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忆王孙(1) ...

  •   第二章、忆王孙(1)
      
      ※
      
      容晚初睁开眼的时候,恍惚有些不知今夕何夕。
      
      她仰面躺在温暖的锦被里,淡胭脂色的绫帐密密地垂下来,封闭了这一片小小的天地,被中香大约是燃得久了,烟气都变得若有若无,但细腻而旖旎的香依然在空气中流转不去,让她觉得微微有些不适。
      
      牵机入喉的痛楚还停留在她的脑海,她攒了一回力气,才尝试着转了转头,却发觉这动作做起来有些出乎意料的轻松。
      
      她有些意外。
      
      及至试着抬了抬身子,果然也同之前一样,完全不觉得疼痛、艰难,她毫无障碍地拥着被子坐了起来。
      
      络子笼着镂金的香球缀在帘钩上,长长的流苏拂落下来垂在枕畔,绯色与水青泾渭分明,一团明媚张扬的富贵之气。
      
      她微微侧首,视线一掠而过,落在床头的小阁子上。
      
      一盆花开百子的清供撞进她眼帘。
      
      容晚初到此终于微微地蹙了蹙眉。
      
      她从入宫即不曾承宠,与升平皇帝虽居一宫之中,竟如两个陌生人一般。
      
      ——到了后来,便连陌生人也不如。
      
      她的宫室之中,也早就撤下了这些小儿女的妆点、纹饰。她身边的宫人晓得她的忌讳,更不敢拿这些东西出来引她的厌弃。
      
      是谁这样大胆?
      
      她沉吟的片刻之间,帘外忽而起了一、两声低响,宫人柔软的鞋底与软毯摩擦的声响渐行渐近,停在帐外不远处,开口时声音也放得轻柔:“娘娘,娘娘。”
      
      容晚初下意识地“嗯”了一声。
      
      重叠的帘帷被掀起了一半,就有丝丝缕缕的冷意泻丨了进来,让习惯了帐中温暖的容晚初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成行的宫娥掌着灯,端着盥沐的铜盆和花胰、香膏,悄无声息地列在落地罩底下。
      
      半挽起来的绫子帐幔底下露出一张宜喜宜嗔的小圆脸,来人看见她已经坐起了身,不由得有些惊讶,又有些心疼似的,道:“娘娘可是没有睡着?”
      
      她的脸让容晚初有些熟悉,微微晃了晃神,唤道:“阿讷?”
      
      阿讷脆生生地应了一声,道:“搅扰娘娘了,陛下丨身边的李盈公公方才过来,说是太后娘娘召娘娘往九宸宫去呢。”
      
      这话有些古怪,容晚初顺口问道:“什么时辰了?”
      
      阿讷道:“不过丑初一刻。”
      
      她从铜盆里捞出巾子拧了拧,走近来服侍容晚初擦脸,一面嘟了嘟嘴,道:“外头忽而下起大雪来了,瞧着一时半刻不会停的样子,您出门可要仔细些,莫晃了眼睛才是。”
      
      温热柔软的湿巾子敷在脸上,容晚初有些纷乱的思绪稍稍清了一清。
      
      阿讷和阿敏是跟着她从容家进宫的侍女,行丨事一向忠诚可靠,她以为她们可以陪伴她很久……但就在她进宫的第三年,阿讷被人发现莫名其妙地浸死在了通明湖里。
      
      而现在,这个女孩又活生生地出现在她的眼前,活泼、伶俐又体贴,每一处都栩栩然如在生时。
      
      容晚初闭上了眼。
      
      耳畔阿讷碎碎的语声还在继续着:“这时节才刚刚入冬月呢,白日里还好好的,也没有个征兆的,不知道怎么就下起这样大的雪来,原本预备的熏笼炭火都不大够,阿敏姐姐已经往尚功局去要了……”
      
      叽叽喳喳像只小麻雀似的,语气娇憨又讨喜,让人听着就心里头明亮。
      
      容晚初微微一笑,心中虽然积着许多疑惑和猜测,但听着女孩儿在耳边说着琐事,也不由道:“你这张小丨嘴噼里啪啦的,可没看出冷来。”
      
      阿讷就气鼓鼓地道:“姑娘怎么能这样嫌弃我。”
      
      连一急了口中就冒出旧日的称呼这一点都一模一样。
      
      阿讷虽然嘴上抱怨,但手上的动作还是那么轻柔,一点都没有碰痛了容晚初,投了两回帕子,又换干巾子拭去了湿痕,就预备服侍她更衣。
      
      容晚初看见熏笼上搭着的大红缂丝的遍地金通袖袄,不由得微微蹙眉,道:“没得拿这样艳色的衣裳出来做什么。”
      
      阿讷就笑道:“原是给白天预备的,奴婢问了廉姑姑,姑姑说,这一回没有立后,娘娘是这宫里的头一份,今日霍、甄、秦三位娘娘都要来向娘娘请安的。”
      
      纵然是心中已经有了几分猜测,但听到阿讷这样说出来,容晚初还是觉得心头微微一跳,一时口舌都有些发干。
      
      她——
      
      她仿佛当真是回到了升平元年的冬天,她刚刚入宫的时候。
      
      回想起从睁开眼至今的所见所闻,今日正该是升平皇帝大婚的第二日,也是她入宫的第二日……只是她记得清清楚楚,她入宫的那一个月都是朗朗晴天,到腊月里才下了薄薄的一场初雪。
      
      她心中仍有些难解的困惑,也知道一时半刻难以厘清。
      
      帘珠簌簌一响,另一位陪嫁侍女阿敏披了一身的寒气从门外走进来,在熏笼外头立住了脚,道:“娘娘要往九宸宫去?”
      
