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酒厂boss就是我! ...

  •   黑衣组织总部 
      
      装潢典雅的房间中,俊美的黑发青年坐在沙发外围,微微低头,右手捏着眼镜布,轻柔细致的擦拭握在左手中的黑框眼镜。
      
      耳边是组织二把手琴酒低沉的声音,这位尽职尽责的酒厂一哥,正在严肃的汇报组织洗白计划的进程。
      
      “boss,组织的洗白已经渐入,预计一年之后就能全部完成,计划分别......”
      
      琴酒恭敬的站在黑发男人身旁,墨绿色的双眸飞速扫过手中计划书上密密麻麻的印刷字,在脑内总结完后,言简意赅的汇报起计划近况。
      
      但缩水了的报告也明显吸引不了BOSS大人的兴趣。
      
      拉尔夫身体向左侧去,伸出左手,把擦好的眼镜稳稳放到了旁边的书桌上。
      
      完事后,直接心满意足回身一个战术后仰,全身卧到了沙发上,眯着眼享受着沙发的柔软,舒服的打了个哈欠,看起来完全不在意琴酒的报告。
      
      难道作为酒厂大BOSS白兰地,传说中的“那个男人”,他拉尔夫大人还不能有点特权?
      
      一旁的琴酒像是没发现自家BOSS的懒散态度,神色自若的进行他的工作,甚至还像是怕BOSS听不见似的,主动加大了汇报的声音,显然对这份工作干劲十足。
      
      至于为什么?
      废话!跟与以前习惯当甩手掌柜,把酒厂全都交自己的BOSS相比,现在这个愿意耐着性子听报告的BOSS简直如天神般伟岸!
      
      想到这里,琴酒看似看着报告书,实则凭借自己超强的记忆力脱稿进行报告,目光从进门开始就不由自主在沙发上坐坐的黑发青年脸上停留。
      
      黑发青年双眼轻轻闭合,神色恬静的听着琴酒的报告,那张俊美年轻的面容,让他看起来像是个刚刚走出校园出外闯荡的愣头青.....
      
      再加上他闭眼时毫无警惕的表情——
      
      干净又无害。
      真是...惹人怜爱极了,让人想好好疼爱他......
      
      拉尔夫的微笑的画面、雄心勃勃的画面、赞扬他的画面...种种关于BOSS的记忆在琴酒脑海中闪过。
      
      难以抑制的、炽热又激烈的感情回荡在琴酒胸腔,想要博得青年更多的关注,想要更加接近青年,想要......
      熊熊的火焰在琴酒墨绿色的双眸中静静燃烧,与炽热的心焰发出共鸣,难以退却。
      
      一时晃神,沉迷于吸BOSS的琴酒停下了汇报。
      
      片刻后,耳边响起了BOSS清冽中略带疑惑的声音。
      “琴酒?”
      
      疑惑的声音像巨石一样从天而降,砸醒了幻想中的二把手。意识到自己想到了多么大逆不道的事后,琴酒面色一暗,继续报告起手中内容。
      
      一切似乎恢复了平静,但只有琴酒知道,自己被挑动的心弦从未安静。
      
      他知道自己的妄念永远不可能实现。
      
      要知道,他所仰慕的BOSS,表面上看上去弱不禁风,实则深不可测。在黑衣组织卧底频出的情况下,BOSS一出山便力挽狂澜,短短两年就把黑衣组织建成了日本第一黑手党。
      
      在这等神乎其技的操作下,连BOSS依然年轻英俊的容貌看上去都没那么引人注目了。
      
      不,应该说是作为这般惊才绝艳的人物,有一副摄人心魂的面容才是正常的。
      
      逐渐迪化的琴酒一边脑补着BOSS的伟大,一边直直站立,兢兢业业的汇告手中一沓A4纸上的内容。
      
      可谓是非常敬业了!
      拉尔夫揉了揉眼,完全不知道自己被可靠小弟脑补成了什么奇奇怪怪的样子。
      
      他真的很累,也真的讨厌听琴酒的例行汇报,但为了有个BOSS样,他还是尽力忍了。
      
      从开始当这个BOSS起,他就一直处于一种憋屈的不爽状态。
      
      相信无论谁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假期,却又不得不开始加班,心情都不会怎么好。
      
      为什么这么说?
      
