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5、迈迹图南 ...

  •   虽道是天子,也只有出来了才真实地体验到京华果真人众济济,八街九陌、花天锦地。
      麒麟大街上风格各式的男男女女穿梭来往摩肩接踵,不时也有一身异国装束看起来像是传教士的人和几个倭国僧侣从他们身旁走过。
      各个坊好似沿着一条中轴线整齐对称而分布均匀,邸店、柜坊鳞次栉比,一派兼容各方之长的繁华大都会独有的开放大气之感扑面而来。
      玄炎眼里明光烁亮,心里慨叹万千,原来这就是朕脚下的帝都,看起来如此祥和安泰,每日上报来的消息却尽是内忧外患、暗流涌动,大抵任何一个幅员万里的庞大帝国皆是如此吧。
      “你说这其他各省市也是京华这般繁华的风貌业态吗?”玄炎对着身旁的张清问道。
      “臣自幼家境贫寒上京来赴考就是第一次出远门,也从未有机会去过其他地方,但是臣的老家是个离这里很远很远的偏僻小镇,与京城的样貌虽相距甚远,却也是独有一番意趣的。”
      “这可是在外面,怎么还自称臣,让旁人听到下次就没法出来了,你既长我几岁就称呼炎弟即可,不必拘泥于此。”
      玄炎压低声音说道,手持的折扇并未展开,忽而又被沿街小商贩的叫卖声吸引,停下了脚步。
      目光留恋在那家摊铺上立挂着的冰糖葫芦上,久久移不开视线,这东西看上去造型新奇又有趣,周围围了一圈小孩子叫嚷着,想来肯定很甜。
      正想买一串来尝尝,转念又想起楚彦多加叮咛不让他在外乱吃食,有点抑闷却还是收回视线继续往前走去。
      张清看在眼里,被小皇帝这幅迟疑真趣的样子逗得忍俊不禁,随即说道:
      “炎弟,不如我们买来两串尝尝,你不说我不说,回去又怎会被发现。”
      “说的也是。”
      两人正抬步往摊前走去,两个打闹的小不点迎面就撞在了张清腿上,缎绸长衫下摆上也沾染到了些许小孩手里冰糖葫芦的糖渍。
      还未等张清张口,就听到一声清脆稚嫩的道歉。
      “对……对不起!”
      看上去约莫七八岁样子的小女孩,撞到张清后一抬头竟见是两位长得很好看,穿着也十分显贵的公子,赶紧往后退了两步躲在同行男孩的背后,只露出半张小脸,大大的眼睛怯生生地望向他们,眼珠乌黑透亮衬得眼底格外清明灵秀。
      同行的小男孩看起来稍稍年长点,一把将这小不点护在身后,看了一眼张清他们,赶紧低头赔了礼,继而又说道:
      “两位公子对不起,适才是我兄妹二人打闹一时忘形,她还小不懂事无意中撞到您,我们把您的锦袍也弄脏了,实在是对不起,您要是不介意可以到我家稍坐片刻,就在这附近,让我娘给您清洗一下,很快就好了。”
      这少年对着他二人语气平和地说道,情礼兼到却也不卑不亢。
      只见他穿着件黛蓝素净衣衫,身材瘦瘦小小,眼睛不大却灼灼有神,说话间还紧紧牵着小妹妹的手将她挡在身前。
      玄炎看了眼这俩小孩,腰间玉佩声珊珊,随即见他蹲下身子,语气轻柔和煦地问道:
      “你们叫什么名字?”
