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第十四章 ...

  •   在敲了画框又等了三分钟,仍旧无事发生后,殷大大放下手,强行让自己遗忘刚刚干的事。
      
      他又试着下了一次楼梯,不出意外,再次回到了这个楼梯口。
      
      不过殷大大依旧觉得问题不大,只要仔细想想。
      
      沉吟了十多秒后,他眼睛一亮,有了一个绝妙的办法。
      
      这座城堡虽然时常显得阴森诡异,但却也不乏典雅庄重,尤其是它的主人精心打理的时候。
      
      而今天晚上,被仆人们小心挂在窗户上的猩红色帘幔,被一个恶客一点都不温柔地扯了下来。
      
      殷迟边扯边不着边际地想,希望如果活着回来,明天不会被城堡追究赔偿。
      
      不,就算要赔偿,他也没钱。
      
      这么想完,殷迟心安理得地摘下胸前游戏系统换装时给他们配上的雕花胸针,用锋利的边角划破窗帘,然后撕成一条条布,手动制成了一条绳索。
      
      十分钟后,城堡二楼的一扇窗户,一根粗糙的绳子被甩了下去,紧接着是一团黑影。
      
      晚上风不算小,殷迟在半空中被吹得晃晃悠悠。
      
      他不是很方便地拿着手里的花,在半空中攀着绳子往下。
      
      是的,这就是殷大大想到的破解方法,既然楼梯循环往复走不出去那我可以直接翻窗呀!
      
      为自己的天才点个赞。
      
      虽然玩家们居住在第二层,但因为城堡本身巍峨庄重的建筑样式,一层楼就足有六米高,在距离地面大约还有三米的地方,殷迟心脏一跳,不只道为什么,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窗口。
      
      在哪里,一道黑色的影子手正放在他用窗帘制成的绳子上。
      
      城堡外没有灯光,巨大的树木遮蔽下,月光也影影倬倬朦胧暧昧,反倒是从他出来的窗口那里,透出些昏黄的烛光,也让那原本让人不容易看清的人影,被殷迟的眼睛轻易捕捉到。
      
      他瞳孔一缩。
      
      虽然隔着好几米的距离,还是在将近深夜的时候,但因为那些透出来的昏黄烛光,殷迟仍旧在第一时间捕捉到了那道诡异的黑影,甚至他隐隐约约中,似乎还看到了黑影咧开嘴巴笑了起来。
      
      在这种千钧一发的危险时刻,殷迟不知道为什么却突然有点走神,甚至还忍不住想道,这难道就是他未经允许破坏了别人窗帘的报应?
      
      “刺啦——”绳子断开了。
      
      往下掉的时候,他叹了口气,正要尝试去够一够树枝,减缓一下下降的速度,让自己至少不要摔断腿,在他没看到的地方,那些透过枝丫的月光突然变亮,碗延拉伸成一个“人”的形状。
      
      腰上环绕上一双手臂,透过衣服传来冰凉的气息,如同清晨的薄雾,又仿佛夜晚的露水。
      
      目光所及之处,突然全部变成一片虚幻朦胧的黄色,像世界都被盛大月光笼罩。
      
      有什么遮住了他的眼睛。
      
      眨了眨眼,殷迟明白自己大概可能看不到这位好心人、不——或者说好心鬼(???)的样子了。
      
      手蠢蠢欲动,他有点想出其不意伸到后面摸一摸那个揽住他的“人”,要是能摸到脸就更好了。
      
      别误会,殷大大不是作死地想非礼恩人(鬼?),他只是特别好奇,鬼到底摸起来是什么感觉?会不会就像腰间手臂透出来的温度一样,冰冰凉凉。
      
      不是,你确定自己还不够作死?
      
      但还没等殷迟自己作死,他突然感觉到一道冰凉的气息靠近了他的耳朵,然后耳垂就被舔、舔???舔了一下???!!!
      
