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一个拥抱 ...

  •   意识到不对,拉尔夫极快回神赶忙一把拉住没反应过来的零,直奔脑海地图中组织的出口方向:“零,地震了,跟我来!”
      
      对于天灾,他这种非人类(?)虽然不怕,但身旁这位普通人队友可禁受不住。
      
      降谷零本一脸懵逼,基于对拉尔夫信任,他毫不反抗被动的跟拉尔夫飞速狂奔...但优秀人民警察通过身旁渐渐加大的晃动感,很快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零用余光看了眼身旁的青年,只见他面色苍白、身形消瘦,连现在如此剧烈的运动都没让他的脸色红润起来,看上去一阵风都能吹倒...日本队长心中突然冒出了巨大的责任感!自告奋勇道:“行了,你的身体不好,还是我带你跑吧!”
      
      降谷零右手微张,轻轻挣开拉尔夫修长的手,直接反客为主一把扛起了拉尔夫,像扛麻袋一样把拉尔夫带着拉尔夫开始狂奔。
      
      “零,快放我下来!我身体我最清楚,一个打十个你都没问题。”被迫身体虚弱的拉尔夫一脸无奈,万万没想到自己在警校的摸鱼日常,被某人补脑成了身残志坚(?)。平时请假出外享受人生,被补脑成了体弱多病。
      没办法,谁让他平时表现的太无害,再加上这张天赐的帅脸......活脱脱一小白脸。
      
      听到被扛在肩膀上的拉尔夫害羞到说出打十个这种不切实际的话,降谷零被逗的边跑边笑:“好好好,一个打...十个...哈哈...”
      
      听到某人的笑声,黑发青年自知自己的实话被当成了玩笑,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不放弃继续道。
      “你抖的太狠了,我头晕,你还是放我下来,我要自己走!”
      
      瞥了眼他抱起的拉尔夫温柔俊秀的面庞,降谷零沉思片刻,果断放弃了之前豪迈的抱法,在跑动中手腕灵活一动,在拉尔夫的锐利目光的注视下,神色自若巧妙的把扛换成了公主抱。
      “这样就不抖了吧,放心,我的怀抱一向很稳。”说完,警察故作遗憾,拉长语调继续说:“哎——,我连女孩子都没报过,第一次居然给了你这个硬梆梆的大男人。”
      
      “呵呵,我是不是该感到荣幸?”拉尔夫面无表情,不紧不慢的吐槽到,反正看起来在没出去前,这个抱是结束不了了。
      
      身体健壮的卧底警察憋笑没有回话,如他所说稳稳抱着黑发青年。眼看出口就在不远处,零加快速度,奔出组织跑到了一片空地上。
      
      看到抵达安全地,降谷零停下脚步,小声喘了几口气,弯下腰准备放下从刚刚吐槽完就不再说话的拉尔夫。
      
      很奇怪...明明摆脱这个羞耻姿势的机会近在眼前,刚刚一脸不情愿的拉尔夫却毫无反应,在他怀里一动不动。
      
      突然,啪嗒一声,黑框的眼镜从拉尔夫脸上滑落。
      意识到不对,降谷零动作麻利又轻柔的把拉尔夫放到地上。
      黑发青年脸上满是虚汗,黑色双眸半睁,原本明亮澄澈的眼睛一片灰暗,呆呆的看向前方。
      明明是一副病容,偏偏摘掉笨重眼镜后,本来俊秀的面容看起来更加秀美,看起来像是无意间堕入人间的天使,充满着难言的魔力,在无意之间勾人心魂......
      
      看到眼前一幕,降谷零呼吸一滞,大脑发热,妄念不由自主在心中发芽…想要抚平他的痛苦,想要听他呼喊自己的名字,想要和他一起生活。
      
      但拉尔夫无意识间发出的痛苦呓语唤回了他的理智,看着惨兮兮的拉尔夫,脑海中突然闪过诸伏景光的笑颜,灿烂的金发无力的垂到脸上,更衬的他面色阴沉。
      
      大脑空白一刻后,心中不断涌起恐惧,和他之前所想的一样…他比想象中更难容忍拉尔夫受到伤害。
      
      可是比起单纯对同伴的担心,这份恐惧似乎还有其他来源。
      比如,某个被他隐藏在内心深处...不愿正视的感情。
      他喜欢拉尔夫,在警校里就被这个从外国留学归来的黑发青年吸引,一不小心送出了自己一颗真心。
      
