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掩月坊(三) ...

  •   是闻氏弟子?
      
      不可能,原著里他们这时候应当在掩月坊举办拍卖,再说那两个弟子死得悄无声息,甚至来不及与同门取得联络,他们不可能赶来得如此迅速。
      
      三道人影浮显出来,清一色黄底镶绿边的法袍,其中一个还是女弟子,方才那道符便是她先出的手。
      
      火光照亮三人面容。女子身材高挑,发冠上还垂着两条绦带,夜风吹拂,飘飘欲仙。待看清白梨的面貌,她有些讶异地挑了挑眉:“哦?还以为有两个人呢,居然只是条落单的杂鱼。”
      
      另外两个则是二十出头的男修,其中一个已经急不可耐地迈步欺近,道:“师姐,不用废话,这种余孽直接杀了便是,大师兄还等着我们呢。”
      
      女修则有些失望地看他一眼:“还以为是什么厉害的货色,今次好不容易有宗主亲自出面讨伐,本以为能尽情施展身手,结果我们却只能做押送的活。”
      
      另一人温声安慰道:“师姐不用担心,这次能跟着前辈一同去讨伐贼子,权当嗟磨心境,见见世面,届时回到宗门,一枚灵脉眼做奖赏肯定少不了。”
      
      白梨:“……”
      
      你们想动手就动手,别突然开始聊天啊!
      
      “说的也对。”女修对着两位师弟笑逐颜开,再回过脸时则是一片冰冷肃杀,朝白梨抬了抬下巴:“那就动手吧,你们随便上一个就够了。”
      
      方才那显得最急迫的弟子率先上前一步,显然想抢这头功,奈何另外一人也当仁不让,两人金风玉露一相逢,“砰”一声撞在一块,各自狼狈地往两边踉跄了一下。
      
      白梨:“……”这届反派好像不大聪明的样子。
      
      女修捂着脸看不下去,“算了,我亲自上。”
      
      白梨心念电转,忽然朝着三人背后望去,眼神一亮:“你终于来了!”
      
      三人面色一变,齐齐往后看,只见得一片夜幕辽阔,人迹杳然,压根什么人都没有。
      
      趁他们分神,白梨一瞬间早没了影。
      
      女修最先知觉,紧追而上,低喝道:“被耍了,追!”
      
      耳畔风声呼啸,脚下碎石嶙峋,随时随地有崴伤脚的危险。白梨肺腔里灌满了夜风,眼眶灼热异常,两条腿跑得毫无知觉。不时有符箓并剑光擦身而过,衣服被割开无数道口子,冷不防又被石头绊倒,狠狠摔了一跤,膝盖都被磨破了皮。
      
      寒风乍起,伴随着杀意兜头罩下,白梨避之不及,这会儿终于想到自己怀里还抱着剑。
      
      可是她没有修为,品阶再高的剑拿在手里也是一把废铁。
      
      火光暴涨,越逼越近。
      
      管不了了。
      
      她不能死在这种凶残的地方啊,至少……至少让她把攻略对象找到。
      
      白梨双手紧紧握住剑,像大字不识的白丁满手抓着毛笔,明显是门外汉的姿势,看得那女修冷嗤不止。
      
      锵。
      
      剑锋与符箓铿然相撞,擦出一片璀璨夺目的火树银花,剑气占了上风,符箓成了一张废纸,乘着风飘然落地。
      
      成功了?
      
      她来不及多想,趔趄地想爬起来,那女修一击不成,面露恼怒,不知何时已经围堵在对面,冠带当风,裙摆猎猎作响,杀气腾腾地一挥衣袖。
      
      “余孽,还想逃跑!”
      
      白梨整个人撞上树干。
      
      好疼。
      
      头昏脑涨,眼前阵阵发黑,手里的剑也快握不住了。女修步步走来,纤长的五指凝聚着月色冷意,她绝望地闭上眼睛,不去看那手起刀落的场景。
      
      “师姐当心!”
      
