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4、中秋番外(上) ...

  •   omega慢慢睁开眼睛,窗外的花藤散发出柔润的香气,他深吸一口气,从床上坐起来,望着明媚的天空发呆。
      怎么会这样。
      ……啊,怎么会这样。
      他挠了挠头发,实在不知道用什么表情出门,浇花,和邻居……和其他邻居打招呼。
      距离他前夫搬到这里来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四天,omega依然没能适应这要命的改变。姐姐的越洋通讯连珠似炮地打个不停,第一通先是怒不可遏地说了护身符的事情,第二通和第三通,乃至第四通,都在让弟弟不要心软,最好下定决心,赶紧把那个不速之客赶出自己的生活才好,到了第五通和第六通,她似乎才从重要秘密被泄露的沮丧和愧疚中脱身出来,稍微冷静了一些。
      “如果,你想重新接受他……”族姐的语气沉重,同时又是极不情愿地说,“我也……没什么立场阻止你。总之,一切以你自己的心情为主,反正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开心最重要,对吧?”
      omega听得好笑,他咳嗽了一声,说:“姐,我知道你的意思,他也没说死缠烂打……什么的,就是现在住在我旁边……”
      族姐在另一头忍了又忍,终究没把唇齿间磋磨的人身攻击吐出去,她隐忍地说:“你见到他本人没有?”
      “啊,”听见她这样问,omega不由愣了一下,“好像还真没有……他只是跟我写了一封信,几句话吧,我现在还没见到他呢。”
      “没有就好,”族姐冷哼一声,“他最好不要给我去试图骚扰你,不然我……我……”
      我了半天,也没我出个什么来,还能把他怎么样呢?打又打不过,用家世施压?他已经坐到这个位置了,那么多阻碍都没能拖住他变革的步伐,还有什么可以改变他的决定?
      末了,族姐也只得泄气道:“你自己的事,就自己做决定吧!不管是拒绝也好,重新开始也罢,只要你高兴,就不必顾忌旁人的眼光和看法……这个旁人,也包括我,知道吗?”
      omega很触动,点头道:“我明白,谢谢你,姐。”
      “还谢什么……”族姐吸了吸鼻子,“那就这样,我去做日光浴了,你自己在那边照顾好自己!”
      电话挂断了,而自从那天的电话起,除了周围多出的,隐隐约约的alpha的气息,omega偶尔鬼鬼祟祟地出门,偷偷摸摸地浇花,居然真的一面都没有见到前夫的人。旁边的屋舍寂静无声,仿佛是刻意将存在感降到最低一样,搞得那天的纸飞机好像只是omega的一个幻觉。
      真的是幻觉吗?他将目光移到床头柜,那上面摊着一张白纸,纸上的字迹如此眼熟,又让他的头开始疼了。
      啊啊啊,怎么会这样……
      
      omega叹了口气,穿着睡衣,踩着拖鞋走到浴室,唉声叹气地刷牙洗脸,梳洗完毕,他把湿毛巾挂在脖子上,又去料理台边烤了两片吐司面包。平底锅里的油声滋滋作响,鲜嫩培根的表面微微鼓起,逐渐透出诱人的光泽,再打下了一个煎蛋,他打算夹着面包一块吃。
      热气腾腾的牛奶和三明治总算让他的精神振作了一些,omega拿过水壶,悄悄走上露台。
      他先是探出一个脑袋,见右边依然是静悄悄的,没有人声,于是稍微放下心,飞快地侧身闪到露台上,默默扬起水壶,开始给花洒水。
      太好了,今天好像也不在……嗯?
      omega不经意地转头,目光忽然在旁边的墙壁上停固了。
      那是什么,木牌……还是告示牌?昨天好像还是空荡荡的来着……
      木牌上有字,还是正正对着自己这边悬挂的,omega难以抑制好奇心,频频将眼神偷送过去,匆匆看清一个字,又赶紧欲盖弥彰地缩回来,活像考场上打小抄的。
      到底是什么呢……
      