      容晚初敛了思绪,微微颔首,问道:“你可知是出了什么事?”
      
      阿敏果然垂首道:“听说是陛下昨儿夜里到夕云宫去,不知怎么龙体生恙,如今惊动了太后娘娘出来主事。”
      
      这却又是一桩意外了。
      
      容晚初眉梢一动,看着阿讷道:“既然如此,拿件家常些衣裳的也就罢了。”
      
      阿讷依了她的话,取了条玉色的挑线裙,又在熏笼上烤了一回,才笑盈盈地扶着她的手臂,替她换上了衣裳。
      
      炭火的暖意渗进中衣里,容晚初才觉得方才手足都有些发冷。
      
      阿讷歪了歪头,替她抚平了襟袖上细微的褶皱,才赞叹似地道:“什么样的衣裳都合娘娘来穿,今日也十分的美貌。”
      
      容晚初就看了她一眼,对上了亮晶晶十足诚挚的一双眼,不知道怎么的,莫名地想起她阿娘还在生的时候,养过的一只雪白的小奶犬。
      
      她微微一哂,顺手拍了拍侍女圆圆的丫髻,才披了大氅,被众人拥簇着出了门。
      
      天宇黯黯沉灰,午夜万籁俱寂,听得见飞席般的雪片在半空中彼此摩挲的声音。
      
      ——醒来之前的那个夜里,也是这样大的一场雪,她饮下那盏毒酒。
      
      而不过一场梦的工夫,她却已经站在了这里。
      
      身后的宫娥撑起了伞盖,明瓦宫灯渐次点亮,将凤池宫的前廷都照得通明。
      
      宫娥在她的绣鞋外头套了木屐子,踩在雪地里咯吱咯吱地响,留下一串长长的足印,延伸到阶下的辇车前,才消隐无踪。
      
      容晚初到九宸宫的时候,正有个小太监从殿门中急匆匆地拐出来,走得十分匆忙,甚至都没有留意到凤池宫的车驾。
      
      容晚初眉梢微微一敛。
      
      阿讷也看到了那小太监的仓皇,忍不住小声道:“难道陛下情形十分不好?”
      
      容晚初看了她一眼,她意识到自己的失言,缩了缩脖子,不敢说话了。
      
      平稳的车子顿了一顿,停在了高大的石麒麟前。
      
      有个高亢而尖锐的女子声音从宫门里飘了出来:“……你们这些庸医,当日先帝爷容着你们放肆,如今先帝爷驾崩了,又来耽搁陛下的身子,哀家今日倒要看看你们有几颗头砍!”
      
      庭中跪了满地的御医,穿着件藕荷色十样锦宫装的妇人立在庑门下,回身看到了走进门来的容晚初,语气稍稍和缓了些许,依然带着些硬丨邦丨邦的味道,道:“贵妃来了。”
      
      廊中还跪着一名女子,鬓发微微散乱,肩上草草披了件大氅,间隙里还隐现浅杏色绫子的中衣。
      
      她伏着身,一直没有抬头。
      
      容晚初目光也只在她身上一掠而过,屈了屈膝,柔声道:“太后娘娘祺安。”
      
      太后郑氏揉了揉额角,点头道:“你来的倒早,也算是有心了。”
      
      语气间有些意有所指的怒气。
      
      容晚初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宫门外没有停着旁的车辇,这时也只是微微地垂着头,没有说话。
      
      也许是她的安静让郑太后缓了口气,再开口的时候就没有之前的生硬,吩咐道:“哀家知道你一向是个细心的,既然来了,就进去服侍着陛下罢。”
      
      容晚初柔声应了句“谨遵娘娘的旨意”,就在宫娥的拥簇里绕过郑太后的身畔,路过那名伏在地上的女子,脚步丝毫不停地向殿内走了进去。
      
      九宸宫中连夜烧起了地龙,一进门就感觉到融融的暖意扑面而来。
      
      服侍的宫人都噤声垂手立着,连呼吸都不大敢放声似的。
      
      大齐的皇帝陛下卧在宽大的龙床丨上,周遭的帷幔低低地垂着,笼出一片暖而浓郁的香氲。
      
      容晚初在床前两三步的地方停下了脚。
      
      公允地来讲,升平皇帝如今尚且是个十分俊美的年轻郎君,肤色白丨皙,轮廓深邃,一双入鬓的长眉,即使是此刻眼眉紧紧地皱着,仿佛做着一场不大合心意的梦,看在人眼里,大约也只会勾动一片怜惜之意。
      
      容晚初目光垂在他面上,定定地打量了片刻,神色平静如水。
      
      在一旁服侍的九宸宫大太监陈满觑了觑眼,辨不出她面色的变化,一时垂着脑袋不敢作声,就听见头顶上贵妃娘娘淡淡地问道:“今夜不是秦昭仪侍寝?陛下白日里还好好地,究竟是出了什么事?”
      
      

  • 作者有话要说:  
      感受到了你们成吨的热情!好开心一只眠.v.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风雨河 20瓶;凤凰台上忆吹箫 8瓶;此心惊尘、宾语赋格、初见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