      其实,拉尔夫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原住民,他是一位全职救世主,拥有一个传说中的救世系统。
      
      在此之前,他已经成功救了四个世界。
      
      从他刚到这个世界,到现在为止,这个世界风平浪静,没有半分危险的苗头露出。
      在没发生世界即将毁灭的大事件前,拉尔夫完全可以什么也不管。
      
      尽情度假!!
      爽!
      
      系统则陷入了沉睡,正在消化之前世界得到的救世奖励,等待世界危难之时,再度被自己唤醒。
      
      这本来是再好不过的休假时光。然而,没等他休息多久,异变突发。
      救世主大人在这个世界的黑恶势力黑衣组织任职卧底时,突然头脑一热,一个手滑,一不小心杀了组织首领......
      
      由于师弟和好友都是黑手党,自己又曾经是黑手党教父的继承人之一,偏偏那个倒霉boss的代号又只和宿敌的名字只差一个字。
      拉尔夫便突发奇想,想尝试当黑手党老大是什么感觉。
      不知不觉,在黑衣组织越陷越深,被逼无奈打起白工。
      
      在此期间,最过分的就是那个琴酒。
      经常自作主张曲解他的话,给他找了不少麻烦。
      不知不觉中,在他和一群假酒(各方卧底)共同努力下。居然把这个满是假酒的组织隐隐发展成了黑道龙头老大......
      
      等他后悔想停时,黑衣组织已经被他改的面目全非,只能靠他把控局面。
      这可真是——自做孽不可活。
      
      想到这里,卧在沙发上的黑发青年心里长叹一口气,睁开黑曜石般美丽的双眸,坐起身来,修长的手灵巧的敲击沙发扶手,单调却富有规律。
      他沉默的听着琴酒的报告,时不时点头示意,看起来对报告的内容非常满意。
      
      琴酒继续进行报告,一切都很和谐。
      
      然而,就在报告刚结束时,一直沉默不语的拉尔夫却突然出声,黑色双眸静静盯着身旁的二把手,透露出危险的色彩,语气平淡的发出质问。
      
      “为什么不报告APTX4869的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似乎没结果我的同意就擅自停止了研究的进度。”
      
      听到自己敬爱BOSS的质问,琴酒停顿片刻,迟疑着,说出了自己一直耿耿于怀的疑问。
      他转身看向沙发上的boss。
      
      “诉我直言,boss,既然您已经选择让组织洗白,为什么不中断APTX4869的研究?研究一旦暴露,会为组织洗白带来极大风险。”
      
      拉尔夫轻笑一声,似乎觉得琴酒的问题十分可笑,他站起身来,拍了拍黑色风衣上不存在的灰尘。
      顺手拿起身旁的黑色平光眼镜,慢条斯理的戴上。
      说来奇怪,他一旦戴上眼镜,整个人的气势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黑色的平光眼镜柔和了他眼中危险的色彩,让整个人看起来毫无攻击性。
      拉尔夫慢慢踱步到门边,手缓缓抚上冰冷的铜制把手,不紧不慢的开始解释。
      
      “阵,你对组织的奉献我都看在眼里,但很可惜,你有一点错了,APTX4869不是简简单单的毒药...让死人复活的神秘药——“银色子弹”,这才是它真正的作用与名字,你还是太过冲动。”
      
      琴酒瞳孔猛缩,神色更加阴沉,“银色子弹?”
      他终于知道那个本该死去的高中生侦探活着的原因。
      
      雪莉,那个女人。竟然一直在骗他!想到这里,琴酒的手不自觉握紧,满心愤怒。
      
      酒厂二把手的面容渐渐变得狰狞,心里冒出无数解决这两个祸害的方案。
      脸上顿时露出足以让恶人闻风丧胆的冷笑。
      就在这时,拉尔夫的话像一盆凉水朝琴酒兜头泼来。
      
      “不能动他们哦,相反,你应该保护他们,毕竟,他们可是APTX4869的珍贵试验品,你应该知道违抗我的下场吧?”
      
