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3章 ...

  •   这句话,谢照澄很早就想说了,只是那时还没这么强的怒气。
      
      这还得追究到几个月前,谢照澄和程雪一起上节目的时候。谢照澄作为个顶级流量,当然比她这个小花人气高,程雪想蹭他的热度,却惧怕对方经纪人的凶狠,不敢明目张胆的炒CP,便通过一些含糊的剪辑和花絮来拉踩谢照澄,用营销号天天刷什么“见到她,顶级流量瞬间变迷弟”,“谢照澄上综艺目不斜视,却最终拜倒在她的裙下”……
      
      那段时间程雪虽然被骂的多,但热度也的确直线上升,谢照澄还从没被这么踩过,气得他直接上小号撕了个昏天暗地,这才勉强出了口恶气。
      
      到了此时,新账旧账齐上,谢照澄怒火中烧,却还是没有动手,顺着刚刚的礼貌顺着演下去,乖乖回答道:“刚买了东西回来,我……”
      
      话音未落,背后突然传来一声惊呼,谢照澄的话被迫打断,两人同时回头看去,皆是一愣,却见小余不知道怎么和程雪的助理撞在一块去了。小余人高马大的,程雪的助理小姑娘差点没被掀翻。
      
      不过这还不是最打紧的,重要的是小余刚刚又去给谢照澄买了杯咖啡,这样一撞咖啡直接脱手,倒扣在助理迎面而来的手机上,直接给浇了个大满贯!
      
      程雪见状,眼皮子神经质的一跳。
      这个手机……不会是她刚给助理的那个吧?
      
      然后她就看到,小姑娘望向自己,语气充满了哭腔和莫名的焦急:“雪,雪姐……”
      
      程雪:!
      完了!她的照片!
      
      她心里登时惨叫一声,急忙跑了上去,却见小余在旁边不停的道歉,匆匆忙忙的拿出纸巾来想要帮忙擦拭手机屏幕,然而这手机压根就不防水,这样一番折腾,哪儿还能用得了!
      
      “雪雪姐?”谢照澄也赶紧跑过来了,先是怔了下,没想到事态这么严重,立马就拉过助理小姑娘来,反复检查她的手,语气里全是担忧:“没事吧?有被烫到哪里吗?”
      
      发现是杯冰咖啡后,他稍微松了口气,但焦虑未减。
      
      小余也还在旁使劲的弯腰,无比愧疚的道:“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看到手机直接报废,立马笃定了这事儿是谢照澄指使的程雪,怒气冲冲扭头,正要发作,见状登时一噎,突然又有点不确定了。
      
      无他,谢照澄关心她助理的模样实在太仔细了,眼里的紧张和焦急不似作假,似还含着点模模糊糊的水雾,眼角甚至还带着未消散的红……乖成这个样子,怎么可能猜到自己今天晚上特地去叫助理偷拍自己和影帝并行的照片,还特地买个咖啡毁尸灭迹呢?
      
      程雪再次一阵恍惚,在一迭声羞愧难当的道歉中,产生了一丝丝的自我怀疑,不由自主的道:“没,没事,就是个手机而已……”
      
      旁边助理小姑娘也忍不住了,小声解释道:“没关系,其实是我自己撞上去的……”
      谢照澄态度分外端正,立马踏前一步,不容置疑的道:“我赔给你。”
      
      “不用了不用了!”小姑娘急忙摆手。
      “应该的应该的……”谢照澄越发的诚恳。
      
      就这样,两人你客气来我客气去,你推辞来我推辞去,谁也不让谁,要多团结多团结,要多谦让多谦让,一副弟恭兄谦的其乐融融场面。
      
      但……如果程雪会读心,在这恍惚中稍微分出点神去辨认,定能听到谢照澄心中一声,鼻孔朝天的,无比嘲讽的冷哼。这其中带着点大仇得报的快感,保护好了自家偶像的自豪,还有点点恶作剧成功的得意。
      
      他甚至无不解气的心想:
      呵,这还治不了你?
      
      这次交锋,谢照澄大获全胜。
      他身心愉悦,回去的时候连走路都轻快了。
      
      但今晚这么好的机会被破坏,气闷终归还是有点气闷的,谢照澄回去哼着歌洗完澡后,躺会到床上,又有点委屈,心说这凭什么啊?自己准备了这么久的计划,最后什么都没能要到,等明天上片场的时候,景哥看到他不算好的演技,他又不敢去多说话了,这不是永远都没有办法和偶像近距离接触了?
      
      越想谢照澄越是不高兴,在床上翻来覆去跟煎饺子似的,大半夜都睡不着觉。
      于是顺理成章的,第二天起来时,谢照澄精神不济,困得连指头都不想动弹。
      
      “谢哥?哎呀!”小余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他还在床上躺着,闹铃都响了好多遍了,赶紧跑过来将他拉起来,急急忙忙的道:“你怎么还在这里坐着,今天得上片场拍戏啊,你这个状态怎么行,快快快,先洗脸刷牙……”
      
      小余费力的把谢照澄推进厕所,趁着他洗漱的时候又去给他找衣服,忙活了好一阵子,出门时又顺手把剧本塞到他手里,悄悄的道:“实在太困就背背台词,今天是你和景哥的对手戏,你们俩……”
      
      谢照澄闻言,瞬间一个激灵,清醒了。
      
      对手戏?
      等等!他想起来了,昨天导演是说过有这么件事来着!
      
