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5、中秋节番外(下) ...

  •   “你太心软了。”族姐说。
      “我知道。关于这一点,我也在检讨。”omega说。
      “他要你看书,你就看书,他要你吃甜点,你就去吃甜点,他要你养花,你就把花抱回去。”族姐平静地说,“弟弟,你这是保持自我吗,你这是保持人|妻吧。”
      “我明白,我懂的,我也不想的。”omega淡淡地说,“但是我控制不住,我不知道要怎么拒绝他。”
      族姐闭目聆听金刚经在左耳诵唱,右耳挂着和他的电话,心平气和地说:“当生如是心,我应灭度一切众生,灭度一切众生已……弟弟,你有没有想过,从这里搬走?”
      “没有的,姐。”omega回答,“这里人很好,环境也很好,我很喜欢这里,一点也不想搬走。”
      “那么好,”族姐说,“弟弟,你有没有想过,让他从这里搬走?”
      “想过的,姐。”omega回答,“但我要能做到,我也不会现在一边听你那边传过来的金刚经,一边和你打电话了。”
      “假如我没有听金刚经,假如不是佛拦着我,我怕我脑门上的血管早就已经崩裂了。”族姐冷静地说,“那好,我教你一个方法。你现在去敲他家的门,只要他一开门,你就对他说我讨厌你,你快点去死吧,接下来无论他说什么,你只需要回复一句话:我听见你的声音就想吐,用不了十分钟,他就会永远消失在你面前。”
      omega:“……那么,这个方法有没有什么弊端呢?”
      “你好,有的。”族姐回答,“假如摄政王自杀身亡,政界应该会混乱上好一阵子,由他着手推进的三权改革,或许也会半途而废吧。”
      omega:“……”
      “又或者,他彻底失心疯,你自此就消失在我们眼前。”族姐幽幽地说,“但实际上是被铁链拴在了他的玫瑰园里,每天活动范围有限,吃饭都需要他一口一口给你喂……”
      omega:“……”
      omega:“你认真的吗。”
      “我认真的。”族姐说,“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隐瞒,他这些年过得有多疯,你是没见过,但我见多了,听多了,所以才觉得麻烦。你看,对一个疯子,讲道理没用,态度强硬也不会有用,还能怎么办?”
      “啊啊,怎么会这样……”omega苦恼万分,捂住了脸。
      “我就问你一个问题好了。”族姐说,“你恨他吗。”
      omega沉默了一会,说:“你先把金刚经关了。”
      族姐:“……”
      他长吁一口气,想了半天,回答:“我讨厌以前的他,不恨现在的他。”
      过了一阵,又补充道:“当然,也不爱现在的他。”
      族姐说:“那我就没有别的办法了。执念是个很可怕的东西,就像他为你发疯,你同样忘不掉他一样。当时,护身符和你的假死接连被他发现之后,我就一直在想,这是否也算一种天意?连死都没能把你们隔开,即便你之后离得远远的,为此逃上数十年,只怕到头来还是会和他纠缠在一起。”
      “那我能怎么办?”omega又问了一遍,“我……唉,这太可笑了。”
      “好好想想,你到底在烦什么,”族姐说,“你是个聪明人,想明白这个关窍,你马上就不会再烦恼了。”
      
