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牵机饮 ...

  •   第一章、牵机饮
      
      ※
      
      帝都今夜下了茫茫的大雪。
      
      从镶了透烧琉璃的窗子望出去,天地之间只有浓如墨色的蓝和淡如新宣的白。
      
      夜色中巍峨的宫殿宛如巨兽无声张开的口,殿宇斜飞的屋檐下,沉默燃烧的朱红色灯笼是尚未合拢的齿牙。
      
      很远的地方有柔黄色的风灯在摇曳,那是巡夜的龙禁卫——今夜他们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像是一尊执戟的泥塑。
      
      水精帘外传来橐橐的脚步声。
      
      容晚初的目光从窗外收了回来。
      
      身材颀长的年轻男子独自走进了门。
      
      他年纪不长,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岁许,眉眼隽雅超逸,与容晚初眉目间有七、八分的相似,穿着件半旧的绛色细丝绵袍,这颜色轻易会穿的脏且俗,但比在他身上,就显出十足的风流气度。
      
      看到容晚初的时候,他微微地顿了顿,才放下了手中的珠帘。
      
      水精和翡翠串珠摇曳着相撞,发出玲珑的声响。
      
      容晚初倚在贵妃榻上,沉默地注视着进门的男子。
      
      这时节夜已将深,早是该安置的时候,她却华服严妆,朱红色的翟衣裙摆逶迤在地上,头发一丝不苟地梳着,戴着五凤的礼冠,凤口长长的流苏垂在她鬓角额间,跳跃的烛光里,红宝石色泽如火一般明艳,映得她的容颜宛如阳春四月最艳丨丽的牡丹。
      
      她脚边立着一尊红泥小炉,炉上温着只银壶,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酒香。
      
      容婴在她对面的座位上坐了下来,淡淡地道:“看来你都做好了准备。”
      
      他目光温煦,落在她身上,赞许似地道:“晚初,你聪慧不减当年。”
      
      容晚初微微地笑了笑。
      
      “先是火器营,后来是五城兵马司,今夜终于到了龙禁卫。”她道:“哥哥,你也不要把世人都当做傻丨瓜。”
      
      她声音低柔,像冰下潺丨潺的流水。
      
      容婴却笑了笑,自顾自地向桌上取过一只酒盏,便坦然地从袖中拿出一枚蜡封了口的小瓷瓶。
      
      瓶中粉末是青碧的颜色,簌簌洒下的时候,像夏日里摇落的苍翠树叶。
      
      容婴的手白丨皙修长,是世家子弟决然没有一丝瑕疵的模样,而手势稳定,又显得那手像是铁铸一般冷酷。
      
      容晚初看着他,忽然想起七、八岁的时候。
      
      母亲刚刚下葬,她哭得整夜整夜地睡不安稳,父亲忙完了母亲的丧事,又回到鄜州去平定民乱。
      
      院中的丫鬟们都被清洗了,连敢在她哭的时候上前来服侍她的人都没有。
      
      还是个在进学的少年郎的容婴,每每乘着月色回府后,第一件事都是来探望她。
      
      那个时候他给她冲泡从外面集市里买回来的油酥面,那香气霸道又诱人,只有在那个时候她才能感受到痛苦之外的辘辘饥肠。
      
      他也是这样地用小银勺搅匀了一碗香茶,笑吟吟地坐到她身边,一口一口地喂她。
      
      那个时候,他们是失去了母亲的,约定从此相依为命的孤雏。
      
      容晚初眼睫微微一眨,颊上一湿,有颗不知何时蕴出来的泪滴滚了下去,跌进衣褶间。
      
      酒盏青色,酒液碧色,升着袅袅的白烟。
      
      容婴双手托着那杯酒,容晚初也伸出双手,平平淡淡地接了过来。
      
      葱根似的指带了八宝玲珑的赤金甲套,抚着那只青玉鎏金的杯盏,颜色与富贵都臻于极致,像一幅自成天地的画卷。
      
      容晚初微微垂着眼,杯壁渗出的热意暖了她的指尖,她忽然开口道:“这一幕我想过许多次。”
      
