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黎彤不喜欢拍私人照,更不要说还是和人合拍的了。
      
      人生中第一次拍婚纱照,她能说自己有点紧张?那么问题来了,现在要怎么假装自己很熟练的样子?
      
      首先拍的是一家人的。
      
      黎老爷子坐在椅子上,她和秦暮云肩靠着肩站在椅子后面。
      
      这个时候,黎彤才发现秦暮云的身高只到自己肩膀。
      
      “表姐,你搂着表嫂的腰。”薛铭举着个相机站在前面,一边说着还一边对她们挥了挥手。
      
      这个表弟还能不能要了??
      
      黎彤当然不可能当着观礼宾客的面不给面子,只是不知道旁边的人能不能接受,因此她没第一时间按照薛铭说的那么做。
      
      然后,秦暮云主动挽住了她的胳膊。
      
      黎彤身体微不可察的一僵,她从来没和人靠那么近,更不要说这种看起来“似乎”很亲密的动作了。
      
      对方一个女孩子都大大方方的,自己好像也没必要计较显得自己矫情,黎彤心想着伸出胳膊搂住了秦暮云的腰,一边在心里催眠自己就当是搂着小姐妹了。
      
      秦暮云一手搂着自己的手臂,一手拿着束捧花,对着镜头微笑着。
      
      “表姐,你看表嫂笑的多灿烂,你也笑一个啊。”
      
      这种表弟应该好好打一顿再教育,黎彤心里想着,眼角余光却是瞥向了身边的秦暮云,对方真的笑的很高兴么?
      
      在这一场并不受期待的婚礼上?
      
      然后她看见了,秦暮云其实笑得并没有多灿烂,只是那唇角微抿着上扬的神态,令人无可挑剔,只觉得她此刻该是很幸福的。
      
      黎彤试着扬了扬嘴角,以前拍证件照可没要求自己必须要笑,业务不熟练也不知道会拍成什么样子。
      
      薛铭看着镜头里的表姐表嫂,手下轻按快门抓拍到了一张好照片,照片里身材高挑的女alpha微低着头,眼角余光落在身边的新娘脸上,嘴角勾起一个转瞬即逝的笑。
      
      这张照片,让人无端端的感受到照片中那人的深情。
      
      表姐的演技居然那么好?以前怎么没发现,薛铭嘀咕着又开始重新拍。
      
      一通照片拍下来,黎彤被“迫”换了许多个姿势,她算是知道拍婚纱照有多累了。特别是自己还是当布景板的那个,照片的主要内容都在新娘身上的时候。
      
      最后一张照片,是秦暮云双手握着捧花搂着自己的脖颈,温柔如水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黎彤忽然有点心律不齐,她错开那无比专注的目光,按照薛铭的要求搂着那纤细的腰身抱着身转了一圈。
      
      宽大的婚纱裙角飞扬着,这一幕就这么定格在了照片中。
      
      她放下秦暮云,看秦暮云握着手中的花束似乎有些紧张,婚礼的流程黎彤实在是不懂,所以接下来要丢捧花吗?
      
      黎彤回忆着过去参加婚礼的记忆,貌似的确是要丢捧花。
      
      这时,旁边一大群随长辈来的年轻男女起哄的要她们丢花。
      
      “表姐表嫂快点啊,我也想接。”薛铭挂着相机蹿进那群年轻男女中,笑嘻嘻的冲着她们伸出手。
      
      记忆中,好像是新郎握着新娘的手丢的。
      
      黎彤心里想着,也不扭捏,直接握住了秦暮云的手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要丢花了。”
      
      刚才拍婚纱照,抱也抱过、搂也搂过,亲、虽然亲的是脸……但也算亲过了。
      
      黎彤觉得自己的节操已经扔的差不多了,现在只是握着秦暮云的手丢一次捧花,根本没什么好别扭的。
      
      秦暮云却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从刚才开始不管两人怎么互动,都是薛铭说了黎彤才会做,要不就是自己主动。
      
      温热的双手包裹着自己的手,被带着向上一抛,捧花从两人手中抛起,最后朝着旁边的人群落下来。
      
      黎彤抛完捧花后就松开了手,看着一帮年轻男女嬉笑着去抢捧花,凑热闹的薛铭刚才还不忘拿起相机给她们两人拍照。
      
      十七八岁的薛铭还不到接捧花结婚的时候,这美好的祝福寓意还是留给其他恨嫁、单身的年轻男女好了。
      
      婚礼的流程冗长,婚宴结束的时候太阳都从地平线上落下去了。
      
      “哇,终于结束了。”薛铭不复早上的活力四射,走过来的时候手里还拿着一块从桌上顺来的蛋糕。
      
      站在门口送走最后一波宾客的黎彤,她觉得维持着面瘫的表情脸都要僵了,偏偏所有人都见怪不怪,这个世界的原主这么冷漠的么。
      
      “累了就去休息。”她冷淡的道。
      
      “不了不了,我和我爸妈他们回去了。”薛铭咽下一口蛋糕,冲旁边的叶思挥了挥手,“思思,走啦,和我回家了。”
      
