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下一个,方临。”
      
      面前的门打开又合上。
      
      S市费尔酒店的25楼会客厅,新剧《温柔月光》的第一次试镜现场。演员们坐在候场区等着,再由各个试镜室按顺序叫进去试戏。
      
      这是一部由两年前大热的网文IP改编的电视剧,虽然整体看上去有些套路,但由于作品的知名度和出品方的重视,从立项起还是吸引了许多眼球。
      时间已经不早,主角的试镜已经收工,男三号的试镜人数也只剩寥寥数人。
      
      被叫到名字的人从位置上站起来,比起身旁两个口中还在默默重复台词、脸色紧绷的同行,他的神情看上去十分放松,好像一点包袱也没有。放在别处不觉得,在此刻几人眼里,就变成了一种全然的自信。
      这得对这个角色理解成什么样,能这么十拿九稳?
      
      方临自然是不知道旁观者的心理的,他大大方方走进去,对着里面的人鞠了一躬。选角导演手里捏着他的资料,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开始吧。”
      
      男三号的角色名字叫景川,是女主青梅竹马的弟弟,对女主季海瑶也曾抱有一些青涩的爱意,可惜最后没有说出口,便匆匆离开。曾经有书粉点评他算是整本书里比较脸谱化的角色,篇幅少、人设不够具体,也没有很合理的喜欢上女主的理由。编剧曾经承诺过会将整个故事写得再丰满一些,也有人猜测会不会给景川加一些戏份。
      
      选定的试镜片段有两个,A片段台词比较多、冲突也比较激烈,是景川在成年以前最后一次见到季海瑶,在得知了女主发生过的一切后又不甘又心疼,以及带着怯懦的悸动,先是流着眼泪小声质问,最后心如死灰地开口与女主告别。绝大部分试镜者都选了这个——毕竟在不带妆的初次试镜里,A段更容易展现演技或者个人实力。
      因此当方临开始表演今天基本没人选择的片段B时,中间原本一直没什么表情的导演眉毛动了动,右手扶了一下自己的眼镜。
      
      B片段的情节就很简单了,景川阔别五年与女主偶遇,季海瑶身边还站着一个陌生的男人。书中并没有详细描写景川这些年都发生了什么,只简单写着他早已放下,而女主根本不知道景川曾经的感情,像许多次对待弟弟那样与他交谈,景川也淡笑着说,好久不见。
      这一段的情节并不长,没有大开大合的情绪,台词也只有几句。
      
      方临今天穿得很简洁,头发只是随意地抓了一下,原著里没有刻意描写过景川的外貌,但他走过来时带着干净清朗气质,也不会给人以突兀感。
      “瑶瑶姐。”方临开口,主动打了招呼,因为没有人对戏,他又大方地走近两步,再在心里默默计算着对手戏的台词长度,数秒后甚至还微微弯下腰,眯着眼睛,像许多年前那样等着女主踮着脚,轻轻拍一拍自己的头发,才重新直起身子,抬眼,对着面前的空气招手轻笑。
      “——好久不见,我回来了。”
      
      B片段很短,方临说完这句台词后就算表演结束。
      他唇角还挂着笑,看上去洒脱无畏,似乎往事真的就如纸上云烟,他会记得,却不会再受其扰。
      
      对方很客气地让他回去等消息。
      因为出来得太快,方临推门走出去时其他几人忍不住抬眼看过去。
      
      他如进去时一样自如淡定,礼貌跟剩下的人打招呼,说自己先走了。情绪也看不出变化,不知是出戏太快还是根本就不在意这一场试镜。
      
      等他走远了些,其中一个小明星的助理望着他的背影,凑过来咬耳朵:“他是叫……方临对吧?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戏吗?我怎么看他这么自信,甚至有种这个角色非他莫属的感觉。”
      小明星也小声应:“好像没有,我没什么印象。要是有作品也不会来试男三号,还等到现在吧。”
      “也是。”助理煞有介事点头,“我就是被他阵势唬住了,差点以为这个角色被他内定了。”
      “这种话少说。”小明星看了助理一眼,对方便不再多言。
      
