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今早的早自习是班主任许星洲的语文。
      许星洲年纪不大,戴着副金丝眼镜,斯斯文文长得帅,讲课也幽默,在学生们和老师们里都很吃得开。
      
      某次物理老师生病,不得不请假,请许星洲代课,班里学生刚刷拉拉翻出语文课本,许星洲撑着讲台扫了眼下面的祖国小花苗们,拿起支粉笔转身在黑板上板书——探究功与物体速度变化的关系。
      然后给学生们讲了堂精彩的物理课。
      
      那节课后,就连语文课上老打瞌睡的童淮,也会尊称许星洲一声“星哥”。  
      
      早自习上课铃刚打响,许星洲就被临时叫去开小会。
      他瞟了眼下面这群看似安分乖巧的学生,叮嘱他们背会儿文言文,匆匆离开。
      
      老师一走,班里就骚动起来。
      不过外面还有检查的老师路过,同学们不敢开集市,微信群里就热闹了。
      
      童淮手机嗡嗡嗡震动,他拿出来一看,“高一三班终于有了个微信群”这群里没老师,消息刷拉拉的。
      昨天童淮没精神,大伙儿默契地没追问到底,现在都在问他作弊和骂老师是怎么回事。
      其他班传童淮传得神乎其神的,都有点怕他,但童淮跟班里人关系不错。
      
      见他们没因为八卦就认定事实,童淮心想和薛庭那个阴阳怪气的就是不一样,敲字:你们信我没作弊?
      
      -林谈雅:嗯嗯。
      学习委员一发消息,班长吕子然立刻跟上。
      
      -吕子然:嗯,别担心。
      
      接着是人称老狗的赵苟。
      -赵苟:你又不是傻逼
      -赵苟:再说了,陈梧那脾气我们又不是不知道
      
      童淮的心情像六月天娃娃脸,说变就变,顿时又好了,乐呵呵地和大家聊起天。
      
      -吕子然:@薛庭刚把薛庭同学拉进来了,大家欢迎下薛庭同学
      -陈源:!!!哦哦哦学霸你好
      -赵苟:新来的,自己欢迎一下自己.jpg
      
      后面刷刷刷地跟着刷起这个表情包。
      被欢迎的薛庭靠着后桌,扫了眼手机,眼皮都没动弹一下。
      
      童淮坐在他斜后方,看清他的表情,心里有点不爽。
      从薛庭转学来的那天他就不太喜欢薛庭。
      
      童淮在某些地方比别人敏感,总觉得薛庭是头大尾巴狼,明明眼神很冷漠,偏还要笑,一点都不真诚。
      
      就比如现在,看到大家在和他开玩笑欢迎他,却只是扫一眼,懒得搭理。
      表面温和,实则疏离。
      
      他磨了磨牙,对薛庭愈加不爽,点进他的微信看了下。
      薛庭昵称是简简单单的名字缩写“XT”,头像是一片无垠星空。
      
      正瞅着,隔壁的“高一三班”群跳出条消息。
      
      -许星洲:期末考试的文言文和古诗词划了范围,大家想不想我给划个重点?
      
      事关暑假生死,童淮毫不迟疑地回复。
      
      -童淮:真的吗!
      -赵苟:想!!!
      -陈源:???这也能划吗?星哥牛逼!!![流泪]
      
      一群人激动得跟什么似的,嚎着“星哥我爱你”,几秒就刷了十几条消息。
      桌肚里的手机嗡嗡震动个不停,薛庭有点烦,掏出手机准备关了震动,低头看清群里的消息,眉毛一抬,嘴角扯了下。
      
      果然,下一秒,许星洲悠哉悠哉地发来几张截图。
      -许星洲:就知道你们这群小兔崽子没好好自习,图上这几个做好准备,我回来抽背文言文。
      
      众人心知中计,抱头鼠窜。
      钓鱼执法,有点厉害。
      
      “高一三班终于有了个微信群”里哭成一片,童淮手抖着翻开课本,深切感受到了大人世界的阴险狡诈。
      薛庭回头瞥了眼带头的童淮,转学来一周,头一次觉得这个班挺有意思。
      
      临岚市的教育制度还没改革,照旧是高二才分文理科,高一科目多,每科讲完要花差不多一周时间。
      第三节课是地理,童淮跟地理老师不对付,呼朋喝友地准备翘课出去上网。
      
