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方临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怔了怔,下意识舔舔上唇,尝到一点刚刚吃到的巧克力的味道。
      因此他声音里应该也是带着浓郁甜蜜的香气的。
      
      他甚至没空思考这个问题的奇怪,只来得及敛下眼中的惊讶,对男人开口。
      “段总。”
      
      男人几不可见地点了一下头,面无表情。
      
      两人杵在门边说话总归有点奇怪,方临就算糊,但外貌放在人群中也绝对是出众的,更别提他面前这个气场逼人,吸引着所有人目光的男人了。
      
      不过他们之间几乎还没来得及发酵出一点尴尬的气氛和时间,一个声音由远及近朝这边冲过来——
      
      “快拿着你奶茶要洒了——”陶乐背着一个书包风风火火地窜到方临面前,一手拎着一杯奶茶,把加料的那杯递在方临手里,“我太感动了你居然愿意品尝这世间的各种美好了来来来快试试这家。”
      
      “啊,哦,对不起。”等陶乐迅速完成这一套动作,他才看清方临身边是什么人,顿时大骇,胖乎乎的小肚子都缩紧了,“段段段段段……”
      
      没等他说完,男人身边助理一样的角色重新替他推开门,被打断后的问题有些没头没尾,而他好像也没有再开口的意思,只最后看了方临一眼,沉默着进了酒店。
      
      “……总。”
      陶乐剩下一个字这才蹦出来。
      
      两人从酒店门口离开,上了车,陶乐这才心有余悸地扭头,对方临说:“临啊。”
      
      方临:“嗯?”
      
      “我没看错吧。刚刚那个是段段段段段……段长珂?”
      
      方临:“你没看错。”
      
      “他他他他在跟你说话?”
      
      方临思索了一下,他刚才确实叫了自己名字:“好像是。”
      
      “我不是故意打断你们的刚才我那个角度被玻璃挡住了真看不见……他都问你什么了?”
      
      听见他这么问,方临忍不住乐了一下,如实说:“他问我,今天试镜的角色,我想不想要。”
      
      陶乐张了张嘴,半晌没发出声音,过了一会儿才说:“你骗谁呢。人段总能记住你名字就挺神奇了,怎么可能还问你这个。”
      知道陶乐不信,方临也没做太多解释,用吸管戳开对方带的奶茶,瞬间浓郁的奶香就灌了进来。
      
      陶乐叫了打车软件,他有一搭没一搭咬着吸管,听陶乐絮絮叨叨。
      
      他知道陶乐不信的原因。
      因为连他自己也不信——或者说,他现在才反应过来,刚才段长珂说了什么。
      
      毕竟,那可是段长珂啊。
      
      方临上一世跟他几乎没有交集,但拜公司所赐,对方的名字一直如雷贯耳。
      
      自己的公司原本是做流量明星发家的晖曜娱乐,典型的赶上好时候用自己的一套方式推了两个大火的团,一时间尝到甜头的晖曜不甘于此,想趁机开疆拓土,借着流量的东风往影视风走。
      结果当然不尽如人意。
      晖曜的确会选秀、会做节目,可有些地方不是仅仅有钱和有几个相貌出众却不会演戏的流量能吃得开的。
      尤其是在对上业界大头海林传媒以后。
      
      海林传媒背后直接挂靠海立集团,是十分正统的影视公司,比起半路发家、资金有余而资源不足的晖曜,海林传媒不仅有最雄厚的资本撑腰,业内资源更是比晖曜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更令晖曜头疼的是,本来两家公司一直还算井水不犯河水,可近几年海立集团的太子爷直接下来接手公司,从那时候起,原本看着勉强和睦的关系变得如履薄冰。
      海林一点不含糊地推出了一款赛制更激烈的选秀,从中脱颖而出的选手拥有比晖曜强数倍的资源,直接将晖曜打了一个措不及防,更别提后面依旧稳步进行的各种电影和电视剧的立项,让晖曜进退两难。
      而海立集团的太子爷、海林那个杀伐决断的一把手,就是段长珂。
      
      陶乐叫了车,两人站在酒店门口等。
      大概是方临性格好,也没什么架子,陶乐又足够关心他,还是没忍住小心翼翼地起了个头:“临啊。我看你今天心情还不错?”
      