      方临出了会客厅,给陶乐打电话,那头说自己堵车了晚点到。他也不急,正好自己没吃饭,就告诉他自己先去酒店的餐厅吃点东西。
      助理陶乐在电话里听他对刚才试镜的事只字未提,顿了顿说道:“行,那你……好好吃一点,别净想着身材只吃草。”
      方临“嗯”了一声,陶乐又小心翼翼地说:“心情好点哈,别把试镜的事放在心上。”
      听陶乐这么说,方临忍不住一边走一边笑,穿过冷色调的冰冷长廊。
      见他笑了,陶乐心惊了一下,还以为方临试镜肯定受了什么刺激,连忙道:“你别想太多!夏哥怎么说的来着,平常心!”
      方临有些无奈,嘴角的笑意却没散,就像刚才在试镜室里对着“季海瑶”表演的那样:“你放心。”
      他是真的没把试镜的事放在心上。
      
      因为他早就知道了结局——
      
      简单来说,他重生了。
      
      -
      
      方临不是科班出身,但自从进圈以来一直勤勤恳恳努力工作,可惜作为一个十八线,他连做“劳模”的机会都没有——毕竟圈里人那么多,资源就这么点,不是人人都能得偿所愿。
      
      严格来说,他勉强算体验过一把小火的滋味。当时大三,他还未对自己未来前途有过一个很明确的设想,因为样貌出众,误打误撞进了圈。
      一年后公司给他争取到了一个各方面都不错的剧组,拿到了一个戏份不多的角色。
      虽然戏份少,但那个角色人设塑造得很不错,观众在寥寥数眼中记下了这张脸,热度曾一度比肩当时的男女主角。
      
      只可惜这种热度还没上升到顶峰,这部剧就因为主演深陷丑闻被直接封杀,连带着戏也一起遭殃,剩下的内容没法在网络上播出,原本应该越来越好的形势被骤然浇灭。
      方临才刚享受到一点被人喜欢的感觉,由于热度无法支撑身价攀升,又只能重新跌回默默无闻的等待期。
      因此他平日里并不忙,时不时配合公司营营业,发一发照片,客串客串综艺,偶尔在各种制作参差不齐的剧组里接点配角,苟延残喘地维持着曝光——公司一开始还给他买了点粉丝和阅读量,可大概是方临实在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作品,在微博营业了许久连个金V都凑不上。
      
      这是他重生后的第二天。
      他在意外发生不知过了多久后睁开眼,意识恢复后却发现自己不是在病房也不是在太平间,而是回到了数月以前,自己来试镜的前一天。
      起先方临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可最后不得不承认,这种神奇的、不符合科学常识的事情的确发生了。
      他真的重新拥有了一次活过来的机会。
      
      就目前来说,所有的发展都跟自己生前的走向没有什么两样。
      当时他为了试镜一宿没睡一直揣摩这个戏份并不多的角色,选了能表现情绪和演技的A段反复练习,第二天很早就紧张兮兮地坐在会客厅里等着了。
      结果是,其实这个男三号早就被某个小明星内定了,只是跟着主角一样试镜走过场,他在试镜室里调动着自己的情绪,让自己流泪、颤抖,再绝望沉默,现在回看这一切,竟有种可笑的心酸。
      
      后来他合约到期,公司续约的意愿缺缺,彼时的方临却还奢望着自己留下来会有新的转机,坚持续约——事实没有,之后的大半年他几乎连一些小制作综艺的客串都拿不到了,遑论接戏。
      换句话说就是自己把自己套牢了,还糊得彻彻底底。
      