      骤然间一声撕心裂肺,风声骤停,眼前漆黑一片,好似有只手抓着天幕往下一扯,漫天星光霎时坠落如雨,周围陷入一片寂静的漩涡。
      
      “剑不是这样握的哦。”
      
      无边暗境,因这一句话,绽放出一朵光,停留在玉白修狭的指尖,先是渺渺一点,而后逐渐扩大,手臂潦草地绑了止血衣带,血花团团锦簇,在黑夜中呈现出艳丽逼人的明媚。
      
      黑白夜景,因而色彩斑斓。
      
      少年蹲下.身,伸出干净的手,在她脸上擦了擦,乌黑如墨的眼里盛着笑意:“别哭了,你做得很好。”
      
      —
      
      月华满地,如霜似霭。
      
      驿站后有片峡谷,深不见底,老树参天,白梨蹲在树根旁,看着少年将这三人的尸首踹到坡底,两柄沾满血污的剑也一并扔了下去,峡谷像怪兽漆黑的血盆大口,鲸吞而入。
      
      薛玉又抱着一堆木柴往地上一扔,坐在她身边,屈起两条长腿,歪头看着她:“你怎么不说话?吓傻了?”
      
      白梨确实吓傻了,半张脸埋进膝盖间:“……我感觉自己在这里活不过三天。”
      
      薛玉将一根已经点着了的木柴扔过去,一簇火苗蓬勃生长,将两人周身烘得暖意洋洋。他疑惑道:“难道你是第一次出来吗?”
      
      白梨哭丧着脸点点头。
      
      天知道一个小时前她还抱着大狗熊香喷喷地睡觉,突然就被强行拉入修真大逃杀,吓死个人。
      
      少年敛起脸上的笑意:“既然害怕,为何要下山?”
      
      白梨想了想。
      
      原主是为了去秘境找寻草药。
      
      至于她……她得找到薛琼楼然后攻略他。
      
      对了,这个少年或许知道薛琼楼在哪。
      
      白梨委婉地问:“你是波州薛氏族人对吧?那你知道薛琼楼吗?”
      
      他黑亮如珠的双眸淹没在月光里,一瞬由缀满繁星密斗的夜空,变作朔风呼啸的冰河,不动声色地笑道:“为什么问起他。”
      
      “就是问问啊,你认识他吗?”
      
      “有所耳闻罢了,不过你这辈子还是别认识他了。”
      
      “为什么?”
      
      “我不大喜欢他。”
      
      “啊?”
      
      白梨心道不对啊,这沽名钓誉的反派此时风头正盛,离他身败名裂还早着,谁不知道光风霁月的金鳞薛氏。
      
      少年淡淡道:“因为我与他同姓不同族,一时瑜亮,嫉妒生恨,所以我讨厌他。”
      
      白梨:“……额。”真是任性的理由。
      
      话题半途毙命,她打了个哈哈:“话说回来,你方才去哪了啊?”
      
      他指了指哔啵燃烧的柴火:“我看你睡觉的时候冷得发抖,就去外面找点柴火取暖。”
      
      白梨有些郝然地偏过脸:“劳烦你了,就这一个晚上我还是可以熬过去的。”
      
      “唔……我只是不喜欢欠人情,你帮了我,我也得帮回来。”
      
      白梨心道她这是哪门子帮,明明一直是青铜被带。
      
      “等这堆柴火烧完了,我们就走吧,这里不安全了。”他向后倒去,靠在树干上,闭目养神起来。
      
      白梨点头如小鸡啄米。
      
      他睁开眼睛,眼里闪着零零星星的笑意:“你不担心一下我们分开之后,你该怎么一个人继续走下去?”
      
      对哦,她一个人岂不是分分钟被人刷经验的节奏。
      
      白梨赶紧凑过去,狗腿道:“你教教我。”没等少年回答,她连忙摆手:“杀人就算了,只要能保命就可以。”
      
      “不想学杀人,碰到有人想杀你怎么办?”
      
