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全部都要 ...

  •   ——那我来当你的男朋友吧。
      
      很平常的语气,和中也说出“上车我送你回家”这话时的语气根本没差。花见一听,还以为中也这是在和她什么正事,习惯性地先点了点头,而后才开始分析起这话的具体内容。
      
      哦哦,原来前辈是在说当我男朋友的事情啊……
      
      ……啊!!?
      
      花见整个人都呆住了。
      
      是不是听错什么了——她的心里下意识地冒出了这个念头。
      
      花见浑身一冷,一阵尖锐的耳鸣声环绕在她的耳边,盖住了运转中的引擎声与车窗外的风声。心脏的跳动都快要变成颤抖了。
      
      但她知道自己并没有错听中也的话。
      
      这……这这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花见的手止不住的发抖,抖到指尖都传来了缺血般的钝麻感。她能感觉到中也正看着自己,可却不知道他现在会是一副怎样的表情。
      
      当然了,这会儿的她也不敢斗胆去揣摩中也的心情。
      
      不过,被中也这么盯着,实在是有点可怕啊……
      
      幸好中也很快就移开了目光,转而盯着车窗外的一颗行道树,一言不发,似乎像是要等花见给出回答后,他才会出声说些什么似的。
      
      于是花见不可避免的更加紧张了。害怕被看穿自己的不冷静,她悄悄地把颤抖的手藏进了上衣口袋里,指尖恰好触碰到了手机的一角。
      
      “咳咳……”
      
      她清了清嗓子,故作冷静地掏出手机,瞄了一眼屏幕上的日期。
      
      今天不是四月一日。
      
      也就是说,中也前辈刚才的话不是一个愚人节的玩笑。
      
      既然如此,就是说,他的话……是认真的?
      
      一考虑到这种可能性,花见吓得不行,差点把手机丢了出去。
      
      不不不,怎么可能呢!
      
      毕竟,说出这话的人,可是中原中也啊——港黑五大干部之一、能力强到不行、工资高到令所有人都艳羡、(除了身高之外)毫无缺点、只要乐意甚至可以把整个横滨碾压成灰的那个中原中也啊!
      
      而她早川花见又是什么呢?
      
      一个独自在横滨打工的单身女性、从未经历过升职加薪这种好事的卑微社畜、存款为零的当代死穷鬼。
      
      虽说她长得确实不错,但同样长得很不错的中也前辈,应该不至于肤浅到只看上了自己的脸吧……
      
      用脚指头想都知道,这么优秀的中也是绝对不可能对这么垃圾的她表白的。
      
      那么结论就出来了,中也和她开了一个不太得体的玩笑。
      
      对。这就是个玩笑——这一定是个玩笑!
      
      花见在心里把这个结论反复念叨了好几遍,并且成功地说服了自己。
      
      那么新的问题就出现了。
      
      面对上司的糟糕玩笑,应该怎么回答才能显得比较得体呢?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花见决定先笑几声,以此来表示中也的笑话其实还是有点好笑的。
      
      干巴巴地笑完之后,她才说:“呀——前辈可真幽默呢。哈哈……哈……”
      
      “……幽默?”
      
      中也收回视线,复又看向了她。依旧是看不出太多情绪的表情,但花见注意到他压低的眉毛。这让他看上去有种无言的压迫感。
      
      花见很不争气地又被吓到了。她立刻收起僵硬的笑声,挺直后背,抿紧了唇角,不再多说什么了,心里却在想,这时候是不是应该道个歉才对,可又听到他说:
      
      “这不是幽默,我也没在开玩笑。我认真的。”
      
      中也抬起手,摁亮了车内的顶灯。
      
      温暖的橘色灯光撒下,花见终于能看清他的表情了。
      
      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他此刻的神情确实认真,不像是在开玩笑。
      
      而后,他又把自己的话重复了一遍。
      
      “我来当你男朋友吧。”
      
      气氛一下子又沉默下来了。中也自己似乎也有些不安,指尖不停地敲打着方向盘的边缘,另一只手很不自然地掩在唇上,拇指摩挲着薄唇的边缘。
      
      如果再仔细观察一下,就会发现他其实有些稍稍脸红了。
      
      如此这般的沉默持续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由中也打破了此刻的僵硬。
      
      “抱歉……我不是想用这话勉强你。”中也硬邦邦地说着,垂下了手,像是有些懊恼,“当然,你可以拒绝,毕竟我也只是……”
      
      只是担心她是不是真的会从港黑辞职,所以借着眼下的场合和话题,任性地说出了心里话而已。
      
      中也没有把话说完,却微微摇头:“没什么。考虑一下我的话吧,记得给我答复。”
      
      可能是因为太紧张了,他的话语僵硬得简直就像是在给下属布置命令似的。
      
      不过,说完这么一堆话,他也总算是了了一桩心事。他沉沉地呼出一口气,平淡道:“很晚了,快回家去吧。”
      
      “嗯……好……”
      
      依旧迟钝的花见慢吞吞地应着,慢吞吞地打开车门,慢吞吞地向中也躬了躬身。
      
      “再见,中也前辈。路上小心。”
      
      “嗯。拜拜。”
      
      尽管已经说了道别,但中也还是没有离开,一直注视着花见走进公寓楼,这才重新发动引擎。
      
      一回到家,花见就瘫倒在了沙发上。中也的话在她脑中盘旋个不停,怎么也安静不下来。
      
      真的,她还是不敢相信,她被上司表白了。
      
      她甚至在脑中把过去与中也的每一次见面都回想了一遍。
      
      可不管怎么想,她和中也之间的接触都只是正常的工作需求罢了。少数在非工作场合下的接触,也就只是蹭中也的车回家以及为表感谢送了回礼而已。
      
      就这?都能成为上司喜欢自己的理由吗?不可能啊!
      