      omega静默良久,窗边的小虫发出流连的喁喁细语,在满室撒下的星辉和月光中,他低声说:“我……我在烦我自己。”
      族姐没有说话,他便接着道:“我既忘不了他,因为过去受到的伤害,又不能彻底敞开心扉去接受他。一如他曾经怀疑我的爱,现在我也免不了要去怀疑他的爱。极端的愧疚是爱吗?被发情期长久折磨,最后发现只有一个人值得他去交付信任,这是爱吗?
      “放下以前,往前走,我对自己说。可是他追上来了,然后我就站在中间左右为难,不知道要怎么选择了。”
      “讲到底,你还是在乎你前夫。”族姐一针见血地道。
      omega苦笑:“四年半的婚姻,或者比那更长久的倾慕和向往……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姐,你应该不至于忘了,他从分化开始,就是所有未婚o丈夫人选里排名第一的抢手大热门吧?虽然……现在可能还是。”
      “哦哦,没忘。”族姐面无表情地说,“你那时候可贤良淑德了,睁着星星眼跟我在被窝里向往,说要能嫁给这样一个α,那可真是前世修来的福气……”
      “喂!”omega差点被口水呛死,“那时候我多大,十四岁,也才刚分化好不好!不能幻想一下吗?”
      族姐毫不留情,上来就是个手揭伤疤三连击:“然后呢,知道自己要和这位结婚了,是谁高兴得好几晚没睡好觉,婚后又三天两头紧张兮兮打电话过来问我,到底怎么和alpha搞好关系,我这样做他会对我笑一下吗,穿情趣围裙会不会让他多注意……”
      “啊啊啊啊啊快住口快住口!”omega惨遭被迫聆听黑历史的酷刑,不由口吐白沫,满床翻滚,疯狂可云摇头.gif,连声发出垂死哀嚎:“我不是我没有别说了那不是我啊啊啊啊!”
      “哼,”族姐冷酷地哼笑一声,“现在知道羞耻了?”
      omega奄奄一息,瘫在床上,再也说不出话了。
      
      “所以,我看你就是太心急了。”族姐下定结论,“为什么要这么纠结于你和他的关系?你们俩离婚了,他现在就是在重新追求你,你不要逃避这个事实。既然你不想离开,同时没能力让他离开,那就让一切都顺其自然好了。”
      “……顺其自然。”omega喃喃道。
      族姐道:“是啊,船到桥头自然直,别想那么多。我早说了,只要你高兴,一切都好。”
      omega长长吁出一口气,最终诚心实意地说:“谢谢你,姐。”
      “你能少谢点我,就算我谢谢你了。”族姐在那边翻了一个翻大白眼,房门轻轻一声响,她抬头,看见丈夫推门进来,英俊的面容神情平淡,眼神却十足温柔。
      “他们都睡下了。”他说。
      族姐拍拍身边的床垫,说:“睡下了就行,两个皮孩子,跑了一天了……”
      丈夫坐在她身边,伸出手,替她将鬓边垂下来的发丝别到耳后,并不开口,只是专注地望着妻子打电话时飞扬的眉尾。
      “姐夫来了?”omega惊觉。
      族姐说:“啊,那不然呢,我俩还分居不成?”
      丈夫的眉头微皱,低声道:“少胡说。”
      “唉唉,怎么说这种话,”omega的反应如出一辙,“那我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了!你和姐夫玩得开心,好好享受假期。”
      “嘁,也不知道当初是谁把我们打发到这儿的。行了!你也早点睡吧。”
      族姐撂了电话,伸手便去捏丈夫高挺的鼻梁;omega挂了电话,往床上一躺,呆呆望着天花板。
      顺其自然。
      “……把一切交给时间。”他说。
      好啊,那就交给时间吧。
      他闭上了眼睛。
      