      薛铭带着叶思上了车,坐在副驾驶上的姑姑黎晗按下车窗,对她们两人笑了笑。
      
      “阿彤,暮云,姑姑就先走了。”
      
      “姑姑慢走。”她的语气漠然,黎晗早就习惯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爸,那我们就走了。”
      
      黎老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看着自己女儿点点头,目送他们离开。
      
      “你们今天也别回去了,在这住。”黎老爷子对着她们道。
      
      “房间已经让人收拾好了。”
      
      黎彤想问自己能去睡客房吗,话还没问出口就被黎老爷子瞪了一眼。
      
      “我让人带你们去房间。”黎老爷子转瞬变了副温和面孔看着自己孙媳妇。
      
      “谢谢黎爷爷。”
      
      “还叫黎爷爷,要改口叫爷爷才对。”黎老爷子呵呵笑着,拍了拍秦暮云的手。
      
      就算自己“失忆”了,可眼前这老头子真的是“自己”亲爷爷吗?看起来对秦暮云比对自己热情的多。
      
      黎彤心中无言以对。
      
      “爷爷。”秦暮云从善如流的改口。
      
      “乖了乖了,来来来,这是爷爷给的红包。”黎老爷子笑得合不拢嘴,伸手摸出一封红包放到秦暮云手里。
      
      “谢谢爷爷。”按照礼节,秦暮云没拒绝。
      
      “还不带你媳妇回房间,这里风那么大。”黎老爷子转头看着她,表情噔时变了个模样,“冻到我孙媳妇和我曾孙子,看我怎么揍你。”
      
      老爷子有点暴躁啊。
      
      黎彤嘴角一抽,刚才是谁站在门口和孙媳妇说话说的不肯走的,搞清楚点行不行。
      
      傍晚的风的确有些大,黎彤心中叹气,看穿着裙子站在寒风中的秦暮云。不知道是不是身高带来的差异,还是她真的认识到面前着眼前的新娘是个需要呵护的姑娘。
      
      嗯,也有可能是一旁黎老爷子不善的目光。
      
      她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秦暮云身上,被凉风一吹的她感受到了这个时节的寒意。
      
      “走吧。”
      
      黎老爷子面上露出满意的笑容,他就知道自己这个孙女没有表面上的那么糟糕,又看暮云有些呆滞的看着肩上的外套,轻咳一声招呼来一个佣人。
      
      “让她带你们去房间,你这几年天天不着家,还能记得怎么走?”
      
      “那爷爷,我就先回去了。”秦暮云不像她一声招呼不打,乖巧的和黎老爷子道别后才跟上她的脚步。
      
      庄园很大。
      
      黎彤第一次体验到了房子太大的烦恼,走了十五分钟才回到房间。
      
      原主搬出去住的原因,搞不好就是嫌弃房子太大了,这天天那么走能受得了?黎彤心中腹诽着,实际上却并没有感觉自己走的有多累,感慨着这具身体的素质非常不错。
      
      黎老爷子口中所谓的收拾出来一间房,面积快赶上普通人家家中的四居室了。里面除了卧室,还有单独的客厅、书房、厨房。
      
      佣人把她们带到地方,安静的弯了弯腰就离开了。
      
      只剩下她们两个人。
      
      黎彤看起来面无表情,其实心中尴尬的不行,这只剩下自己和秦暮云,需要说点什么吗?
      
      “我口渴,去倒杯水。”算了,还是找个借口遁了吧。
      
      “你困了,就回房间睡。”
      
      黎彤说完就把人落客厅里,自己走进厨房里。
      
      厨房光亮整洁,宽敞又干净。
      
      她随意打开冰箱看了一下,发现所有食材应有尽有,随手拿了一瓶应该是矿泉水的玩意出来,打开来喝了两口。
      
      今天她肚子里除了酒就是酒,连东西都没多吃两口,亏的这身体素质不错,不然非直接吐出来不可。
      
      这么一想,突然就有点饿了。
      
      靠在厨房的平台边,握着手中的水,黎彤揉了揉眉心看了看四周的厨具,看起来和记忆中的厨具没什么区别,感谢这个高科技世界还没练食物烹调方法都给取代了。
      
      这要是换成那些料理机什么的机器,她大概只能哭了。
      
      说做就做,要睡觉至少也得吃饱在说不是,黎彤低头看了一眼煤气灶,直接触屏在上面点火就行。
      
      再拿来锅倒一些凉水,烧开这段时间她从冰箱里拿了一些蔬菜肉类,作为一个独自生活的女性,烧不来上面精致的菜品,但下个面条煮了饭她还是可以的。
      
      客厅里。
      
      秦暮云坐在沙发上,看了一眼披在自己身上的外套,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外套脱下来叠整齐放到一边。
      
      室内有控温系统,一年四季都会调节出合适的温度,就算只穿单件也不会觉得冷。
      
      秦暮云感觉有点泛恶心,猛地捂住嘴蹲在垃圾桶旁边干呕了好一阵。事实上她今天一天都不太舒服,孕期初期反应折腾的她浑身难受。
      

  • 作者有话要说:  响应一下大家的要求,以后更新放到中午十二点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