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掩月坊(四) ...

  •   “你你你别怕,你听我解释,是这样的,有人在追我……”
      
      少女比着手势,混乱地描述了一遍事情经过,因为惊惧恐慌,话都说不顺畅,若非白梨知晓剧情,此刻压根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绫烟烟就是普通小白甜宠文的女主人设,心地善良,温柔可亲,能让钢铁直男化为绕指柔。一路上姜别寒负责出力打怪,她负责被男主宠以及跑路。
      
      所以若要指望她能一拳打倒敌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绫烟烟一口气说完,殷殷看着白梨,雪白小巧的鼻尖上凝着一点汗珠,“我师弟也被抓了,我一个人逃出来就是想帮他搬救兵,你知道这里就近的传信驿站在哪吗?”
      
      好问题,她也想知道呢。
      
      白梨嘿然心想。
      
      两个弱不禁风的亡命之徒面面相觑,无语凝噎。
      
      绫烟烟眼睫眨了眨:“道友?”
      
      “我也和你一样,是逃出来的。”白梨叹了口气:“我还有个难友,可是他出去后就没再回来。”
      
      “啊?”绫烟烟惊恐地捧住脸颊:“外面这么危险,该不会……”
      
      “不会的,他很厉害。”白梨一本正经地反驳道:“他不会遇难的。”
      
      绫烟烟很识相地没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结下去,拉着她在墙角蹲下来,“我们小声点,我怕会有人追过来。”
      
      这怂怂的模样竟让白梨感到几分亲切。
      
      自穿越过来短短一个多时辰,她所遇到的角色,要么是像薛玉那样,能一手捏断一人的脖子,要么就像那几个闻氏弟子一样,成为一撮炮灰身死道消。
      
      绫烟烟这狗怂狗怂的不就是她的翻版吗?!
      
      两只新手村的小菜鸡挨在一起瑟瑟发抖。
      
      “道友啊,你逃到这来的时候,应该没人发现吧?”
      
      “不、不知道啊。”
      
      “……”
      
      鉴于女主有着和柯南一样的体质,白梨提出了十分有远见的建议:“我觉得这里不能继续待下去了。我们应该造一些人为的蛛丝马迹,让他们误认为我们来过这里。”
      
      “说得有道理!”绫烟烟深以为然。
      
      两人一拍即合。
      
      白梨在自己身上摸了摸,考虑着该留下哪些蛛丝马迹,才能显得神不知鬼不觉,不至于过犹不及得让人心生疑窦。
      
      绫烟烟紧紧挨着她,突然抓紧了她胳膊,蜷缩起两条腿,目光慌乱地在黑暗里游移:“刚刚好像有东西碰了我的腿,凉凉的好恶心。”
      
      疏淡的月光铺散在脚边,一条小蛇的脑袋颤颤巍巍地昂了起来,半条身子却隐没在墙角处的洞穴中,很显然是从外面爬进来的。
      
      两人如惊弓之鸟弹跳起来。
      
      绫烟烟的脸色比月光还白:“这、这好像不是普通的蛇……”
      
      白梨声线战战:“那、那是什么?”
      
      没等绫烟烟回答,有个含笑的声音在窗外响起,尾音愉悦上扬,慢条斯理道:“是用来追踪的寸蛇。”
      
      站在窗边的男人着一袭玄黑华袍,头束高冠,脸色有些病态的苍白。月光在他面上落下深深浅浅的阴翳,显出几分森然的危险感。
      
      他随意瞥了眼绫烟烟,反而在白梨脸上停顿许久,咧嘴一笑:“没想到走丢了一只兔子,又给我附送一只过来。”
      
      绫烟烟如临大敌地护着白梨,紧紧贴在墙根。
      
      男人往前迈了一步,不知使了何种神通,竟直接穿墙而过,欺近白梨,捏起她下颌,目光扫来扫去,好似要揭掉她一层脸皮。
      
      “障目术?”
      
      白梨眼皮一跳:被、被发现了?!
      
      男人伸出手掌,在她面前一抹,一层微妙的涟漪浮动,貌不惊人的少女像一枚青涩的野果,剥掉了那一层饱经风霜摧残细皴横生的外皮,露出鲜嫩可口皓质呈露的果肉,灿如春华,皎如秋月。
      
      他眼底立时浮现一抹惊艳之色和几许迷离之意,抬手吩咐道:“把两人都带回去。”
      
      白梨被他压着肩膀,无法动弹。他吩咐完毕,便有两名墨色法袍的弟子神出鬼没,恭恭敬敬行了个稽首礼,喊他“师叔祖”,才朝着两人走过来,一脸公事公办的漠然与司空见惯的麻木。
      
      两人又被绑了。
      
      白梨:“……”
      
      她果然是被屠的新手村。
      
      绫烟烟同为天涯沦落人,苦中作乐地赞叹起她的新面孔:“原来道友长这模样,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呸呸,我在说什么,我是说惊艳绝伦,太好看了!”
      
      白梨:“……”
      
      现在不是关注这个的时候啊姐姐!
      