      地理课代表提前去办公室拿了卷子,在班门口撞到他们,眼疾手快地一把逮住童淮:“跑哪去,下节老李的课,来帮忙发卷子。”
      童淮瞄了眼那叠卷子,想起昨天下午的事,心里有了主意,跟兄弟们挥挥手表示来日再战,接过卷子翻了翻,看到他和薛庭的。
      
      他把其他卷子发完了,故意踮着小碎步,拎着最后两张走到薛庭桌前,咳咳两声,把自己的试卷按到薛庭桌上。
      薛庭正在刷题,见此摘下耳机,扫了眼试卷,掀起眼皮看他:“不是我的。”
      童淮扬扬下巴,明知故问:“为什么?”
      他点了点卷子一侧的姓名栏,准备让这人看清自己的名字。
      
      薛庭指了下填空题,语气很微妙:“因为我知道世界上没有八大洲七大洋。”
      童淮:“……”
      
      凑过来看热闹的赵苟:“哈哈哈操,你是创世神吗童淮!”
      托赵苟大嗓门的福,全班都知道童淮创造了八大洲七大洋,笑倒了一片。
      童淮站在原地,瞪着薛庭懒懒回笑的脸,脸都绿了。
      
      正好上课铃打响,地理老师捧着保温杯在三班门口咳了声。
      地理老师是年级主任,凶得要死,全班没谁不怵,童淮头皮一麻,忘了把卷子换回来,三两步蹦回自己座位上。
      
      地理老师上了讲台,徐徐扫了眼全班:“我刚刚听到有人说八大洲七大洋,哪个鬼才说的?”
      三班感情好,讲究不坑兄弟,全部缩着脖子,安静如鸡。
      
      “不说我也知道。”
      地理老师瞪了眼童淮,好在心情似乎不错,没继续当众处刑:“这次题目比较难,全年级地理只有一个满分,我们班平均分年级第一,期末考试继续保持。下面讲卷子。”
      
      童淮拿着薛庭的卷子,无聊发呆。
      他闲不住,手边有纸和笔就忍不住瞎写瞎画,一会儿画个史迪仔,一会儿瞅着地理老师秃着的秃瓢画个光头,讲完选择题,无聊地对了一下,发现薛庭全对。
      他忍不住微微睁大眼,心里犯着嘀咕,老实下来,准备看看这人接下来是不是也全对。
      
      地理老师还不太习惯童淮老实,觑到最后一排,以为他对着卷子发呆,讲完填空的第二题,点他起来:“童淮,填空第三题的答案是什么?”
      童淮站起来,扫了眼卷子:“角速度和线速度都大。”
      地理老师摸摸自己的秃瓢,狐疑地看他一眼:“嗯,对,坐下吧。”
      
      童淮第一次被点起来还能坐下,忍不住看了眼薛庭的背影。看着懒洋洋的,坐姿倒意外的端正。
      随即他又忍不住想到他手腕上的血痕。
      怎么回事?家暴?还是被打劫?
      
      地理老师讲题快,一节课就搞定了一张卷子,薛庭从头到尾没一个错。
      讲完了,老师才宣布,全年级唯一的那个地理满分就是薛庭。
      
      学期末的转学生很难融入班级,偏薛庭仗着成绩和脸,已经折服了大半同学。
      就是说来奇怪,他人看着也不冷漠,却有种奇异的气场,莫名摄人,敢和他搭话的没几个。
      
      下了课,童淮拎着除了涂鸦外没有改动的人质过去换回卷子。
      薛庭看了眼全是涂鸦的卷子,略感糟心:“你多动症?”
      
