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不认识,不记得,你们认错人了。”黎彤冷漠的来了个否认三连,心里却对对方相信自己说的话,没抱什么希望。
      
      原因……emmm好像原主犯病的时候和自己差不多,这么一想自己醒过来那会儿他们不相信自己,也情有可原了。
      
      老者气的用力敲了敲拐杖,吹胡子瞪眼的看着她,道:“我是你爷爷。”
      
      啊,你说是就是吧。
      
      黎彤面无表情,这个时候否认只会让事态更失控。
      
      “表姐,你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吗?”薛铭忍不住问,“刚才的表嫂,你也没有一点印象吗?”
      
      黎彤默不作声。
      
      “你叫黎彤,刚才的新娘叫暮云,是你妻子。你只要记住以后好好对待她,明白吗。”老者放弃继续沟通了。
      
      在他看来自己孙女这状况总不会更坏了,其他的事问题都不大,主要就是这婚礼的问题。
      
      “我要你一个承诺,好好对待她。”
      
      黎彤沉思了一会儿,自己现在这情况属于占了别人的身体,那对对方的老婆好好像没问题……没问题个屁,对别人的老婆好本身就不太对吧。
      
      她不住隔壁,也不想姓王。
      
      “假设你们说的事真的,那么就把事情说清楚,不然我是不会承诺什么的。”黎彤揉了揉额头。
      
      与其自己之后慢慢去找原身的资料,不如直接仗着自己“失忆”直接问面前两个人,作为原主的亲人他们对原主的了解才是最多的。
      
      “这点你就算不问,我也会告诉你的。”
      
      老者听到她的话,紧皱的眉头反而松开了,一副她还没有全傻的样子看着她。
      
      “小铭,你出去等一会儿我们,我和阿彤说会儿话。”
      
      “那外公你可要快点,外面的人都在等着表姐出去呢。”薛铭点着头,走出房间并且帮他们带上了门。
      
      大约十分钟后,房门被从里面打开。
      
      “外公?你们说好了?”站在外面等的薛铭,站直身体。
      
      “嗯,我先出去招呼着,你在这里等一下你表姐。”老者说着,回头看了一眼房间内陷入沉思的人,拍了拍外孙的肩膀。
      
      “好。”
      
      房间里,黎彤还在思考刚才老者对自己说的话。
      
      黎家是军人世家,一直为联邦服务,上到刚退休两年的老爷子,下到子孙辈的黎彤一直都是军部的中流砥柱。
      
      黎彤的父母双亲都是军人,二十年前在一场战役中为联邦付出生命,她是爷爷从小带大的。
      
      七岁的黎彤原本喜欢画画,自从那天后扔下画笔开始跟着爷爷做军事方面的训练。或许是真的有天分,黎彤的从军之路走的非常顺利。
      
      二十七岁的少将虽然不是没有,但也少见。
      
      三个月前,黎彤为联邦力挫帝国的锐气受到了联邦议长的亲自接见和授予联邦“星河”特殊称号。
      
      但也就在两个月前的战役中黎彤负伤,足足在医疗舱里面躺了半个月才好。好了之后就留下了时不时就会发作的后遗症,间歇性失去记忆致使的性情的大变,精神恍惚等等。
      
      刚才的老者就是黎彤的爷爷,只有一双儿女,儿子儿媳为国捐躯,女儿十多年前就出嫁了。他一直将为联邦奉献看做最高荣誉,三个月前黎彤还是他的骄傲。
      
      他所有的希望、责任都寄托在了黎彤这个孙女身上,谁知道黎彤会出事还变得谁都不认识。
      
      原本考虑在半年后才会举行的婚礼不得不提前了,因为没人知道黎彤还能正常多久。再加上黎彤和秦暮云之间的关系,也到了不得不结婚的时候。
      
      未婚先孕这件事情说出去,不管是黎家还是秦家的脸上都不好看。
      
      “这到底是个什么烂摊子。”黎彤抹了一把脸,有些哭笑不得的喃喃自语。
      
      怀孕???还是未婚先孕??行吧,这个世界自己身体的构造都那么奇妙了,会怀孕好像没什么,同性婚姻都合法了,自己不能表现的太过吃惊。
      
      天知道当时听老者说这话的时候,黎彤是多么克制才没有抓着对方肩膀拼命咆哮。
      
      黎彤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然而,心情平复后,她果然还是对这个世界的生理有点好奇……
      
      ——打住打住,现在怀孕的事还是其次,主要是接下去自己是不是要按“约法三章”的内容做下去。
      
      刚才谈话的时候,她和老者之间做了一个决定。
      
      不管她记不记得过去,该负的责任一点不能少。也就是说妻子她一定要照顾,职务方面复职后也不能不做,这是她作为“黎彤”应尽的责任。
      
      作为交换,在其他方面老者不会干涉她。
      
      黎彤很想拒绝,但老者这句“负责任”的话让她有些没办法拒绝。
      
      用别人的身体,她做不出什么都不管不顾的事情来,要是能做的出来也就不是自己了。想到这里,她只能无言默认了。
      
      “都已经跑了,怎么不跑远一点。”黎彤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上面的撞伤早就已经好了,想起自己昏迷前的事黎彤有些懊恼。
      
      一个少将,怎么连跑个路都那么菜。
      
      这当时要是跑掉了,今天自己就不用面对这进退两难的问题了。
      
      咚咚咚,薛铭在外面敲门。
      
      “表姐,你好了么?”
      