      日子一天天过去,他在这里的生活愈发悠闲,alpha不来打搅,他们每日唯一的交流便仅限木板上的最后一句话。omega将茶花搬上了露台,让它尽情吹拂海滨温柔湿润的风,临到正午阳光最酷烈时,再把它搬进屋里。
      就这样也很好,他想。
      又是一天早上,omega打着哈欠,习惯性地推开露台的门,清晨的空气弥漫着一股冷意,刺得他肌肤一凛,胳膊上都起了一层细小的鸡皮疙瘩。他皱了皱眉头,把睡衣上的扣子扣好,探头向右边张望——
      【……明天应该要下雨,出门记得打伞,在家也要多加衣服。】旁边画着一把小雨伞,上面飘着几滴水珠。
      ——最后一句话,没有换。
      嗯……嗯?
      omega疑惑地揉了揉脸,再定睛一看,每天早上一定会变化的最后一句,以及后面的简笔画,真的依旧原样摆放在那,没有丝毫变化。
      鸡皮疙瘩越冒越多,omega使劲抱住胳膊蹭了蹭,颇有点摸不着头脑。
      奇怪,他为什么没有换牌子?是临时有事,还是忘了……不不不,这个应该不会忘吧,那就是写烦了,不想再写了?
      omega拉长脖子,在露台上摇来晃去,试图探看眼前这栋神秘的房子,从alpha搬过来起,他就再没踏进去一步了。
      “怎么回事呢……”他自言自语地嘀咕道,“好冷啊……算了,别在外头站着了,今天就先回去吧……”
      他努力压下肌肤上战栗的寒意,回身拉开露台的门,就在他踏入屋内的一刹那,他听见房子右边的右边,也就是alpha的邻居,嘭一声撞开窗户,凄厉的尖叫霎时划破寂静晨光:
      “发情啦——!谁家的alpha发情啦——!夭寿哦,他家的堂客快点管一管啊,吓得我家老头子心脏病都要犯啦!方圆十里的鸡都要下蛋啦——!!”
      他一脸懵逼,站在原地抓了抓头发,又想了一会,无所谓地耸耸肩膀,继续往里走。
      omega:“发情就发情呗,发……等一下。”
      omega:“发情……发情?!!”
      自打他的信息素被一次性大量提取之后,他对于外界的信息素感知就变得异常迟钝。负责人给他诊断过,说起码还要一年多,他才能慢慢恢复到正常水平,所以哪怕是前夫这种等级的信息素大量溢出,omega也仅是觉得冷,以及莫名危险而已,压根没想到这是他在发情啊!
      他匆匆披了件外套,冲出家门,来不及看外面混乱成什么样了,便开始咣咣砸alpha家的门。
      “开门,开门!我知道你在家,你有本事发……等等台词好像不太对,总之,你叫医生了没有?!”
      
      alpha蜷缩在床边,长时间独自对抗发情期的苦痛煎熬,使得他已经非常有应对经验了。他将自己扑进无边的黑暗里,流着恐惧的热泪,全身的肌肉青筋毕露,虬结鼓起,艰难压抑着本心,逼自己不得走出这个房间。
      以前,每一次孤独的发情期都是一次避无可避的凌迟。他是一头仅存在世上的兽类,拥有众人觊觎的力量,却永远也无法融入他面前的世界。因为保护他的人不在了,连结他和外界的纽带也消失了,他害怕地大哭,在空茫到虚无的房间里小声呼唤爱人的名字,以此期盼一双温暖的手,能够轻轻抚摸他的脸颊,但一切都是徒劳,希望落空之后,他只能得到心口更深的痛意。
      他在饥渴到极点的岩浆沸水里翻滚煎熬,时而清醒,时而意识模糊。清醒时,他难以避免,要想起伴侣的死亡,想起自己造下的罪孽,想起他曾经施加给爱人的酷刑。他浑浑噩噩,频繁看见可怖的幻觉:妻子洁白纤瘦的身躯遍布伤痕,他痛苦的哀啼着,跪伏在自己脚下,向自己求饶;亦或是滔天弥漫的冰雹水雾中,omega抱住他,用胸膛笼罩出一片天国的花园,他的泪水滚热,滴落在自己冰冷的面颊上,对自己说,不要哭,不要哭。
      于是他又在狂乱的,快要把自己杀死的悔恨与疯癫中,跌落到意识模糊的湖水里了。这时候,他则会奇异地安静下来,连哭泣都要咬住拳头,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太大的声音。他小心翼翼地将自己藏进妻子的衣柜里,他能感觉到,外界是可怕的,危险的,可这里好歹还有爱侣的一丝气息,所以,这里比其它地方都要安全。
      ——他就在这样的折磨下熬了三年多。
      三年后,alpha首次知道omega没有死的消息,并且真的在这里,在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小镇看见了活生生的伴侣。极度的狂喜,这对他来说,是一个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奇迹。妻子的笑容、声音、气味,乃至他不愿错过的所有,都是能够治愈痛苦和绝望的良药。他太开心了,科学院的专家为此特地警告过他:再这样下去,他的发情期很可能会因为情绪的剧烈波动而提前。
      alpha没有理会这个警告。
      只要能够看见omega,他就算当真滚落到噬人的火海中去,又有什么关系?更何况,清楚了伴侣并没有真的死亡之后,发情期也不算什么难熬的厉刑了,他可以撑过去,完全可以撑过去……
      这时候,他听见了伴侣的声音,微薄的,清澈的气息,有如一剂强心针,狠打进他的血管。
      alpha的喉头发出无比渴望的颤音,像痛哭,又像低低的咆哮。好想……他的手指深深插进床头坚硬的木板,好想不顾一切地冲过去,倘若把自己的肚腹撕开,再把他小小的妻子嵌进其中,他们是否就能永远不再分离了?
      暴虐的渴望在脱口的瞬间变成了委屈的呜咽,alpha小声地哭道:“老……老婆……”
      他不能出去,他会控制不住自己的……一定会的。
      