      童淮刚还承了他卷子的情答对题,心虚地抽起自己的卷子,灰溜溜地回座位。
      一落座,他才发现自己的卷子也没好多少。
      不过不是瞎画,而是薛庭就地在卷子上用红笔划出的错题更正。红通通的一张卷子最后,薛庭写了串大大的省略号,表达了自己对这张通篇错题、拿分全靠蒙的卷子的无语。
      
      童淮感觉得出薛庭也不怎么喜欢他。
      
      干。
      就算不在意成绩,在看不对眼的人面前丢脸,童淮还是有点小小的恼羞成怒。
      
      下午英语课时,童淮发现陈梧有点避着他。
      教导主任和童敬远肯定和陈梧谈过,也不知道他是羞愧还是心虚。
      童淮倒是不在意,他心里不装事,天大的烦恼在心里滚两圈也就出去了,不会多为难自己。童敬远说他没心没肺,又觉得挺好,小孩儿这心态稳,烦恼少。
      
      反正陈梧再惹他,他就等毕业了套个麻袋揍他一顿。
      
      十几天说多不多,期末考前一周,学校开了家长会,发下分科志向。
      三中是文科重点,自然选文科的也比较多,得知许星洲还是下学期三班的班主任,不少想选文科的同学禁不住有点动摇,班里问分科志向的到处窜,询问彼此的想法。
      
      童敬远的工作一茬接一茬,没能赶来,在电话里歉疚地说了好一会儿。童淮习以为常,拿了分科志愿表,直接填了理科。
      文科地史政要背的东西多,还要深入理解,不说理解,光背的一箩筐就够让他敬而远之了。
      
      童敬远虽然很宠家里的崽子,但向来说一不二,童淮不想打暑假工,期末前试着小小地努力了一把,耐着性子翻了翻书,可惜书太多,没看完。
      高一科目多,考了好几天才结束。
      刚巧童敬远也回来了,考完亲自来接儿子,主要是防止这小崽子考完就溜没影。
      
      童淮从车上的小冰柜里掏出罐牛奶,童敬远看了眼儿子:“天天喝牛奶,还是这么矮。”
      童淮纳闷了:“你还是不是我爹了,有这么说自己儿子的吗?”
      
      童淮其实不矮,但班里男生普遍高,他蹦跶到现在也才一米七五,而且童敬远一米八。他对此非常介意,每天两罐奶不落,睡前必去测身高。
      童敬远笑着揉揉小孩儿的小卷毛,想了想,提起个人:“对了,你们班那个薛庭……”
      “停!”
      童淮一点儿也不想再听到薛庭的消息,一想想就脑仁疼:“都放假了就别提这个了吧,敬爱的爸爸,我想吃临江街的鲍汁焖凤爪。”
      
      童敬远欲言又止,然后笑了笑:“成,出成绩前让崽崽再多开心开心。”
      “……”
      这话说得,童淮心想,你可真是我亲爹。
      
      高一年级的科目多,学生也多,三个年级的卷子堆成山。
      老师们披星戴月,吐着血加班加点,也折腾了快一周才批完卷子,然后统计分数和排名。
      
      班主任许星洲把总成绩和各科成绩、各题得分表以及总排名发到群里,奄奄一息:老师先走一步。
      部分同学飞快看了成绩,忧郁地表示:老师等等我,我也来了。
      
      童淮被童敬远抓到客厅,父子俩坐在沙发上,捧着平板一起看成绩。
      点开总排名表,年级第一先入眼底,不出意外,是薛庭。
      
      真是个变态。
      童淮心里嘀咕了声,直接跳到最后,紧张地从下往上滑。
      上回他用英语练了练手,排名倒数一百,上升两百名的话,只要能在倒数三百站住脚,暑假工就不用去了。
      
      倒数二百名里没有他。
      倒数二百五十名里也没他。
      
      划拉到上面,童淮终于看到自己,觑到排名,眼前当即一黑。
      
      姓名:童淮
      倒数排名:299

  • 作者有话要说:  忘记发了,感谢投雷=3=
    月铭雅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9-11-06 22:09:29
    Babysimb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1-25 19:32:24
    如何一见如故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03 14:09:45
    啪叽,啪叽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11 20:11:41
    欧尼酱去流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11 20:14:11
    邵群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11 20:15:28
    晚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11 20:30:19
    晚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11 20:30:31
    泉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20-02-11 21:05:45
    江南酷蛋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11 21:09:57
    江南酷蛋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11 21:10:21
    你爸爸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20-02-11 21:11:54
    他山之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12 03:19:34
    技术选手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20-02-12 07:47:00
    镜衍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20-02-12 20:12:58
    镜衍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20-02-12 20:16:06
    镜衍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20-02-12 20:16:19
    莫得感情撒花机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20-02-12 21:05:38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