      天啦!谢照澄惨叫一声,急忙去翻剧本……其实他在进组前已经把本子都快翻烂了,随时都能拈出情绪饱满的台词来,但是一想到和偶像搭戏,他就紧张得要命,拼命盯着剧本,拉着凄惨的语调:“是父皇!父皇杀我……”
      
      没念得几句,忽听得有人在旁含笑道:“这么勤奋?”
      
      谢照澄一愣,茫然抬起头来,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进电梯了,梯门还没关,景行刚好从外面进来,饶有兴致的看着面前的小少年,依旧是那张英俊逼人的脸,漂亮的桃花眼,语气却莫名的熟稔。
      
      谢照澄:!
      
      “景,景哥!”谢照澄眼睁睁看着景行过来,瞬间吓得魂不附体,下意识就把剧本给藏到背后,背脊笔直僵硬的贴着冰凉的梯壁,有种生怕被发现临时赶作业的惶恐和震惊。
      
      景行登时就乐了。
      
      这小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从昨晚开始看着自己的表情就不太对劲,要么就是委屈巴巴要哭了似的,要么就是满脸见鬼。他寻思着自己也不是要吃人,他有什么好怕的?
      
      “把剧本拿出来吧,我又不抢你的。”景行好笑的道:“我自己能背。”
      
      谢照澄闻言,这才发现自己的动作不太对劲,顿时红了脸,带着一丝丝按捺的颤音,羞愧难当:“我不是这个意思……那个,我就是……”
      
      就是太惊恐了啊啊啊啊啊!
      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遇到景哥了?他跟自己说话怎么这么自然?他认识自己吗?是不是昨晚看到自己了?还是以前听到过自己的名字?可是这样也不至于这么熟吧?
      
      谢照澄无比混乱,无数的念头和猜测交织混乱,脑袋都要炸了!
      
      偏偏景行还有点蔫儿坏,看到他这副紧张的样子偏想逗他,抱着手臂就靠在他旁边,慵懒的笑道:“那你解释解释,这么怕我做什么?嗯?”
      
      谢照澄:“……”
      
      电梯就这么大,两人的距离近在咫尺,谢照澄稍微往旁倾斜一点就能碰着偶像的肩,瞬间觉得整个世界都无比安静,更是满脑子空白,哪儿还想的到回答,到最后脸都憋红了,还没能蹦出几个字来。
      
      景行也不催促,甚至带着点“随口逗弄玩玩,不说就罢辽”的随性。直到电梯“叮”的声开门,他率先走出去,谢照澄望着他的背影,这才猛地回过神来,觉得自己简直疯了。
      
      怎么回事?
      偶像问你话呢!
      
      谢照澄顿时悔得简直捶胸顿足,心里大骂自己刚刚为什么不回答啊!看看,偶像生气了,他都不理你了,他自己就走了!
      
      就在这时,景行突然顿住停住,扭头睨他一眼,可能的确对他的表现不太满意,只是这不满意的地方,却跟谢照澄脑补的大相径庭,甚至还打趣道:“怎么不走了?走不动了?还要我背你不成?”
      
      谢照澄:“……”
      
      峰回路转,他的心情骤然如枯木逢春,什么害怕什么后悔都瞬间烟消云散,激动得差点热泪滚滚,急忙跟了上去,再也不敢落下。心里两个小人吵闹不休,一个在嗷嗷乱叫“偶像没有讨厌你啊啊啊啊偶像居然还叫你同行”,一个在呜呜哭泣“偶像真的人好好啊,偶像是世界上最好的偶像”……
      
      最后的结果,是谢照澄终于克服了惊恐,有点紧张的和景行并肩而行,小声的解释道:“我没有怕您,就是……”
      
      他当时的心情本就复杂,解释起来就更是费劲,倒像是将景行从头到尾夸了个遍。
      
      说到最后,谢照澄悄悄打量着景行的表情,发现他含着笑,带着点愉悦和享受,心里总算松了口气,然后一直暗藏着的那些美滋滋,飘飘然的情绪,终于后知后觉的浮了出来。
      
      啊,他这个羞涩的小迷弟,竟然也有和偶像同行的一天。
      
      谢照澄,他飘了,膨胀了,晕乎乎的踏上了偶像的车,浑然忘记了自己其实是有车接的。
      
      景行倒也半点都不介意,坐下来后,顺手将谢照澄手里的剧本接过来看,一眼过去扫到上面密密麻麻的批注小字,觉得颇为满意。
      
      别说,还挺努力。
      嗯,字也漂亮。
      
      ……
      
      两人的车缓慢的启动了。
      
      从电梯出来后就与他们相遇,但是却被视而不见的程雪,眼睁睁看着他们乘车离开,满脸都是难以置信:“我这是……被抛弃了?”
      
      她清晨六点就起来化妆,在大堂等这么久就为了跟影帝说几句话。
      结果影帝和小孩一起下来的不说,居然从自己身边经过都当没看见?
      
      “是的……”目睹全程的助理,艰难的点了点头,却又飞快的补救道:“不过您不用担心,他肯定是因为说话说得太投入了才没看看到您的,不是故意忽视您……”
      
      程雪只听了前半句,顿时满脸如受重创的模样,有种自己引以为傲的光芒和魅力被首次忽略的凌乱和迷茫,心里甚至不由自主的,再次产生了那么一丝丝的自我怀疑和动摇:
      难道她现在真的年纪大了,这张脸不管用了?
      
      她蓦的被自己的脑补给吓到,惊恐的拿出了自己随身带的小镜子,仔细瞧着里面的脸,果然发现……自己的酒窝今天好像浅了那么一点点!
      
      程雪登时一声惨叫,猛地合上了镜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