      方临点头,开始撮杯子里的珍珠。
      
      “没事,我跟你说,我跟夏哥商量过了,反正现在公司主打的还是顶层那些流量,这个角色拿不到就拿不到了,正好我没正式编制,夏哥又早就想跳槽,要不咱们不续约了,换个公司另谋出路。”
      
      方临后面基本拿不到什么资源,一方面是晖曜宁愿用自己旗下的流量们押宝,也不敢拿这么一个几乎查无此人的小演员做赌注;另一方面是这几年来晖曜被海林压得着实有些狠,总有些人会被舍弃。
      
      方临后来想,所以海林作为制作方的《温柔月光》能给方临一个试镜机会,已经算是晖曜娱乐给他的“临别礼物”了。
      只可惜他当时没看清,也不知道这个角色其实本就不属于他。
      
      可是段长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方临仔细回想,他前世真的跟这位高高在上的总裁没什么交集。
      
      如果硬要说有什么见面的机会,无非只有两次。一次是方临去客串某个小糊综艺,离开的时候听见工作人员提了一句今晚庆功宴段长珂会来,一次就是自己与公司续约后,海林突然来找晖曜谈合作,在那个场合下,两人才算正式见了一面——公式化的握手和介绍而已。
      
      但从现在的时间来看,自己还没有跟公司续约,也不可能再跟公司续约,因此按理说两人甚至没正式碰上面,段长珂却还能记得自己的名字……
      方临把吸管咬出好几个牙印,难道这就是商业对手,知己知彼么,连晖曜公司的每个艺人都过目不忘?
      他何德何能。
      但不管怎么说,奶茶好喝。
      他咬了一口里面的珍珠。
      
      陶乐伸手戳戳他:“真的,你别难过,又不是找不到下家了。别怕。”
      
      方临看见他额角渗着汗,估计是怕自己等急了,一路跑过来的。现在他又说,没事,大不了一起跳槽,多大点事。
      听到陶乐这么说,他心里不是没有波动的。
      前世陶乐也说过一样的话,在自己试镜落选以后。
      
      不过他从昨晚开始就已经这么决定了,前一世的遗憾早就不应该留到现在来。方临眨眨眼:“哦,那你说我们下一个签哪里?”
      大有一种“自己不是个小明星而是个大咖,各个公司都争抢着想要签”的语气。
      
      陶乐也被他这个盲目自信的语气逗笑了,配合地结过话头:“行呗,那咱们就签海林,第一步就从拿下这个角色开始,然后拒绝垃圾网剧综艺从此挑剧本涨粉丝走上人生巅峰……”
      
      方临笑眯眯看着他侃侃而谈。
      
      “你别笑啊!你刚才不是还说段总对你抛橄榄枝了!”陶乐一边低头看着打车软件一边继续把牛吹得更大,甚至开始埋汰起了自己公司,“只要段总点点头,晖曜算什么,你以后就是……嗷——”
      
      他被方临掐了一把。
      
      陶乐抬起头,立刻噤声,面如菜色——
      毕竟没有什么比背后说人大话被听见更尴尬的事了。
      
      段长珂并没有在酒店里待太久,很快就出来了,他还穿着那一身利落的西装,身边没别人,只是没了指尖的烟,莫名看上去少了几分凌厉。
      
      陶乐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魂归离恨天,只是自己的口嗨自己承担,他绷着脸道歉:“对不起段总,我们没别的意思,就是我自己开开玩笑,我的错,您可千万别对我们家方临有什么别的意见……”
      
      电话铃响,陶乐约的车到了,司机打来电话让他上车。
      
      陶乐苦着一张脸,方临轻轻拍了他一把,说“没事”,让他先去车上等自己。
      
      对方一脸歉疚地点头,但司机电话不能不接,陶乐这才拿起手机。
      
      酒店门口就只剩下方临和段长珂两人了。
      
      “段总。”他语气比陶乐自然得多,“我助理随便说着玩的,对不起,我也再道个歉。”
      
      段长珂目光投过来,开口时却并没有提及那些玩笑,反而反问了一句:“想要拒绝垃圾网剧综艺从此挑剧本涨粉丝?”
      
      “……”方临没想到他连这句话都听到了,“也不是……”
      
      “那就是不想了?”
      
      更不是。
      
      其实方临还是不知道段长珂为什么会记得自己,也不知道他刚才为什么要这么问。
      
      就算是开玩笑,在段长珂反问以后,他又拒绝不出来了。
      
      可能这是海林什么新招数。
      可能段长珂有别的思虑。
      
      但就当下来说,尽管自己知道这个角色不可能属于自己,也不代表他就一点也不想争。
      
      方临轻声笑了,比起一些少年出道的爱豆来说,他其实不算太年轻了,但音色里依然有些难掩的少年气。
      
      原来重生会发生的事还真不是完全一样的。
      原来还真有这种馅饼啊。
      
      那自己为什么不抓住?
      
      “段总。”他重新抬起头,“那你之前说的那句话还作不作数?”
      
      他没有直接说明是两人第一次见面对方问的那句,如果段长珂想反悔,自己也不是没有退路。
      
      但显然段长珂并没有误解他的意思。
      
      “选择权在你。”
      
      似乎如果方临现在说想要,他就真的能拿到这个角色一样。
      
      方临重新笑起来,笑得很自然,也很纯粹,比起段长珂整日里见到的或殷勤或谄媚的笑都要干净得多。
      干净得就像方临不曾为这部剧焦虑失眠,也不曾为这个角色辛苦揣摩。
      
      段长珂这么问了,他也就遵从本心答了,仅此而已。
      
      “那我想要啊。”他的回应没有犹豫,“段总。”
      
      

  •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下面100评论也发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