      omega拍了好久的门,久到周围的住户都承受不住alpha肆虐的信息素,纷纷携家出逃,抱猫带狗地远远站着围观,久到三五个巡警在街口匆匆下车,拿着记录仪往这边猛跑。
      “别过来!”omega吓得差点跳起来,“他已经发情了,你们别靠近我!”
      年轻的beta巡警没有应对高等级alpha发情的经验,差点在十几米开外难受得栽一个跟头。他脸颊涨红,唯有拿出喇叭喊话:“这位先生,请问你和这栋房屋的所有者是什么关系?”
      omega嘴唇蠕动:“……前妻。”
      “什么?!请您大点儿声!”
      “前……”omega眼睛一闭,破釜沉舟地道:“我是他前妻!”
      巡警有些尴尬,他长长地“哦”了一声,又道:“那请问,这名发情的alpha具体是什么等级,他的工作职位是什么,我们得先具体登记一下!”
      omega快被整崩溃了,按照惯例,他真的有很不妙的预感。
      “你们别再和我说话了!后退,都往后退!”omega欲哭无泪,镇上的居民没见识过前夫发情时的厉害,他可是不想让里头的野兽发疯,“登记的事一会再说!”
      beta巡警大声回绝:“不行,这不合规……!”
      话未说完,后脑勺上已是挨了重重一下。
      “想死是不是!”警局的好几位上司在身后,正对他怒目而视,“还敢管到这里来了……快走快走!走得迟了,有你好果子吃!”
      不安定因素被风风火火地摄走了,omega却听见一阵由远及近的重物摩擦声,一路缓慢地拖到门后。
      
      他犹豫片刻,慢慢蹲下身体,隔着一道脆弱的门,伸出手掌。
      “……是你吗?”omega问。
      过了好半天,门后方才传出一个哭泣的,颤抖的声音。
      “老婆……老婆……”
      时隔几年,又一次听见了这声熟悉而陌生的哭腔,omega心里五味陈杂,也不知说什么好。
      什么老婆呀,早就离婚了。
      “有人……呜呜……和老婆,说话……我,我不……难过……不……”
      好险,omega心想,再迟一点,野兽就要闯出来撕人了……
      他叹了口气,问:“有没有叫医生?”
      “……没有……医生……”过了好一阵子,里面才隐隐约约地透出哭声,“不用医生,我害怕……”
      害怕。
      omega一下愣住了。
      ……这么一个人,这么一个……
      他居然也会说害怕。
      
      “有什么好怕的呢?”他不自觉地就拾起了以前哄alpha的语气,十足自然,仿佛他从未离开过,“医生是给你治病的人啊,别怕,咱们叫医生,好不好?”
      抽噎声,吸鼻子声,来回磨蹭声,叫老婆声,就是没有答应的声音。
      omega索性坐到了门口,轻声问:“为什么害怕,可以告诉我吗?”
      alpha将半个身体挤在门板上,小声说:“地上凉……不要坐……”
      “嗨,那我站着?”omega颇觉好笑,“地上不凉,这有垫子呢。”
      良久,alpha才哭着说:“不安全……老婆不、不在……不在……我不敢……”
      omega沉默了,在这一瞬间,他敏锐地察觉出了alpha的情绪,感受到了他未能说出口的言下之意。
      原来是这样……竟然是这样。
      