      alpha站在阁楼的窗边,攥着拂开一隙的厚重窗帘,他看见omega悄悄出现在露台的身影,看见他白皙的手指握着擦得光洁的水壶,看他好奇探头之后,又强捺好奇,赶紧将脸转回去……就像一只试探的小动物,毛茸茸地摸出了窝,瞬间便让他的心痒热得发颤,喉头也在不住打抖。
      真可爱,真可爱啊……
      能这样看着他,看着这样鲜活的爱人,就已经是意想不到的天赐之喜了,怎么还能奢求太多?
      他的眼神中流露出病态的、炽热缠连的光,渴望过甚,以至于令他的骨头缝都在隐隐作痛。
      底下,omega思索再三,这个木牌很有可能就是挂给他看的,既然知道了这一点,就没法不去在意……啊啊啊,怎么会这样!太好奇了!
      理智上,他知道自己不该去看,保持这样事不关己的态度是最好,可本能却抓心挠肝地催促着他。余光里不停出入的告示牌好像在发光发热,强迫他把眼神往旁边转动,然后仔细看完上面的内容才算舒坦。
      他艰难控制住了自己,omega快快浇完花,便赶紧抓着头发跑进了室内,坚决没有往旁边看一眼。
      可恶!
      alpha扯住窗帘的手指一颤,铂金的指环散出一圈不安定的光晕,他仿佛一头耷拉着耳朵的雄狮,沮丧之情溢于言表。
      ……他没看。
      你看一看就知道了,我不会再伤害你,你看一看,看一眼也好啊……
      omega逃得像一只脱缰野狗,他重重蹦哒到沙发上,咬着抱枕,抓狂地滚来滚去,发泄了好一阵,才将那股遗憾不甘的感觉抛到脑后。
      可恶啊!好想知道前夫到底在上头写了什么,还要特地挂出来给他看。可是,话又说回来,他要是真的看了,那不是等于自愿跟以前的关系又有了牵扯?好不容易假死拥抱新生活,如今又要栽在这里吗?
      omega犹豫了半天,仰头怔怔望着天花板,内心艰难思考着一个问题。
      你这个人,到底还爱不爱他啊?
      
      左耳边扑的一下,飞起一个小小的天使omega。
      “肯定是爱的!”天使o叽叽喳喳,“你从来没有忘记过他,不是吗?忘不了的人,就算不是爱,那也是刻骨铭心的存在啦!”
      omega:“呃……”
      右耳边扑的一下,飞起一个小小的恶魔omega。
      “爱?爱个屁!”恶魔o大声讥讽,“既然决定舍弃旧日,获得新生,那就一直往前走,不要再回头了!你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吗,你还敢把心重新托付给他吗?”
      omega:“啊……”
      “不是这样的!”天使o跳了起来,“他为你改变了这个世界呀!他先学会爱你,才学会爱人,他已经改了,现在追到这里,守在你身边,你就给他一个机……!”
      “滚!”恶魔o一脚将其踢飞,凶巴巴地叉腰,“你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你甚至从来没有完全了解过他!天之骄子,生来就是万万人之上的帝王,这种人会变好吗?会和你有共鸣吗?他又凭什么爱你,你真的是不可替代的吗?”
      天使o奋力飞起,一拳打出:“啊哒!你这是自卑!你自己都说爱是不讲道理的事情了,干嘛又用这个再去质疑他啦?我就是不可替代的,知道吗!我才不管别人怎么看呢,我是世上最独一无二的omega,就是值得被爱!”
      恶魔o爬起来,和天使o混战在一处:“没出息的东西!自己爱自己才是最可靠的,等别人来爱你,你还想过以前的生活,当一个废物菟丝花吗?”
      天使o羽毛乱飞,被撕扯得乱七八糟:“只需要自己爱自己,而去拒绝别人的爱,那是完全的自我封闭!自爱很重要,他爱就不重要了吗?双向的情感才是联系外界的纽带,我不要自闭!”
      omega张嘴痴呆.jpg,头都被两种声音搞大了。
      
      “再说了,他以前那样伤害你,你真的能心无芥蒂地原谅他,和他重归于好?”恶魔o冷笑连连,“未免太没尊严了点吧!”
      “毫无瑕疵的,完美的人际关系,是根本不存在的!”天使o双眼含泪,“不管是朋友,家人,还是爱人,人和人之间就是会产生摩擦,产生各种各样的矛盾。或许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会伤害到自己在意的对象,因为心灵和人生经历的隔阂,人无法彻底相互理解,可是,可是……”
      “那也要有个度!”恶魔o狠狠咬住天使o的脑门,“伤害过了头,就是不可修复,不可饶恕的东西了,难道谁都是可以原谅的吗?”
      天使o用号角猛抡恶魔o的胸口:“最重要的是你爱过他,并且现在也没有忘记。他还是能影响到你的情绪,你还是在意他啊!”
      “够了!”omega头疼地大喊一声,耳畔扭打的天使和恶魔又扑的一下烟消云散,再也没声了。
      屋子里空荡荡,静悄悄,只有他一个人轻轻的喘息回荡。
      “真是……吵死了。”他扯过抱枕,咬着手指甲,忧虑地滚到沙发深处。
      三秒钟后,omega重新跳起来,冲得像一只脱缰的野狗,他握着拳头,气势汹汹地奔到露台,然后毅然右转,将手掌猛地拍在栏杆上,眼睛瞪大,几乎探出了半个身体,大张旗鼓地去看那木牌上的内容。
      alpha:“!!!”
      