      ……
      
      时间:晚上十一点
      
      地点:城堡二楼楼梯口正对着的窗口的半空中
      
      事件:殷迟惨遭非礼,PS:对象很可能是一只鬼
      
      脑子里奔过一群马赛克,殷大大忍不住思考,他现在如果往男人的致命弱点踹一脚,会不会遭遇报复惨遭摔死?
      
      最为让殷迟感觉到无语的是,明明被非礼的是他,然而非礼了他的这位鬼先生(话说他为什么感觉是先生而不是小姐?)却像是被他非礼了一样,舔了一下后飞快缩了回去,殷迟甚至还听到背后传来的急促呼吸声,以及磕磕巴巴的道歉:“对、对不起!”
      
      声音磁性好听,但因为语气太紧张,反而显得弱势。
      
      他脑子里控制不住地蹦出一只小奶狗的形象,柔软顺滑的毛,水汪汪的眼睛,以及伸出来碰了一碰你的手就赶快缩回去瑟瑟发抖的爪爪。
      
      殷迟沉思了一会儿,考虑了一下要不要大喊一声“非礼”,最后还是把这个不着调的想法揉吧揉吧扔脑后了,他开口对紧张地等着他回复的鬼先生道:“没关系,色鬼先生。不过,可以把我放下去了吗?。”
      
      色、色鬼先生?
      
      色鬼先生月光凝成的身体溃散了一瞬,连颜色都变得惨白惨白。
      
      殷迟不知道自己用四个字打击了一颗少男心,但他感觉到了抱住自己腰间的手臂摇摇欲坠了一瞬,并没弄清楚原因的殷大大补充道:“我们已经在半空中飘了两分钟了,风有点大,有点冷,真的。”
      
      话说重点是风大有点冷吗??
      
      脚重新接触到地面后,背后的人再一次开口,声音磁性低沉,却带着小奶狗一样弱弱的语气:“刚刚对不起。”
      
      殷迟有点无语凝噎,为什么明明是他被占了便宜,委屈的却仿佛是身后的这只鬼?
      
      色鬼先生道:“我只是、只是想知道温暖的感觉。”
      
      “没关系。”殷迟很快接受了鬼先生的解释,毕竟他刚刚也想摸摸对方,看鬼是个什么手感,同理可得,鬼想知道人类是个什么温度也很正常。
      
      想到这里,非常擅长得寸进尺,且热爱作死的殷迟突然眼睛一亮,“不过如果你真的感到抱歉,不如让我摸一下。”
      
      并没觉得这话奇怪的殷大大左眼写着“好”,右眼写着“奇”,额头上还印了两个字“作死”,趁机提要求道。
      
      空气一时寂静。
      
      殷迟咀嚼了一下自己的话,发现了引起歧义的地方,正打算解释一下,他的指尖突然碰到了一小片冰凉的皮肤。
      
      像坠着露珠的花瓣,微凉柔软。
      
      直到被长长的东西刷过指腹,殷迟才意识到他碰到的是对方的脸,而那长长的,是睫毛。
      
      他心里涌出些奇怪的感觉,鬼的脾气都是这么好的吗?
      
      在殷迟忍不住想摸一摸这位鬼先生具体长什么样的时候,月光蜿蜒消退,指腹触感消失,笼罩在眼前的月色散去,在闭了闭眼重新适应后,他再度能够看见了。
      
      身边理所应当已经没有了那位好心鬼的身影,殷大大眨了眨眼,觉得这位鬼先生脾气真好。
      
      ——让人特别想得寸进尺的欺负一下。
      
      啧,他突然发现自己可真是个坏蛋。
      
      坏蛋殷迟总算还没忘了和他相约私奔的女鬼小姐,他看了一眼时间,十一点二十,还有四十分钟,慢悠悠地到了湖边凉亭里。
      
      十二点的时候,熟悉的钢琴声准时响起,琴声悠扬悦耳,在空旷的湖面隐隐回荡。
      
      四周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了朦胧白雾,殷迟目光落在水里倒映的月亮,一道穿着红裙子的纤细身影突然飞奔而来。
      
      雾气更浓了,而从雾中突然出现的少女脸色绯红,娇艳如盛开的玫瑰花,如果不看她走过的地方,那一个个血色的脚印的话。
      
      她站在殷迟面前,目光紧紧盯着他:“你昨天为什么没有来?”
      