      零深呼一口气,不断告诉自己冷静,拉尔夫可能只是刚刚运动太过剧烈,没缓过来。他拍了拍拉尔夫的脸,压低声音不断呼唤他的名字,试图唤醒黑发青年的意识:“拉尔夫、拉尔夫,醒醒,我们出来了。”
      
      拉尔夫脑子一片模糊,大脑像是被炸开,疼痛感席卷了全身,全身无力,身体仿佛多出了几股力量,四处乱窜。
      
      过了半响,拉尔夫全身的感官渐渐恢复正常,听到耳边警察焦急的呼唤,拉尔夫眼睛中渐渐有了焦距,看向前面模模糊糊的人影。
      “零?”
      
      看到拉尔夫恢复意识,降谷零紧绷的情绪骤然放松,一直压抑的真心一被放出笼,便一发不可收拾,零红着眼眶,一把抚起拉尔夫,狠狠把拉尔夫抱到了怀里。
      “太好了,你没事,太好了......”
      “我没事...就是跑的太累了。”拉尔夫被降谷零的热情一抱吓了一跳,连忙温言解释,对零的过激反应有些意外,安抚性的拍了拍零的胳膊。
      
      两人抱了片刻,降谷零的大脑渐渐恢复平静,收起来了自己有些失控的情绪,依依不舍的松开了手臂,感受着手臂上的余温恍惚了一下。
      
      回过神后,降谷零看向拉尔夫,冰蓝色的双眸中满是认真,和刚才比,黑发青年虽然气色好了不少,面色依然苍白。
      “刚刚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突然晕倒?”
      
      “......大概是这几天没有好好吃饭,有点贫血。”拉尔夫尴尬的笑了笑,不紧不慢的说出了自己编出的谎言。
      
      此时,拉尔夫已经确定了头晕的缘由,那是系统召唤他的先兆,世界恐怕发生了变故。
      
      他们正在室外,奇怪的是,大地震后,不但房屋没有倒塌的迹象,外面大街上的路人看起来也一无所知,除了自己和作为天命之子一员的降谷零,仿佛刚才的地震只是幻想。
      
      看着有些事并不是普通人该知道的,于是,拉尔夫编了相当一个不走心的理由,当算借此忽悠过去。
      
      降谷零半信半疑的看着拉尔夫,看他一脸真诚,也不再多说。
      
      拉尔夫面上一片诚恳,心里暗自松一口气,他扭过头看着一切如常的周围,仿佛危险来临前最后的平静......
      
      拉尔夫想到系统的召唤,低下头,在降谷零看不到的地方,脸色愈发凝重。
      他烦躁的用手按了按太阳穴,让自己强行冷静,思考对策。在时间没达到让降谷零发现不对的程度前,拉尔夫转过头笑着看向零,不好意思道。
      “零,我突然有件重要的事要去做,恐怕会离开日本一段时间,我就先走一步了。”
      
      话音刚落,拉尔夫已经飞速离开现场,留下一脸懵逼的降谷零。
      
      降谷零看了眼远去的背影,弯下腰捡起拉尔夫遗忘的眼镜,从口袋里拿出卫生纸,仔细拭去镜片沾染的灰尘,叹了口气:“这小子,风风火火的连眼镜都忘了带,不怕撞到人吗?”
      
      降谷零举起眼镜放到眼前,看着干干净净的镜框和镜片满意的点点头,突然,他眉头一皱,把眼镜拿近,镜片清晰的映出了前方的风景。
      
      这分明是没有度数的平光眼镜......想起带着眼镜的拉尔夫那张无害的脸,与摘下眼镜后判若两人俊美无双的面容,盯着手上的眼镜陷入深思。
      
      半响后,降谷零抬头看了眼拉尔夫离去的方向,默默收起了这幅看起来平平无奇的眼镜。
      ***
      此时此刻,拉尔夫正向着他放置系统的高山奔去。
      五年前,拉尔夫从第四个世界被迫退出,随后,他和系统降临到这个世界。
      
      非常幸运,系统直接降临在这个世界的基石,美丽到难言的永生之石潘多拉。
      
      初到新世界,系统按流程交代了APTX4869的情报后,提议让拉尔夫放松一段时间,恢复上个世界一直紧绷的神经。
      
      他自己则沉睡,消化之间拯救世界得到的法则馈赠。
      
      拉尔夫本来想拒绝让系统独自沉睡,长时间的相处,让他足够了解系统的性格。
      系统是个喜欢撒娇,讨厌寂寞的奇怪Al。虽然最初他对系统的出现最初有过怀疑。
      但在多年的相处过后,他们已经是—
      最亲密的伙伴!
      