      他一字一句地读木牌上的字:“我早上七点半起床,一般会用半个小时出门买东西,八点回家吃饭,一直到中午十一点,都会在书房处理事务……十一点到十二点半,吃午饭,露台看护花草……”
      他的声音含糊了一下,接着念道:“……一点之后的一个半小时,是午觉时间,睡醒后会看书,处理事务,或者锻炼身体,如果没有要紧事,一般不会在五点之前出门,六点吃晚餐……六点半到晚上七点半,会出门散步,计划是绕着镇上的小路,不必担心遇到我……”
      看着看着,omega便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了:alpha将他一天的安排清清楚楚地列出在这,以此来告诉他,不用怕突然撞见产生的尴尬和窘迫,也不用勉强自己躲在屋子里,等候猜测邻居什么时候出门,这就是明确的时间了。
      原来是这样吗……
      “……最后,今天的水果很新鲜。”旁边还画了几个歪歪扭扭的苹果,以及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小圆形。
      他刻意忽略了最后一句话,在心里默默念了几遍,记下这个时间轴,然后再次使劲直起身体,坚定扭头,气势汹汹地重重走回去,啪地关门。
      alpha一把攥紧了窗帘,深深呼吸,胸膛也随之剧烈起伏。
      ……真可爱,真可爱啊!
      
      从那天开始,omega的生活忽然迈向了奇异的正轨。
      说正轨,是因为他的生活逐渐恢复了原样,他知道alpha是说到做到的人,不会在这种小事上骗他,按照每天更新的生活计划,笼罩在omega头上的莫名压力陡然不见了,他和前夫过着完美的交错生活,彼此……好吧,是他单方面把对方视作空气;而奇异……
      “早上七点半起床,八点吃饭……好,其它都没变,只有……”
      他的目光慢慢移到最后。
      “……在镇上的书店找到一本《中式甜点烹饪基础》,推荐阅读。”旁边画着一本书,封皮上是三个叠在一起的馒头。
      omega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前天他在家尝试油炸食品,因为没把控住油量和火候,烫得他鬼哭狼嚎了半天……顶级alpha的耳朵,未免也太灵了!
      虽然内心不住腹诽,可早上出去采购日用品时,他的脚后跟还是忍不住地一转,走向了书店。
      
      “来啦?”书店的老板娘热情地跟他打招呼,店内“今日推荐”的书柜上,赫然摆着那本《中式甜点烹饪基础》。
      “是那位新搬来的大帅哥推荐的喔!”老板娘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不由暧昧地挤挤眼睛,“他说,总会有人需要这本书的,要不你看看?”
      “呃,其实我可以找别的指导书……”
      “哎呀,可是店里就剩这一本中式点心的烹饪书了。”
      “那我网购。”
      老板娘闪电般抬头,用一双不可置信的水汪汪大眼将他深深望着,嘴唇微微哆嗦,眼看一个颤抖的“为什么”就要脱口而出,omega赔笑也不是,走人也不是,他瞪着画面诱人的封皮看了半天,最终还是咬牙伸手,恶狠狠地将书从书架上抢了过来。
      “……结账!”
      “好嘞!”老板娘欢天喜地的捧着书,一翻价格,忽然一怔:“啊,我忘了,大帅哥当时已经结过账了,他说,到时候谁需要它,谁把它拿走就好……所以不用结账了,客人你就是第一个想要这本书的人!”
      omega:“…………”
      ……可恶,那个家伙又把我算计到了!等等我为什么要说又……
      
      【……如果晚上睡不着,可以试试喝点热牛奶,放点糖,甜甜的,有助睡眠。】后面以不甚熟练的简笔画勾勒了一个杯子,里面还画了几道波浪线。
      omega睁了带着黑眼圈的眼睛,无情地冷笑了一声。
      天真!我做了多少年的家庭主妇,你又当过多少年的家庭主妇,这点生活小常识还用得着你来说!
      生鲜市场上,排队结账的人流熙攘。omega提着两瓶鲜牛奶,无精打采地站在队伍最末端。
      收银员笑着看他:“来买牛奶啊?”
      “啊,”omega惨淡一笑,“最近心事多,睡不着。”
      “睡前把牛奶热一热,放点糖,喝了很快就睡着了呀!”收银员阿嫂热情地笑,朴实的脸上带着红扑扑的羞涩,“昨天还有个大帅哥来问我这是不是真的,哎哟真是的,你说人啊,长得太帅了,晚上也是睡不着的哦?”
      omega:“…………呃,哈哈。”
      ……哈哈。
      可恶!
      