      这位师叔祖是倚红偎翠的常客,也是这次掩月坊盛会的东家,最出名的便是他豢养的这条宠物寸蛇。
      
      他曾让寸蛇钻入冰灯玉酿中,喝得酩酊大醉,而后放蛇入林,恰好遇上宗门女弟子结伴踏春,经过此地,醉醺醺的寸蛇一连咬伤好几人,环肥燕瘦,皆是倾城绝色,此后这品种的寸蛇便被用在了寻蜂觅蝶一事上。
      
      闻氏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换了一任家主后,掩月坊也逐渐成了浮花浪蕊之地。
      
      臭气相投者夜夜觥筹交错,名门正派眼里却容不下一粒沙子,恨不得将这派烟柳繁花的温柔乡斩草除根。
      
      绫烟烟之所以出现在这里,便是代表自家宗门,随同姜别寒讨伐闻氏。
      
      结果因为学艺不精,办事不慎,被抓了个正着,赔了夫人又折兵。
      
      绫烟烟将事情来龙去脉一一道来,委屈地叹了口气:“怪我太大意,给姜师兄添麻烦了。”
      
      白梨:“……”
      
      “师姐你别提那个姓姜的了,过那么久他都不来救我们,说不定在那温柔乡乐不思蜀呢!”
      
      马车里还被绑着一人,是绫烟烟的同门师弟夏轩,这精神小伙还处在变声期,一把破铜锣公鸭嗓,愤愤然道:“那家伙压根就没把师姐你放在心上,巨阙剑宗的剑修都这样!”
      
      三个人各自被反绑了手,背靠背坐在马车里,一开始生无可恋,后来看开了这作弄人的命运,有一句没一句闲谈起来,分享着各自惨痛的被绑经历。
      
      白梨心道,这个时候喊姜别寒过来,恰好三缺一凑一桌麻将。
      
      她装作好奇的模样问:“巨阙剑宗的剑修都哪样啊?”
      
      夏轩情至浓处,愈加不屑一顾,白眼道:“这位道友,你一定没见过他们的男生宿舍,居然把内裤和袜子放在一起,你也没看过他们睡觉,不仅鼾声震天,还抱着把剑一起睡!那个天霄峰的大师兄,居然还放言全天下,此生不娶,他的碧游剑就是他的妻。”
      
      “……姜师兄不是这样的。”绫烟烟理不直气不壮地辩解了一句。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觉得他不行,我们都被绑这么久了,他连个影都没有。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哼!”
      
      白梨:“……”你忘了你也是男人吧?
      
      夏轩看上去只有十四五岁的年纪,是个青葱少年,脸蛋白里透红,圆嘟嘟的带着婴儿肥,玉粉可爱,让人忍不住想上去捏一把。
      
      玉浮宫隶属道门,法袍是淡淡的鸭卵青,越往下颜色越浅,宛如清晨东方露白,云卷云舒,有那么几分羽衣鹤氅的缥缈仙气。
      
      穿在这个小少年身上,就像一颗青翠欲滴的小白菜。
      
      夏轩为着姜别寒一事和绫烟烟赌气不说话,奈何改不了话痨的性子,这会十分自来熟地开始和白梨聊天:“这位道友,你一个人逃出来的吗?”
      
      白梨连连摇头:“不不不,是有人帮着我一起出来的。”
      
      “那他人呢?”
      
      “……我也不知道啊。”
      
      “哼,果然!”
      
      白梨:“?”
      
      “果然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小少年在今夜对男人的本质有了深刻的认知,言之凿凿地盖棺定论。
      
      白梨:“……”
      
      她长长地、长长地叹了口气,叹自己时运不济、命途多舛,还有点担心薛玉现在的处境。
      
      白梨探过头去,低声问:“你知道波州薛氏吗?”
      
      “波州薛氏?”夏轩愣了愣,继而摇头晃脑道:“知道啊,三百年前早就没落啦,五百多岁的老祖也就只有六境洞虚,没多少年可活了,族里的子孙个个也不争气,不好好修炼,竟学些剑走偏锋的歪门邪道,现在基本已经与世隔绝,没那个底气和大宗门打交道了。”
      
      白梨仰头望天。
      
      好像不太符合的样子。
      
      难道那人和自己一样,也隐姓埋名了?
      
      披马甲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就跟狡兔三窟一样,特别是那些独行于世间的散修,有两三个身份的不在少数。
      
      敢落落大方报上真名的,要么真名如雷贯耳,没人敢犯大不讳正面挑衅,要么后台势不可挡,没人敢惹大佬的亲儿子。
      
      白梨坐在一步三晃的马车里,开始清理思路。
      
      先前那个念头,又像花火似的在脑海里哔啵一声炸响。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大对劲。
      
      她先侧头看了眼夏轩的法袍,同时回想了一下闻氏弟子的校服,脑海中的那个念头,愈发清晰起来。
      
      夏轩见她一眨不眨盯着自己,狐疑道:“看、看我干什么啊?”
      
      白梨缓缓问:“你知道哪家弟子的法衣,是黄底镶绿边,头冠上还有飘带的吗?”
      