      拉尔夫相信在路途的终点,系统会帮他完成愿望。
      这就够了……
      但他终究没有说服系统,在系统难得的硬气下低了头。
      临别前,讨厌寂寞的系统叫住了拉尔夫。
      就在拉尔夫以为他想反悔时,系统以不符他平时咋咋唬唬的语气,认真的说。
      “人类都有名字,我也好想有一个名字,今晚月色真美啊……我,已经想好名字叫什么了,月,我喜欢这个字,拉尔夫,在我醒来后叫我的名字吧!”
      
      “为什么要取这个名字?”
      “...也许是我想要更接近月亮吧,他好耀眼,我喜欢他,等我沉睡后,就把我埋在附近的高山上,这样,我就能离他更近一点。”
      
      拉尔夫对他的回答隐隐有个猜测,怕不是系统看了什么漫画后突发奇想,把自己当成里可以吸收日月精华妖鬼。
      不过吐槽归吐槽,拉尔夫还是按月说的,把他埋到附近最高,离月亮最近的山上。
      顺便在旁边捡了一颗树种,一起埋了进去,用魔术做好记号。
      
      结束回忆后。拉尔夫抬头,头顶的月亮洒落温柔的光辉。
      今天正好是月圆之夜,月亮美丽又柔和,能在这一天醒来,月一点很高兴吧。
      而在这样的一天里,接到开始拯救世界的通告,确实是一种缘分。
      ***
      夜色正浓。
      
      不知不觉,拉尔夫已经到了当初放系统的地方,哪怕五年没有再来,他也对这快最初降临的区域充满别样的感情。
      
      一走近这里,拉尔夫就感到身体开始发热,活在和平世界的平静感渐渐消失,代替的是对新冒险的期待。
      月曾经说过拉尔夫是天生的勇者,无惧任何挑战,每次冒险必能战胜眼前的敌人,对不平凡的世界充满热情与向往。
      
      以前的拉尔夫对这句话不以为然,以为是月日常吹自己的彩虹屁。
      
      但到了现在,他将离开平静的世界,陷入救世的危险之旅时,他心中的澎湃感证明了月的正确性。
      
      他,拉尔夫,确实喜爱不平凡的冒险,哪怕多么危险,多么艰难。
      他也沉溺其中,不愿悔改。
      
      拉尔夫扫视周围的大致环境,确定路线后,一五一十把树林的绝大部分地区,走了个遍。
      
      很快,拉尔夫找到了他的目标。
      一棵枝叶茂盛的大树。
      
      拉尔夫走到外表普通的大树前,轻敲树木,确认树木的结实程度。确认结果后,拉尔夫控制力度,稍微用力一踢。
      
      Duang~的一声巨响传来,大树应声而倒。
      除此之外,周围依旧如常,大树的倒下的位置恰到好处,没有波及旁边的树木。
      
      看到自己对力量的控制没有退步,拉尔夫满意的点点头,看着眼前光秃秃的树桩,拉尔夫诚心诚意双手合十默念罪过罪过。
      
      随后,他捡起旁边的石头,掂量了一下重量,发现刚刚好后,用魔力画上卢恩文字。看到石头上的文字渐渐发出红色的光芒,拉尔夫退后几步,猛地向树桩扔出符石。
      
      伴随巨大的爆炸声,一个半圆土坑凭空出现,光秃秃的坑洞中,分毫无损美丽的宝石显得格外显眼。
      
      拉尔夫向前走去,蹲下身来,拿起洞中的宝石拿手轻轻拭去上面的尘土,他按照分别前系统告诉他的,把自己的血滴在系统的容器潘多拉上。
      
      月色如映照下,红色的美丽宝石渐渐露出淡淡的辉光,使宝石显得格外美丽。
      此刻,拉尔夫的心情也很美丽。
      耳边传来自己许久不见的伙伴,系统月的声音。
      
      “系统已经升级完成,检查到世界发生异常,请宿主做好准备,马上开始定位异常源头。”
      “请宿主耐心等待,以及......好久不见,拉尔夫,我好想你!”
      