      殷迟一愣,昨天?
      
      他眨了眨眼:“我出不来。”
      
      殷大大发挥自己爱情苦手写手的能力,开始胡说八道:“有人拦住了我,为了能够来见你,我用绳索从高高的窗户中逃了出来。”
      
      为了防止女鬼小姐继续问下去,殷迟非常不走心地,把出门带上的紫罗兰递到她眼睛下,目光含笑:“你比紫罗兰还美丽,我看到它就想到你,这支花送给你。”
      
      虽然至今仍是单身狗,但殷大大有一张渣男的嘴,并且现在正试图用这张嘴忽悠女鬼。
      
      然而作为被送花人,女鬼小姐爱丽丝不但没有感动,还往后退了一步,眼睛里带着不明显的惊恐和忌惮。
      
      她没有接紫罗兰,反而抽走了殷迟手里那一支属于自己的滴血玫瑰,折断花枝,将玫瑰别在了乌木一样的头发上。
      
      殷迟眨眨眼,将紫罗兰插在胸前口袋里。
      
      不知何处响起的钢琴声越来越大,而他面前,看似与常人一样的女鬼小姐唇色也越发鲜红。
      
      她指尖沾上玫瑰花瓣上残留的、颜色已经趋近于暗红的鲜血,张口抿了抿食指,于是那鲜血也沾上嘴唇,红黑交织,艳丽又诡异。
      
      爱丽丝:“亲爱的罗尼,我们曾一起在湖边漫步,在灯光下跳舞,我们爱好相同,心意相通,我是如此高兴于可以认识你,也以为我们可以慢慢确定关系,再征得父亲同意,正大光明地在一起,但我发现了那个秘密,来不及了,来不及了,我们必须得走。”
      
      “你愿意跟我一起走吗?亲爱的?”原本嘴唇艳丽、皮肤鲜活的“人”,在问出这句话后突然开始褪色,雪白的皮肤变得青白,鲜红的唇色化作惨灰,连乌木一样的头发也仿佛经历了漫长的黑暗时光,只剩下灰败和黯淡,而那双湛蓝的眼睛,现在就像两颗蒙上灰尘的玻璃珠子,虚假又渗人。
      
      她就像一个在阴暗废弃的内室被放置太久的人偶娃娃,全身都褪了色,唯一还留存下鲜明色彩的,是她胸口插着的银制匕首,和从匕首伤口里源源不断流出的鲜红血液,这血液是那样多,多得染透了爱丽丝大半裙摆,多得能够吓死任何一个胆子稍微小点的人。
      
      在殷迟久久的沉默中,名叫爱丽丝的女鬼小姐心脏之处流淌而下的鲜血越来越多,唇角也从温柔的含羞带怯,逐渐拉成冰冷的弧度:“亲爱的,你不愿意吗?”
      
      求问,女鬼要你跟他私奔,该怎么回答才不会被惨遭掏心?
      
      殷迟觉得人生真的艰难。
      
      他眨眨眼,在爱丽丝就要给他来个掏心的时候,突然弯下腰伸出手:“我想跟你再在月光下跳一次舞。”
      
      殷迟并不知道这方法能拖延多少时间,但也比直接跟女鬼来一场激情私奔好得多。
      
      爱丽丝因为越发青白,而显得狰狞发木的脸一愣。
      
      在悠扬空灵的钢琴声中,她慢慢将手放在了殷迟掌心。
      
      殷迟看到掌心这只手指甲里鲜红的血肉沉默了一瞬,看来女鬼小姐掏心果然是直接上手挖。
      
      他突然非常后悔刚刚的决定,如果上天再给他一个机会,让他知道女鬼不洗手,他一定选择私奔。
      
      多么痛的领悟。
      
      而且殷大大不得不开始思考一个问题,如果他在跳舞里踩了女鬼小姐的脚,不知道她会不会发狂?
      
