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爱的是脸 ...

  •   花见真没想到,自己的“出卖灵魂大业”,居然会被区区一个电话号码给拦住。
      
      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这会儿瞬间全部瘪下去了。花见盯着手机,沉默了很久,最后还是怂怂地收了起来,重新躺回到了沙发上。
      
      揉着太阳穴,花见只觉得头昏脑涨,心里一点决断都没有了,满脑子就只剩下中也的脸和一摞摞的钞票在打转。
      
      她躺了好久,那紧蹙的眉头就没有一刻是放松的。
      
      苦恼得实在太久,她都快精神脆弱了,索性破罐破摔地不再继续执着于这件事,直接去洗澡睡觉了。
      
      等睡醒之后再考虑要不要当中也前辈的情人——蜷缩在温暖被窝里的花见如此决定着。
      
      很没有良心的她,只躺了一会儿就沉沉睡着了。
      
      甚至,还做了一个匪夷所思——甚至可以说是相当放肆的梦。
      
      梦中的她狗胆包天谋朝篡位,一脚把森鸥外从首领的宝座上踹走,自己当上了港黑的新首领。
      
      什么升不升职加不加薪,这些身外之物已经全部都不用再苦恼了,毕竟现在的她已经成为了站立在港黑顶点的女人。
      
      她坐在深红色的软椅上,垂眼睨着躬身站在面前的五大干部之一中原中也。
      
      他摘下了他的帽子,夹在修长的指间,微微贴在胸前,所表现出的是前所未有的归顺。她忍不住想到,自己还从没有见过这样的中也。
      
      站起身,她缓步走向中也。柔软的羊毛地毯吸走了纤细鞋跟踏在地面的声音,黑风衣的下摆伴着她的脚步而微微飞扬。
      
      啊,我可真帅——略微还保留了那么一点清醒意识的花见在梦里这么想着。
      
      在中也的面前,她停住脚步。因着中也的躬身姿势与她穿上了十厘米高跟鞋的缘故,此刻她完全是在以高高在上的姿态俯视着他。
      
      轻轻的,她伸出一指,挑起中也的下巴,笑看着他。而被她如此对待的中也,倒也没显出什么不快,依旧是很冷淡的表情,倒是眼眸中不经意间透露出了几分不羁,简直就像是被迫俯首称臣的野兽。
      
      表面温驯,实则心怀放肆。
      
      啊,他可真帅——从没有如此近距离观察过中也的花见在梦里这么想着。
      
      于是她也俯下了身,凑近他的耳旁,轻喃道:“来当我的情人吧,中也干部。”
      
      温润的呼吸弥漫在彼此指尖。花见不知道中也会给出怎样的答案,只见到他勾起了唇角,露出一丝张狂的笑。
      
      一言不发,他搂住了花见的腰,不由分说便将她压倒在了地上。
      
      形式逆转。此刻高高在上的那位,已经不是花见了。
      
      花见看着他伏低身子,呼吸声急促,温润的吐息在她的脖颈间打转。
      
      他动了动唇。
      
      “我的回答是……”
      
      还没来得及把剩下的话听完,花见就被吓醒了。
      
      随即摆在床边的闹钟也毫不留情地响了起来,尖锐的声音吵得花见脑壳痛。她赶紧扑向闹钟,手忙脚乱了一会儿,才总算是让这恼人的声音消失无踪了。
      
      现在才七点钟而已,是平常的起床时间。昨晚她忘记把闹钟关掉了,否则也不至于在这么个本可以睡懒觉的早晨早早地起床。
      
      不过,就算是没有闹钟的吵闹,她也早已经被这疯狂的梦吓醒了。
      
      她侧身躺着,羞耻到把整张脸都埋在了被子里,闷得满脸通红而不自知。
      
      这这这……这是什么史诗级噩梦啊!
      