      淅淅沥沥的小雨宛如从苍穹撒下的,朦胧漫荡的纱,群山的森林受洗,草地也氤氲起深青色的雾气。成千上万的细密针脚缝起了分离的天与地,似乎同样能够弥合世间所有的尖锐纷争,激烈爱恨。
      “我、我很难过,难过到……快死了……”alpha哭着,断断续续地说,“我好后悔,可是老婆还能……还能原谅我吗……我犯的错,要怎么……怎么弥补呢……”
      omega沉默地听着。
      “我种了……很多玫瑰,是白色的……”
      “……嗯,白玫瑰。”omega轻声重复。
      “我还买了……很多、很多、很多戒指……我想给你戴,我和老、老婆,每天都能戴不一样、样的戒指……”
      “……对戒。”omega继续重复。
      “你的房间,我留、留着,我买了好多东西……我本来不知道该送你什么的,但是、但是……我觉得你会喜欢,就都想把它们送给你……”
      “……”omega的嘴唇张了张。
      “你说了,你没有学过那些,那些alpha的课程,我可以教你……我都可以教你……你想学什么,我教你什么……其他omega,也不、不能学……我让他们,他们也学……”
      “……”他已经说不出话了。
      alpha蓦地嚎啕大哭起来:“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爱得快死了,我、我……”
      他哭得浑身发抖:“……我好想你,老婆,我好想你……你看看我,你看看我啊……我爱你……”
      omega缓缓地,慢慢地,把脸埋进了自己的手掌之中。
      好苦。
      爱好苦啊……真的好苦。
      
      “开门吧。”过了很久很久,他哑声说。
      alpha抽抽噎噎:“老婆,我、我……”
      omega深吸一口气,又说了一遍:“开门!”
      发情期的α,是不能违抗Ω的命令的。
      门一点点地打开了,扑面汹涌的浪潮,淋漓飘摇的风雨,omega伸手捂住alpha红肿的眼睛,温柔地抱住了他的身体。
      “别怕,”脸上还未干涸的水痕紧绷着肌肤,他低头,在丈夫的耳畔轻轻说,“我在这里……你别怕。”
      
      一周后:
      “所以,兜兜转转,你俩还是没有分开啊。”
      “嗯……”omega仔细想了一下,摇摇头,“或许还不算,只能说给个机会……?重新开始的话,总得有个契机吧。”
      “说机不说吧,文明靠大家。”
      “?”
      “啊,不好意思,可能是吃撑了,一不留神儿就想开黄腔……唉人就是这样啦。”
      “……”
      “哎呀,我刚刚是不是又开了一次?”
      “…………快住口,不要再说了!”
      
      一月后:
      噔噔噔,中奖了!
      omega望着手里的纸条,上面写着情人节特等奖:商场自选对戒一双。
      omega:“……”
      他前夫买的戒指还不够多吗,就算是中奖,也不用到商场里来挑吧?
      商场的导购小姐团团簇拥着他,笑容甜美:“先生好像不是本地人啊?”
      “气质这么好,一看就不像我们这种小地方出身啦!”
      盛情难却,他只好回答:“啊,嗯,我是旅行过来的……”
      “那就更要来我们这里看看了!”
      “机会难得呀,情人节特等奖,多么好的彩头!”
      “商场是有诚信的,说了要送,那肯定不会再让您掏一分钱,您就放一百个心吧!”
      晕晕乎乎,摇摇晃晃,回过神来之后,omega已经坐在了椅子上,面前是厚厚两摞纸质的塑封导购单。他看得眼睛都花了,余光忽然扫到角落里的一对款式,简练优雅的线条,戒托上两枚大小均等的红宝石,像一双相互依偎的红豆,凝结在银白色的枝条上。
      “这个……”他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可以吗?”
      导购小姐面露难色,彼此对望一眼,挑选出其中一个当代表,轻言细语地说:“对不起啊,先生,这一张单子我们给您撤了吧,上面的款式都是不参与抽奖的,这是我们工作上的失误……”
      omega听得好笑,他无心计较这到底是不是真的工作失误,酝酿着开口:“不,其实没关系……如果我不要你们送,要自己买呢?”
      “这怎么好意思!”
      他唇边的笑容加深了:“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它很可爱啊。”
      最后,他怀里揣着两个小盒子——买一赠一——被导购小姐们千恩万谢地送出了商场。
      这个,他打开盒子,拿出里面单枚的浅金色指环,就给自己戴。
      这个,他打开盒子,看着里面光华流转的红宝石光泽。
      就……什么时候合适了,什么时候再送出去吧。
      