      难道是因为什么更深层的原因吗?应该不会有其他理由吧,她……
      
      ……等等!
      
      灵光乍现。花见猛打了一个激灵,“腾”一下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双手按在膝盖上,飞快地思索着。
      
      在中也向她告白之前,她正好抱怨过关于升职加薪的事,还说了想要跳槽这种丧气话。而恰好就是在这样的前提之下,中也同她告白了。
      
      是不是太巧了一点?
      
      于是花见明白了。她彻彻底底地明白了。
      
      中也前辈的告白,并非是真正的告白——而是让她当他情人,进行不可说的那什么交易的意思!
      
      身为五大干部之一、首领面前的大红人,中也想要提拔她这么一个小职员,肯定不会是什么难事。至于加薪什么的,那当然是更加简单了。而且以前他也提到过,可以把她从情报部调到自己的手下干。
      
      而以中也这种身居高位的人的性子,肯定是不会直接说出“来当我的情人我就让你升职”这种话的,所以才用男朋友做幌子,向她投来“橄榄枝”啊。
      
      破案了!
      
      中原中也他就是想要和自己进行不可说的那什么交易!
      
      一想到这里,花见顿时恼得不行,对中也失望极了。她真的没有想到,一直以来都很尊敬的中也前辈,居然还会有如此难以言说的一面。
      
      太失望了。真的太失望了。
      
      有那么一秒,她真的以为,中也是在认真地向她告白。但显然不是。
      
      想到这,花见整颗心都沉了下去。现在她也说不出自己的心情究竟是怎样的了。
      
      她也许有点生气,也可能是觉得很难过,或许还掺杂一点点的失落。这些情绪混杂在一起,让她怎么也无法平静下来。她愤愤然掏出手机,准备打给中也,义正言辞地拒绝他的不可说交易。
      
      但就在这时,一个念头钻了出来。
      
      或许,她可以接受中也的不可说交易,成为他的小情人。
      
      认真算一算,这其实是稳赚不赔的交易。既可以升职,还可以加薪,出人头地什么的简直是指日可待的事。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可以白.嫖到一个干部。
      
      而且,这位干部的脸,很对她的胃口。
      
      花见一直没敢告诉任何人,在第一次见到中也(的脸)时,她冒出了心动的感觉。
      
      无论是那不羁的眼眸,还是略带邪气的嘴角,哪怕是凶巴巴的表情,都精准戳中了花见的审美。
      
      单凭这张脸,花见对中也的好感度高得不行。如果要列出一张她对全港黑成员好感度的排序表,那么中也一定高居榜首,就连给花见发工资的首领森鸥外都要为中也让位。
      
      真的——虽然中也前辈矮,但是中也前辈帅啊!
      
      花见越想越觉得心动。不管是升职加薪还是白.嫖池面帅哥,她都好想要。
      
      而现在她完全可以全部都要——只要她答应当中也的情人就可以了。
      
      可理性却在奋力阻止她做出这种行为。
      
      成为上司的情人是不齿的、是出卖灵魂的、是会被唾弃的。身为一个有良心的正直二十岁青年,她早川花见绝不能做出这种出卖身体的事情。
      
      理性和贪念开始打架。两者纠缠得难舍难分,企图一较高下,但怎么也没有分出胜利。
      
      花见始终端坐着,蹙紧了眉头,一言不发。
      
      许久之后,她才伸向了手机,
      
      她的手掌出了一层薄汗,指纹解锁怎么也识别不了她的指纹。失败的次数太多,手机差点就要完全锁死了,她忙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手,这才成功解锁了屏幕。
      
      用颤抖的指尖戳开通讯录,花见不自觉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非要站着不可,她只是觉得这样可以让自己不那么紧张一点。
      
      但事实上她的心脏都快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
      
      她双手握住手机,以免不小心一抖把手机摔掉。向下滑了好几行,她才划到了“N”列。
      
      慢慢在N列中寻找中也的名字,花见不由得更加紧张了。过快的心跳让她几乎难以呼吸,整张脸都瘪得通红,浑身上下热得几乎都快要爆炸了,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正在茶几前表演着秦王绕柱走。
      
      从N列划到了M列,又从M列划到了N列,花见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几乎都把通讯录里每个名字的排序都记住了,但不知怎么的,就是没有找到中原中也的名字。
      
      当然也没有做找到他的号码。
      
      浑身一冷。
      
      花见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了。
      
      她好像,没有保存,中也的号码,啊。

  • 作者有话要说:  见见:没办法联络到中也那我还怎么出卖我的灵魂qaq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