      【……新开的甜品店,招牌茶点是鲜奶泡芙和杏仁豆花,不过,我觉得还是菜单第一页右下角的芒果布丁合你的口味,去试试吧?】旁边画了个胖乎乎,颤悠悠的梯形布丁,在不是很圆的盘子中央。
      ……奇怪,一天到晚看他足不出户,是怎么把镇上的环境摸得这么清楚的?
      omega弯腰看了半天,最后还是转头,关上了露台的门。
      “我吃什么要你管哦,”他小声嘀咕,“我也不是很喜欢吃芒果啊。”
      “客人这边请,您要点点什么?”
      清新可爱的菜单随着扑鼻而来的甜蜜香气映入omega的眼帘,他不自在地挠了挠脸颊,含糊道:“那个,我就是进来看看……”
      “好的,”beta店员笑容灿烂,“那客人慢慢看,本店的招牌,还是推荐这款鲜奶泡芙,啊,还有这个、这个……”
      “杏仁豆花,是吧?”omega不由自主地接了下半句话,顶着店员惊诧的眼神,身体立刻就是一僵。
      店员高兴地问:“原来客人是被朋友推荐来的?”
      “啊,嗯……也不算吧,就是……”
      omega的嘴唇张了又张,最后认命地垂下了头,有气无力地道:“算了,杏仁豆花,还有鲜奶泡芙,麻烦打包一下吧。”
      “没问题!”店员快手快脚地下了单,复又对他笑道:“因为新店开业,所以有赠送活动,客人点了这两样,再免费赠送您一款芒果布丁!”
      omega一愣:“啊,唉?!”
      “请您慢走,欢迎下次光临!”
      傍晚的火烧云绚烂美丽,omega站在整洁的街道上,踩着晚霞的辉光,低头看着袋子里造型可爱的甜点。
      然后试探着拿起叉子,在杏仁豆花上插了一块。
      “唔……香是香,但是,也没什么特别的嘛……”
      再伸手掏出鲜奶泡芙,张大嘴,咬了一口。
      “啊!好甜!而且太腻了,茶茶茶,我要喝茶!”
      慌不择路之下,他手忙脚乱地打开芒果布丁的盖子,吸溜一下。
      “……”
      吸溜,吸溜。
      “……嗯。”
      吸溜,吸溜,吸溜……没了。
      “……”
      啊,人生啊……
      可恶!
      
      【……这是别人送来的茶花盆栽,从没养过茶花,送不回去,也不知道要怎么照顾它。它看起来也是个名贵的品种,折在我手上太可惜了,可以请你帮忙吗?】旁边是一双合十的,做出拜托形状的手掌,还有一个箭头,正对着底下一盆摆放在临时支架上,枝叶油绿,花朵雪白娇艳的茶花。
      omega:“……我是不会收你的东西的!”
      转身“噔噔噔”进门,关门。
      寂静持续了整整三分钟,alpha低下眼睛,抓着窗帘的手亦有些发抖。如此直接的,直白的拒绝……他可以承受一千把一万把尖刀的剜剐,也不会为此说一个疼字,但眼下这一把,却能直直插进他的心头,令他的胸口压满沉重的,落寞的苦痛巨石,几乎叫alpha有些直不起腰来。
      三分钟过后,露台的小门再一次被怒气冲冲地推开,omega冲向那盆茶花,单手将它抱着,大声道:“没有下一次!”
      “咣!”门关上了。
      alpha愣愣地站着。
      “啪!”门又打开了。
      omega从露台上伸出半个身子,威胁道:“我再重复一遍,没有下一次,我们离婚了!是你先在离婚协议上签的字,知道吗!”
      “咣!”门又关上了。
      一瞬的地狱,一瞬的天堂。alpha站在窗边,慢慢弯了眼睛,嘴角上扬,素来喜怒不形于色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温柔炽热,足以吹开桃花的笑容。
      “我知道。”他轻声说。
      真可爱,真是太可爱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中秋节快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