      她没有等对方的回应,只是自顾自地道:“我想过秦氏终于忍不住亲自动手杀了我,想过殷长阑死了要我殉葬……自然也想过容家终于做好了准备,来拿我的心头血,祭揭竿而起的大旗。”
      
      容婴喉结有轻微的滚动。
      
      他开口的时候,声音也是静而沉邃,道:“晚初。”
      
      容晚初重新抬头看着他。
      
      她目光清澈如水,即使在深深宫闱之间、过了十年无宠无爱的日子,但偶尔仍然会有这样静谧的、闺中少女一样澄明的剪影。这神态与她身上的贵重装束撞在一起,就生出一种令人难以逼视的、矛盾的美丽。
      
      她轻声道:“我独独没有想到的,是哥哥你亲自来送我这一杯酒。”
      
      “晚初,你我都是容氏子弟。家族养士千日,用士一时。”
      
      容婴注视着她,淡淡地道:“升平元年大选,四女入宫,你何以居最高位为贵妃?”
      
      “是因为你姓容。”
      
      容晚初终于笑了起来,像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笑话。
      
      她笑的时候宛如春华初绽,虽然神情有些酷烈,但颜色依然照得宫室之内似乎都明亮些许。
      
      她道:“哥哥,若不是因为我姓容,我何必要把徐氏婢生子记在我的名下?”
      
      她指尖拨丨弄着杯壁上的鎏金花饰,漫不经心地道:“容氏女有一个算一个,换了谁来做这个贵妃,能从势在必得的秦氏手中,夺来本朝唯一的皇子?”
      
      容婴静了一静。
      
      容晚初目光灼灼地望着他,让他忍不住侧了侧脸,一时难以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索性直白地道:“大业不成,你独在宫中,万难苟全一条性命。大业若成,千秋万代……”
      
      他许诺似的望着她,道:“容氏太庙之中,都有你一尊香火。”
      
      容晚初垂下头笑了笑。
      
      少年时濯濯如日、湛湛其华的容婴。
      
      她相依为命的手足、至亲至爱的骨血。
      
      她一入宫闱十载,他到底是变成了一个……从内到外都打着容氏烙印的容氏子弟。
      
      她眼前不由自主地浮现起母亲至死都没有瞑目的眼,那张号称“天下第一绝色”的、倾倒众生的容颜,在那个时候也只剩下一片怨愤不甘的青灰色。
      
      她死之后,也会变得那样丑陋、那样不堪吗?
      
      容晚初唇角勾起了微微的笑意,将那盏青碧色的酒液端到唇畔,仰起头一饮而尽。
      
      ※
      
      割喉烈酒,断肠牵机。
      
      难以言喻的痛楚从腹腔扩散到全身,容晚初俯下丨身去,窗外大雪簌簌敲打琉璃窗子的声音,炉中炭火哔剥舔丨舐泥壁的声音,对面容婴深浅匀和的呼吸声音……都从她耳畔呼啸着远去了。
      
      而在这样极致的痛里,反而有无数画面从她黑暗的视野里流水般掠过。
      
      七岁以前神色温软的母亲,把她抱在怀里柔声细语地讲着故事……八岁时长身玉立的哥哥,挡在她面前对盛怒的父亲说“要动妹妹先动我”……皇帝躺在病床丨上,嘶声喊着“容氏”,告诉她“朕就是死了,也要你给朕殉葬”……徐宫人怀丨孕的时候,跟在还没有做皇后的秦氏身后,似笑非笑地叫她“贵妃姐姐”……威加四海,权倾天下的父亲,在大朝会上神色淡漠地望着她……
      