      因此从昨天再一次醒过来起,方临只用了一个晚上就彻底想明白了——
      他不想再过一次那样的人生。
      
      并不是对自己努力的否定,只是不想那么累了,想试着洒脱一点,想试着不那么紧绷。
      
      知道自己没戏,方临重生的第一件事,就是想直接鸽掉试镜。只是昨晚他刚跟陶乐说了这件事,对方急得跳起来,说什么也要让他去试一试。拗不过这个婆婆嘴,方临又回想起前世陶乐一脸期待的样子——他好像比自己都想要自己红。
      于是他今天还是来了一趟。不过他这次没选A段,也没有刻意找感觉。
      B段时间短台词少,最后那句“我回来了”,又像是对自己说的话一样。
      
      是啊,他回来了。
      这次试镜就当与上一世的告别吧。
      
      至于公司,后续的资源都给不到自己,方临盘算着,合约期马上就到,这一次,他更没有必要再继续蹉跎下去,早点解约早轻松。
      
      也许后面还是很难,但他不要做无谓的努力了。
      
      方临走进餐厅,刚才试镜等了太久,现在闻着什么都觉得饿,他先习惯性地走到沙拉区,等看到一排各色鲜嫩时蔬时又摇摆不定起来。
      他不算一个怎么吃都不胖的人,因此上一世尽管工作安排并不多,还是十分自律地控制着饮食,
      想了想,方临丢掉仅剩的一点犹豫,目不斜视地换了个区域。
      
      甜食才是最快乐轻松的、能沉淀出幸福感的最佳载体。
      
      不过他还是没吃太多,等陶乐发消息说自己已经下了车以后,便准备离开。
      方临一边回复陶乐的消息,指尖在屏幕上停留片刻,想起这附近有家很受欢迎的奶茶,便让陶乐顺路给自己带一杯。
      
      陶乐:?
      方临也回他:?
      陶乐:居然想喝这个。你不戒糖了?
      方临:暂时不了。
      陶乐:虽然你从昨天起我就觉得怪怪的,但我莫名觉得是好事。
      方临开玩笑地回复:因为我昨天梦到我死了又复活,想着人生苦短,突然决定对自己好点。
      陶乐:……哦。
      
      好事吗?的确是。
      
      他把盘子里最后一块巧克力蛋糕吃完,身体和神经都被糖分抚慰妥帖,这才站起身离开。
      
      方临下了电梯,穿过溶着淡淡冷香的酒店大堂。
      估算着时间,大概还有两分钟,陶乐就会咋咋呼呼朝自己跑过来。
      包括与那一日气味相同的大堂香薰、低声讨论着经过身旁的跟自己一样没什么知名度的小明星、正播放着的某位女歌手翻唱的《Leaving on a jet plane》……
      所有的所有,都在诉说一个事实。
      
      除了自己以外,一切与他回忆中的那天没有不同。
      
      正这么想着,方临呼出一口气,伸手推开大门——
      
      视野里却忽然撞进了一个,那一天绝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人。
      
      男人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站在门外,身旁的人也正要弯腰伸出手替他开门。他个子很高,站在离自己很近的位置,从领结到皮鞋浑身上下无一不考究,他眉眼深邃,下颌线条干净利落,左手手指夹着一支刚点燃的烟,若隐若现的火星在即将变阴的天空里闪着红光。
      缭绕的烟雾升上来,男人察觉到方临,便将手撤开些许,绅士地不让他沾到烟味,动作虽然散漫,却带着一股不经意的矜贵气质。
      
      烟雾被他的动作挑开,于是两人对视。
      
      如果刚才说过的一切都与前世的这一日相同,那么此刻站在他面前的人,就是所有意料之中的意外。
      
      正要擦肩而过时,方临听见男人忽然开了口。
      
      “方临。”对方叫他的名字,声音低沉,指尖的烟草味散去些许,并不浓郁。
      
      “刚才试镜的这个角色,你想要吗。”
      

  • 作者有话要说:  我!来!了!
    社畜激情裸奔开文!!!呜呜呜好紧张啊!!!
    前200评论发红包!!啵啵啵!!!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