      听到月熟悉的电子音,和严肃不过一分钟的台词,拉尔夫面色柔和起来,学着月的话带着笑意回复。
      
      “系统宿主休假完毕,已做好拯救准备,请进一步解释......我也很想你哦,月。”
      
      一人一系统甜甜蜜蜜的叙旧了一阵后,拉尔夫先收回了话题。
      
      拉尔夫拿起手上的潘多拉,红宝石在月光的反射下露出美丽的光辉,他在脑海中问起正事。
      “月,你知道这次危机是怎么回事吗?那个地震又代表什么,我接下来需要做什么?”
      
      月贴心的把电子音改成动听的男声,显得自己更接近人类,他开始回答自己知道的内容。
      “拉尔夫,世界因不明原因将与另一个世界融合,那场地震就是世界碰撞时,对地球产生的外在影响,如果融合成功,世界可能会发生难以想象的异变。”
      
      “世界融合?”
      听到月的回应,拉尔夫满脸疑惑,世界怎么会莫名其妙融合?不过现在当务之急是如何阻止融合扩张,防止危机加重。
      
      “月,有什么办法阻止吗?”黑发青年面色凝重,语气严肃的问道。
      
      “得到消息,这个融合的世界,似乎是你之前去的那个,现在日本东木即将开始第四次圣杯战争,只要获得圣杯,也许可以用它的力量阻止世界融合。”
      
      “圣杯......吗?”
      听到这个熟悉的词语,拉尔夫又想起几年前与伙伴们满世界乱跑解决特异点的壮举。
      
      那实在是一段即危险又让人怀恋的好时光。
      可惜,他终究还是要离开的。
      
      在走之前,拉尔夫不顾英灵们的反对,按照时钟塔的要求把英灵一一遣返回了英灵座......
      
      其中几位英灵或痛苦或愤怒的眼神,他现在还记忆犹新。参加圣杯战争,代表又要和这些伙伴们一期一会了吗?
      想到这种可能,痛苦和期盼挤进了拉尔夫的胸膛,他何尝不想和英灵们再见一面?
      
      但短短七天相逢,剩下的却仅是回忆,这样真的好吗?世界融合的问题解决后,他恐怕要再一次跟他们永别。并且,一旦参加圣杯战争,他们就成了敌人。
      
      与其让英灵们知道他没死,期待在往后相见的可能性,不如一开始就不要相认,免得让伙伴们平添希望,结局却不尽人意。
      
      想好对英灵的态度后,拉尔夫转而询问月。
      “月,你有办法隐藏我的身份吗?”
      
      拉尔夫本来对月的回答不抱多大希望,毕竟月的能力,一般只能在一个世界帮他伪装一个身份。
      就像他现在这个,从美国留学回来的警校转校生。
      
      没想到月却兴致勃勃的发出惊叹,声音因为情绪高涨而变大,月兴奋的声音在脑海回荡。
      “拉尔夫!你怎么知道我的新能力的?”
      
      新能力?
      还不等拉尔夫多想,月继续高兴的说。
      “我来让你试试吧!”
      
      话音刚落,拉尔夫的视角突然改变,在他的面前,自己的身体不省人事,无力的躺倒在一旁的树上。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灵魂出窍?
      
      就在拉尔夫准备看看自己身体的情况时,一阵金光从他的灵体传来,拉尔夫惊讶的发现自己有了实体。
      拉尔夫暂且不管躺尸的身体,用这具充满力量的新身体向不远处的湖边走去。
      
      这是......?!
      平静的湖面映出了一张俊美威严的面容。
      金发金眸,气势惊人,身着绣着神秘花纹的帅气白袍。
      看起来就像是西方玄幻故事中的光明法师......
      
      不,不对,拉尔夫想到那些从者中的神明,虽然不想承认,湖里倒映的这个人———
      
      看起来更像......
      神!

  • 作者有话要说:  已修打卡!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