      五月后:
      “少说话,说有用的话;多做事,做必要的事。”beta秘书站上直通顶层的专用电梯,然后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新同事,“你是通过层层选拔的人才,万里挑一的精英,想必不需要我对你再讲什么了,记住这句话,这是我对你唯一的忠告。”
      女性beta微垂下头,胸前的金章光洁闪耀,领结和皮鞋一尘不染,袖口裙摆均无一丝褶皱,仿佛一个自律到极点的机器人。
      “是,我明白。”
      电梯的数字一层层向上亮起,她面色不显,内心却愈发紧绷。马上,她就要见到她未来共事的上司,手握重权,等级凌驾ABO三性之上,被人称作是“摄政王”的最强的alpha了。她必须承接家族的教育和荣光,给他留下一个优秀,甚至堪称完美的第一印象!
      “不用太紧张,学妹。”beta男秘书向旁边瞥了一眼,“几年过去,先生的脾气和性格都有不小的变化,我相信你是绝对没问题的。你看,电梯上到顶楼的时间不短,你完全可以放松一下,整整自己的着装之类的……总之,别紧张。”
      女性beta低声应道:“我明白……谢谢学长的提点。”
      顶层终于到了,她深深呼吸,跟着男性beta的脚步,踩上覆盖整层的深棕色地毯,朝前走去。
      这里便是全境的权力顶端,站在这间办公室的落地窗前,必定能俯瞰到数十万里之外的芸芸人间,她在心中如此坚信。
      
      此刻,“权力顶端”的办公桌后,已经有了隐隐的说话声。
      “……我知道,我知道,我会注意的……”
      说话人的嗓音低沉缱绻,宛如一股醉醺醺的,流连的炽热春风,直听得人耳根发软。
      这是?
      她目露疑惑之色,旁边的学长已经停住了脚步,以眼神示意她站直闭嘴。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好想你……我一个人待在这,饭都吃不下,没胃口……老婆……”
      晴天霹雳!她忽然明白了,这个黏糊糊喊老婆的男人,原来就是这里的主人,她现在的上司啊!
      “老婆我爱你,你为什么不说爱我?”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他笑了起来:“那你回了家,要怎么补给我?”
      “我不要回家再说,我还有三天才能结束这边,到时候……我可以去老婆家吃晚饭吗?”
      沉默良久,男人侵略性极强的信息素开始不安地颤动起来,她用眼角的余光,看见上司已经焦虑地将手里的钢笔攥出了不堪承受的咯吱声。
      蓦然,仿佛春水解冻,满室的信息素兴高采烈地乱窜,上司手掌一松,那支可怜的钢笔顿时咕噜噜地滚到了桌子的另一端,他温柔而急切地说:“好,好!那就说好了,老婆不能反悔哦……”
      “我爱你,老婆这就要挂电话了吗?再和我说说话,这边都没人陪我说话……”
      学长目不斜视,好像什么都没听见一样淡定,似乎是感受到了她内心波动的情绪,他递来一眼:看,我说什么来着。
      她点点头,beta专属的交流电波启动:我明白了,我全都明白了……谢谢学长。
      不用客气,以后你就慢慢适应了,共勉吧。
      ……好,咱们……共勉。
      