      “我叫景真,她是我妹妹,叫琴琴。”
      张清方才听这少年讲话,恭敬明理的样子又像是读过书的,也弯下腰来与景真平视,开口道:
      “景真,我看你小小年纪谦恭有礼,家住这附近吗?衣裳脏了不要紧的,你们不必害怕,倒是打翻了你妹妹的冰糖葫芦,还得赔给你们呢。”
      景真心想这两位一看就是大户人家锦衣华贵的公子,本以为这下惹了个大麻烦,这些京城公子哥们听说都是些纨绔膏粱子弟,不是他们这些平民百姓惹得起的,却没想到眼前这两位公子这般温和亲善,甚至还低下头与他们讲话,略一思忖料定应该也不是什么坏人,于是干脆说道:
      “公子不嫌弃的话去我家坐坐吧,就在这巷口穿过去就是了,也好给您处理一下衣裳,沾了糖渍时间太久就不好弄下来了。”
      张清正准备问问玄炎的意思,转头就看到这一幕。
      当今圣上蹲在地上,对着躲在景真身后的琴琴慢慢伸出了手,那张稚嫩的圆润小脸随即从后面露了出来,左手还紧紧地攥着景真,眼睛眨了眨小心翼翼地把右手伸过去,被玄炎轻轻握在掌心。
      “我叫林疋炎,他叫张清,我们买完糖葫芦就去你们家坐会儿吧。”
      张清被玄炎此举所惊,说来虽是兄弟,性格反差还真是大,临川王总是副气盛凌人、贵不可及的样貌,怎么也未料想得到圣上竟如此平易近民,甚至还有些……纯真气。
      在摊铺上买了四串冰糖葫芦,玄炎牵着琴琴走在前面,景真与张清紧随其后。
      张清一抬眼,在前方不远处看到了今早临川王身边的蓝衫男子,记得此人好像是叫星朗。
      想必已然跟了一路,此时又好像故意现身让他看见,张清想了想,咬了一口手中的糖葫芦,咽下去后才将其余三串分别递给他们一大两小。
      星朗站在原地思虑半天,主子吩咐过不能正面打扰到他们,可这外面街边的东西又岂能随意让圣上食用,不说别的哪怕是腹泻也担当不起,正想上前阻止,却被星墨一把拉住。
      “圣上难得出来一趟,糖葫芦是摊铺上刚买的,张学士也吃过了,不会有问题的,偶尔让圣上体验下民间小食,主子也希望看到圣上开心的,就由他们去吧,咱们暗中护好周全便是。”
      终是没有上前,星朗二人就隔着半条街远远地紧紧盯着皇帝的动作,视线不敢离开半秒。
      玄炎看着手里的冰糖葫芦迅速做了简短的思想斗争,果然还是抵挡不住扑鼻的香气,对着琥珀色的糖衣就咬了下去。
      山楂和冰糖的酸甜在唇齿间互相交融,蔓延开去。
      跟宫里香甜软糯、入口即化的精巧点心菓子完全不同,口感甚至略微有些粗粝,玄炎却还是吃得分外开心,连带着眉眼都弯了起来。
      “炎哥哥你没有吃过冰糖葫芦吗?怎么比我还开心,是不是你娘不让你吃啊?”
      琴琴肉乎乎的小手被玄炎牵着,咬着冰糖葫芦一蹦一蹦地往前走,吃得满脸都是糖渣。
      “……”
      童音幼嫩无忌,玄炎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简直无言以对。
      又转头看了看这小不点,圆圆润润的小脸吃得脏兮兮的,嘴角忍不住扬起了一个漂亮的弧度,径自松开了牵着琴琴的手,拿出腰间的巾帕给她把脸上的糖渣轻轻拭掉了。
      “哈哈哈哈哈炎哥哥家里管教可严了,不能做这个不可以做那个,大户人家也是有很多限制的。” 张清笑着说道。
      说说笑笑间,穿过一条不长的窄束小道,四人也已经走到了景真家门口,果然是离得很近。
      “娘,我们回来了!”还未走进里院,景真就先出声喊道。
      “今日怎么回来这么早?不是说带琴琴多玩会儿吗?”
      景真的娘闻声就赶忙走了出来,穿着一身粗布缟色短褐,手上湿漉的水渍还未干,一出来就见到两位气度不凡、贵气逼人的青年牵着琴琴的手站在景真身后。
      心里一惊,该不是景真在外头惹了什么祸事吧,又想这孩子素来就早熟稳当从未让她操过半点心,一时间怔在原地,不自觉地搓了搓手,有些紧张局促起来。
      “娘,这不正是我俩打闹间不小心把冰糖葫芦弄在这位公子的身上了嘛,得给人家把衣服清理干净才行,好在两位公子蔼然可亲没有计较,还给我们又买了糖葫芦呐。”
      玄炎见这位质朴憨实的妇人看到他们有些短促不安,随即温和地笑着说道:
      “大娘,也是我们没注意看路,我这位兄长的衣摆处沾了少许糖渍得稍加清理下,您莫要担心,我们也是见景真和琴琴这般可爱,想跟他们多玩会儿,就来府上叨扰了。”
      景真的娘亲平日就是帮朝廷大员府上的门客清洗衣物来赚取些银两为生的。
      虽是见过不少达官权贵,大多都趾高气昂气盛凌人绝不会与他们这等平民多一句言语,只有个别谦和有礼的读书人才偶尔会对他们下人点点头以示答谢,平生还从来没有跟这般华贵的人物平视说话,难得人家小公子举止亲切有礼,顿生起万分好感。
      “您太客气了,这位公子您将锦袍脱下来我去清洗一下,不消多时就能弄干净,刚好晌午时分了,不嫌弃的话就在寒舍吃个午饭吧,啊对了,还不知二位公子贵姓?”
      “我叫林疋炎,逛了一早上,正好有点饿了呢,如此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大娘。”
      “我叫张清,有劳您了。”
      说着张清便脱下外层的缎袍递给了大娘,下摆上有一小圈原本的樱草色被红果染上了一层模糊的杏红,混着化掉的冰糖层层晕染开,像是少女颊边的胭脂。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