      “那我就避开他们啊。”
      
      他闭眼靠上树干,笑道:“天真。”
      
      “啊,你说什么?”恰好火堆哔啵一声,掩盖了他这句轻飘飘的低语,白梨没听清。
      
      “我说,很简单。”他长睫覆下来,半阖着眼眸,“用腿啊。”
      
      白梨恍然大悟:“踹裤.裆?好主意欸!”
      
      薛玉被呛了一口,沉默片刻:“我是说,用腿逃跑。”
      
      白梨:“……”感觉有被冒犯到。
      
      他拿树枝戳着火堆:“该逃的时候不逃,只会拖后腿,不该逃的时候却想逃,连怎么死都不知道。”
      
      白梨嘟哝道:“说的容易,可等我想明白不就凉了吗?”
      
      薛玉笑而不答,将树枝一扔:“等火烧完了就走吧。”
      
      她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想到这个人一直在不遗余力地照顾自己,自己却连个真名都不告诉对方,未免谨慎得太不够义气了。
      
      火光葳蕤,细碎如沫的火星腾旋飞舞,宛若夏夜流萤,拂树生花。
      
      白梨鼓足勇气,字斟句酌地说:“那个,有件事我想对你说,我其实不叫……”
      
      “有什么待会再说吧。”他忽然站了起来,打断白梨的话,竖起一指抵在唇前,浅笑道:“我离开一会。”
      
      “诶?”白梨错不及防,心里有点慌:“你又要去哪啊?”
      
      他有些无奈:“五谷轮回。”
      
      白梨闹了个大红脸,复又抱着膝盖坐下来,尴尬地朝他挥挥手:“那你早去早回啊。”
      
      他看上去很是哭笑不得:“知道了。”
      
      夜色像墨汁泼在他身上,一笔一笔地浸染了少年的背影,迢迢的乌发,挺阔的肩背,劲瘦的腰腿,都埋没进无底的黑暗,直至将整个人悉数吞没。
      
      火苗将白梨蜷缩成小小一团的身影投射到墙壁上,渐渐的,她的身影越来越小,越来越淡。
      
      火势小了,寒意刺骨侵袭,白梨抱紧手臂,盯着眼前那一簇奄奄一息的火苗,在冷风中摇曳挣扎,彻底归于一缕灰烟。
      
      好像过去很久了。
      
      白梨终于开始感到慌张,在原地兜兜转转片刻,下定决心要去找少年。
      
      她只顾着享受对方的庇护,却忘了他也是重伤在身,独自一人出去,说不定又遇上了什么危险。
      
      ‘该逃的时候不逃,只会拖后腿。’
      
      脑中蓦然响起少年警告自己的话,白梨走到门口的脚步生生一顿,又开始犹豫起来。
      
      她现在也是手无缚鸡之力,别说能不能帮上忙,连找不找的到都说不准,说不定还会把自己也搭进去。
      
      那些傻白甜电视剧的女主救人害己的情节她还记得清清楚楚呢!
      
      她得想个万无一失的方法,不知道等解元丹失效还来不来得及。
      
      白梨扒在门口往外看,此刻云破月出,积水空明,满地狰狞的树影中,又出现一道人影,贴着墙根移过来,呼吸被压抑得很浅。
      
      回来了?
      
      人影一闪,一个陌生少女从墙角跑了出来,一袭鹅黄色留仙裙,明媚夺目,猫着腰踮着脚,鬼鬼祟祟,十分可疑。
      
      四目相对,两人皆是一怔,少女先反应过来,上前一步捂住她的嘴,比着噤声的手势:“道友别怕,我不是坏人,我是来逃命的。”
      
      白梨震惊地睁大眼。
      
      全书中喜欢穿鹅黄色留仙裙的只有一个。
      
      这人,是女主绫烟烟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