳了咳,好歹正经了点,“既然叫【死亡游戏】,自然不会让我们轻松躲过去,从游戏的角度出发,设置死亡关卡很正常,未必需要触发条件,所以要说标准——运气?随机?”
      
      他发挥殷氏安慰:“别担心,我们只在这里待五天,就算每天选一个人,也只会选中五个人,另外七个人不是不能幸免于难,十二分之七的概率,已经超过了一半。而且现在已经选了两个人,还剩下三个晚上,三晚,十个人,十分之七的幸运几率,不用太悲观。”
      
      不用太悲观——个屁!
      
      何申和路敦平两个人今天晚上的心理活动出乎预料地同步,这时候也同步地很想让他快闭嘴。
      
      好在殷迟看了看手表,发现时间已经到了九点半,为了确保十二点前能正确找到地方,用“抱歉,我要去赴约了”结束了那令沉默的话题。
      
      关门的时候,他想到了什么,把花瓶里的那支紫罗兰抽了出来一并带上。
      
      虽然知道这个人说话贼噎人,何申还是忍不住问:“你现在就动身?这么早?”
      
      明知道是个死亡邀请,不说拖一拖,还上赶着去,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奇葩,莫非真的脑壳有病?
      
      殷迟诧异:“你和女孩子约会难道踩点去?”
      
      说完他发出灵魂的疑问:“你有女朋友吗?”
      
      何申:……
      
      关键难道是和女孩子约会吗?关键是和你约会的是一个女鬼啊!
      
      何申什么都不想说了,他只想素质三连。
      
      而杀马特赶紧放开床柱来到门口,他担心他迟哥会因为嘴贱被何申打死,他虽战斗力不行,但也可以勉强帮面撑个场面。
      
      不过他预想中的打起来最后还是没有发生,殷迟虽然嘴贱奇葩又作死,好在何申和路敦平还是正常人,不至于在这种时候还想打死他。
      
      用尽所有的良心,路敦平最后还是问了一句:“我们今天发现的线索——”
      
      殷迟端着烛台,拿着紫罗兰的手在背后摇了摇:“回来再说——如果到时候我还活着。”
      
      尾音落下,人已经步入走廊昏暗的尽头。
      
      路敦平心情挺复杂,觉得这个人简直难以理解。
      
      既能说他胆色过人临危不惧,又实在忍不住觉得他脑壳有病。
      
      也是纠结。
      
      不过现在考虑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有些多余,他说得对,至少也得能活着回来再说。
      
      殷迟端着从杀马特房间摸来的烛台,沿着记下的路线往楼梯口的方向走。
      
      这座城堡在白天都显得阴森又昏暗,更别说晚上,昏黄的烛光只照亮了不大的一片空间,稍远一点的地方是仍旧处于蒙昧昏暗,而那些墙壁上白天看的时候圣洁而美丽的画作,在这临近午夜的时候,尽数化作阴森诡谲的剪影,不大的画框中似乎人影幢幢,藏着无数双不怀好意的眼睛,每一双都正在向外窥视。
      
      胆子小一点的,大概能把自己吓死。
      
      不过殷迟胆子并不小,不但不小,还总是喜欢在作死的边缘大鹏展翅。
      
      这一路走下来,他不只一次凑近挂在墙上的画,不过每次在远处感觉不太对,凑近却又没有任何奇怪之处,仿佛那一幅幅就真的只是正经的画。
      
      殷迟第七次凑近一副圣母像,画中圣母抱着婴儿,神态温柔慈悲。
      
      他摸了摸下巴,画很传神,但未免也太过传神了,传神到让殷迟想起了一个著名的系列童话故事,故事里的人物画像在魔法的加持之下能够如同真人一样活动。
      
      不过任他站了两分钟,圣母像依旧只是一副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话,殷迟略作沉吟,突然将烛台举起,往画中圣母的眼睛靠过去。
      
      画像依旧没有特异之处,而且再靠近的话有将画像点燃的风险,他很快收回了手。
      
      一般来说,任何人眼睛突然接触光源都会忍不住动一动,看来这些挂在墙上的真的只是正常的画。
      
      放弃探究之后,殷迟沿着旋转石梯向下,而在他身后,那抱着婴儿,面容慈爱的圣母眨了眨眼睛。
      
      石梯每一阶都不低,但好在有扶手且表面粗糙,不必担心烛光昏暗,一个没看清踩滑滚下去,但两分钟后,殷迟突然停下了脚步。
      
      玩家们住的地方是城堡第二层,就算城堡很高,下到一层也最多只需要半分钟,而他已经走了将近两分钟。
      
      殷迟靠近墙壁,果然,那里有一幅眼熟的圣母像。
      
      他确定自己没有昏了头,走到一半往回爬,所以这是无尽楼梯?
      
      写手殷大大对这种恐怖传说挺熟悉,基本每个校园传说里,都会有那么一段抽风的楼梯,或者是多了,或者是让人走不出去。
      
      所以这种时候还怎么下去?
      
      这种时候殷大大就总忍不住想感叹,为什么传播恐怖传说的人,不知道把破解方法给带上呢?
      
      然而感叹无用,还得自力更生。
      
      特别是手表指针一格一格走动,已经十点半,没有太多时间浪费了。
      
      垂眸沉思了一会儿,殷迟靠近墙上的画,不是那幅圣母像,而是它旁边的,画着狮身人脸怪物的画像,这个怪物在神话里有一个著名的名字,叫斯芬克斯。
      
      修长的食指屈起在画框上敲了敲:“Excuse me,在吗?”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画像仍旧只是普通画像,而殷迟像个傻叉。
      

  • 作者有话要说:  殷大大:Excuse me,在吗?
    画像:沙币,老子只是普通画像不知道吗?
    ——
    有小天使想加更,七糖尽量努力,但没法完全保证,不过七糖还记得自己还欠了九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