      不仅梦见自己变成首领,还主动提出要和中也前辈建立情人关系。这两者中的无论哪一项,都是花见不敢做且不敢想的事情。
      
      再一回想到在梦中与中也的距离,花见的小心脏就止不住地狂跳。
      
      不能让梦中的事变成现实——也就是说她绝对不可以当中也的情人。
      
      花见在心里做出了如此这般的决定。
      
      她不再在床上多磨蹭,当即就起床了。不紧不慢地收拾好房间和自己,还慢悠悠地吃了一顿早饭,再和橘子汽水玩了一会儿,便就出门上班了。
      
      与平常一样,今天的她也是九点钟准点到岗。
      
      但她并不急着处理工作,而是先去了部长的办公室。
      
      “部长,请问您知道中也先生的电话吗?”
      
      开门见山,毫不遮掩,花见直接把自己的诉求说了出来。
      
      “啊?”
      
      情报部部长慢慢悠悠地把椅子转向了花见的方向,眯起眼,双手搭在肥硕的肚腩上,不解地看着她。
      
      他是个挺油腔滑调,又总是笑吟吟的中年男性。虽说是港口黑手党dark事业的中流砥柱之一,但给人的感觉倒像是就职于政府机关的那种小领导人物,极擅长打马虎腔,看似为人和气,实际藏着的心思谁也猜不出来。
      
      不过在部下面前,他倒是不会摆出那副油腔滑调的模样,直问道:“要中也先生的号码干什么?”
      
      花见当然不可能回答“是为了拒绝成为他的情人”,只好说是出于公事。
      
      “公事?我们情报部最近和中也先生没什么工作往来啊。”
      
      谎言被毫不留情地戳穿了。
      
      花见一时有点尴尬,木木地笑了笑,低眉垂眼,故作为难般小声念叨说:“好吧……其实是因为一点私事。”
      
      “哦豁——”
      
      部长拖长了声,双眼都快要眯成一条细缝了,俨然一副想看好戏的模样。不过他也没有多问什么——主要是迫于中也的权威。
      
      就算给他八百个胆子也不敢打探上司的私事。他甚至都不想多纠缠这事,给完号码就立刻把花见打发出去了。
      
      顺利地从部长那里得到了中也的号码,花见这就算是成功一半了。接下来就只需要给他打一通电话,把自己的想法说明白,她与中也之间就再无瓜葛了。
      
      嗯,再无瓜葛……总觉得这个词有一点难过啊。
      
      花见急促地喘了几口气,把昨晚的紧张状态再度经历了一遍,这才终于按下了通话键。
      
      嘟——
      
      漫长的通话音。
      
      花见心脏跳得奇快,一下又一下,蠢蠢欲动简直就像是要从胸腔中蹦出来似的。她用力按住心口,在无人的楼梯间内踱步不止。
      
      嘟——
      
      沉重的音符简直就像是化成了有形的实体,毫不留情地砸在花见的脑袋上。她不禁有些晕晕乎乎的了,莫名的虚幻感总让她觉得此刻仍然身处梦中。
      
      嘟——“喂?”
      
      接通了。
      
      花见的心猛然一揪紧,连呼吸都变得不顺畅了,支支吾吾道:“啊……前辈,上午好。是……是我,花见。”
      
      “哦。什么事?”
      
      很普通的语气,却听得花见一阵心虚。她揉搓着大衣的下摆,不自觉屏住了呼吸。
      
      “呃……那个……是关于您昨晚说的那件事。我觉得吧,我们还是……”
      
      砰一声巨响,扛着拖把提着水桶的清洁工大叔走了进来,旁若无人地踏着台阶走上楼,完全没有看花见一眼,也没有注意到她正在进行着很了不得的对话。
      
      不同于大叔的淡然,花见已经被吓傻了。
      
      她大约花了三秒钟才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冷静后,她立刻对电话那头的中也说:“前辈,这件事情我们还是别在电话里说了吧。找个……不容易被打扰的地方,可以吗?”
      