      然而思考无用,还得跳舞。
      
      手放在爱丽丝腰上的时候,他尽力让自己忽视那黏糊糊的血液触感,以及背后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发麻的感觉。
      
      难道是城堡提供的衣服没洗干净?
      
      大雾中,湖水里月光粼粼,一道虚幻的人影不知道什么时候汇聚成形,死死盯着凉亭里正在跳舞的男女,眼睛漫上几率殷红,却又很快褪去。
      
      他将自己藏在水里,抓住月亮的倒影,带着无法宣泄的嫉妒,将银盘揉成零散碎片。
      
      音乐越来越大,一个揽着腰的旋转过后,周围突然亮起白光,殷迟闭了闭眼,再睁开的时候,他们已经不在湖边凉亭,而在一处金碧辉煌的大厅。
      
      而且殷迟突然发现控制不了身体了。
      
      不,不应该这么说,应该说他发现自己现在正在别人身体里,因为殷大大觉得这个人明显比自己矮。
      
      “罗尼先生……”和“他”一起跳舞的人正是爱丽丝,她此时皮肤淡粉,蓝眼睛清澈如水,身上穿着一身浅绿色的裙子,目光含着难以抑制的钦慕。
      
      透过接触的皮肤,殷迟甚至还能感觉到少女皮肤柔软的弹性和属于人的温度。
      
      死亡后的爱丽丝没有温度,稍稍接触都仿佛会被冻伤。
      
      殷迟恍然,所以这是幻境?或者她的记忆?
      
      幻境里,殷大大被装在比他矮了十厘米的“罗尼”身体里,和爱丽丝亲密地旋转跳舞。
      
      没有踩到脚的忧虑,他开始忍不住分析弄出这一出出的女鬼。
      
      在舞会上产生情愫,然而不知道遭遇什么挫折,可能是家人不同意,也可能是其他原因,于是相爱的男女一起约定好私奔,却不知道中间出了什么事,男子下场不得而知,但少女被银制匕首刺中心脏凄惨死去。
      
      所以这是另类的罗密欧和朱丽叶?
      
      殷大大觉得还不如是罗密欧和朱丽叶,至少女主角不会变成女鬼,也不会变成鬼后掏心不洗手。
      
      不过现在问题是,爱丽丝到底是怎么死的?罗尼失约没有去湖边,那么他是临阵后悔,抛弃了恋人,还是——在那之前已经死了?这一切跟城堡的第二任主人,那个兰迪口中的恶鬼卡维尔有什么关系?
      
      在这首曲子将要结束的时候,爱丽丝靠近他,脸颊羞红如清晨的玫瑰花,“罗尼先生,我从来没见过比您更知识渊博风度翩翩的人,您真是、真是太——”
      
      “罗尼”抬起手,握着爱丽丝的手,亲吻她的手背:“这种话请让作为男士的我先说,亲爱的爱丽丝,你美丽的眼睛如同天空湛蓝,唇瓣像玫瑰殷红,头发和乌木一样漆黑,第一眼看见你,我就被你俘获。请允许你卑微的囚徒表达自己的心意,请允许我爱慕你。”
      
      爱丽丝呼吸急促,神态像喝了一大杯伏特加:“当然,您这样好,我非常高兴、我的意思是,我真的很高兴听到您说喜欢我。”
      
      殷迟看不到“罗尼”是什么表情,但想必一定是深情款款,因为被他牵住手的少女激动得仿佛立刻就能晕过去,显然,她正在成为爱情的俘虏。
      
      罗尼:“亲爱的爱丽丝,我的心如同无力挣扎的飞蛾,被你甜蜜气息织成的网捕获。可我没有富裕的家庭、没有充足的金钱、我的家族已经落魄,伯爵先生又怎么会将你嫁给我?”
      