      黎彤叹了口气,心想自己至少做做表面功夫吧。
      
      新娘子看起来那么温温柔柔的,要是因为自己的态度被人说闲话,自己也于心不忍。在想到老者说的秦家的情况后,黎彤深深的觉得结婚真是麻烦。
      
      她站起来打开门,看着门外的薛铭。
      
      “走吧。”
      
      婚礼上,新人当然不能缺席。
      
      谁都不认识的黎彤,按照老者说的保持冷淡就对了,据说原来“她”的性格就是这样。
      
      那可比自己嚣张多了,黎彤心里想着,她可从来都是笑眼盈盈对人的。
      
      知道自己身体真实情况的人不多,大部分人只以为她是在那场战役中受了伤,还没完全养好。
      
      黎彤回到会场的时候,秦暮云也走了出来,刚才应该是去休息室里补了个淡妆。
      
      相较于她的冷淡,秦暮云要更像个合格的新娘子,眉目如画、一颦一笑都带着如同三月春风的温柔暖意。
      
      宾客来了很多,这证明黎秦两家的实力不差。还有不少能看出行走间带着军人气息、穿着军装的年轻人,他们被单独安排在了旁边的几桌。
      
      黎彤和秦暮云两个人手中端着酒杯,一桌敬一杯。
      
      自己从来都没喝过那么多的酒,基本上是一口干掉一杯的黎彤心想,偶尔错身时候会将目光停留在秦暮云身上,但眨眼就会挪开了视线。
      
      她可不想被人发现她在偷看秦暮云,只是她真的好奇这个新娘子真的怀孕了吗?完全看不出来啊?平坦几乎看不出弧度的小腹,纤细的她一手就能揽过的纤腰,真的揣着个包子吗?
      
      黎家这边只剩下黎老爷子和黎彤,没什么其他的亲人,等敬过薛铭的母亲也就是她的姑姑后,就到了秦家人坐的酒桌。
      
      秦家酒桌上坐的都是秦暮云的亲人。
      
      “阿彤,以后好好对暮云。”看起来应该是秦暮云父亲的人,对她那么说道。
      
      “会的。”她点头致意。
      
      自己还不至于对个孕妇做什么,这话就当是帮原主答应了,算是自己借住这具身体产生的利息吧。
      
      “祝姐姐和嫂子白头到老。”十六七岁的少女俏皮的冲她眨了眨眼睛,拉着秦暮云的手亲昵的说着。
      
      “那还用说,阿彤不知道多喜欢暮云,怎么会对她不好呢。”打扮富贵的妇人露出一个假笑,拍了拍她的手。
      
      “这都娶了暮云了,要改口叫我们爸妈了。”
      
      这黎彤是真叫不出口,看旁边一副温顺模样的秦暮云,她仿佛觉得自己娶了个软萌受气包。
      
      这么假的话也说的出来,别的就不说了。自己连接亲都没去,还是新娘自己上的婚车,这样还谈喜欢?
      
      不耐烦虚与委蛇的黎彤,冷淡的应答了几句就去了下一桌。
      
      “爸妈,我先去和她给宾客敬酒。”秦暮云看着她的背影,轻声和秦家人说了一声,然后追上了她的脚步。
      
      “去吧。”秦父似乎想要叹气,但最终还是没有。
      
      今天是自己女儿出嫁的好日子,不应该叹气。
      
      秦母嘴角挂着些不屑,要不是秦暮云嫁的是黎家,她才不会来参加这个前秦太太生的女儿的婚礼。
      
      黎彤看了一眼落后半步跟在自己身边的秦暮云,心里某种怪异的感觉越来越多,这个年代还有那么小媳妇的姑娘吗?
      
      不知道该说原主是幸运还是不幸的好,反正她是没见过那么优雅又贤妻良母的姑娘,让“黎彤”娶了也算是娶到宝了吧。
      
      “跟着我些。”她不咸不淡的丢下一句话。
      
      等黎彤敬酒到那些青年坐的那几桌的时候,所有人整齐划一的起立让她产生了下一秒他们会集体给自己敬军礼的错觉。
      
      “恭喜少将,祝少将新婚快乐。”一群看起来年龄和自己差不多年轻的青年人,身上的军装笔挺,脸上的表情带着喜悦。
      
      都是军官级别的,黎彤心里忽然闪过这个想法。她还没来得及去细究,就见面前的这群人对自己举起了酒杯。
      
      什么都不用说,喝就完事了。
      
      “谢谢。”她微点了下头,思考着“黎彤”会怎么应对这样的情况,端起酒杯直接一口气喝下去。
      
      婚礼上喝一杯和十杯没有区别,黎彤已经喝了不少,却没有醉的感觉。她都不知道自己的酒量,还能有那么好的一天。
      
      敬完酒,薛铭胸前挂着个相机朝他们跑过来,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
      
      “表姐,表嫂,来拍照啦。”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无趣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崔斯特 10瓶;
    【考虑一下把更新时间挪到白天,零点好像没什么人看_(:з」∠)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