      ——番外完——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一路的陪伴!
    剩下的嚯neinei番外,可能放到ao3上吧……?不确定,总之写完了再说!
    感谢 迷弟虫x9、椰子超好吃!x2、包跡x2、Journeyx2、熊猫猫猫猫x4、已而、锦幄初温x5、二两叉烧、江梵兮呀、终于进JJ了、鱼俞喵、公子雨书x2、是Dobo本D、阿绢超可爱der、迟道x3、feathermaple、工程师001x2、River、快乐小洋、绿野仙踪、赤与尾x3、Specchio、小羚羊、露白、17711486x2、笑容缱绻x2、魏文稳x3、一只被喂胖的奶狐狸x6、雨打芭蕉叶飞花、Fe、辰时x3、凉了呀x5、温柔的布丁、和肉包搅基的粽子、S111T、厉无书、Highco、花城x2、蓝波大人、就决定是你了菊花精、浣熊后备军、吃货~、4444、MADAO、木兮、时雨濛濛、xbclj□□h、羽成、四喵森森x2、一直鸭呢、作者哭着伸出舌头舔上x5、薄岚、共鸣x2、绿小豆、目澳、霜降x2、诶嘿、咖啡恋上喵、Lseny、官也、30658601、桃子.、40036751、问蝉、阿鹿、奈何青衣远、段瑶夸我长得帅、俺松本润、念久、巍澜可期、26611042、就在这一刻、Lisax2、31734954、汴京第一方好看x8、37550768、35909301x2、一颗咸蛋黄、看你妈呢x2、雨前龙井、涞迩、大咩咩x2、大末子、下海五万起、冰清玉洁十八线x9、温酒、声声慢、圈圈、远山x2、慰君之爪、缘木_c、云瑾、洛洛x2、dreamhigh、隰子都、汤汤爱吃面x2、系统错误、瑾之、绵绵思远道、30523034、清朝遗老x3、言心好甜啊!、annalucas、eeeecoco、顾朝、蒙牛高钙、流年、小安.、脆皮鸭文学八级爱好者、南烛印时x2、疏影、S雨相、鸢时十五、草花爵士、木小同、长航x2、小蜗牛、20469094、九x2、绿乔、等等等等等更、啊嘞x3、蘑菇咩x3、诗意天城碧眼银戎、小鱼儿、fifi、什么十一被抢注了、卢梭、21545129、杏仁巧克力、39809845、xiaosuotou、春酒醉疏翁x2、林鹿鹿呀、吃可爱长大的小可爱、呆毛柒、小白又在欺负小黄、顾宸大可爱x2、茄子、请给我一只deku、D、Bing、尘尘、Alexzzax2、Tyrant韵、睡魔、喵桑、橘子给兰舟吃、orchid、终极妄想、橙橙橙橙 的地雷,破费了!谢谢大家!
    感谢 怜殿瑞、一只被喂胖的奶狐狸、林鹿鹿呀、喵叽、温酒x2、东君青华、叮叮叮叮叮叮、Juice.莫槿笙、bulinbulin、紫音、冰清玉洁十八线、绵绵思远道、困到眯眼、椒图、一口獠牙的阿璟、种下一棵小甜桔、雾雨菱花、大眼萌Owo、元若哥哥我喜欢你呀、铁、老火靓汤、xiaosuotou、流年、20687072 的手榴弹,鞠躬感谢!
    感谢 仙柯基的长腿怪Yuu、一只被喂胖的奶狐狸x2、霜降、温酒x3、滔滔黄河水?、天生街、慰君之爪x2、天月山x3、伪和尚、怜殿瑞、延陵不折柳 的火箭炮,非常感谢!
    感谢 是回车不是肥车、25412132 的浅水炸弹,给跪下惹……不用再破费啦!
    感谢 辰时、25412132 的深水□□,谢谢——!!!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谢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