      “咦,你见过陈师伯他们了?”
      
      一直默默不言的绫烟烟接过话,有些欣喜:“那是陈师伯带来的师兄师姐们……啊,你不知道陈师伯是谁吧?他是首阳宗宗主,也是我师父的至交,今次联同我们玉浮宫,以及姜师兄的巨阙剑宗,亲自出马,就是冲着掩月坊去的。”
      
      “奇怪了,你见到首阳宗的前辈们,怎么不向他们求救,他们也很厉害的,肯定不会见死不救。”
      
      “没、没有,我没有见过啊。”白梨感觉自己背后浮起一片冷汗:“我只是听说过,顺便问问而已。”
      
      “这样啊。”绫烟烟失落下来:“陈师伯这次是铁了心要要讨伐闻氏掩月坊,将对方的底细调查得一清二楚,哪怕只有一把剑,也能知道剑的主人是谁呢。”
      
      哪怕只有一把剑,也能知道剑的主人是谁……
      
      白梨已经冷汗淋漓了。
      
      首阳宗与玉浮宫同出一教,都是道家宗门,修的是符箓道。
      
      闻氏则是剑修,各个剑不离身。
      
      她突然浮现一个很可怕的想法,自己先前遇到那三个不由分说便想杀她灭口的修士,不是闻氏弟子,而是首阳宗弟子。
      
      而她怀里抱着闻氏弟子的剑,身上又无任何能表明身份的信物,理所当然地便被当成了闻氏余孽。
      
      当时两柄剑都被留在了原地,所以他们会说,“以为有两人。”
      
      而且,从那三人谈话内容可以知晓,与他们同行的,还有他们的“大师兄”,负责押送人质。
      
      白梨是读过原著的,顺水推舟想下去,这人质估计就是闻家两个无辜的姐弟,首阳宗宗主陈礼为一雪前仇,意图当着闻家主的面将两人凌迟。
      
      再往深一点想,闻氏满门被灭后,两个余孽成了谁的走狗?
      
      金鳞薛氏。
      
      原著着重描写了姜别寒如何英雄救美,惊艳四方,对这两个姐弟的去向则是一笔带过,在中途却又突然冒了出来。
      
      当时白梨读着就觉得很疑惑,感觉好像少了一段关键剧情,现在想来,原著中没有交代的东西,其实都悄无声息地发生了,只是发生在反派身上,作者便没有详细去描述,保留了一分神秘感,为的就是后面的大反转。
      
      这既是偷天换日,也是调虎离山,那三人被白梨引走,只剩下他们大师兄在原地看守着那对姐弟。
      
      成群结队的绵羊尚可殊死搏斗,离群落单便只剩下任人鱼肉的份。
      
      所以少年回来的时候,手臂上的旧伤有崩裂的迹象,便是在之前经历了一场恶战。
      
      至于之前身陷囹圄,自然也是逢场作戏,本着做戏做全套的原则,还真乖乖让人喂下了解元丹,手臂里又未雨绸缪地藏了把小剑,因为是有备而来,才显得这么玩世不恭。
      
      被恐惧冲昏头脑的白梨傻傻地以为那是巧合,还以为自己能避开这段剧情,其实早就身在局中不知局了。
      
      她居然还当着薛琼楼的面问他认不认识薛琼楼。
      
      妈的,那会应该是她离死亡最近的一次吧。
      
      什么“一时瑜亮,嫉妒生恨”,他分明在变着法子夸自己,脸皮简直比墙还厚。
      
      至于他之后说的那些话,细思极恐。
      
      “别哭了,你做的很好。”
      
      ——‘你帮我拖住了三人,还能撑到我回来,确实做的很好哦。’
      
      “我只是不喜欢欠人情,你帮了我,我也得帮回来。”
      
      ——‘我救你出鬼门关,你帮我祸水东引,咱俩扯平了。’
      
      “该逃的时候不逃,只会拖后腿。”
      
      ——‘既然扯平了,那我就不管你了,你自己看着办逃跑吧。’
      
      “等火烧完了就走。”
      
      ——‘唉,这句话我都强调两遍了,不用等我,火烧完就走。听不懂的话,你后果自负。’
      
      对嘛,这种语气才符合那个表里不一口蜜腹剑的白切黑大反派。
      
      一面笑如春风,一面笑里藏刀,让人心甘情愿地溺毙在这片风华霁月的梦幻泡影中。
      
      真是一把杀人不见血的温柔刀。

  •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次见面,两人都了脱马甲了
    所以这个反派就是字面意义上的[反派]
    会对好人男女主下黑手的那种
    实在很想写一本和正道男女主站在敌对阵营的真·反派穿书文,可能会比较冷门吧,所以我为爱发电自割腿肉产粮给自己吃了(捂脸)
    PS:有些线索没扒出来,所以这个男主,他其实还可以抢救一下,不要看到这里就放弃他啊TVT
    感谢在2020-04-16 15:20:17~2020-04-18 15:21: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言覃 3瓶;声妙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