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4章 ...

  •   此时,谢照澄和景行这边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片场的工作人员还在做准备,演员也只来了几个,倒还算是清静。谢照澄从车上下来后,红着脸跟景行道了谢,然后便前往化妆间,准备今天的拍摄。
      
      《狸猫谱》不愧是王导亲自定下的构思,整场戏瑰异绚烂,却又离奇诡谲。
      
      剧本取“狸猫换太子”的典故,新出生的皇子是妖孽,偏生得脆弱金贵,苍白乖巧,此前一直被幽静在宫中,直到成年那天,从来不见天日的皇子突然发疯,隐秘的妖孽事件在宫中如烟花炸开,篡位夺权和有心人的博弈就此开始,拉开了明争暗斗的序幕。
      
      谢照澄扮演的便是这位皇子,剧情相当于是整部剧的引子,但后续还会活跃在各个角色的回忆中,所以戏份也不算少。
      
      不消片刻,谢照澄试装完成。化妆师姐姐的手鬼斧神工,骤然间就将谢照澄那张乖巧十足的脸变成了苍白病态的小皇子,他对着镜子稍微做了几个表情,简直就是形销骨立,楚楚可怜,脆弱得仿佛不甚用力就会折断。
      
      化妆师姐姐被这表情给蛊惑得五迷三道,在背后激动的捧着脸哭泣:“天啦儿子你别做这样的表情,麻麻心脏受不了……”
      
      谢照澄:“……”
      得,这还是个自己的妈妈粉呢。
      
      不管怎样,谢照澄还是很满意这张脸的,高高兴兴的谢过化妆师姐姐后就走了出去。
      现在拍摄的时间还没到,谢照澄打算去找景行提前对下戏。
      
      早上和景行那波相处彻底消除了他面对偶像的紧张,现在心里的小算盘甚至还拨得噼里啪啦的响:反正一会都是自己和景行的对手戏,提前去找他学习学习,不光是能进步,还能进一步推进粉丝和偶像的关系……
      
      谢照澄想来想去,心里美滋滋得都要冒泡了!
      
      谁知他才走到半路,刚到片场的程雪就迎面过来了。
      
      “怎么回事?”谢照澄揉了揉眼睛,有些迷茫:“她今天怎么……有点斗志昂扬的?”
      
      没错,和刚刚痛彻心扉的模样相比,程雪现在简直就是气势汹汹。
      
      容颜逝去的痛并没有击垮程雪,她在沉思片刻后,立马走出了阴霾,并且还被刺激发出了无穷的斗志:不管是什么原因被抛弃,她白莲花程,绝不可能认输!
      
      就这样,程雪大手一挥,借由给整个剧组买了早餐打掩护,然后亲自提着瓶果汁,奔着景行所在的房车就杀了过去。
      
      可问题就在于,这个目的地,正好和谢照澄的重合。
      
      谢照澄看清她的前进路线,蓦的还从她那走路带风的姿态中嗅出了点搞事的味道,顿时大惊失色,果断上前,拦在了程雪的面前:“雪雪姐。”
      
      四目相对,世界一片寂静。
      此时的程雪,心里正在酝酿着大招。
      
      若问程雪是怎么在娱乐圈混迹这么多年,成为当红小花的,那定然要提到她漂亮的脸蛋和不俗的实力。但除此之外,她还分外仰仗自己的独门秘籍:矫揉造作。
      
      这几个字的确不是很好听,但大多数情况下极其管用,试问谁又能对好看的人生得起气来呢?只要不是太过分的事情,都能宽容几分不是?于是程雪仗着自己的美貌作天作地,哄得人团团转,到现在唯一发怵的也就是谢照澄那个煞神经纪人而已。
      
      程雪就不相信了,影帝平时头条满天飞,谁都能蹭上几蹭,她这热度反而还蹭不到了!
      
      于是她在心里拼命的运功,并且立马将谢照澄当成了自己首要踢开的绊脚石,轻轻的拨弄了下自己的头发,展现出了自己最完美的角度,朱唇微启,摆足了娇柔的姿态……他有自信,这是任何男人都没有办法挡得住的魅力!
      
      这,就是斩男绝技!
      
      “小谢……”她刚说了两个字。
      忽然,谢照澄伸手,自然而然的从程雪手里面接过了果汁,不好意思笑道:“雪雪姐这么好?还亲自给我送过来呀,我自己拿就好了……”
      
      “我……呃?”程雪的笑容卡到一半,突然有点进行不下去,下意识的就想捏紧水瓶,不愿意松手,心里拼命呐喊:这不是给你的,你给我走开啊!
      
      然而下个瞬间,她蓦的又对上了谢照澄的眼睛。
      虽说谢照澄的妆没花太多时间,但妆容的效果的确是惊人的。
      
      脸颊和鼻翼经过刻意的处理,本就单薄的少年整个人都显得有些形销骨立,苍白得近乎病态,脆弱得跟张纸似的,一双眼睛里更是写满了“彩云易散琉璃脆”的哀愁,仿佛只要微微眨了下眼,就会有泪珠子滚落下来。
      
      突然,“砰”的一声,程雪连自己都没反应过来,手里的水瓶就已经被她拧开,恍恍惚惚的递给了谢照澄,不由自主的道:“不,不用,我来就行……”
      
      心里的呐喊早已经换了词,现在变成了酸涩的嫉妒和控制不住的怜爱:为什么这张脸会这么年轻这么好看,但是却又怎么苍白这么可怜啊啊啊啊!
      