      此时,哪怕没有亲眼看到琴酒的表情,拉尔夫也能想象出琴酒扭曲的神色。
      
      趁琴酒看不到自己的表情,拉尔夫一改面对琴酒时的冷漠严肃,脸上笑开了花。
      
      琴酒以前自作主张给自己添了不少乱子,自己收拾残局可谓是非常劳累了。
      
      更糟心的是,每当他想找麻烦琴酒泄愤时。
      偏偏琴酒做事太过周全,百分百为自己和组织着想。
      根本找不到刺啊!!!
      作为一个讲道理,赏罚分明的好boss。
      拉尔夫被迫只能和琴酒君臣和睦,共创美好黑衣组织......
      而到现在,终于让他找到了一个好借口。
      
      除了当事人外,没有人比拉尔夫更清楚琴酒与雪莉之间恩怨。在听到他的命令后,不但不能报仇,反而还要保护他们。
      
      既气了琴酒,又保护了几位气运之子。真是一箭双雕,扬眉吐气啊!
      
      而现在风水轮流转,终于轮到琴酒倒霉,想到这里,拉尔夫感到十分酸爽,最近愈发不满的心情一下子好了不少。
      ***
      砰砰砰,不规则的敲门声从房门外传来。
      
      听到熟悉的敲门声,琴酒暗觉不妙,刚想上前开门,拉尔夫就已经拉开锁住的门把手。
      
      门外站在琴酒日日夜夜相处的人,他的忠实小弟,伏特加。
      
      伏特加看到开门的是拉尔夫,传说中那个被boss派下的那个空降兵,先是一愣,随既黑着脸,大声质问。
      “拉尔夫!你这个小白脸居然敢出现在老大面前,不过只是boss的男宠,你......”
      
      没等伏特加的嘲讽结束,琴酒当场一声怒呵,打断了伏特加对自家大哥待遇的打抱不平。
      
      拉尔夫没有多说,只是面无表情的瞥了伏特加一眼,转身直接离开这里,向组织外走去。
      
      看到拉尔夫无视自己的态度,伏特加怒火中烧,刚准备继续口吐芬芳。
      琴酒却直接一脚踢翻伏特加,走到伏特加身旁,居高临下的看着小弟,凶狠的眼神把知道这位二把手可怕之处的小弟吓得瑟瑟发抖。
      
      伏特加看着黑着脸的老大,满脸委屈,还是拼死说出了疑问:“老大,他不过是boss的男宠......”
      
      琴酒掏出腰上绑着的□□,冷哼一声,开枪射向伏特加。
      刹那间,离伏特加一步之远外的地板出现了一个硬币大小的坑洞。
      伏特加被吓得打了个寒颤,大老爷们儿定在原地。
      
      琴酒看着他呆在原地,一动不动,全身冷汗直冒,这才满意开口。
      “伏特加,你算个什么东西?下次再敢对…拉尔夫不敬,我就宰了你!”
      
      伏特加几乎被吓得魂飞魄散,连忙点头,心中仍不断咒骂拉尔夫。
      
      他看向门外,拉尔夫的身影早就消失不见。伏特加边给自家老大道歉,一边暗暗发誓。
      自己早晚要找回场子,让那个小白脸好看!
      
      ***
      黑发青年步伐稳健的走出门,面上一片冷漠,心里却阳光明媚,呼出一口浊气,心满意足的继续往外走去。
      
      然而,当他走到某个拐角处,手腕突然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握住,用力不大不小力度刚刚好,紧接着便是一阵拉力袭来。
      
      暂时没有感到敌意,武力值爆表到可以当一拳超人的拉尔夫毫无畏惧,顺着拉力的方向移动。
      
      片刻后,他被带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拉尔夫记得,这里是组织少有没安监控的地方。
      
      拉尔夫饶有兴趣偏过头,想想看是谁那么勇气把他带到这种没人注意的小角落。
      要知道,他也最喜欢这种地方了,毁尸灭迹特别方便!
      