      “嗯。”
      
      于是,在午休时间,中也和花见面对面坐在了餐厅的包厢里。
      
      这家传统的日式餐厅建在过去某贵族人家的庭院里,只要推开薄纸的障子,就能看到缘廊边的一汪浅浅溪水,可以说是相当幽深寂静了。而且,这间餐厅离港黑大楼有一段距离,估计不会在这里遇上同僚之类的人物。
      
      花见跪坐在榻榻米上,面对着满桌佳肴,却没什么胃口,只觉得坐得腿酸——她实在是不习惯跪坐着。
      
      中也就坐在她的面前。他的脸上倒是看不出什么紧张,也找不到期待之类的情绪,并不说什么,只是在专心吃着三文鱼罢了。
      
      踟蹰了一会儿,在两片三文鱼的空隙之间,花见开口了。
      
      “关于您昨天提到的话题,我很认真地考虑了一下。”花见注视着中也,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稳重而正式,“对于您之前的话,我……我选择……”
      
      我选择拒绝——这是她理想之中的答案。
      
      但是……
      
      显然她的话快要说到重点了。中也放下筷子,脸上总算是露出了一些除了冷静之外的其他情绪。
      
      焦躁。
      
      指节不停敲打着膝盖,发出的沉闷声响谁也没有听到,焦躁的心情也只有他一人知道。中也抿紧了唇角,端起手边的茶,灌下了几大口。
      
      喉结微微动了动,系在脖子上的黑色choker也随之滑落了分毫,但中也并没有注意到,只随手将垂在额前的碎发往后一捋,如此一来他的视线就不会被挡住了。
      
      这么一个简简单单的撩头发动作,却让花见的话语瞬间卡顿住了。她呆愣地看着中也(的脸),久久不知该怎么说才好。
      
      虽然她知道,她要给出的答案是拒绝,但是……
      
      但是,她真的好中意中也的脸啊!
      
      不不不。
      
      花见在心里疯狂甩头。
      
      中也的脸并不不重要,现在重要的应该是赶紧给出回答才对。
      
      “我……我……”
      
      花见的声音都在发抖。心间的天平摇摆不定。
      
      最后,所有的回答,都化作了一句——
      
      “中也前辈,我不想努力了!您之前的话,我全部都愿意接受!”
      
      “啊……”
      
      这下呆滞的那一方,倒是变成中也了。他估计也没意识到,在经过花见这么长的铺垫够,给出的答案居然会是同意。
      
      他倒也不笑,只是嘴角微微上扬了那么一点而已,眼中尽是花见从未见到过的柔软情绪,不禁让花见的心一颤。
      
      这幅表情的中也前辈也很帅呢。她想。
      
      是从未见过的温柔版本。
      
      不过花见并未在中也的帅脸中沉沦太久。她很快就反应过来,说起了另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前辈,我不希望任何人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可以吗?”她微微皱着眉,表情纠结,“您知道的,如果被别人发现我们……总之,会很麻烦的。”
      
      她可不想被同僚们指指点点,戳着她的脊梁骨骂她是不堪入目的情妇。
      
      虽说她知道自己确实是个不堪入目的情妇没错,但这可不意味着她想被别人骂成是情妇。
      
      哪怕只是微小而虚妄的尊严,她也想要紧紧抓住。
      
      中也沉吟着,许久后,微微颔了颔首:“嗯……你说得没错,确实会变成一个麻烦。”
      
      要是被敌对组织的家伙发现他的女友是非战斗系的后勤型人员,必定会挟持身为软肋的她以要挟自己吧。
      
      不管如何,他都不希望将亲近的人暴露在危险之中。
      
      虽说心里所想的截然不同,但中也和花见居然成功地在这件事上达成了共识。
      
      于是他们之间不为人知的恋爱(情人)关系,开始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跨服交流式谈恋爱(确信)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