      殷大大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有了一张能当渣男的嘴,没想到一山还有一山高。
      
      爱丽丝亲密地靠近她爱慕的男人怀里,脸颊绯红地道:“亲爱的罗尼,请你不要担心,我的父亲虽然严厉,却绝不是唯利是图的人,我将自己的心意告诉他,告诉他我非你不嫁,他可能会斥责我,但只要我俩的感情比石头更坚定,相信最后终能如愿以偿。”
      
      殷迟忍不住在心里感叹,多么经典的穷小子诱拐天真富家女的现场。
      
      四周再度亮起一阵白光,场景发生变换,再看清的时候,他重新站在了湖边。
      
      不过殷迟很快判断出他仍在爱丽丝的记忆中,因为四周还没有那成片成片的紫罗兰,而他们此时正站在玫瑰花丛旁。
      
      刚刚在舞会上还含羞带怯的少女此时脸色苍白惊恐,与他交握的手正控制不住发着抖。
      
      “罗尼!罗尼!”
      
      罗尼:“怎么了亲爱的?我在这里,别害怕。发生了什么事?是你的父亲不同意我们缔结婚姻吗?”
      
      爱丽丝猛烈摇头:“不,我看到了,我看到了……”
      
      罗尼:“你看到什么亲爱的?”
      
      爱丽丝却只是摇头,她紧紧抓住罗尼的手:“我们一起逃走吧,带我一起走。”
      
      “可是——”
      
      “罗尼,你爱我吗?”
      
      “当然,我当然爱你。”
      
      “那么你愿意带我一起离开城堡吗?我们在外面结婚,我愿意当你的妻子。”
      
      殷迟听到他已经盖了个渣男的章的罗尼迟疑道:“可是亲爱的爱丽丝,这意味着你将要抛弃自己的家族和父亲兄弟,我实在不忍心你承受这种痛苦,不如我去见伯爵大人,对他深切恳求,你也说了,他从不是一个只看家世的人,甚至愿意邀请我这样一无所有的人到城堡做客,我相信他一定能够理解我们。”
      
      爱丽丝神色却更惊恐了:“不能去,我的父亲不会同意的,你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明天月亮升到最高处的时候,在湖边凉亭,我在那里等你,如果你真的爱我,就带我一起离开这里,请记住,我们一定要在凌晨四点之前走。”
      
      说完,少女惊慌地离开,殷迟也重新回到被大雾笼罩的湖边。
      
      而他仍旧握着形容可怖的女鬼小姐的手在跳舞。
      
      钢琴声开始慢慢变得急促,殷迟尝试交谈:“亲、爱的——爱丽丝——”
      
      殷大大强行让自己暂时变成渣男,以哄骗女鬼小姑娘:“你为什么强调一定要在凌晨四点钟的时候到这里来?”
      
      爱丽丝却像被魇住一样,一直在喃喃自语:“要赶快逃走,一定要赶快逃走,不能被他看到……绝对不能被看到。”
      
      “他”是谁?
      
      殷迟敏锐地抓住这个字眼,他还想继续问,爱丽丝却如同受惊了一样,放开他的手,提起裙子就想要转身离开。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他快要出来了,不能被看到……”
      
      殷迟下意识抓住了她的腰带,在女鬼小姐焦急狰狞的神色中,才发现自己耍了流氓,松开手后,爱丽丝如同被猛兽追赶,提起裙子飞快奔跑,但在将要奔进雾中的时候,她的身体如同阳光下被蒸发的泡沫,在两三秒内就消失了,只留下簪在头发上的玫瑰花,和跌落在地上的银制匕首。
      
      殷迟下意识看了一眼手表,正好凌晨四点。
      
      他感觉那两个幻境加起来并没有多久,可能还不到半个小时,但现实世界时间显然不仅仅只过了那么一点。
      
      “凌晨四点必定消失?这位女鬼小姐真像辛德瑞拉。”他走过去捡起地上的两样东西,匕首上鲜红的血液仿佛在脱离了女鬼小姐的身体后,也在两三秒之内突然经历了漫长时间,被殷迟捡起来时,已经是黑褐色。
      
      而那朵原本就已经萎败的玫瑰花最后一片花瓣正好掉落,一道耳熟的,属于刚刚逃走的辛德瑞拉女鬼小姐的声音出现在耳边——
      
      “小心这座城堡,他会吃人!”
      
      话落,玫瑰彻底萎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