      然而,映入眼帘的是一头灿烂金发,在灯光昏暗的拐角中闪闪发光,接着就是蓝宝石般美丽的冰蓝双眸,眼睛的主人正担忧的看着他,仿佛怕他好像缺胳膊少腿一样。
      
      拉尔夫刚到这个世界时,他和波本,这个真名是降谷零的卧底同是警校生。
      毕业后,他们同时负责黑衣组织的案子,一开始,他确实利用黑衣组织的倒霉boss,成功混成了一个合格卧底。
      
      但谁知自己一个不小心,直接干掉了老大。
      幸运的是,只有琴酒知道boss的真容。
      
      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用魔术修改了琴酒的记忆,于是他这位假老大正式上岗,成为一位卧底boss。
      他只能开始在琴酒面前装冷酷反派,在队友面前装纯洁卧底的双面生活......
      
      在此期间,除了系统临别告诉他的,关于世界进程的APTX4869,他逐渐停掉组织的大部分黑暗活动,开始洗白,也算是有了收获。
      
      但是对外,自己仍是卧底中的一员,也难免零对自己和琴酒接触如此紧张。
      确实,对零而言,琴酒是个十足狠角色,不能不防啊。
      
      拉尔夫看着降谷零脸上隐隐的忧虑,心中很是无奈,但又不能告诉他自己就是反派大BOSS,只能拐弯抹角的转移他的注意力。
      
      此时此刻,这张脸的主人正满脸担忧的望着他。
      “拉尔夫,听说你刚因为琴酒的事跟伏特加起了争执...到底怎么回事?”
      
      看着眼前黑皮帅哥眼里的关心与疑惑,拉尔夫被问的一愣,刚刚还异常兴奋的大脑又开始隐隐作痛。
      黑色双眸闪过一丝懊悔,万万没想到自己私会(?)琴酒那么多次没被发现,这次竟然栽到了伏特加手上...坑啊!干脆把伏特加那个瓜批送到非洲做慈善好了。
      
      拉尔夫心里想着花式把伏特加流放非洲的方法,面上却是十分正经,他对着担忧他的零微微一笑,面色如常的说:“零,琴酒找我只是为了交待白兰地的事,他没发现我的身份。”
      
      “是吗...”降谷零冰蓝色的眸子扫过黑发青年全身,确定拉尔夫整个人完完整整,神色平静,不像被琴酒刁难过,顿时放下了刚刚悬在嗓子里的心,眼睛中的担忧由温柔的笑意代替。
      
      零拍了拍眼前黑发青年看起来有些弱不禁风的肩膀,还是有些担忧的嘱咐:“那就好,不过千万不能掉以轻心,要时时记得我们我们正处于四面楚歌的危险环境中。”
      
      拉尔夫收起了脸上的笑容,神色认真的点点头,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见状,降谷零才满意饶过拉尔夫,收回审视的目光,看他诚恳承诺的模样,不再说教。
      
      降谷零的回忆中,拉尔夫上次做出这种承诺,还是在他们作为搭档,一起绞尽脑汁混进黑衣组织的时候。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了两年,两年期间,黑衣组织作风大改,让卧底们满头雾水。
      
      被笑称日本队长的某卧底警察自然不相信作恶多端的黑衣组织改过自新,他坚定认为黑衣组织肯定在暗中策划着巨大的阴谋。
      
      可惜黑衣组织首领白兰地行踪不定,连作为传话筒的拉尔夫也只能通过指定方式和他接触,藏的几乎密不透风。
      
      当然,这种疏离态度,也是降谷零同意拉尔夫去白兰地身边卧底的重要原因。
      
      虽然在黑衣组织boss身边做事,将会有更过机会得到黑衣组织的机密情报,但对降谷零而言,自己曾经的同窗,现在的队友才是最重要的。
      
      他已经不想再失去战友,诸伏景光的死让他明白失去战友的痛苦......
      
      零面色平静的望了拉尔夫一眼,眼睛中满是温柔,看着他活蹦乱跳,和警校时别无二样的样子松了一口气。
      
      能保持原样就好。
      失去队友的痛苦,他已经不想再尝试一次了......
      
      就走降谷零准备再叮嘱拉尔夫几句时。
      
      突发异变。
      
      肉眼所见之处,墙体开始激烈晃动,从脚下传来一阵剧烈的震动感。
      
      

  • 作者有话要说:  文丑真的难受,把文翻新了一遍,还是emmmm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