      然后谢照澄就笑了,骤然如枯木逢春:“谢谢皇姐。”
      换了台本里的词。
      程雪被迷得忘乎所以,在心里嗷嗷直叫:皇姐爱你!
      
      “皇姐是最棒的。”谢照澄诚恳的吹捧。
      程雪鼻血都快流出来了:啊啊啊小谢才是!
      
      “我替全组工作人员谢谢您。”谢照澄真心实意。
      程雪捂着脸嘤嘤哭泣:不用谢,这都是她应该做的呜呜!
      
      ……
      
      谢照澄喝着甘甜的橘子汁,转身朝着景行的房车走去,面带春风。
      
      事实上,如果有人能够读心,定然能够听到他心里发出的,昂着脑袋似的,一声要多傲娇有多傲娇的轻哼,尾巴简直都要翘破苍穹了。
      
      居然还在他面前作?
      
      今天小谢就告诉你!他平时是乖巧懂事,尊老爱幼,以德报怨的三好少年没错……但若真论作,放眼整个娱乐圈,他绝不可能输!
      
      谢照澄简直神清气爽,扬眉吐气,甚至想哼歌!想就地跳段Breaking!
      
      然而,就在谢照澄欢欣雀跃着脚步,刚走到房车面前时,骤然对上了景行的目光。
      
      谢照澄:!
      
      他顿时满脸见鬼,完全没想到景行会站在车门边等自己,神色看起来有点阴沉,眼神还很复杂。纵然如谢照澄这么会察言观色,也辨别不清楚他现在到底是什么情绪,只知道他现在,有点生气。
      
      难道是自己刚刚在那儿跟白莲花对着作被看到了?
      
      这个念头刚浮现出来,谢照澄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后悔得简直想咬舌自尽。你说你怎么作不好偏偏要在景哥面前作,没看到景哥那么不喜欢那个白莲花吗?你这样做和那白莲花又有什么两样?谢照澄你真的是差劲死了……
      
      越想,谢照澄越是难过,嘴巴一扁,差点都要哭了。
      
      但就在他自己在这里脑补的时候,浑然没注意到景行一直盯着他的脸。蓦的见到他这表情,瞬间就又是好笑又是无奈,简直就是没脾气,道:“你怎么自己还委屈上了?”
      
      谢照澄心说我哪儿委屈啊,我一点都不委屈,我就是觉得对不起景哥您……但是他没敢说,可怜巴巴的抬起头望着景行。
      
      这湿哒哒的小眼神……景行顿时心软得一塌糊涂,但还是故意拉着脸,“知道我在这里等你多久吗?”
      
      景哥居然还在等他?谢照澄脸色的表情又变成了惊恐,觉得自己又是罪加一等。
      
      “……”景行这下彻底没话说了。
      他觉得跟着小孩儿置气也没用,直接动手将他拉进车内坐着,然后将剧本抛给他,凉凉的道:“以后没事就赶紧过来对戏,别让我久等,明白了吗?”
      
      谢照澄登时一愣,抱着剧本良久反应不过来。
      
      所以……原来景哥是在等他对戏?
      可是他怎么知道自己要过来找他?
      还是说他不知道,只是看到自己非专业出身,想帮帮自己?
      
      谢照澄脑中忽然灵光乍现,试探着道:“景哥,您……是因为我不思进取才生气的吗?”
      试完妆不务正业,到处晃悠,还累得人景哥白替他操心半天!
      
      听到这话,在座位上翘起二郎腿景行,似笑非笑睨他一眼:“原来你心里有数啊。”
      
      虽是揶揄,但霎时,谢照澄心里一片滚烫。
      景哥也……也对他太好了。
      
      虽然不知道为何能受到这样的待遇,但是谢照澄心里的感动一塌糊涂,简直无以复加。热血和冲动同时涌上脑袋,发誓以后一定要好好努力,绝对不让他家景哥失望,甚至于就算景哥叫他肝脑涂地,他也在所不辞!
      
      然而……谢照澄打死都想不到,他家景哥现在正入戏呢。
      
      昨晚他见着谢照澄的时候实在有点凌乱,“突然多了个可怜儿子”的错觉经久不散,乃至于他今天看到少年这漂亮无比的扮相时,心里那声口哨怎么都没能吹出来。
      
      老流氓思来想去,越发觉得不爽,回头就把他抓过来,真的当儿子似的教育,刚刚站在那儿生气,也有着点“恨铁不成钢”的老父亲似的操心。
      
      啧,影帝年纪轻轻,心却脏得要命。
      
      不过好在,谢照澄的表现虽不算特别出彩,却也挑不出错。
      
      大约是剧本上那些密密麻麻的批注和本子都快翻烂的努力起了作用,景爹对小谢的成绩颇为满意,瞧着时间差不多了,稍微提点了几句,就将他放了回去。
      谢照澄受益匪浅,回到片场就埋头苦干,努力消化小本本里的笔记。
      
      半个小时后,今日的戏份,即将开拍。
      
      景行终于从车里下来,已是带妆的状态,遥遥走来,四周的人一眼扫过,突然像是看到什么令人惊艳无比的东西似的,眼睛全都亮了起来。
      
      谢照澄听到四周骤然嘈杂起来,不由也闻声看去。
      
      谁知这一看,他顿时呼吸微窒,胸腔一颗心,止不住的怦怦狂跳。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