      那些零碎的记忆如白羽投湖、浮光掠影,来不及细细回忆就一闪而逝。
      
      而却有一个高大的身影拨开迷雾涉水而来,苍衣黑马,角弓雕翎,她站在湖水的此岸,逆着光看见他的坚毅面庞与沉静神色。
      
      他的背后是森严林立的旌旗,数以百万计的军士呼号着他的名字,前方是连绵高耸的城郭,空无一人的箭楼,士卒绑缚着城中的权贵,打开了城门向他纳降。
      
      而他在千万人的狂热之中俯下丨身来,宽厚的手掌摊在她面前,唤她“阿晚”,催她上马。
      
      她伸出手去,那个男人的身影却就随之向后退去,她伸直了手臂,他依然在她指端触手可及的地方,专注而温柔地望着她,对她说:“阿晚,你曾答应我的。”
      
      策马走过长长的朱雀大街,从丹阳门进入巍峨的九重宫阙,一路万人拥簇叩首,就此御极天下,四海臣服——
      
      她曾经答应他要与他一起走过。
      
      二十岁那个漫长的夜晚,当她发现她再也不能入睡就在另一个少女的身体中醒来。
      
      当她再也没有在以那个女孩子的身份,出现在那段波澜壮阔的时代里。
      
      他们彼此做下承诺的巍巍丹阳门,被他亲自改了名字叫做初鸾门。
      
      她在史书泛黄的纸页间遍寻她存在过的痕迹而不得,只有野史和话本铺排着太丨祖皇帝与无名贵女的爱恨。她看着《太丨祖本纪》穷尽辞藻写他齐天功业、盖世声名,却只寥寥数语写他壮年而山陵崩,一生后宫空悬,以兄子继位。
      
      那天她笑着对他说:“我双名晚初,晚是岁华未晚的晚,初是只如初见的初。”
      
      他或许也曾无数次地站在这座她一生都没有走过的城门上,眺望他的河山万里与故人长别。
      
      她一生爱过一个男人,他英武、强悍,拔剑起于蒿莱,开万世之太平。
      
      她在他的王朝开辟的前夜离开他,就让她在他的王朝倾覆的前夜死去,相隔两百年的光阴,他们终究为彼此殉了余生。
      
      她这样悲哀的一生,能有这样质本洁来还洁归去的结局,大约也已经足称得上幸事。
      
      “七哥……”
      
      她喃喃地念了一句,像是已经耗尽了最后的一点力气,手足都因为冷而蜷缩着,却有断续的液体从眼角沁出,这一点温热是血吧,是她身体里的最后一点温度,将她与这个世界彻底地割离开去——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这本放飞之作!纯正架空!眠眠尝试写一篇真的小甜饼文,比较手生,希望可以写的开心让你们也看得开心!
      
      我爱你们!希望你们也爱我!mua!
      ——
      接档文《掌上卿卿》(文名暂定),预收中戳专栏可见,小可爱们感兴趣的点个收藏呀,还可以收藏一下作者,爱你们-3-
      
      谢石是点家男主,才兼文武功到雄奇,出将入相位极人臣,坐拥佳丽三千,至死群芳拥簇,说不尽花下风流。
      
      江楚烟是晋江女主,真假千金戏文中,回归之后受尽宠爱的“真”,嫁太子,做皇后,半生独宠,终老深宫。
      
      建德十年,十三岁的谢石和十岁的江楚烟在乡野蒿莱之地偶然相遇,撮土焚香,结为异姓兄妹。
      “从此后天下间无人可负你、伤你、利用你、抛弃你。”
      
      后来他没有鸟尽弓藏,死于佳人一杯毒酒,她也没有为旁人养儿十载,一朝寂寂凋零。
      
      后来谢石御极天下,江楚烟到底做了有名有实的皇后。
      “朕立国号为楚,楚是阿楚的楚。”
      我为你之戈矛,你亦为我之铠甲,泱泱天下,我独守你。
      
      某点大仲马男主×某江甜宠文女主,都是假的。
      1V1SC,青梅竹马互撩而不自知,一个天下义兄妹终成有情人的故事。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昭玉灵邪空投在专栏的地雷~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Lutter 10瓶;阿燃 8瓶;25026006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